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136】水中仙子  
   
【136】水中仙子

"讓我想想"

韶音開口道,對于海蓮身上的香味,似乎是一種非常特別的花粉,融入體內之後,會讓身體始終散發著獨特的味道

她不知道那是什麼香味,只有知道那神水的原料,才能制出解藥

"九影,你去附近找找看,有沒有一種花朵圓形的潔白花朵,如果有看到就摘下來給我試試看月光最濃郁的地方,不定會有"

"是,主母"

九影恭敬的應了一聲,出門在外,他們都是喚她主母,免得暴露身份

"姑娘,你一定都沒吃什麼東西快吃點"

木芙將一碗熱乎乎的面條遞給海蓮,臉上充滿了溫柔的神

"謝謝"

海蓮伸手接過木芙手中的面條,手上一串晶瑩剔透的蜜桃玉手鏈,就闖入了木芙的眼中,讓她的神微微一僵但她畢竟是經曆過大風大浪的人,很快就掩飾了自己的異樣

她拉了拉韶音的衣,借口要去方便,帶著韶音去了遠處

"娘,有什麼事要單獨出來呢?"

韶音知道木芙肯定是要對她什麼,所以才特地出來的

"音兒,你知道那個姑娘的底細嗎?"

木芙面色凝重的道,顯然對海蓮的來曆有些懷疑那串蜜桃玉手鏈她曾經見過,成色晶瑩剔透,宛如春日桃花極其好看,所以名為桃花醉夢

那串蜜桃玉手鏈是木棉皇後年輕的時候最喜歡的東西,還是木芙親自串好的用的是非常珍貴的天蠶絲,經久不斷

一個普通的姑娘身上不可能有這樣罕見的手鏈,她懷疑海蓮是木棉皇後的親信

"海蓮是我從宮里帶來的,她的來曆我也不是很清楚"

韶音聽到木芙有所懷疑,便搖了搖頭道

"雖然我不知道海蓮的來曆,但我知道她是個好姑娘"

她微微一笑,並沒有懷疑海蓮來到她的身邊有什麼不好的動機日久見人心,如果海蓮要傷害她,那有很多的機會在帝醫府中負責做飯的就是海蓮,但她一直都是盡心盡力

"可能是我認錯了你以後多注意她一點,別掉以輕心了"

木芙開口叮囑了一句,決定暗中觀察海蓮的舉動

那串桃花醉夢,是木棉皇後年輕時候的一場夢,期望能夠遇到如意郎君,擁有美好的戀也像極了曾經的木棉,純潔中透著幾分懷春的少女懷

如今的木棉想來已經不想要這份純真了,所以才會贈予給別人

"嗯,我會注意的"

韶音點了點頭,雖然不明白原因,但她相信木芙的話必定有所依據

"主母,屬下找到你的花了"

九影抱著一大盆雪白的花束,在月光下露出了一抹笑容

"辛苦了"

韶音接過雪白的花束,纖纖玉手摘下一瓣瓣潔白的花瓣,解開海蓮腰間系著的香囊之中這種花瓣有著淺淺的香氣,將海蓮身上的香味沖散了幾分

"在知道那花神祭水是由什麼材料制成前,只能先用這個辦法了這是一種翡灩大草原上常見的野花,有著淡淡的香味,能夠掩去你身上的香氣"

"謝謝姐"

海蓮點了點頭,感激的道

雖然只是治標不治本,但這就已經足夠了至少大家都可以睡一個好覺,不會被追上來的綠葉衛打擾

海蓮心中已經暗暗決定,不能連累姐他們,打算等恢複幾分體力就暗暗離開

"今日忙了一天,早點休息"

陌紫皇充滿磁性的嗓音,落在韶音的耳畔

"好,那今晚娘親和海蓮一起睡一輛馬車"

韶音開口安排道,眾人就各自去馬車休息四大隱衛則輪流守夜,確保他們的安全

見識過隱衛的厲害,哪里有人敢靠近他們一行人

北宮家族的老爺子見到了佩心一箭奪命,看到他對韶音和陌紫皇誠惶誠恐的態度,就猜到了他們的身份絕對不是普通人

"老婆子,看來對方的來頭很不簡單,難怪我們一直沒查到他們的身份"

北宮老爺子開口道,在人家的地盤查他們的底細,自然是無疾而終

他可以確定,這兩人在神都絕對是風云人物

否則怎麼會有這樣的氣度與本事?

就連綠葉衛報出名號之後,還是被全部剿滅,足見他們所在的勢力不比春花宮要弱

"我可不管他們的來頭,能讓我看對眼才是最重要的"

北宮奶奶懷里抱著鏡城,哄著他睡覺

"希望不要有太多人被你看對眼,老夫可就一條君臨天下讓你送的"

北宮老爺子現在還肉疼那條被送出去的君臨天下,那不僅僅是一條普通的手鏈,還隱藏著一個天大的秘密

只是他找了很多年,都沒有發現君臨天下中藏著什麼秘密,所以就放棄了尋找

想來他不是這條手鏈的有緣人,所以才會始終參不透

"少來裝窮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那寶庫里藏著多少寶貝況且,要讓我看對眼的人,能多嗎?"

北宮奶奶沒好氣的道,生怕吵到快睡著的鏡城,故而壓低聲音道

北宮老爺子聞,只能苦笑以對他只能慶幸,還好沒幾個人能讓這老婆子看上眼的

夜已經越來越深,很多人都各自紮營睡覺帳篷被冷風吹得發出"呼呼"的聲響,似乎隨時可能被吹飛一般

他們有些羨慕在馬車內過夜的人,不用忍受著刺骨的寒冷

溫暖的馬車之內,韶音靠在陌紫皇的懷里,外面的冷風,絲毫影響不到里面這里面依然是非常溫暖,讓人非常好眠

"一路奔波,累不累?"

陌紫皇褪去了冷漠沉默的外表,柔聲開口問道

"不累"

韶音淡淡的嗓音,輕靈地落在他的耳畔,好似溫柔的清泉,讓他聽得格外舒服,怎麼聽也不會膩煩

"春花宮的事,你怎麼看?"

陌紫皇在見識過韶音的能力之後,發現她其實比他想象中要強大得多那一雙纖纖素手,不僅能夠救命,也能夠奪命

她的醫術是乎他的想象,每一次都能給他帶來巨大的震撼

"春花宮不尋常,我有種很不祥的預感"

韶音的秀眉微微一皺,對于春花宮的存在,她總是覺得那是一種莫大的威脅

"我曾經讓人調查過春花宮,那位花神行蹤詭秘,叫人無跡可尋"

陌紫皇也感覺到了來自春花宮的威脅,這樣一個神秘的勢力在蠱惑人心,必定會造成江山動蕩

他身為攝政武尊王,即使如今是稱病告假,但與天曜皇朝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他們皇家的興衰,與他有著最直接的關系

他身為定國的頂梁柱,也是那些反叛勢力的眼中釘肉中刺

只要他武尊王一倒,天曜皇朝也要分崩離析了

"存在的事物便有跡可循,只是很多時候,人們常常忽略了一些細節"

韶音淡淡的道,她以前接手查過許多驚天秘案,那些看上去完全沒有蹤跡的案件,其實都有一雙無形的黑手在操控只要用心去觀察,總會有破綻的

"我們此行必經武曲城,到時候過去看看便知道了"

陌紫皇緩緩道,沒有讓韶音為此事操心,他已經派人照著海蓮提供的線索去查了

他要保的這片山河疆廓,任何人也別想篡改

"嗯,你不要想太多了,船到橋頭自然直,一切順其自然"

韶音手中握著那一顆寒玉玲瓏球,希望它可以發出希望的光芒

茫茫人海之中,還有六個有緣人,究竟在哪里?

她心里想著當日在煙火凡世的幽蘿閣內,到底是什麼人?

她漸漸地睡下,呼吸也變得均勻起來

陌紫皇目光深的凝視著她恬靜的睡顏,能夠擁著她在懷里,他就已經非常滿足了

原本的他,心如止水,遇到她之後,他才發現生命是如此精彩

他伸手撫了撫額心的烈焰蓮珠,這一顆帶給他無窮力量的神珠,如今卻時刻威脅著他的性命他不怕死,只是害怕再也見不到她的容顏,只是害怕看到她的淚眸,只是害怕世界上沒有人比他加疼她寵她

如今的他絕對不能使用烈焰蓮珠的力量,不能動怒,必需要平靜心神否則,他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他沒有睡覺,在翡灩大草原這個充滿各種不安定因素的地方,他哪里能夠安心入睡

他要保護她的安危,只是靜靜地躺著休息一會兒

突然,他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氣息逼近,他悄無聲息地掠出馬車,細心地將門扉關起來,沒有驚動睡著的韶音

"你們保護好主母"

陌紫皇一襲黑衣冷酷如神,冰冷的嗓音,傳入四大隱衛的耳畔

"是"

四大隱衛皆是密音回應,見到他們爺親自出來,全部都嚴陣以待哪怕是在養傷的佩心,也不敢放松絲毫

他們爺出來,代表著對方的實力不是他們可以應付的

月光靜靜地灑落在草原之上,兩道相對而立的挺拔身影,隔著一段距離,相互凝視

一道身影黑如濃墨,透著夜色的迷離哪怕是不不語,依然叫人感覺他身上散發出的強大氣場

另外一道豔的身影,好似一抹火燒流云,衣袂之上繡著大片的曼珠沙華圖案盡管那道身影不算魁梧,但他卻帶給了陌紫皇一股巨大的威脅

那是一個年輕的男子,有著一張絕魅的妖華姿容,身上的氣息魔魅得好似妖嬈的曼珠沙華,開滿了黃泉彼岸,荼蘼了火照之路

男子有著一雙勾人心魄的眼眸,好似雪蓮在瞳仁之中緩緩綻放,叫人不敢直視

他一身優雅的氣質,充滿了尊貴無比的感覺

兩個人誰也沒有話,只是對峙在原地,就有一股鋪天蓋地的威壓席卷開來,驚動了不遠處的北宮老爺子

他也從馬車中走出來,感受到草原上兩道對立的人影散發出的威壓,讓他都感覺有些難受他的老眼之中充滿了濃濃的驚駭,沒想到現在的年輕人居然有這般實力

他完全低估了陌紫皇,見到他之前一直沒有出手,還以為他不過是家族有些勢力罷了如今事實證明,他是大錯特錯

高手之間的對決,哪怕沒有一絲動靜,也一樣驚天動地

在這個神秘衣男子出現的時候,陌紫皇腰際懸掛的寒玉玲瓏球,在月光下發出了耀眼的冰銀色光芒,與當日在煙火凡世幽蘿閣見到的一模一樣

"你是當日在煙火凡世中幽蘿閣中的人"

陌紫皇冰冷的嗓音,透著幾分堅定注意到腰間閃耀的寒玉玲瓏球,他沒想到那有緣人會出現在這里

而且,看樣子來者不善

"武尊王好記性"

衣男子的嗓音,透著幾分清風般的溫潤,不緊不慢地落了下來

眼波淡淡流轉,不需要任何多余的動作,就已經是傾國傾城

一個身著青色羽衣的少女,一直隱匿在不遠處,見到陌紫皇已經認出了主人,這才現身走出來

"閣下好眼力"

陌紫皇冷漠的道,對方這個時候出現在此處,必定是有所圖謀他認得易容之後的自己,想必早就把他的底細調查清楚了

"我今夜來此,不過是為了帶走一個人"

衣男子的目光,朝著韶音所在的馬車望去,溫和的話語好似在著非常普通的事

"滾你大爺"

陌紫皇見到他所指的人,原本平靜的心緒,立刻激動了起來,直接爆了一句粗口

一雙深邃的冷瞳之中,藏著洶洶怒火

"那只能動手了"

衣男子惋惜的道,手中握著一根通的玉笛,笛身之上有著曼珠沙華的紋路

"墮月魂笛"

北宮老爺子見到衣男子手中的赤玉笛,老臉上露出了忌憚之色

墮月魂笛可是那個女人的東西,居然落在了這個年輕男子的手上,難道他是那個女人的子孫?

衣男子手握墮月魂笛,放置于水色纖薄的唇畔吹奏起來

然而,他吹奏的笛子,卻是無聲笛

墮月魂笛無聲,卻能夠直接奪魄滅魂

陌紫皇見到墮月魂笛之上光彩流離,魂笛之上的曼珠沙華仿佛活過來一般,隨著男子的吹奏,妖嬈起舞

一**的色光暈,就從衣男子的身邊蔓延開來

他四周的草木,瞬間全部枯萎成灰燼,青綰連忙退後,免得被墮月魂笛傷到

陌紫皇手中光芒一閃,九霄環佩就浮在他的身前他修長的手,掃動琴弦,同樣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只是掃出了一片片音刃,將那色的光暈粉碎

音刃所經之處,地面都裂開一條條深深地裂痕

他們兩人似乎都有一種默契,都沒有吵醒韶音的打算

兩個男人之間的戰爭,他們都不希望韶音介入

他們之間無聲無息的戰斗,讓圍觀的人全都暗暗冷汗直流

那股氣息似乎要毀天滅地,叫人渾身汗毛倒豎他們雖然刻意沒有吵到韶音,但那股強大的氣息,已然驚醒了韶音

她見到陌紫皇不在身邊,心中一驚,披風也沒有披,就穿著單薄的衣裳沖出了馬車萌萌和朧朧也感覺到了危險,睜開了大眼睛,利索地跳上了韶音的肩膀,眼睛里寫滿了認真

出馬車之後,韶音見到陌紫皇在和另外一個男子對戰,她心底一顫她很清楚如今陌紫皇是不能夠隨便動武的,見到他出手,她心急如焚

腰間閃耀的寒玉玲瓏球,也讓她明白了這個人是他們要找的人

只是如今,那個人卻是敵人

她知道這樣下去,對陌紫皇肯定是非常不利的

當下,她手中握著銀針,朝著那衣男子射去,但卻被那色的光暈震開,刺入了地下

"你這個卑鄙的女人,竟敢偷襲我主人"

青綰見到韶音出手幫陌紫皇,當下腳尖一點,身如青虹朝著韶音飛去玉掌之中湧起了強大的力量,以迅雷之朝著韶音拍去

別看她看上去巧玲瓏的模樣,體內卻蘊含著極其可怕的力量伴隨著她到來,一陣狂風呼嘯而過

朧朧和萌萌感覺到這個少女的可怕,也沒有畏懼,而是揮舞起了爪子,要保護韶音

"轟"

巨大的聲響,在草原之上響徹而起,宛如天空之中的雷霆聲,格外驚人

許多睡著的人都被嚇醒,見到外面有高手在打斗,全都不敢出來,連大氣都不敢出

"嘭——"

氣浪散開,一道倩影重重落在地上,唇角溢出了鮮血

韶音已在那道掌風抵達之前,被陌紫皇帶走,為此他因為沒有抵抗墮月魂笛而受了不輕的內傷

而另外一旁,青綰倒在地面之上,臉上透著幾分委屈

主人竟然出她,還為了這個女人,生那麼大的氣

明明是這個女人要出手傷主人,她才會出手替主人出氣的她難道錯了嗎?

"誰允許你傷害她?"

衣男子溫潤的嗓音,透著一股濃濃的陰霾寒意,讓青綰嚇得不敢出聲

"沒有下一次"

男子的警告聲,充滿了嚴肅

"是,主人"

青綰委屈的回答道,主人這是第一次對她這麼凶,也是第一次打她,讓她心里格外難受

"走"

衣男子見到韶音靠在陌紫皇的懷里,玉容透著幾分蒼白,眼底滑過一抹心疼之色看到她握著陌紫皇的手,查看他的傷勢,她對他緊張關心的畫面,刺傷了他的心

他衣之下的拳頭握了握,終是拂而去

兩人的身影,化作兩道青煙散去,縱然四大隱衛想要攔截也攔不住

別是那個衣男子了,就算是他的跟班,他們都感覺非常可怕

"沒事了"

陌紫皇看到他們離去的身影,心里也是一陣後怕見到韶音為了他,不顧一切的沖上來,他心里又氣又感動

韶音根本不是那個少女青綰的對手,因為青綰並不是凡人,很有可能是化形的神獸青鳥

他的爹爹陌煙華身邊也有化成人形的神獸冰羽仙鶴冰穹,娘親鳳魅雪同樣有著紫焰朱雀舒翼和飛天神鴉夜翼保護

韶音並不知道,七陌云鸞的夫君,也就是他的師傅聖冥,也是化作人形的輪回聖翼光翅**蝶

每個人一生之中都能契約一只本命幻獸,生死同命,禍福相依

這些神獸擁有著強大的力量,足以摧毀一座城池只是因為凡界的盟約,所以他們平日都非常低調

這個衣男子身邊有著神獸保護,明他的來曆非常不簡單很可能是那些隱世古族的世家少主,不知道什麼原因,要帶走韶音

"我是沒事,你自己卻有事,一點都不懂得照顧自己,我提醒過你多少次……"

韶音握著他的手,就是趁機替他診脈,感覺到他受了內傷,氣呼呼的開口了起來

遇到危險的時候,他總是先保護她,也不顧自己的身體

她雖然打不過那個青羽少女,但她也不傻,會用仙蹤云步逃開的

這家伙卻沖了過來,要不是那個衣男子不知道什麼原因,將青綰攔下來,怕那一掌就會落在陌紫皇的身上了

她總是覺得衣男子的眼神非常熟悉,她似乎見過他,但記憶里確實找不到關于這個男子的片段

她還想再話,就被陌紫皇以吻封緘

她香甜的唇,讓他留戀不已,只是他卻不能深吻下去,否則一定會出事的

"好啦,不你了乖乖回去休息,我摘點草藥"

韶音見到他公然吻了她,盡管跟其他人還有些距離,她還是了玉顏

萌萌和朧朧則是各自窩在主人的懷里,好奇的看著他們

"我陪你去"

陌紫皇不放心讓她去摘草藥,特別是剛才出現了這個神秘而強大的男子他伸手摸了摸朧朧的腦袋,見到它剛才沒有害怕危險,想要保護韶音,對它的表現很是滿意

只是這東西,如今還太了他感覺到朧朧的不凡之處,不知道長大之後,會不會給他們什麼驚喜

"你老實地呆著休息,我就在附近要是你不放心,就讓佩心跟著好了"

韶音看到他的面色很差,方才那個衣男子的實力本就不弱,加上陌紫皇如今不能動氣,不能隨意出手,便落了下風若是他全盛的時候,對付那衣男子,並不是什麼問題

她扶了扶萌萌的毛發,有萌萌在身邊,她感覺很溫暖哪怕是多麼危險,這個家伙都不會拋棄她

"吱吱"

萌萌揮舞著毛茸茸的爪子叫了起來,好似在告訴陌紫皇,有它在沒有人可以傷害韶音

"好,快去快回"

陌紫皇見狀也露出了幾分笑意,點了點頭,讓佩心跟隨韶音去采藥等到她離開之後,他才吐出了一口鮮血急得朧朧慌張的叫了起來,水靈靈的圓溜眼睛,擔心地瞅著主人

方才他不再吻她,也是因為喉嚨處的鮮血翻湧,生怕被她發現自己壓制住的傷勢

"墮月魂笛重現人間,怕是要掀起一場驚天浩劫了"

北宮老爺子的面色格外凝重,那可是一件魔物曾經墮月魂笛吹奏的時候,奪取了一整個城池,數十萬人的魂魄

後來那個女人遭到了各方的圍剿,但最終卻是不知所蹤,成為了一個不解之謎

誰也不知道那個女人到底是何方神聖,不知道她什麼時候還會再度出現如今,他再次看到了墮月魂笛,而且還在一個強大的神秘男子手中

看來,這天下當真要亂了

佩心遠遠的跟隨在韶音的身後,見到她手中提著一個籃子,神專注地采摘每一種藥草一襲纖薄的藍衣,在月光下飛舞起來,裙裾點綴的星芒,閃著柔和的光彩

她看到不遠處的湖面上,長著一株她需要的冰蓮,眼中露出了一抹欣喜腳尖一點,裙裾就像是藍色的蝴蝶綻開羽翼,朝著湖中央飛去

她腳下點著水面上露出來的石頭,采摘著美麗無暇的冰蓮

夜霧籠罩在她的周身,讓她看上去恍若水中仙子

一道頎長的身影,遙遙的立于遠處,目光眺望著她所在的方向,歎息了一聲,最終消失在了原地

一路平安,韶音沒有遇到什麼危險,順利回到了營地

她回去的時候,見到旁邊的那支商隊,已然被之前的打斗嚇得卷鋪蓋走人了他們甯願趕夜路,也不想跟這些煞星一起過夜,實在是太危險了

木芙和海蓮也醒來了,見到韶音拿了藥草回來,便幫忙燒火煎藥

陌紫皇見到韶音回來,俊顏上露出了一抹溫柔的神色,擔憂的心才放松下來

"喝藥"

韶音將盛滿藥的碗遞給陌紫皇,看到他憔悴的模樣,心里分外難受

她也在想著自己要是能夠加強大一些就好了,這樣才能夠保護好他

他縱然再強大,也有需要被人保護的時候

"看上去好苦的樣子"

陌紫皇讓韶音坐在自己的身邊,有些孩子氣的道

"給你准備了蜜棗,先苦後甜"

韶音見到他還耍孩子的性子,好笑的道將准備好的蜜棗,拿了出來,然後一勺一勺喂他喝藥

見到他心滿意足的模樣,她的神也柔和了下來

"不知道剛才那兩個人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你們會打上?"

韶音看到他喝完藥之後,氣色好了幾分,心里仍然有著隱憂尤其是那個衣男子,竟然是七個有緣人之一,這下子事就不好辦了

如何才能取到那個衣男子的眼淚?

她看得出那個衣男子的性子非常冷漠,身上透著一股深深的陰霾,好似無盡的黑暗,叫人幾乎要窒息

這樣的人,心智堅毅如鐵,要讓他落淚,怕是極其困難

最重要的還是她根本就不知道這個衣男子是誰,連人都找不到,何況要眼淚呢?

自從順利取得第一滴淚之後,她就發現剩下的眼淚遙遙無期淚曇花蕾只剩下半年的時間就會化作虛無,她沒有多少時間了

"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自然是我的阿音太美了,才招惹來這麼一朵大桃花"

陌紫皇提起這個衣男子和他打起來的原因,就氣得牙癢癢的

這混蛋居然想要帶走韶音,誰知道他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

看韶音的樣子似乎也不認識這個衣男子,那他到底是誰?為什麼看中了韶音?

"你少開玩笑了,我根本不認識他好不好?是不是你在外面沾花惹草,把人家娘子非禮了,所以人家找上門來啦"

韶音沒好氣的道,以為陌紫皇不過是在開玩笑罷了

"誰家娘子能有我家娘子這般好我又不傻,怎麼會做那麼愚不可及的事"

陌紫皇摟著韶音的腰肢,想起之前她沖過來的畫面,他的心差點都嚇停止跳動了

她明明不會武功,但卻有著一股勇氣

遇到危險不退縮,只為了和心愛之人共同進退

就算卑鄙又如何?就算是以多欺少又怎樣?她不管人家怎麼,只要保護她心中最重要的人不計手段

"不過我總覺得好像認識那個衣男子"

韶音淡淡的道,雖然不知道他是誰,但那熟悉的感覺,她記得非常清楚

"我就知道一定是你惹得桃花債"

陌紫皇酸溜溜的道,醋壇子瞬間就打翻了

之前那衣男子將青綰打飛的時候,臉上流露出的緊張與關切之色,他看得分明,絕對不是作假

他不相信那個男子和韶音沒有什麼交集,一個陌生人不可能對她這般在乎

就是他那該死的在乎,讓他的心加酸起來

"以後想做酸辣粉不愁沒有醋了這里可有好幾大醋缸"

韶音見到陌紫皇吃醋的樣子,忍不住開口調侃起來

"哼人家為了你都找上門來了,你還笑得那麼可愛"

陌紫皇伸手輕輕地捏了捏她那粉撲撲的臉頰,酸溜溜的話音,讓韶音覺得他特別可愛

"我真不記得他是哪位,就是熟悉罷了不定你也見過,你好好想想,有沒有熟悉感?"

韶音喂他吃了一顆蜜棗,免得他把自己給酸死了

陌紫皇聞沉默了下來,細細的回想起那個衣男子的模樣,那張出色到叫女人發狂的臉蛋,他絕對沒有印象這種妖孽的臉蛋,就算是他,也是過目不忘,簡直是比女人都漂亮

但經過韶音的提醒,他壓抑下心中的醋意和怒火,冷靜下來之後,他才發現那個衣男子好熟悉

那氣質那身形那眼神

他感覺特別的熟悉,只是沒辦法把這種熟悉感和身邊的人聯系在一起

他身邊似乎沒有哪個人,與這個衣男子實力吻合的

"好像我也見過他,而且他居然認識我"

陌紫皇嚴肅的道,感覺這個衣男子與他們兩人都有著很深的牽扯

"到底是誰?"

兩人都陷入了這個疑惑之內,先前那個衣男子似乎也沒有出全力,似乎還有所猶豫

他們沒有想到是什麼人,但韶音心中隱隱有一個念頭,猜測到了一個人但閃過那個念頭之後,她自己又否定了一方面是覺得不可能,另外一方面她自己不願意相信

天色快亮了,兩人只是憩了一會兒

另一旁的馬車里,海蓮見到木芙睡下,就偷偷地離開馬車

木芙一直在留心海蓮,只是假寐罷了

她掀開馬車簾子,見到海蓮一個人偷偷摸摸地朝著外面走去,似乎是打算獨自離開

她想要離開的原因,木芙也猜到了幾分,定然是因為她身上的香味有可能會引來綠葉衛,所以她才選擇一個去面對危險

見到她走出一段距離,木芙確定她的目的,連忙下了馬車,追上了海蓮

"你一個孤身女子要去哪里呢?"

"我——我回家"

海蓮沒想到自己被木芙發現了,有些慌亂的道

"你現在離開,很可能再被抓走"

木芙見到她的模樣,心里也軟了下來音兒得沒錯,這姑娘是個善良好女孩

"我不能拖累姐,她已經救了我一次"

海蓮眼眶一,有些哽咽的道

"要走也等身上的毒解了再走"

一道輕靈的嗓音,緩緩地落下來韶音已經起身,見到海蓮要離開,便走上前來

"那花神祭水是一種慢性毒,你身上的那股香氣就是毒香,如果你現在離開,就算不會被抓住,也會毒發具體是什麼毒,我現在還不清楚,需要取得花神祭水才知道"

"姐"

海蓮聽到韶音的話,心里湧起了一陣暖意,沒想到姐還一直惦記著她的況

"你是懷疑我不能治好你嗎?"

韶音見到海蓮生怕連累他們,也沒有重話,而是軟語道

海蓮急忙忙地搖頭,她是非常信任韶音的,也就是她們云夢的朝音公主她已經把消息傳給了木棉皇後,是找到了朝音公主,讓木棉皇後派出護衛來保護公主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一直沒有回音,她便自己動身,想要回云夢看看究竟

她是一個弱質女流,在路上遇到危險,行程被耽擱了

她不知道自己傳出去的消息,全部都被攔截下來了,就連她被騙進春花宮,都是有人刻意所為目的就是讓她永遠封口,木棉皇後也永遠不知道,韶音就是她要找的朝音公主

"既然信我,那就跟著我"

韶音淡淡的道,目光透著幾分柔和

"謝謝姐"

海蓮聽到她的話,感動的落下眼淚

"蓮兒去給你准備早點"

她抹去眼淚,笑著開口道她知道韶音的喜好,積極的動手用他們帶來的食材做起早點

木芙見到她這麼勤快,也一起幫忙

幾人吃過美味的早點之後,就繼續趕路

北宮家族也和他們同路,所以一行人倒是頗為熱鬧

鏡城總是喜歡黏著韶音,讓陌紫皇再度吃起了干醋他呆在馬車內養傷,看著鏡城在里面爬來爬去,真想把他給丟回北宮家的馬車

自從有了韶音陪伴鏡城,原本不愛笑的孩子,變得開朗起來清脆稚嫩的笑聲,回蕩在路上

北宮老爺子和北宮婆婆見到鏡城特別喜歡韶音,他們二人也看韶音很順眼經過幾日的接觸,他們感覺韶音是個非常可親的姑娘,心下也很是喜歡

轉眼的功夫,他們一行人就抵達了月上云州的武曲城

------題外話------

帝妃角色的領養榜單,將在4月2日公布,1號仙兒會整理好滴想要領養的親們,果斷留

麼麼噠愛乃們月底親們的月票記得要送哦

帝妃已經進入結局卷了,大結局倒計時中

謝謝親們對仙兒的支持,謝謝每位親送的禮物

上篇:【135】神之祭水     下篇:【137】子虛烏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