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124】出水沁妍  
   
【124】出水沁妍

雕梁畫棟的房間,雕刻著蘭花的紋路,看上去很特別有別于一般的女子房間,蘭沁妍的房間掛滿了一張張畫卷,充滿了水墨書香的味道

蘭家本是醫學世家,但蘭沁妍對于醫藥的興趣並不大,最喜歡的就是在家中看書

聽聞蘭沁妍出事,展落初也焦急地趕了過來,氣喘籲籲地站在屋子前面

"蘭伯父,妍妍現在怎麼樣了?到底出了什麼事?"

"還是那樣子"

蘭沁妍的爹爹蘭溪從屋子里走出來,無奈地歎了歎氣,縱然是他也不知道女兒到底生了什麼怪病

甚至可以,她的病看上去毫無征兆,像是中邪了所以他們夫妻二人才會去請了鳳魅雪過來,如果不是攸關女兒的性命,他們絕對不會去打擾鳳魅雪的

"參見太上皇後參見皇後娘娘"

"參見武尊王參見王妃"

"……"

眾人剛剛過來,圍在院子里討論的禦醫們,全都露出了惶恐之色

此刻來這里的人,一個個都是位高權重之人

禦醫韶普見到韶音身著一襲正的王妃宮裝,看上去貴氣逼人,叫他立刻自慚形穢

"韶禦醫,你可真是有福氣,生了這麼個好女兒"

站在一旁的禦醫杜子圓,冷嘲熱諷的道

如今神都之中誰人不知道韶音已經離開了韶府,不再踏足韶府原本大家還不解,韶音是有了權勢之後就翻臉不認人了,但後來聽韶音在韶府之中備受欺凌,從未有一日溫飽,過得連下人都不如眾人對于她離開韶府的決定,也再無話可

還有很多人覺得韶音沒有在這個時候狠狠地報仇,就已經是非常寬宏大量了

"哼"

韶普聽到杜子圓的話,臉色難看的冷哼了一聲哪里有女兒出嫁的時候,連通知都沒有通知當爹的一聲?

盡管他以前從來都是把韶音母女當作空氣看待,但是他還是覺得韶音在韶府之中白吃白喝這麼多年,也是該回報韶府如今她飛黃騰達位居高位,還是尊貴的皇室人員,他也是名義上的皇親國戚

要是將來武尊王當上帝君,他可就是國丈了

想到這里,他立刻厚著臉,朝著韶音和陌紫皇熱地叫了一聲:"女兒女婿"

韶音聽到韶普在叫自己,唇角勾起一抹冷笑,看都沒有看他一眼,與陌紫皇一同踏進了房間之內

韶普見到自己完全被當作空氣了,氣得臉脖子粗,感覺自己真是丟盡臉面了

他卻忘記了,以前的阿九激動期待地朝著他叫爹爹的時候,他除了冷漠的目光和不耐的呵斥聲,就不曾給過她任何溫暖他給了阿九的姐姐們錦衣玉食,卻只留給她殘羹冷炙,破布麻衣

他從未盡過為人父的責任,如今還妄想要一個和他毫無血緣甚至毫無感的人給他盡孝道

"可能是沒聽到"

韶普見到同僚嘲笑的目光,自我安慰的道,老臉丟光了

眾人陸續走進清雅的屋子之內,外間是書房,里間的臥室

韶音朝著屋子環顧了一圈,就見到安靜如雪的一個女子,好似畫卷中的仕女,一動不動地坐在椅子上,手中握著一把畫筆,連眼珠子都沒有轉動一下

此刻如果有人蘭沁妍就像是一尊美麗的雕像,想必都會有人相信

"妍兒我可憐的妍兒"

南宮清漪眼角含著淚花,縱然她是個性冰冷的女子,在見到女兒這副模樣的時候,也忍不住潸然淚下

可憐天下父母心,見到愛女生病,他們兩夫妻可以是心急如焚

兩人的叫喚聲,沒有引起蘭沁妍任何的反應,她依然是動也不動,仿佛是一塊石頭

展落初見到蘭沁妍對外界沒有任何回應,眼眶里湧出了淚花,焦急地哭了起來

"她並無中毒的症狀"

皇後唐柒柒頂著大肚子,觀看了一下蘭沁妍的氣色,並非是中毒造成的

"沒有任何濁物附身"

鳳魅雪掃了一眼,朝著他們夫婦二人搖了搖頭

"我們請了不少名醫過來,他們完全看不出任何的問題,但這要是正常人,怎麼可能會變成木頭人?"

南宮清漪也很清楚蘭沁妍並沒有中毒,她們南宮世家精研毒術,已經看出她沒有其他的問題原本他們夫妻二人以為妍兒八字輕,偏偏是生于陰氣重的時候,怕是沾染了不好的東西

但是如今鳳魅雪都沒有問題,那他們一下子就不知道該找誰救命了

蘭沁妍的時候經常看到一些別人見不到的東西,總是會引來一些不好的東西纏身,但自從有人送了她一根赤焰云魄瑪瑙手鏈之後,她就再也沒有遇到過那些事,平平安安地長大成人

她的手腕上,那根美麗的瑪瑙手鏈,晶瑩璀璨的發著柔光,環繞于她***的手腕間

"她從什麼時候開始一動不動的?"

韶音見到寒玉玲瓏球靠近蘭沁妍的時候,就會發出明亮的光芒,便知道她就是那七個有緣人之一

只是如今她這個模樣,不可能有眼淚澆灌淚曇花,那無論是考慮到她們之間的交還是為救陌紫皇,她都必需要出手救蘭沁妍

"昨夜回來的時候還是好好的,今天早上婢女去敲門的時候,她就這個樣子了"

南宮清漪見到韶音發問,看到她這麼年輕,沒有將她的醫術看在眼里那麼多年紀一大把的名醫都束手無策,這個和蘭沁妍差不多大的姑娘,她自然沒有抱什麼希望但是考慮到她的身份,還是開口回答了

"一定要想辦法治好妍妍啊她還這麼年輕,還沒有出嫁……"

展落初淚眼朦朧的道,見到從一塊兒長大的閨蜜變得這樣子,她心里也不好過

"可惜逍遙聖醫不在神都,否則一定可以看出什麼端倪"

蘭溪惋惜的道,以逍遙聖醫納蘭風吟的醫術,蘭沁妍不定有救否則這樣下去,她滴水未進,米粒未吃,一定會虛脫而死

"聽神都之中來了一個杜神醫,靈丹妙藥包治百病,我已經讓管家去請了,應該很快就有消息了"

南宮清漪此刻也是沒有辦法,只能病急亂投醫了

"包治百病這麼厲害"

韶音聽到有什麼藥包治百病,通常不是騙子就是神棍每個病人的病症都不一樣,是藥三分毒,沒有什麼藥可以包治百病的

"是啊聽那位杜神醫還是一個女的,本領可高了,治好了許多達官貴人的病,如今是神都之中各大家族的座上賓如果有那位女神醫過來,妍妍一定就有救了"

展落初聽到南宮清漪的話,也放心了幾分

"倒不如先讓我們帝醫大人給蘭姐看一看"

皇後唐柒柒知道韶音可是連風云華的毒都能解開,本事可以是神鬼莫測她知道這件事的內幕,很多人卻不知道,所以認為韶音不過是仗著武尊王的庇佑,所以才能坐上一品帝醫之位

後來韶音在朝堂上展示出過人的政治才華,讓大家肯定了她的能力,只是對于她的醫術,卻沒有幾個人見識過故而,她在醫術上的名氣,並沒有多顯赫

蘭沁妍雖然只是一個普通的世家姐,卻是驚動了整個禦醫苑,只因為她是蝶後身邊的人但一大早禦醫們都看了一遍,至今還沒有任何的結論

"帝醫大人請"

蘭溪記得當日韶音救下了展落初一命,對于她的醫術有幾分期待

"我先看看,不敢一定會治好"

韶音走上前端詳了一下蘭沁妍的模樣,她的眼睛還是睜開的,全神貫注的盯著書桌上的畫卷手中握著一只畫筆,蘸著墨水,做出了畫畫的姿勢

畫卷之上所畫的是一片美麗的蓮湖,還有一片水榭,圖上有一個年輕的男子,看上去有些眼熟只是這副圖,給她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她仔細地盯著畫卷,讓眾人都一陣疑惑不解

他們不知道韶音看病不看人,反而去看畫做什麼?

見到這況,南宮清漪和蘭溪都皺了皺眉頭,怕又是一個看不出任何結果的大夫

這偌大的神都,要找一個有本事的大夫,卻是這麼難

"杜神醫來了"

外面有人激動的喲呵了一聲,眾人連忙讓開道來,讓這位最近風頭大盛的杜神醫進來

鳳魅雪和唐柒柒已經到了隔壁房間坐下,等待這邊的消息她們雖然不在場,卻可以清楚得聽到旁邊的動靜

"杜神醫年紀也不大啊"

展落初見到那位杜神醫身邊跟著提藥箱的厮,大步走了進來

"病人在何處?"

杜神醫開口問道,目光掃了四周眾人一眼

"閑雜人等都請出去,不要耽誤我們杜神醫救命"

厮趾高氣昂的道,顯然把自己當成是大人物了

陌紫皇和韶音理都懶得理這個傻子,有點眼力的人都看得出在屋子里的幾人身份不俗,他一個奴才,居然還反客為主下逐客令了

"堂堂神醫連病人在哪里都找不到?"

陌紫皇冰冷的嗓音,好似寒風夾雪呼嘯而過,讓那厮渾身發顫

"本神醫的時間有限,你們要是不看病,本神醫還要去替其他人看"

杜神醫不耐煩的道,擺足了神醫的譜

韶音看這女子的年紀約摸二十七八歲,臉龐尖細透著幾分刻薄,眼角還有一點黑痣,看上去不好相處

"神醫莫走女在那里"

蘭溪自己本身就是大夫,但他卻沒辦法看出什麼,自己也是非常慚愧見到這位杜神醫要離開,他連忙開口挽留

杜神醫走了過去,見到韶音站在旁邊,立刻不客氣地把她趕走

"你不要站在這里礙手礙腳的"

韶音聞沒有跟她計較什麼,只是讓開了一步倒是陌紫皇的俊顏浮起了一抹怒意,當場就要發作了

"我們不要跟她一般見識,平心靜氣下來"

韶音拉了拉陌紫皇的衣,不希望他因為這點事氣壞了身體

陌紫皇冷眼看了那位杜神醫一眼,面無表的模樣,代表他心很不爽

"杜神醫可看出什麼來了?"

展落初焦急的問道,比起蘭沁妍的爹娘還要緊張

圍在外面的禦醫們,也全部伸長脖子,想要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們行醫多年,還是第一次遇到如此奇怪的病人呼吸和氣色都很正常,就是不能語動彈,好像是失去魂魄一樣

"不過是離魂罷了,只需要本神醫紮上幾針,再喝一碗包治百病的神水,就沒有大礙了"

杜神醫看過蘭沁妍的病症之後,立刻下了定論

她讓人打開藥箱,拿出了銀針,要朝著蘭沁妍紮針

"住手"

韶音看到她那草率的樣子,玉顏一沉,清泉般的嗓音,清晰地落了下來

"你妍兒是離魂症,簡直是胡八道離魂症乃是神氣不甯,感覺虛幻之症肝藏魂,肝虛邪襲,神魂離散應該要滋補肝腎,養血安神,用攝魂湯,合魂丹,舒魂丹,歸魂飲,方是治療之法"

她的聲音擲地有聲,得那位杜神醫冷汗直流

"那——那你她到底是得了什麼病?"

杜神醫原本只是胡謅了一個病名,卻沒想到這個比她年輕十來歲的姑娘竟然能夠得頭頭是道她見此女症狀呆滯,打算以針刺醒她,如今被韶音打亂計劃,她只能強裝鎮定

"她得的是相思病"

韶音的話音落了下來,讓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尤其是蘭沁妍的爹娘,是呆若木雞

他們的女兒極少出門,沒有和哪個公子交較深,怎麼可能得相思病呢?

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妍兒沒有意中人"

南宮清漪開口道,覺得韶音是隨便亂的

"是啊妍兒認識的人很少應該不會是相思病"

展落初也搖了搖頭,感覺韶音得這個太不實際了

"沒聽什麼人相思病是這樣症狀的,真是荒謬至極"

那位杜神醫原本以為韶音會提出什麼高見,沒想到居然出了這樣好笑的話來,立刻譏諷地道

"相思過度,畫筆成形"

韶音沒有跟他們辯論什麼,而是握住蘭沁妍手中的畫筆,走到那副畫的面前,點了兩點

只是簡簡單單的一個動作,就讓原本呆如雕塑的蘭沁妍空洞的眼睛里出現了神彩站起身來

"嘩啦——"

全場嘩然,所有人都驚呆了

哪怕是外面的禦醫,一個個也是張大嘴巴,不敢相信韶音只是動了動筆,蘭沁妍就恢複正常了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剛才帝醫大人做了什麼?"

"不知道啊"

"她好像連藥都沒開,蘭姐就清醒過來了"

"太神奇了"

"……"

眾人各種猜測,但是都無法解釋蘭沁妍清醒過來的原因,紛紛將疑惑的目光投向韶音

"妍兒我的好妍兒嚇死娘親了"

南宮清漪見到蘭沁妍站起來,眼睛里有了往日的神彩,立刻跑了過去,哭得妝容都花了

"醒來就好醒來就好"

蘭溪高興地手足無措,見到愛女好端端地站在面前,他太激動了

"韶音,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展落初見到蘭沁妍已經沒事了,越發好奇韶音剛剛做了什麼

"我只是動了動筆,畫龍點睛,舉手之勞"

韶音放下了手中的畫筆,玉顏上依舊是平靜的神色,好似什麼也不曾發生那份淡定自若的氣度,讓所有人都感慨不已

"我還是不明白,不就是一張畫嗎?"

展落初不知道這副畫有什麼重要,蘭沁妍畫得畫可多了,也沒見到她變成這樣過

"女已經無恙了,真是勞煩各位了"

蘭溪見到韶音沒有開口解釋,認為是這里人太多的緣故,所以就下了逐客令

禦醫們雖然心里好奇得要死,但主人都下逐客令了,他們也只能抱著這樣的疑惑離開

那位杜神醫想要聽聽最終結果,但卻被陌紫皇直接不客氣得趕了出去

"閑雜人等,不要留在這里礙手礙腳"

杜神醫帶著厮,黑著一張臉出了蘭府

等到這些人都走了,鳳魅雪和唐柒柒從隔壁走了過來

"音兒,快跟娘,到底妍兒是怎麼好的?為什麼你畫了兩筆,她就清醒過來了?"

鳳魅雪也好奇的問道,臉上有著濃濃的興趣

"這張畫上所畫的人,想來應該就是沁妍的心上人因為心中思念,作畫的時候過于專注,以至于整個人的心神都沉浸于畫中,無法自拔原本只要她畫完這副畫,就回收回心神"

韶音看到蘭沁妍羞了臉,這里沒有外人,便繼續開口解釋起來

"只是,因為她心中太過在意此人,所以最後點睛之時,遲遲無法下筆心神始終凝聚于畫上,對于外界的一切都失去了反應,故為相思病"

蘭沁妍見到爹娘詢問的目光,只得著臉點了點頭,承認了韶音所

那畫中的男子,便是她魂牽夢縈的心上人

她雖是丹青大家,畫得一手好畫,卻在畫自己心上人的時候,謹慎到了極點,生怕畫損了他的面容在最後下筆畫最重要的眼睛之時,她一直回憶著淵清哥哥的眼神,但生怕畫錯一分,遲遲無法下筆

後來發生什麼事,她完全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的腦海中都是淵清哥哥的容顏畫中的景,是她兒時的回憶,重浮現在她的腦海之中,她沉浸在畫卷之中無法自拔,直到韶音那點睛之筆落下,才驚醒了她

"原來是這樣"

鳳魅雪恍然大悟的道,難怪蘭沁妍的目光一動不動的盯著畫卷大家都只觀察她的身體有沒有問題,全都忽略了她的視線落在什麼地方

"太神奇了"

皇後唐柒柒驚歎道,這一次見識到了韶音的醫術,真的是出神入化不用藥,不用針,就能治好所有禦醫束手無策的怪病

"韶音好厲害啊"

展落初崇拜的道,沒想到只是那麼簡單就可以治好蘭沁妍偏偏除了她,沒有其他人注意到這樣細節之處

"不愧是帝醫"

蘭溪心悅誠服的道,這才是真正的醫道大師,看來他還要多鑽研才行

鳳魅雪見到韶音對于眾人的誇贊,只是微微頷首,沒有露出得意的神色,便越發欣賞起來

陌紫皇雖然沒有什麼,但是俊顏上卻驕傲地寫著:你們看看,這就是我陌紫皇的妻子

"韶音,這次多謝你了"

蘭沁妍聽娘親對自己了發生的事,她走到韶音的面前,對她道了一聲謝

"不用客氣我也有事要找你幫忙呢"

韶音淡淡的道,目光望向了蘭沁妍

"有什麼事我能幫得上忙的?"蘭沁妍不明白的問道

其他人也是一陣不解,只有陌紫皇知道韶音心里的想法

"你握住這個東西"

韶音將寒玉玲瓏球拿下來,讓蘭沁妍握住

蘭沁妍依照她的話,伸手握住了那顆寒玉玲瓏球,原本泛著淡淡光暈的珠子,一下子就發出了刺眼的光芒

"這是?"

鳳魅雪感覺到這顆珠子里面藏著一股奇特的力量,溫和至極,讓人感覺如同沐浴在佛光之下,身心甯靜祥和

"這是舅爺找來的東西,只有我們要找的人,觸碰到它,才會出現這樣的況"

韶音只是簡單的了一下,鳳魅雪立刻就明白了

"妍兒,你快哭"

鳳魅雪激動地拉著蘭沁妍的手,想到她是那七個有緣人之一,只要有她的眼淚,就能夠讓淚曇花盛開的機會多一分

"我——我現在哭不出來啊"

蘭沁妍見到心中的偶像此刻拉著自己的手,心里還是挺開心的,哪里哭得出來

"姐,為什麼要叫妍兒哭?"

南宮清漪和蘭溪都是面面相覷,完全是搞不清楚狀況

"你們的幫忙,是不是只要我哭就成?"

蘭沁妍冰雪聰明,聽到鳳魅雪的話,就知道了韶音的幫忙是什麼事

"對"

韶音點了點頭,准備好了空瓷瓶,准備裝眼淚

"要不你們打我一下?我看看能不能哭出來"

蘭沁妍見到韶音和鳳魅雪目光灼灼,顯然非常想要她哭但是現在她真的哭不出來,只能想點別的幫忙

聽到她的話,眾人都是一陣無語

"紫皇,把我們早上收到的那份禮物拿出來"

韶音沒有采用她的建議,不是她不肯打人,而是以蘭沁妍那堅強的性子,就算是打她一頓,也肯定不會哭她不是那麼脆弱的人,反而是外柔內剛

"哦"

陌紫皇拿出了那份月上淵清寫的字,交給了韶音

"喏,睜大眼睛看清楚了"

韶音將字緩緩地打開,呈現在蘭沁妍的面前

當那四個字映入蘭沁妍的眼底之時,她就認出了那是月上淵清的字跡哪怕是沒有看那署名,她就清清楚楚的知道,那是什麼人寫的這麼多年以來,他的字都被她暗自收藏了起來,花了高價錢通過各種渠道買下

他的每一個字,他的一筆一劃,她都銘記于心

"聽淵清這次回去成婚了娘子美貌如花,有才有貌,天生一對啊"

韶音感慨的道,伸手戳了戳陌紫皇

"是啊我還收到請柬了"

陌紫皇點了點頭,煞有介事的道

"什麼?"

蘭沁妍感覺世界轟然崩塌,幾乎要站不住腳跟,踉蹌的身影,猶如風中搖曳的葉子,飄零無依出水芙蓉般清麗的臉龐,化作煞白之色

看著那字跡,她就想起了月上淵清的面容,思念的淚水,無法抑制地湧上眼眶在她眨眼的瞬間,淚水就落了下來

他不記得她了,也忘記了他們兒時的話了嗎?

她真的輸不起,輸不起這場愛心戰倘若早知道如此,她甯願最初就不曾希冀,不曾奢望,不曾等待

潤的眼眸,決堤的清淚,好似雨滴揮灑

"快快接住"

鳳魅雪連忙拿著瓷瓶要把這滴淚水接住,但那滴淚水,好似被吸引一般,飛到了蘭沁妍手中的寒玉玲瓏球之中,融入了那顆玲瓏球內部,飄浮在里面,看上去好像一顆水色的珍珠,閃閃發光

"看來這顆寒玉玲瓏球就是為搜集七滴淚水准備的"

韶音見到那顆寒玉玲瓏球只收納了一顆眼淚之後,就沒有再吸收剩下的淚水

"別哭啦都哭成淚人了,真是罪過罪過剛才那是我們瞎謅的,月上淵清目前還是一個沒人要的單身漢"

韶音連忙開口道,免得蘭沁妍哭暈過去

"呃——"

蘭沁妍回過神來,止住了淚水,可憐楚楚的看著韶音,好似要確定她的話

"目前他是沒成婚,不過聽家里逼婚逼得緊,再過些天就不知道了愛,不是靠等待,否則,你永遠不知道下一秒是否就會永遠失去擁有的機會"

韶音伸手取過蘭沁妍手里的寒玉玲瓏球,銀色的流蘇,在午間的陽光中輾轉出月華的光澤

"我們就不打擾你休息了"

她輕輕拍了拍蘭沁妍的肩膀,回眸一笑,有著幾分鼓勵的意味

她看出蘭沁妍對月上淵清用至深,那畫中的男子加年輕,她還是認出了那是月上淵清的模樣看來他們兩人之間,似乎有著一段不為人知的過往

"我懂了,謝謝你"

蘭沁妍聽到她的話,眼底滑過了一抹堅定的神色自己的幸福要靠自己去爭取,如果淵清哥哥忘記了當初的承諾,那她就親口告訴他

她守望了這麼多年,也該要勇敢一回了

"就算是輸不起,我也要拼一次"

她一直都是怕輸的人,但是如果永遠只在原地等待,這場戰役,她只能輸得一敗塗地若是沒有拼一次,怎麼知道誰才是贏家

展落初聽著韶音的話,好像也有些明悟,有些黯然她很清楚自己的感,一開始就已經注定沒有結果一個無心的人,就算自己付出再多,他永遠也看不到哪怕那個人笑得那麼溫暖,心卻是沒有溫度的

她一直都懂,卻一直假裝不懂

鳳魅雪見到第一滴淚找到了,心里也放松了幾分看來,那個傳是真的,七個有緣人的眼淚,一定可以讓淚曇花盛開

韶音和陌紫皇出了蘭府,徒步走在青石長街之上,空氣里有著濃郁的藥香,從周遭的藥圃里飄出來

"沒想到有緣人就在我們身邊不過想想也是,能夠在茫茫人海之中相遇相識,本就是一種難得的緣這一滴思念之淚,當真是美麗憂傷"

韶音晃動了一下寒玉玲瓏球,看著那滴美麗的眼淚,凝聚著思念之,淒美動人

"沁妍是陰年陰月陰日出生的,天生就有著和別人不一樣的地方,也許,這也是一個重要的地方"

陌紫皇心思細膩,記起了這一點

"咦?聽你這麼一,不無可能七個有緣人,必定是生辰特殊,或者本身具有一些與眾不同的地方,才會讓此珠發光我們可以查查看,哪些人的生辰很特殊,或者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韶音聞贊同道,對于他的這個法,她覺得很有道理如果可以限定一個范圍,那他們找起來也會快很多,否則這要一個一個找,不知道找多久才能早點

"另外還有一個辦法,就是聚集很多人,便可以看看是否會有我們要找的人"

"明日煙火凡世的拍賣大會,就是一個好機會"

陌紫皇想起每次拍賣大會都會有許多人前來參加,還有許多人來自其他地方,特地來參加煙火凡世的拍賣會

明日鏡雪樓的美酒也會參與拍賣,他們正好可以過去看看

"嗯,那我們明日就一同過去"

兩人談了一些明日要處理的細節,就乘著赤影回了武尊王府

韶音相信有了一個好的開始,其他的眼淚也會陸續找到的

陌紫皇將搜集報的命令下達之後,兩人就換上了一身尋常的衣裳,坐上了華麗的馬車,前往煙火凡世拍賣場,看看准備得如何了

韶音並沒有去過煙火凡世,所以心中也充滿了期待不知道大陸上最大的拍賣場,到底是什麼模樣

兩人還沒抵達煙火凡世,就見到前面的路被人群堵住了

"出什麼事了?"

陌紫皇皺了皺眉頭,看到這四周的路都被人群堵住,馬車根本就過不了

"這里離煙火凡世還遠嗎?"

韶音開口問道,見到這擁堵的況,看來是不能乘坐馬車過去了,否則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

"不遠了,就在前面"

陌紫皇回答道,第一次見到這條路堵成這個樣子,真是見鬼了

神都的街道都是特別寬敞,很少會出現這樣的況,偏偏讓他們給遇上了

"那我們就走過去好了"

韶音並不介意走路,拉了拉柔色的裙裾,從馬車上跳了下來臉上的面紗,好似輕霧飄逸

陌紫皇見到她打算走路,便讓車夫先回去,跟在了韶音的身邊高大的身影,擋住四周的人潮他易容了一番,看上去就是韶音第一次見到他時候的平凡模樣,走在人群里,誰也忍不住他是堂堂武尊王

有了陌紫皇開道,韶音很快就穿過了人群,走到了中央地帶

"杜神醫救救我的孫子啊"

一個老奶奶正抱著一個白白胖胖的嬰兒,跪在冰冷的地上,大聲的哭嚎起來

在她的身後,大片大片的杜鵑花開得妖嬈如火焰冰天雪地的冬日,忽然見到這麼多的杜鵑花,韶音也是愣了愣

"冬天怎麼會有杜鵑花?"

她疑惑的喃喃自語道,不明白這些杜鵑花是哪里來的,難道這里也有人種反季節的花?

"這位姑娘有所不知,這些杜鵑花可是杜少從溫暖的南方帶來送給弄閣的花魁曲荷風的花魁讓人把花擺在這里,看上去一片豔,可以是冬日的一道風景線"

旁邊知的人,開口了起來,好像是誇耀自己知道得多

韶音抬頭看了過去,旁邊就是鼎鼎大名的弄閣了,神都最大的煙花之地,許多有錢有勢的公子哥流連的溫柔鄉

弄閣前面擺滿了一盆盆的杜鵑花,看上去熱鬧喜慶,引來了許多圍觀之人

"阿音喜歡這花?"

陌紫皇見她看得出神,不由開口問道

"一般"

韶音對杜鵑花沒有特別的喜好,隨口應了一聲,目光卻是躍過人群,看著那抱著奄奄一息的嬰兒求救的老奶奶

"為什麼不把孩子送去醫館?"

"聽杜神醫在弄閣給人看病,大伙兒都是在這里等著救命的"

"只要有杜神醫妙手回春,什麼病都不用怕"

眾人你一我一語的道,讓韶音聽得一陣無語那個什麼杜神醫,就是一個江湖騙子

"杜神醫可是花神的使者,便是她在南方種出了這麼美麗的杜鵑花"

"是啊聽她就是杜少的姐姐杜子鵑"

韶音聽著他們的話,對于什麼花神並不感興趣,見到那老奶奶自己就帶著病,此刻無助地在哀求人們相救,可惜大家都只顧著排隊等著那個杜神醫,沒有人肯讓她插隊

"求杜神醫救救我孫子啊"

老奶奶顫抖的聲音,在這街道上顯得格外淒涼

"你快滾一邊去,杜神醫一碗神水,可是價值千金你這死老太婆又買不起,不要在這里擋路"

站在門口販賣牌子的厮,正是那位杜神醫身邊的跟班,聽到老***哀求聲,揮了揮手來趕人

大家見到白發蒼蒼的老奶奶被推倒,都有些不忍心,但卻不想惹麻煩上身,沒有人伸出援手老***手顫了顫,沒抱住手里的嬰孩,驚恐的看著足月大的嬰孩即將要摔到地面,心髒都差點被嚇得停止了跳動

"心"

韶音仙蹤云步一閃,及時扶住了老奶奶陌紫皇則是抱住了飛出去的嬰孩,沒有讓他落到地上

見到老奶奶和孩子都沒事,那些動了幾分惻隱之心的人,這才松了一口氣

"我的孫兒"

老奶奶沒有顧及自己,而是驚慌的找起了孫子

"孩子沒事,您快休息一下"

韶音扶著老奶奶坐在一旁,開口安慰道

陌紫皇把孩子抱了過來,交到她的手中

她看了看孩子的況,便緩緩的開口道:

"孩子是中毒了,給他喂一點解毒藥就會沒事的"

"怎麼會中毒?他之前明明還好好的"

老奶奶聽到她的話,不明白孩子好端端的怎麼會中毒

"他是不是碰了杜鵑花的葉子?"

韶音淡淡的問道,找出了一顆解毒丸,放在了老***手中

"對他看到那葉子好看,就抓著葉子不放"

老奶奶點了點頭,不知道這有什麼問題

"杜鵑花葉子具有毒性,杜鵑花粉釀制的花蜜也有毒,嚴重者還會陷入昏迷或經曆致命的抽搐這顆是我做的解毒丸,你若是信得過我,就讓他服下,如果信不過,便趕緊找醫館就醫,不要耽誤了孩子的病切記,不要再靠近這些杜鵑花"

韶音將孩子交還給老奶奶,她本不喜歡管閑事,只是既然遇上了,她也不能見死不救

"至于您身上的頑疾,只需要每日一杯銀雪清茶,便可不藥而愈"

她完便和陌紫皇相伴而去,沒有再逗留

他們剛剛離去,就有一群武藝高強的高手,急急忙忙地趕了過來找到了老奶奶和那孩子,眾人才放松了緊繃的神經

"可算是找到您了"

"少主這是怎麼了?"

"先回去再"

老奶奶握了握手中的藥丸,抱著懷里的孩子,目光望向了韶音和陌紫皇消失的方向

上篇:【123】線索浮出     下篇:【125】妍姿綽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