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142】民不聊生  
   
【142】民不聊生

"守財奴?"

花眠憂身體猛地一僵,停下了腳步

快步朝著旁邊的房間走去,臉上露出了凝重之色,伸手欲推開門

"這位公子,里面是我們的客人,你不能進去"

老鴇伸手攔住花眠憂,阻止她推門入內

"讓開"

花眠憂伸手推開老鴇,眼底里透著一簇怒火,好似點點火星,隨時會爆發成熊熊烈焰,燎原之勢

"這位公子不要太過分了"

老鴇見到有人敢在她的弄閣動手,一雙圓亮清澄的藍眸,冷冷地瞥向花眠憂

花眠憂不想跟她廢話,直接一腳朝著大門踹去

"哼"

老鴇要踢出腳,擋下了花眠憂

花眠憂皺了皺眉頭,沒想到這個老鴇武功比她還好

兩人動起手來,急之下,花眠憂將老鴇的面紗扯了下來

韶音一直站在旁邊,見到那面紗下隱藏的是一張端莊的面容,一襲素淨的藍蓮色長裙,看上去溫柔閑逸一頭直順的水藍色發絲,綰起一個梅花髻,點綴著晶瑩燦亮的白銀蓮花步搖,長長的銀鏈流蘇,垂墜而下,尾端鑲嵌著雨珠般的藍水晶

"這位公子實在無禮"

老鴇慌亂地將面紗戴起來,花眠憂已經趁著這個機會,一腳踹開了大門

下一刻,里面衣衫不整的兩個人,就刺眼地闖入了花眠憂的眼中鳳曦澤光著上身,錯愕的看向花眠憂,似乎是想要解釋什麼

在床榻的里側躺著另外一個人,露出了白花花的肌膚,看不清那個人的模樣,但卻可以叫人想象出他們在做什麼事

那一瞬間,她只覺得震天的狂怒湧上心頭,極怒之下,她感覺眼眶猛地濕潤起來

陌生的淚水,從她的眼底滑落了下來

晶瑩的淚珠,好似是蚌殼里的珍珠,經曆了痛苦的醞釀,才磨礪出剔透的結晶

韶音手掌心上握著的寒玉玲瓏球閃了閃,那顆淚珠就融入了玲瓏球之內,並未與之前的淚珠融合在一起,而是飄浮在一個角落

"眠憂,事不是你想的那樣"

鳳曦澤見到花眠憂怒氣沖沖地轉身離開,連忙抱著衣裳,想要追出去

只是還沒追出去,花眠憂早就氣得直接飛走了

"呃——走得這麼快"

韶音也是目瞪口呆,還沒跟花眠憂清楚,她都沒影子了

"這次我慘了"

鳳曦澤苦著一張臉,有些無力的道

"沒事,我去跟眠憂解釋一下,你們兩個先把衣裳穿好"

陌紫皇從旁邊房間走出來,伸手擋住了韶音的眼睛,不讓她看那兩個家伙衣衫不整的模樣

"環月的身材不錯"

韶音抿嘴笑了笑,讓陌紫皇的臉直接就黑了

"咳咳咳,絕對沒有這回事屬下蒲柳之姿,哪里比得上爺啊"

環月從床榻上爬下來,連忙穿戴整齊,驚恐的道

這姑奶奶不知道他們爺的醋意有多大,他可不想被爺給分尸了

"得了,眼淚已經拿到了,現在最重要的是跟憂兒解釋,不然曦澤就要倒黴了"

韶音聽到環月那害怕的聲音,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等到他們兩個穿戴整齊,陌紫皇才松開手

"我的身材難道不好?她怎麼就看到你這臭子了?"

陌紫皇見到韶音趕去追花眠憂,冷颼颼的眼刀,飛向了環月

"爺,不要擔心,我這一次跟汐姐求了兩本神書,絕對能夠讓你魅力倍增"

鳳曦澤肉疼地塞給陌紫皇一本春宮畫冊,本來他是想要獨享的,不過看爺好像很需要的樣子,他只能忍痛割愛了

他覺得爺應該不會收下,到時候兩本都是他的

"這兩本我都要了,算是替你解釋的跑腿費"

陌紫皇從他懷里抽出另外一本,直接霸占了他的兩本春宮畫冊,讓他呆若木雞

"沒有這麼狠的?"

鳳曦澤苦逼的道,看到手上空空如也,差點都快哭了

他容易嗎?就是想取個經,結果還得攤上這場戲,結果倒黴的都是他

"節哀"

環月拍了拍鳳曦澤的肩膀,一定是他之前沒有整理好衣裳就跑出來了,被主母給瞥到了

"你才要自求多福"

鳳曦澤踹了他一腳,沒好氣的道

見到他們幾個都離去了,他琢磨著再去跟老鴇念汐求一份房中秘術畫冊

不過還沒等他開口,上官念汐就轉頭走了

"弄閣不歡迎你快給老娘滾出去"

"汐姐,別這樣啊你給我條活路求秘籍"

鳳曦澤欲哭無淚,他今天是倒了什麼血黴啊?

上官念汐已經甩走了,她可不招待這樣麻煩的客人,否則她的弄閣以後還怎麼做生意

韶音和陌紫皇離開弄閣之後,就朝著櫻落樓走去人在緒激動的時候,會忍不住掉眼淚花眠憂的淚腺不夠發達,只能靠怒氣來刺激看來他們所預料的沒有錯,鳳曦澤在她心中的份量非常重,所以她才會被氣哭了

這件事原本只要解釋一下就沒問題了,但他們回櫻落樓的時候,花眠憂早就不知道去什麼地方了

"這下事可烏龍了"

韶音看到花眠憂沒有回來,看來只能修書一封,讓她的屬下轉交給她了

"希望她可以及時看到書信"

她寫下了事的始末,讓葉卷碧務必想辦法轉交給花眠憂

如今已經集齊了兩顆眼淚,還剩下五個有緣人其中一個比起花眠憂叫韶音頭疼,那個衣男子的眼淚,肯定沒那麼好拿

不過她也沒有放棄希望,如今只能一步一步走下去了

夜色已經深了,房間內的燭火泛著橘黃色的光暈,照在兩人的臉上

"我讓你准備的東西如何了?"

韶音開口詢問道,換了一身梅寢衣,看上去豔麗迷人

陌紫皇已經摘去了人皮面具,露出了那張好看至極的俊臉他沐浴了一番,換上了黑色絲綢寢衣,充滿了尊貴的氣質

"煙火凡世之中有一些珍珠,但數量不算多,怕是無法達到你的數量我讓云上的人打聽過了,沒有哪個店鋪能夠調取如此多的珍珠"

他充滿磁性的嗓音,緩緩地落了下來

"至于蘭香子,似乎沒有人聽過"

"如今百姓們的況怎麼樣?"

韶音見到陌紫皇將云上搜集的數據拿過來,眼中也浮起了一絲無奈之色這些珍珠的數量,就和藥材一樣,遠遠無法滿足需要

"如今藥店的藥材數量本就不多,加上其他城池也是一片混亂,藥材是匱乏況很不樂觀,如果再這樣惡化下去,必定是民不聊生"

陌紫皇凝重的道,他這一次不僅僅是前去云夢皇朝祝賀木棉皇後生辰,他還有著秘密任務在身,就是微服私訪,替風帝巡視天曜皇朝的民生民

很多事,他站在高處沒有辦法了解,只有走進人群之中,才能夠知曉

就像是花神的事,如果不是他親自來到了這里,也不會知道有一個暗中勢力已經發展得那般可怕

"你要我找珍珠和蘭香子是為了解這一次的花神祭水?"

"嗯蘭香子是一種珍貴的草本植物種子,被稱為神聖的香草之王能夠清熱解毒,能夠從體內將花神祭水的余毒溫和的驅除而珍珠的功效也是排出體內的毒素,但不需要服用,只要佩戴在身上就可以了"

韶音對陌紫皇解釋了一下,彼岸花的毒需要內外一起解,才能夠根治

"我已經取了一些珍珠讓海蓮試試效果,明天就知道有沒有用了海蓮中的毒並不深,一夜足以見分曉"

韶音開口道,蘭香子不是藥材,但卻有著非常溫和的驅毒效果,不會傷到身體,泡在水中加些蜂蜜服用就有很不錯的效果只是沒有找到蘭香子,所以先試試珍珠的效果

"你先休息,這兩樣東西我去找,我知道有一個地方肯定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這兩樣東西不過那個蘭香子我沒有見過,你最好畫一張給我"

陌紫皇聽韶音的語氣,不用看明日的效果,他就知道她已經有了很大的把握

"行"

韶音拿起自制的筆,在紙上很快就畫出了一張素描,遞給了陌紫皇

"你要去什麼地方呢?"

她好奇的問了一句,哪個地方有這樣的本事,可以集齊整個天曜皇朝需要的珍珠和蘭香子?

看陌紫皇的樣子,似乎對那個地方也頗為忌憚

"落仙閣"

陌紫皇開口道,他曾經聽玄天過他去過落仙閣,只是尋常人根本都不知道落仙閣在何處,玄天既然去過一次,必定知道落仙閣的所在

聽沒有落仙閣找不到的珍寶,只要出得起價錢,什麼都能找到

"那你多加心,這個你戴著"

韶音取出了那條名為君臨天下的帝王血龍木手鏈,戴在了陌紫皇的手上,希望他可以順利找到救百姓的東西

珍珠本不罕見,只是他們所需要的數量太多了除了富貴人家有珍珠首飾,普通的百姓哪里買得起珍珠

相比珍珠而,最重要的藥引蘭香子,卻是如今最難找的東西她最擔心的是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蘭香子,那她還得再想辦法如何不傷害到他們的身體,將他們體內的毒清除

其實她也有些佩服那個研制出花神祭水的人,絕對是鬼才

白天的時候,陌靈軒也試過給一些發狂的人服用清毒丹,清毒丹會跟花神祭水融合成毒藥,會直接讓人休克這樣的結果令所有大夫都束手無策,最後還是韶音出手,用銀針暫時穩定了況

如今陌紫皇不能隨意動武,所以韶音讓九影和霄落暗中保護陌紫皇

她沒有睡覺,而是坐在窗戶旁邊,認真地寫著藥方記錄

這是她第一次遇到這樣的病症,而且病患數量乎想象,她不得不謹慎處理

突然,她感覺到一陣冷風吹襲而來,在暗處保護她的佩心立刻拔劍擋下了飛過來的暗器

"咔——"

一枚圓形的黑色珠子,鑲嵌進了桌子之中,那顆珠子的模樣,讓韶音想起了那顆讓佩心受盡折磨的暗器這兩者似乎有著什麼聯系

"鬼鬼祟祟不敢見人,想必也是鼠輩"

韶音淡淡的道,嗓音依然充滿鎮定

"哼你就是那個多管閑事的女人"

一道冷漠傲嬌的女子嗓音,從窗外傳了進來

韶音還沒有見到人,就聞到了一陣濃濃的麝香飄了過來

緊接著,她就見到了一男一女出現在視線之中,看到那個男人的臉,佩心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濃濃的敵意

當初就是這個人,埋伏圍殺他們爺的

上篇:【141】濟世安民     下篇:【143】生殺予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