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122】生死一線  
   
【122】生死一線

"澤,來者何人?"

陌紫皇與韶音走出了玉皇閣,對于鳳曦澤所的貴客有些好奇本書最請訪問不知道是什麼人,這麼一大早就來了武尊王府能被他稱為貴客的,怕是沒有幾個

鳳曦澤剛剛打算開口,就見到漫天的地獄櫻蝶飛舞在玉皇閣之前,映著冰雪瀅彩,絢爛至極

地獄櫻蝶出現,來人的身份昭然若揭除了陌紫皇的舅爺冷月漓,還有誰能夠讓這冬日蝶舞紛飛?

"舅爺,昨日你沒來,今天倒是來得早,該不是你記錯我和阿音大婚的日子了?"

陌紫皇看著宛如天人的冷月漓,冰冷的嗓音,透著幾分不解

韶音見過冷月漓,但她卻完全看不透這個男子,他給人一種神秘莫測的感覺

"你們的大婚是否有我,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彼此的心是否在一起"

冷月漓的嗓音好似江南舒雨,溫潤至極,不緊不慢地落了下來

"這是我送給你們的禮物,寒玉玲瓏球"

他取出了一對晶瑩剔透的寒玉玲瓏球掛飾,可以佩戴于腰間,這對玲瓏球的花紋雕刻精美無比,可以是巧奪天工

"謝謝舅爺"

韶音接過寒玉玲瓏球,脆生生地道了一聲謝

"舅爺,這寒玉玲瓏球有什麼特別之處?"

陌紫皇了解冷月漓的作風,他送出的東西,絕對沒有凡俗之物他瞧這寒玉玲瓏球內部看上去很像是太極陰陽魚在游動,透著不凡之氣

"若是能引得寒玉玲瓏球發出光芒的人,便是能救你性命的有緣人"

冷月漓沒有多什麼,只是簡單的了一句,就讓韶音露出了大喜之色

"今後我將云游四海,生死之間一線機會,握于你二人之手,好自為之"

他清緲的嗓音,分外出塵,透著對陌紫皇的些許關懷

他已經盡力為陌紫皇尋找辦法,如今盡人事聽天命,也是他該離去的時候了畢竟,他還有一件非完成不可的事,為了他心中的那個人不再落淚悲傷,他就算是踏遍天地,也要為她完成心願

"多謝"

陌紫皇看著冷月漓的身影在漫天的地獄櫻蝶之中消散,便知道他要踏上遠行了,下一次再相見就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

他的這個舅爺身份極其尊貴,哪怕是寰宇之內,也沒有誰可以命令他去做什麼事若非因為看在血脈之的份上,他不可能會屈尊為他送來救命之物

韶音將寒玉玲瓏蓮球心翼翼地系在陌紫皇的腰帶上,另一個則是系在她自己的身上有了這個東西,她感覺也有了幾分底氣,只要找到七個有緣人,取來他們的眼淚澆灌淚曇花,那就可以讓陌紫皇再不用受這樣難熬的苦痛折磨了

"姐,早膳已經准備好了,是否現在用膳?"

西涼走到他們身前,面帶微笑的問道

"嗯"

韶音點了點頭,見到西涼也跟了過來,有她在身邊自己也比較放心一些

西涼聰明伶俐,倒是可以讓她省心不少

"以後要改口叫王妃了"

鳳曦澤看了西涼一眼,開口糾正道他也理解西涼一時間沒把稱呼改過來,畢竟以前都叫習慣了

"嗯嗯,涼涼記住了,謝謝鳳總管提點"

作為王妃的貼身侍婢,她要比以前加心謹慎,免得給王妃帶來麻煩

"倒是個機靈的丫頭,以後好好照顧王妃"

鳳曦澤露出了一抹風流不羈的笑容,對西涼道他見到韶音今日一身王妃的正裝,看上去既霸氣又美麗,頗有當家主母的氣勢

這時候,一輛轎子在武尊王府門口停了下來,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夜青蕖,在韶漫的攙扶下,扭著腰肢,風騷地走到了王府門口那一副志得意滿的模樣,儼然自己就是王府的女主人一樣

"站住閑雜人等不得入內"

一臉彪悍的守衛,粗聲粗氣的呵斥道空氣中那刺鼻的胭脂水粉味道,讓他聞著都難受,濃得足夠毒死人了

"我要見王爺,你們這些狗奴才敢攔本姐還不快滾開"

夜青蕖怒聲道,頤指氣使地高揚著下巴

"喲,我還以為什麼人大清早就在武尊王府喧嘩?原來是夜家大姐"

鳳曦澤被驚動,走了出來,就見到夜青蕖潑婦罵街的姿態

"青蕖見過澤公子,還望公子替本姐通傳一聲,奴家願意屈身為奴為妾,做牛做馬一輩子伺候爺"

夜青蕖見到鳳曦澤,露出了一副鄙夷的神色,似乎看不起他的地位

"你稍等片刻,我這就去替你通傳"

鳳曦澤著就走進了王府,卻是去梳洗了一番,吃了一頓美美的早點

夜青蕖和韶漫站在外面,等得腿都酸了,還是沒見到人出來

玉皇閣之內,侍女們很快就將飯菜送了上來,一道道精致的點心,排滿了鋪著墨綠色花紋金色緞子的桌子

韶音和陌紫皇坐在一起用餐,提到了昨夜抓到的魚戈,聽魚戈已經口不能,但她卻寫出自己是被人脅迫如此做的只是她還沒有招供出是何人指使,就死在了牢中,死因未明

仵作驗尸之後是毒發身亡,但韶音已經讓人送去了暫緩火月雪貂之毒的藥,想來不會死得那麼快,很可能是她本身就活不長了

魚戈背後的人,到底是誰?他們又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這些如今對于韶音而,都是一個謎

至于韶繡被打得半死不活,被關在了黑牢之中,怕是永無出去之日了冒充王妃的罪名,那可是足夠滅她們九族了要不是看在老太君的份上,韶家全都要下獄另外他沒有處置韶府其他人也是為了韶音著想,免得有損她的聲譽

陌紫皇已經下令徹查云上內部成員,徹底清掃出云上內部的*細兩人談論了一會兒,陌紫皇也跟韶音講述了自己的勢力,並告訴她以後可以動用云上的力量

韶音原本就打算一統黑道力量,雖然有了影落月心之中的巨大財富為後盾,但是還少了幾分威懾力,有了陌紫皇相助,她自然是有把握拿下神都乃至整個天曜皇朝的黑道

"如今云上四將少了一員,阿音覺得誰合適?"陌紫皇開口問道

"我看沁妍的能力應該足以擔任云將之職,加上她是自己人,安排在如此重要的位置也叫人放心"

韶音想了想,開口推薦蘭沁妍為云將,看得出她是個很沉穩的姑娘,若是好好栽培,日後必定會成大器

"嗯就依你所"

陌紫皇微微頷首,讓一名暗衛去傳達自己的命令,金戈鐵馬四將都是非常重要的,缺一不可,必需由心腹去擔任魚戈跟隨在他身邊多年,一直忠心耿耿,立下不少功勞,才成為云將之一,只是一步走錯滿盤皆輸

"鏡月樓的拍賣會差不多要開始了,我交給澤去辦了,你就不需為這些事操心了"

"此事交給曦澤我也放心"

韶音對此沒有異議,兩人看了看天色,也差不多是該進宮的時候了他們還要進宮謝恩,面見太上皇和太上皇後,以及風帝與皇後

他們二人是聖旨賜婚,如今完婚也算是圓滿了對于促成他們的婚事,風帝和皇後也是出了不少力氣

"爺,定南侯府的掌上明珠在府外等候多時"

鳳曦澤站在玉皇閣之外,見到陌紫皇走出來,便開口稟報道

"何事?"陌紫皇俊美的臉上,透著幾分不耐之色,對于定南候府的掌上明珠是哪位,他都不記得

韶音倒是知道夜青蕖,之前在宮訓的時候,夜青蕖就一直跟她作對,還給她使了不少絆子

"她願意屈身為奴為妾,做牛做馬一輩子伺候爺"

鳳曦澤似笑非笑地道,充滿了看好戲的神色對于夜青蕖這願望,他也是頗為驚訝的她敢在爺和主母婚燕爾的時候來攙和,也真是勇氣可嘉

"她既然這麼想要男人,你就安排她去軍營"

陌紫皇黑著臉冷笑著道,話語讓一旁的侍從們目瞪口呆

怎麼那都是定南候府的掌上明珠啊,就這麼被打發去軍營了

那軍營里可都是男人,平日連半個女的都見不到,這被送去軍營的女人,那可真是香餑餑了

"好嘞"

鳳曦澤立刻去辦這件事,對于在府外趾高氣昂的夜青蕖,他早就想要教訓了

她還真當自己是根蔥了也不看看有沒有人拿她當回事

就算是定南候在武尊王的面前都要恭恭敬敬,何況她一個姐

"我們進宮"

陌紫皇拉著韶音騎著神駒赤影,飛馳而出,只留下了一個模糊的黑點

"你們要干嘛?我要見王爺"

夜青蕖扯著嗓門,大聲的喊了起來

"想見王爺,你做百日夢看看你這丑樣,能跟我們王妃比嗎?誰有空搭理你?"

抓著夜青蕖的守衛,不屑的道

"你們不能這樣對我,我爺爺是定南候,我是你們未來的王妃,快放我下來……"

夜青蕖驚恐的看著他們直接把自己五花大綁,嚇得大叫了起來

"把這家伙嘴巴堵上,吵死了"

鳳曦澤皺了皺眉頭,聽著夜青蕖的嚎叫就心煩一晚上沒抓到一個活口他已經憋了一肚子的氣,如今一點就爆

"總管大人,我們沒帶什麼布"

魁梧的大漢有些為難的道,聽著夜青蕖的呱噪聲音,他也是受不了

"你不是有襪子嗎?趕緊脫下來"

鳳曦澤壞壞的道,嚇得夜青蕖臉色發白,想要向韶漫求救,她卻早就跑得沒影了

"俺這襪子好幾個月沒洗了"

魁梧大漢笑著道,當下利索地脫下了臭襪子堵住了夜青蕖的嘴巴,世界總算是安靜了

韶漫見到事不妙,轉身就跑到了巷子里,聽見了一陣馬蹄聲傳來她剛剛想要避讓開來,就見到那駿馬是曾經得罪過她的黑馬,也就是當日韶音騎著的墨煙

她立刻惡計上心頭,從地上撿了一根木棍,想要朝著神駒墨煙打去,以報當日被踩踏之深仇

"畜生,讓我找到你了我收拾不了那賤蹄子,還收拾不了你這牲口嗎?"

她的臉上浮起了獰笑,打算見墨煙的馬蹄給打斷,看韶音日後還怎麼騎這匹馬

她的心中已經將這匹馬想象成了韶音,所以惡向膽邊生,握著木棍就沖了過去

然而,神駒墨煙見到她沖過來也不閃躲,只是靈巧地踹了她一腳,讓她跌倒在地上然後悠哉悠哉地來回把她踩了幾遍,才戀戀不舍的離開

要不是它還有要事,還得再踩幾遍玩玩

上篇:【121】重義輕生     下篇:【123】線索浮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