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137】子虛烏有  
   
【137】子虛烏有

月上云州是一塊得天獨厚的風水寶地,恢宏壯闊的武曲城,好似一頭昂立的雄獅,盤踞于這片蒼莽的大地之上

要前往紫薇皇州必定要經過月上云州,這里是一道重要軍事防衛線,一旦被攻破,敵人便能夠長驅直入,蕩平神都

故而此地戒備森嚴,重重守衛皆是身著甲胄,手持鋒利兵刃,目光警惕地掃視過每一個入城之人

這時候,一支浩浩蕩蕩的隊伍,出現在城門口彩色的旌旗飄揚,大批的軍隊護衛左右,武曲城的守衛連忙下跪行禮迎接,這支隊伍在無數人目送中進入了武曲城

"什麼人好大的陣仗?居然有軍隊護送"

一旁入城的百姓,不解的道

看到軍隊開道,華麗的車駕,全都彰顯著皇家的氣派與尊貴

"這都不知道,你真是太落伍了"

另一旁有人頗為無語的道,覺得對方沒見識

"這位兄台可否告知一二?"

"沒看到那偌大的武尊二字嗎?武尊王攜王妃親臨,這種陣仗有什麼好奇怪的"

"嘶——"

聽到武尊王這幾個字,所有人的臉上都露出了敬畏之色

武尊王可是天人一般無上的存在,在百姓的心里是無冕之帝,不需帝王之位,卻有帝王實權

但即便如此,百姓們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因為武尊王功勞極大,是整個帝國的頂梁柱不上愛民如子,卻能夠讓社稷安定,百姓安居樂業,享受清平盛世

抵禦外敵,平定內亂,治國安邦

這便是人們心中的武尊王

百姓們紛紛跪地,送走武尊王的隊伍

鳳曦澤坐在華麗的大馬車之內,算算日子,爺他們也應該是抵達武曲城了

看著一路上萬民膜拜,鳳曦澤知道爺這麼多年的辛苦沒有白費

人在做,天在看,功過贊罪人們心中自有定論

他接到爺的消息,要查一查花神的底細,看來在武曲城還要逗留一日

隨著大軍離開之後,其他入城的人才紛紛進去

韶音掀開車簾一角,看到百姓們對武尊王的車駕有著發自內心的尊敬與愛戴,臉上也浮起了一抹溫柔的笑容

"最近來武曲城的人越來越多了"

"是啊都是為了花神而來的"

"許多病人都來求花神賜予神水,隊伍都從姻緣廟排到城主府了"

"花神不是主掌姻緣嗎?什麼時候還能治病了?"

"所以才花神善良啊"

"聽花神賜福,讓整個武曲城的桃花在冬日盛放,那畫面可壯觀了"

"那我們快進去看啊"

"……"

韶音和陌紫皇坐在馬車上,就聽到同樣入城的百姓們議論的聲音

沒想到花神的影響力已經如此之大了

他們兩人不約而同皺了皺眉頭,春花宮的崛起度太快,這個勢頭不妙

他們和北宮家族道別之後,就乘著馬車進了武曲城

寒冬季節的武曲城,充滿了熱鬧的氣氛大片的桃花,在冬日里開得豔麗一大片粉的桃花,好似薄薄的霧籠罩在武曲城

濃濃的桃花香,充滿了旖旎的味道,營造出一種浪漫的氣氛

原本武曲城之中孔武有力的男子數量最多,女子的數量很少,如今被花神吸引來大批如花似玉的女子,讓人看得眼花繚亂

姻緣廟是香火不斷,聚集了無數的香客和花神信徒

"我們先找地方落腳,稍後去姻緣廟看看"

韶音淡淡的道,她對武曲城並不熟悉,所以就交給陌紫皇來安排

"好"

陌紫皇點了點頭,吩咐了趕馬車的九影一句,馬車就繼續前行

韶音戴上了面紗,免得容貌引人注意

素手揚起車簾,可以看到風中飄飛的桃花瓣,落在了斑駁的街道上

武曲城的茶館酒樓,近日全都是客滿為患,如今許多人都找不到住處陌紫皇他們不打算去城主府下榻,所以沒有往城主府的方向走

他們的馬車一路朝著武曲城最繁華的地段行駛,穿過重重人潮,來到了一片竹林前停了下來

"到了"

九影開口道,提醒陌紫皇和韶音可以下馬車了

這幾日他們一路都是露宿在外,倒是沒有好好休息過,終于抵達了城池,可要好好洗洗風塵

"坐馬車坐久了,感覺骨頭都要散架了"

韶音帶著兩只可愛的萌寵跳下馬車,伸展了玉臂

"看你精神頭還不錯,一點也不像是散架的模樣"

陌紫皇打量了她一眼,磁性嗓音,動聽地落了下來

"我那是內傷,哪里是肉眼看得出的"

韶音一本正經的道,讓眾人都啼笑皆非

"這櫻落樓的風格倒是頗為素雅"

正對面就是一座雅致的樓宇,飄蕩在風中的青色紗曼,高高地漾起波浪,風姿招展地迎來送往大片的竹子圍繞著櫻落樓,滿目的翠**流葉片摩挲著清風,飄來一陣陣竹葉清香,會叫人浮躁的心都變得甯靜下來

"姐,我們今晚住櫻落樓嗎?"

海蓮站在木芙的身邊,見到櫻落樓的匾額,臉陡然漲了起來

"看樣子其他地方也沒空房間了,住這里也不錯"

韶音點了點頭,既然陌紫皇讓人到這里,想必就是要住宿櫻落樓的意思

"這里可是煙花之地耶"

海蓮著臉,聽櫻落樓里的倌都很帥氣,美男如云,各有千秋她從來都沒有到過這種地方,只是聽就已經讓她覺得害羞了

"進去"

陌紫皇面無表的道,帶著韶音走進櫻落樓

"幾位客官歡迎來到我們櫻落樓保准叫你們滿意而歸"

年輕漂亮的男子,柔弱地朝著他們拋了一個媚眼,熱地招呼他們

"我和你們少樓主有約"

陌紫皇冰冷的嗓音,讓人聽著格外有壓迫力他出示了一下信物,讓他們知道這些人是和樓主認識的

"幾位這邊請,我們去稟報一下"

男子將他們帶到一處水榭雅閣,准備好茶水點心,就去通報消息

"沒想到櫻落樓里面的環境這麼好"

韶音也是第一次來櫻落樓,早就聽櫻落樓是名動天下的青樓,不過這里不同于其他青樓,里面接客的都是俊美的男子而且,他們接的都是人命買賣

在一些不了解況的人看來,這里就是一個尋常的青樓,但行內的人都清楚櫻落樓里的美男,都是有毒的花,一個個都是殺人不眨眼的家伙

"這里的茶水也是上乘的,堪比貢品,你也喝喝看"

陌紫皇倒了一杯茶,喝了起來,櫻落樓可是銷金窟,每一單買賣都是巨額生意他替韶音倒了一杯茶水,茶湯就在雪白透亮的杯盞之中蕩漾開來

韶音端起茶杯,品了一口這清香怡人的茶,感覺回味無窮

不多時,就有一個中年男子走到他們所在的雅閣,聽有人持著樓主令牌到來,他便過來核實一下真偽

"在下葉卷碧,櫻落樓的負責人,我們少樓主出門了,如今還沒有回來"

"既然少樓主不在,那就麻煩葉堂主安排幾間客房,我們要在這里借宿一夜"

陌紫皇冰冷的嗓音,緩緩地落了下來知道葉卷碧來此的目的,所以他將令牌放在桌上,並未收起來

"貴客駕臨,我們櫻落樓自是歡迎"

葉卷碧看到對方手持的令牌是樓主花冷醉親自送出的令牌,代表著對方和樓主關系很密切,他自然不敢怠慢

一會兒的功夫,他就安排好了房間,讓他們入住

韶音讓木芙和海蓮留下來休息,她和陌紫皇則出了櫻落樓,打算去姻緣廟一探究竟

姻緣廟前熱鬧非凡,比起神都的場面加壯觀

"這個花神鬼鬼祟祟的,連面也不敢露,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

廟前的桃花開得特別繁茂,一個女子坐在姻緣廟神前,穿著一身花葉制作的衣裳蓮台四周都有紗曼垂墜下來,遮擋住了女子的面容那坐在蓮台之上的女子,便是信徒口中的花神

此刻有很多人朝著她膜拜,乞求姻緣美滿,遇到如意郎君

許多來祈福的人都是妙齡女子,充滿了青春氣息

"花神賜神水了"

一道聲音落了下來,眾信徒紛紛激動得湧上去,將帶來的香火錢,全部投入善緣箱之中,然後領到一碗所謂的神水

韶音趁著混亂,也去拿了一碗神水還好她的仙蹤云步練得不錯,否則這麼瘋狂的場面,她也沒辦法拿到這神水

她拿到花神祭水之後,聞了聞味道,判斷出了一部分的藥材成分只是對于這神水的主要成分她還是沒辦法找出來,那是非常特別的味道,她從來都沒有接觸過

陌紫皇看到韶音從混亂的人群中出來,用眼神詢問了她結果,她搖了搖頭,表示還沒有查到

"花神祭水的成分我沒有弄清楚,不過功效我已經知道了,這是一種迷幻藥,會讓人意識陷入錯亂之中,分不清現實還是夢境喝下這種神水之後,還會上癮,越來越無法離開神水"

韶音開口道,神色有些凝重

"不能讓他們這樣猖狂的蠱惑人心"

陌紫皇見到這些信徒瘋狂崇拜花神,就知道事已經非常嚴重了

百姓為水,君為舟水可載舟,亦能覆舟

這些人迷惑老百姓,必定想要通過這些老百姓的力量來做什麼事,看他們的手段如此陰暗,可想而知必定不是什麼好事

倘若百姓們發動內亂,那些兵士根本都無法對自己的父老鄉親動手

"紫皇,你現在的狀態還能射箭嗎?"

韶音開口問道,附耳出了她的計劃

"好計劃就按你的辦"

陌紫皇聽完她的計劃,眼中也露出了一絲贊同之色他讓幾名隱衛做好准備,幾人到了姻緣廟遠處的屋頂之上,手中握著弓箭

"射箭"

幾人皆是拉弓,將塗抹了火油的箭羽射向那花神所在的地方

此刻眾人都忙著去求神水,只有那個花神裝模作樣的坐在那里

"唰唰唰"

飛射而來的箭雨,將花神身前的紗曼燒了起來

趁此機會,韶音大聲喊了一句:"這個花神是騙子,遭到天譴啦大家快跑啊"

她攪局完畢,就馬上躲進人群之中

聽到這麼一句話,原本忙著求神水的人,全部都愣了愣,見到花神身前的紗曼都著火了,也沒有弄清楚況,全都嚇得到處逃竄

紗曼燒起來之後,那所謂的花神也坐不住了,連忙跑了出來,讓韶音看到了她的模樣

嫵媚***的面容,畫著梅花妝,點綴著花鈿,看上去豔光四射

這個女子她見過,還曾經打過交道,就是弄閣的花魁曲荷風

她竟然就是所謂的花神

韶音著實是驚訝了一把,原本以為曲荷風不過是一個花魁,如今看來她有著多重身份

曲荷風隱藏在弄閣必定是想要獲取報,青樓一直都是報最多的地方

見到那些信徒轟然逃竄,曲荷風氣得臉色發青她處心積慮才招來了這麼多的信徒,沒想到竟然就這樣被破壞了

她想要讓人攔住這些被嚇跑的人,但根本攔不住

她可以想象,今日的事,必定會傳出去,到時候對她的聲譽極其不利

"大家不要跑啊"

曲荷風連忙開口道,讓四周的綠葉衛嚴加看守,搜尋是什麼人搗鬼

"花神是女神轉世,水火不侵,大家不要被某些有心人欺騙了"

她大聲的開口道,想要挽回她的聲譽,繼續欺騙這些純潔的少女

聽到她的話,也有一部分人停下了腳步,看到曲荷風並沒有受傷,對她的話也有些相信

曲荷風看到大家還是願意相信她,臉上立刻露出了笑容,打算繼續普渡眾生

"轟——"

一個巨大的火球,破空而來,精准無比地朝著她砸去

"花神水火不侵,一定不需要躲避的"

韶音站在人群之中,非常堅定的開口道

"是啊是啊"

大家也非常堅定的道,對于花神充滿信心

曲荷風看到那火球,臉色都綠了她又不是傻子,這麼大個火球掉下來還不跑

她當下撒腿朝著旁邊跑去,讓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切騙子"

韶音不屑的道,鼓動這些留下來的信徒,不再相信她

果然有人見到曲荷風跑了,立刻失望至極,當下就把那碗神水給砸了

原來她們信仰的花神,不過是子虛烏有的

"騙子,快還錢"

韶音再度換了個位置,氣憤填膺的道

"對還錢"

群激奮的眾人,朝著姻緣廟沖過去,將那募集香火錢的箱子搶了過來

"怎麼會這樣子?"

曲荷風張了張嘴巴,不明白好好的一場戲,為什麼會演變成這種地步?

看到人群沖過來要找她算賬,她連忙撒腿就跑,趕緊叫手下從密道撤退

韶音原本還想等陌紫皇過來彙合,只是突然發現腰間的寒玉玲瓏球亮起了雪白的光芒

她連忙握著寒玉玲瓏球四處尋找起來,接近姻緣廟的時候,那顆寒玉玲瓏球就越發璀璨她悄悄進入姻緣廟,看到一大片的綠葉衛,正在將喝過花神祭水昏迷過去的女子抬走

寒玉玲瓏球光芒灼亮,代表著有緣人就在此地

對方人多勢眾,還有幾個高手助陣,讓韶音沒辦法下手她沒有時間等陌紫皇過來,便讓朧朧去傳信,自己帶著萌萌,偷偷地跟在他們的後面

這些人走進了姻緣廟背後的神像之中,原來巨大的神像內部,就是密道的入口

見到他們已經進入密道,韶音也跟了進去

密道里面非常潮濕,也沒有火把,她借著寒玉玲瓏球發出的光芒,一路往前走

這條路不知道是通往哪里,很可能是他們的老巢

她手里緊握著防身的銀針,准備隨時出手黑漆漆的甬道,給人一種未知的恐懼

經過一個轉角,她就發現那些人竟然消失了

"這里一定有機關"

韶音看到手中的寒玉玲瓏球還在發光,就代表對方距離自己不是很遠,她當下摸索了起來

突然,她感覺到一陣危險的氣息傳來,萌萌反應很快,立刻飛掠過去

"吱吱"

"啪嗒——"

一條細如手指的毒蛇,就落到了地上

韶音拿起手中的寒玉玲瓏球,就見到滿牆壁掛滿了的毒蛇,如果沒有仔細觀察,怕就會命喪蛇口

萌萌邀功般跳到她的肩上,讓她哭笑不得

她見到這里沒有其他人,就將火折子點了起來

四周的牆壁上雕刻著蠍子的圖騰,那是她曾經見過很多次的神秘天蠍圖騰

她找出了一塊天蠍令牌,那是她很早之前從皇宮里得到的,有可能是麗妃夜麗水的東西

她發現在圖騰的中央,有著一個的凹槽,便嘗試著將這塊令牌推了進去她轉了轉令牌,就聽到"咔"的一聲

腳下出現了一個圓形的洞口,但里面全部都是水

韶音想到一會兒陌紫皇會追過來,便沒有取下令牌,而是做了一個記號,走下了水中

原本她以為這里會是冰冷刺骨的冰水,沒想到卻是融融的熱水

她忽然明白了為什麼那些桃花會在這個季節開放,想必是這條地下熱河的原因

她屏息潛入水中,潛了一段深度,她就見到水底出現了一顆顆亮晶晶的貝殼這些貝殼好像是指路燈,指引著人們前進

水中飄浮著一朵朵透明的花,泛著淺淺的光芒,照亮了水下的路

這條路並不算長,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她就沿著水下階梯從水底冒出頭

接下來還是一條長長的甬道,不知道通往哪個方向無數甬道錯綜複雜,好似一個巨大的蜘蛛網籠罩下來

就算有人找到了這里,怕也會被困死在這個巨大的迷宮之中

她手中握著寒玉玲瓏球,用光芒的黯淡與明亮來判斷方向很快,她就確定了方向,不忘做好記號

她一路上遠遠的跟著這一行人,見到甬道的牆壁上,皆是畫著天蠍圖騰

隨著甬道里出現燈盞,時不時還有人巡邏,她就知道自己離目的地近了

心地避開巡邏衛隊,她發現越走,巡邏的人越多這樣下去,她遲早會被發現

"踏踏踏"

又是一隊巡邏衛隊走過來,韶音站在一個拐角處,見到最後一個巡邏的衛兵經過身邊,她直接一道銀針飛過去,在他倒下的時候,將他拖了過來

巡邏衛隊的其他人並沒有發現少了一個人

韶音直接將那衛兵的鎧甲扒了下來,穿戴好頭盔和鎧甲,將這衛兵踹到角落,等待著下一支衛隊到來

"踏踏踏"

果然,沒有一會兒的功夫,又有一隊巡邏兵到來

韶音算了算他們的步伐度,非常靈敏地跟在最後一個人的身後,對方顯然也沒有感覺到什麼時候多了一個人

這里是重要禁地,所以五步一哨,十步一衛,就連巡邏的衛兵都是身穿刀槍不入的鎧甲

不是誰都有韶音那樣精准的銀針手法,能夠巧妙地以一根的銀針紮中穴道

韶音跟隨著巡邏衛隊將這個禁地走了一遍,腦海中浮現出了此地的地圖,她悄悄的加入不同的巡邏衛隊,又悄悄的離開,神不知鬼不覺地靠近了這個宮殿的最中心

她再度躲到一個拐角處,拿出了被她藏好的寒玉玲瓏球,就見到原本泛著雪白光暈的寒玉玲瓏球,不知道為什麼又發出了冰銀色的光澤

難道是隨著時間不同,寒玉玲瓏球的光芒顏色也不一樣?

"不管這麼多了,先找到那個人再"

她借著寒玉玲瓏球,確定了方向之後,拐出了甬道,就見到一大片血的彼岸花,盛開了滿園一株株彼岸花,詭豔熱烈的,絢爛怒放,惹眼至極,生生奪了人的呼吸如血,似火,在絕望之中凌舞出鳳凰涅槃的風姿如夢,似幻,在期盼之中完成輪回的纏綿悱惻

韶音脫掉了笨重的鎧甲和頭盔,走進這片甯靜至極的花叢

她從未見過如此多的彼岸花,她屏息走進花叢深處彼岸花卷曲的花瓣,猶如龍爪一般,尖端清亮的露珠,在甯靜的光芒照耀下,熠熠生輝

這里沒有任何的守衛,讓她感覺有些疑惑

只是寒玉玲瓏球指引的方向就是此地,她沒有找錯方向她定下心神,繼續朝著前方走去

眼前除了彼岸花,就沒有其他的東西

花開彼岸本無岸,魂落忘川猶在川一**花海浪花,攜著一縷縷迷離的香味,映襯花影炫彩婆娑,刻下一箋幽幽心語

這是黑暗的精靈,地獄的接引之花,承接著被遺忘的前世記憶

置身于這一片無人的花境之中,她感覺脖子後有些發涼的感覺

她握著寒玉玲瓏球,看著它的光芒越來越亮,才堅定走下去的心

如果不是寒玉玲瓏球的指引想必她不會走這條詭異至極的道路那得刺眼的花叢,讓她看到了血流成河的畫面

"嘩啦啦——"

一陣水聲傳到耳畔,韶音踮起腳尖,步伐輕盈的靠近

當她走近的時候,還沒有看清楚眼前的景象,就感覺到一股凌厲的風刃撲面而來

在生死關頭,她下意識閃避開來,腳下踩到青苔,直接栽進了溫暖的水中

這是一個天然的溫泉池,溫熱的水流,瞬間就將她包裹

她的臉色微微一白,知道自己這麼大的動靜,肯定是驚動了里面的人

她擦去眼簾上的水珠,就看清楚了面前的人

一頭潑墨的長發,沾滿了水汽,披散在光潔的肩頭***的肌膚,好似最上乘的瓷器,無暇美麗一滴滴水珠,點綴在男子光潔的身上,平添了一股致命的誘惑

韶音看到他沒有穿衣服,立刻打住目光,不再往下看,轉而看向他的臉龐

看清楚他那張妖孽至極的面龐之後,她感覺腦袋被石頭重重地錘了一下

"怎麼會是你?你——你是誰?"

她連忙退後好幾步,玉容之上難得露出了慌亂之色

"哦?你來偷窺我沐浴,還問我是誰?"

迎著男子那似笑非笑的神,韶音感覺自己實在是太丟人了

"抱歉,你繼續洗,我不打擾了"

韶音想要擇路而逃,但對方沒有給她這個機會,鬼魅般來到她的身前朝著上方翹起的唇角,似乎寫滿了愉悅

這個男子正是那晚他們見到的衣男子,她居然誤打誤撞跌進了他沐浴的地方

"壞蛋你覺得我現在還洗得下去麼?"

男子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性感的薄唇上還有著水珠,看上去晶瑩剔透

原本因為有人闖入禁地,他動起的殺意,在看清楚韶音之後,瞬間就如煙塵般消失無蹤

"我都了抱歉,你還想怎麼樣?"

韶音見到他那一副調戲良家婦男的模樣,就氣不打一處來偏偏他那目光太過溫柔,叫她幾乎忘記他是敵人

她之前感覺到強烈可怕的殺氣,如今卻是一點也感覺不到

這個男子,對她並沒有敵意,她感覺得很清楚

"你是第一個看了我身體的人,要負責才行"

男子一臉認真的道,讓韶音感覺一陣晴天霹靂

"負責你個大頭鬼老娘就是流氓,怎麼了?"

韶音連忙跳了起來,差點沒被這家伙的話給嗆到跳出水里之後,她感覺冷得哆嗦

"你真的很流氓"

男子聽到她理直氣壯的事,也是無奈地歎了一口氣

"還有流氓的"

韶音趁著他在感慨,一把將他的衣裳抱走,連浴巾也不忘掠走抱著一堆衣裳,飛奔進了花叢,踩著仙蹤云步,逃得無影無蹤

"你——你你這女土匪"

男子被她的舉動氣樂了,偏偏身上沒有穿衣裳,讓他想要追韶音,也沒有辦法拉下臉來

難道要讓他光溜溜地裸奔不成?

因為他沐浴的時候,不讓任何人靠近,所以這附近都沒有人

他現在還不知道要怎麼出去才好,這個壞蛋實在是太土匪了

把他看了一遍還不算,居然把他衣服都給拿走了

韶音身上的衣裳都濕透了,她用浴巾擦干衣裳,直接披上那一件妖嬈的衣手中拿出了一個隨身攜帶的藥瓶,倒出了一些透明的液體,在臉上塗抹了一番

片刻之後,一張與那神秘男子一模一樣的臉,就赫然出現在她的臉上

她的易容術也不差,雖然比不上老八陌海珀,但要騙騙其他人不成問題

她又吃下了一顆藥丸,這是她研制的變聲丸,試了試音色,已經沒有問題,她便大大方方地走向外面

"參見主上"

見到她出現,所有人都不敢直視她,而是恭恭敬敬地叫了一聲

他們不知道主上剛剛才進去沐浴,怎麼如此快就出來了?但是給他們十個膽子,他們也不敢開口問啊

韶音聽到他們的稱呼,自己也嚇了一跳沒想到她假扮的人,居然是這些人的主子

她心中按捺著驚詫,不動聲色地繼續先前走她知道自己的時間不多,那個家伙一會兒估計就追上來了,到時候被人發現她是冒牌貨,一定會死得慘

她自知不是那男子的對手,所以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她朝著來時的路走去,打算原路折回

然而,在她走了一半的時候,她發現寒玉玲瓏球閃起了雪白的光暈

這次的光暈顏色又不一樣了

"難道是兩個人?"

韶音想起當初蘭沁妍碰到寒玉玲瓏球的時候,發出的光芒是水綠色

雖然這個可能性不大,但她卻不能錯過

她放棄了離開的大好機會,朝著寒玉玲瓏球指使的方向走去無論怎麼樣,她都要賭一次為了陌紫皇,她沒有別的選擇

當她穿過一片宮殿,就聽到一陣打斗聲傳來

一道倩影手中握著一柄軟劍,對上了一大批綠葉衛

"給我把她拿下"

曲荷風怒聲開口喝道,臉上的神色特別難看

她沒想到這一次帶回來的女子里面,居然有人這麼快清醒過來,而且還動手放了這些被關起來的女奴

"嗚嗚嗚——"

"不要殺我們"

"放過我們"

"……"

一大片的哭啼聲浪,讓韶音注意到了被綠葉衛攔住的一群少女這些少女的臉色都非常蒼白,看上去似乎是經曆了可怕的事,讓她們的眼中都透著驚恐慌亂

"你們這些畜生也想拿下我"

一道脆生生的嗓音,透著一股凌厲的怒氣

韶音看到話的女子,就是花眠憂,曾經被陌紫皇派到她身邊保護她的人

花眠憂颯爽英姿地揮舞劍芒,但凡的靠近的人,全都倒了下去

只是她中了花神祭水的毒,如今渾身都沒有力氣,否則這些人她根本就不放在眼底

她沒想到自己也會著了道,不就是想求一段美好姻緣嗎?竟然被騙了

想到這里,她就一肚子的火氣

她堂堂櫻落樓的少樓主,金牌殺手,居然栽到了這些人的手上還好花冷醉從就讓她們在各種毒藥里面淬煉,她對任何毒藥迷藥都有著很強的抗性,所以才那麼早就清醒了過來

只是這藥的效力太過霸道,哪怕是她也有些吃不消,如果再打下去,她很快就撐不住了

最重要的還是這藥里面有著媚藥的成分,原本不運功還好,如今打斗起來,讓藥效發作得加厲害

"哼,等會兒你就知道哥幾個的厲害了美人倒是挺辣的"

綠葉衛見到花眠憂如此美麗動人,尤其是她此刻身上媚藥開始發作臉頰宛如桃花,看上去嫵媚動人,叫他們加激動

花眠憂看到他們那浮邪的目光,玉顏含煞,手中緊握著軟劍,是不留

韶音環顧了一周,看到那個神秘男子並不在這里,當下就確定了她的猜測是對的

那個有緣人,就在這些人當中

但是,到底是哪一個姑娘呢?

她現在根本沒有辦法一個個去驗證,所以只能鋌而走險了

"都給我住手"

冷漠的聲音,從韶音的口中發出吃過變聲丸之後,她模仿那個男子的聲音,倒是有七八分相似

見到韶音走過來,他們都以為是主子來了,立刻誠惶誠恐的停手,只是將花眠憂和一眾女子包圍起來

"風兒見過主上"

曲荷風眼睛含春,激動的開口道臉上的愛慕之色,完全無法掩飾

"把這些女人押上,跟我走"

韶音冷漠的道,看也沒有看曲荷風一眼,將冷傲高貴的姿態做得十足

她的這副樣子,讓曲荷風完全深信不疑平日主上就是如此冷漠對待她,讓她又愛又恨

"是是"

曲荷風連忙點頭,恨不得馬上做到主上吩咐的事

"只是這個女人太過強悍了我們一直拿不下她"

她為難的看了花眠憂一眼,拿她沒有辦法

"沒用的東西"

韶音罵了她一句,感覺心里一陣爽快她動起手來,假裝和花眠憂打斗,暗中傳音告訴她自己的身份

花眠憂原本還怒氣沖沖想要跟這個人拼了,就聽到韶音的話,當下配合她的動作,被她輕易制伏

在眾人的眼中,主上本就是無敵的存在,如今看到她輕易拿下這個彪悍的女人,他們覺得是理所應當的事

韶音特地墊高了一些,身高也沒有露出破綻里面又穿了兩件衣裳,所以身材看上去也大了幾分

"嗚嗚嗚——"

一種的女子還在哭哭啼啼,花眠憂跟在韶音的身邊,兩人開始計劃著如何逃離

因為韶音頂著那神秘男子的俊臉,所以一路上暢通無阻

沒有任何人敢阻攔她,為她打開一道道關卡的門

韶音原本想要從原路返回,但看到這麼多的人要帶走,如果和陌紫皇他們遭遇到,那就糟糕了

她只能改變策略,從另外的出口離開,先把這些人都帶出去

陌紫皇那邊則由萌萌去傳信,讓他不必再進來,她安然無恙

"開門"

一行人走到了最後一道關卡,一扇巨大的石門屹立在前面韶音一聲令下,那些看守的人,馬上把重重的石門開關拉起,一點點將石門打開

石門打開到一半的時候,一道少女的聲音就陡然響徹起來

"住手,快關門那個人是假冒的"

青綰見到韶音的時候,冷厲的道

她和主人是有著彼此感應的,她一眼就認出了韶音是冒牌貨,當下眼底湧起了殺意

上篇:【136】水中仙子     下篇:【138】有眼無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