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144】奪人所愛  
   
【144】奪人所愛

銀色的月光,好似無盡的雨滴,從水晶剔透的穹頂上流瀉而下,耀眼得刺目

一陣動聽若天音的箜篌聲,宛如無數只藍色的冰蝶,自從陌紫皇的目光盡頭飛舞而來,傳入他的耳畔

這熟悉的樂聲,讓他陡然想起了那日在九華山的時候,他在意識模糊間也聽到了同樣的樂聲這是一種能夠撫平心底戾氣的甯靜琴音,讓他浮躁的心,一絲絲沉澱下來,只剩下了一泓清澈的心泉,靜靜流淌

"這是吟鳳"

陌紫皇看清楚了那柄鳳首箜篌,竟然是冷月漓的心愛之物吟鳳箜篌

難道落仙閣的主人是冷月漓?

他這個念頭剛剛生起,就被一張透著幾分稚氣的面容所打破

那是一個氣質出塵的白衣少女,湛藍的發絲,有著天空般純粹的顏色透明蒼白的肌膚,白的純粹,毫無雜質脆弱的仿佛只要輕輕觸碰,就會消散的無影無蹤

她的目光冷冷地瞥向陌紫皇,毫無波瀾,帶著冰冷**的寒意與洞徹靈魂的睿智,完全不符合她那個年紀該有的疏離冷漠

這個少女為何會有冷月漓的心愛之物吟鳳箜篌呢?吟鳳是上古神器譜上排行第一的至寶,冷月漓絕對不會隨意送出去的

她又是什麼人,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這個地方似乎只有她一個人,看上去寂靜到了極點,那一抹孤單的身影遺世獨立,讓他仿佛見到了一彎弦月,懸凝于長空

"把落仙令給我"

少女冰冷空靈的聲音,冷得宛如數九寒冬的冰雪

陌紫皇將玄天給他的一枚雪白的冰雪令牌拿了出來,那令牌是一朵銀色蓮花的形狀,上面雕刻著一個仙字,充滿了仙靈之氣

在他取出落仙令的時候,那塊令牌就飛到了她的手掌心上

少女的臉上流露出了一抹哀傷的神色,這枚落仙令是娘親生前送出去的東西娘親創下的落仙閣,如今只剩下她一個人,空守著這無人的玲瓏閣宇,回憶著那些溫暖她人生,支撐她走下去的美好時光

她從未走出那段刻骨銘心的傷痛,只是漸漸地學會了,如何帶著這份傷活下去

沒有誰能夠永遠都一帆風順,生活也不會事事如意每個人總是要穿過春冬煙水,看過滄桑變化,曆經風雨磨礪,走過繁華荒蕪,才會懂得生命的滋味,才會蛻變成蝶

"不知落仙閣是否有我所需要的東西?"

陌紫皇開口問道,臉上透著幾分凝重這個少女不經意間散發出的威壓,宛如天地之威

她的模樣看上去也就七八歲的樣子,但陌紫皇卻一點也不敢看她因為他根本看不透這個少女的實力,只覺得她是那般深不可測

"落仙閣內沒有你要找的東西,但我可以告訴你所尋之物的地點"

白衣少女手中浮起一面水鏡,隨著她素手一揮,水鏡閃動著絢爛的光彩,顯得如夢似幻她所想知道的信息,一一浮現在水鏡之上

"萬斛珠位于寶山南麓百米之下,蘭香子生于陰山之巔向陽處"

她冰涼的稚嫩嗓音,清晰地落了下來

"謝了"

陌紫皇知道這兩個地方,距離武曲城不算遠

"不送"

白衣少女收起了水鏡,話音里已經有了逐客的意思

"上一次在九華山的時候,多謝這位姑娘相救"

陌紫皇隱約間記得是這道琴音,讓他平靜下來,而後他才被冷月漓所救

他一直沒有機會和這個神秘的恩人相見,如今卻想不到在此見面了

"不用"

白衣少女神清冷,若不是他提起此事,早就忘記了陌紫皇她倒是對當時陌紫皇懷里的女子印象深刻,那個女子讓她想起了自己的妹妹韶音

見到對方不喜歡與人交談,陌紫皇也沒有再停留,而是趕去了白衣少女所的地方

光陰似水流,花開花落,云卷云舒

夜色已然一層層褪去,被白色的煙紗覆蓋而上

韶音坐在軒窗之旁,目光眺望向樓下的竹林大片竹葉晃動,發出了輕柔的聲響,宛如一曲晨歌

她靜靜坐著的身影,好似一抹最美的剪影,烙印在別人的眼底

看著竹林中那一枝陡然出現的白梅,翹立于寒枝,那抹清冷讓她想起了陌紫皇

只是短暫的分別,她就發現自己的心,有些空空蕩蕩的感覺她不知道自己是何時明白對他動了心,平日總是能夠見面,她還沒有特別的感覺直到分別之後,她才發現自己的生命里已不能沒有他

分開才發現,他在心底的份量,已經是那麼重

她用整個世界,來換與他相濡以沫,共聞花香攜手看遍春花絢爛,感受夏風微醺,映著秋陽瀲灩,凝望冬雪靜羌

她取出了手中的寒玉玲瓏球,那一顆的寒玉球,承載著兩滴晶瑩的淚珠,也寄托著她的希望

何時才能集齊七滴眼淚?她不知道她只明白自己會一直堅持找下去,哪怕人海茫茫,她也不會有任何的遲疑

她不知道自己也有這樣傻傻的時候,全心全意只希望他可以好好的

原來真的對一個人好,是不需要任何理由,也不需要什麼理智只是滿心為他著想,不求任何回報,簡簡單單,透明純淨

"九兒——"

一道風般的歎息,自對面的弄閣頂樓上飄逸而出

一抹翩然的身影,屹立于弄閣的最高處,目光卻是凝鎖在櫻落樓上那一道甯靜的倩影身上

"樂兒,你有喜歡的人了"

上官念汐從後面走了過來,蒙著面紗的臉上,透著一絲憂愁之色

"師傅徒兒沒有"

韶樂溫潤的嗓音,充滿了無奈與哀傷

"樂兒,你的嘴巴在謊,但你的眼睛卻藏不住你的愛"

上官念汐的聲音,緩緩地落了下來她如果連自己的愛徒都看不透,那也白活了這麼久

韶樂的醫術就是傳承于被稱為妙手鬼醫的上官念汐,也是她最得意的徒弟,青出于藍而勝于藍

"有了愛的人,就有了弱點,這一點為師很早就跟你們幾個師兄弟過,你忘了?"

上官念汐眸光凝視著韶樂,沒有錯過他的任何神

"我從來都沒有忘記師傅過的話,只是對她的愛就如同空氣,叫我如何停止呼吸?"

韶樂的眼底流露出憂郁的黯然神傷,他明明知道愛上她會傷痕累累,明明知道絕對不能對她心動,明明知道自己必需忘記她

向來緣淺,奈何深

他愛的人不愛他,愛他的人他不愛

愛得痛了,他卻偏要固執地不放手,哪怕注定要一生蕭索寂寥

他相信,哪怕時光老去,他還能夠清楚的記得她的面容,那如白雪般的清絕笑靨

時間不會叫他遺忘,只會讓他反反複複,漸漸習慣了思念入髓的疼痛與甜蜜

"傻孩子何苦呢?"

上官念汐聽到他的話,心口也有一股窒息的痛楚蔓延開來

"師傅,你又是何苦?十幾年了,你不還是一個人?"

韶樂溫潤的嗓音,緩緩地落了下來,讓上官念汐無以對

她在自己的徒弟,自己又何嘗不是如此?

那個人不愛她,但她卻只要能夠遠遠看他一眼,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上次去煙火凡世拍賣下的那副畫是贗品,當真讓他看了笑話,但找了個借口見到他,她就已經特別開心了

"樂兒,師傅知道你一直很要強,凡事別太強求了,君子不奪人所愛"

上官念汐伸手拍了拍韶樂的肩膀,見到愛徒這副模樣,她也是很心疼她一直將他視若己出,這孩子命太苦了,承受了太多不該他承受的苦難

"另外,有一句話,師傅知道了也沒有用,但卻不得不"

"師傅,你不用的,我不會收手的,血海深仇不共戴天這樣黑暗的人生,不是我的可以選擇的,我沒有後路可退"

韶樂看了上官念汐一眼,早已知道她要什麼話,揮了揮衣,轉身絕然而孤寂地離去

"樂兒,收手不要一錯再錯了"

上官念汐孤身一人站在弄閣頂樓,伸出的手,終是無力地落了下來

她看著甯靜的晨曦,韶樂漸行漸遠地背影,眼眶有些濕潤

他一直只看到自己面前的陰影,卻忽略了他背後的陽光

韶樂的身影消失之後,她才將目光落向方才他一直眺望的地方她見到了一抹模糊的倩影,坐在軒窗之畔,好似花間精靈

韶音坐在窗邊,手中捧著一杯熱茶,冰涼的手也暖和了起來室內充滿了清茶的香氣,沁人心脾

"姐我可以進來嗎?"

海蓮的聲音從屋外傳了進來,帶著詢問的意思

"蓮兒進來"

韶音看向海蓮臉上帶著喜悅的笑容,跑了過來充滿了青春活力

上一次的事讓她有了一段不愉快的記憶,但她生性開朗樂觀,如今又恢複了往日的活力

"姐,我的身上好像沒有那股香味了呢"

海蓮第一時間就跑過來告訴韶音這個消息,她昨晚一直佩戴著珍珠睡覺,今早起來沐浴之後,發現身上已經沒有那股特別的味道了

"嗯"

韶音見到海蓮已經無礙了,也證明了她的方法沒有錯因為海蓮喝下的花神祭水不多,加上她身上佩戴了特殊的香囊,所以比起其他人症狀輕了很多

如今她散發出來的香氣都被珍珠吸收了,只要再找到蘭香子為藥引,就能夠清除體內的余毒了

這個地方的醫藥典籍上似乎都沒有任何關于蘭香子的記載,想必人們還沒有發現它的神奇藥用

她昨夜讓葉卷碧找來一些醫書,認認真真地找了一夜,沒有看到關于蘭香子的只片語如果只是沒有人發現還好,那還有希望

"你們爺還沒有消息嗎?"

韶音看了佩心一眼,聽他們爺一個人去了落仙閣,九影與霄落並沒有跟上他

他們兩人把陌紫皇給跟丟了,如今正在找尋他的蹤跡

此刻,陌紫皇已經出了武曲城,買了一匹馬,朝著落仙閣主所的地方趕去

他知道如今已經沒有時間再耽擱,所以一路上快馬加鞭

"踏踏踏——"

馬蹄揚起一片塵埃,讓在城外的北宮冠和羅葵一臉灰塵

他也沒有細看他們兩人,就策馬絕塵而去

"這個混蛋咳咳咳"

北宮冠吐了一口黑血,氣得直跳腳如果不是他們兩個人如今是暗中過來,不想驚到北宮老爺子,所以只偷偷在他們營地躲過風頭,就不得不趁著天沒大亮,馬上離開

他們剛出城,居然就遇到了這麼個走路不看路的混蛋

"這個人的身影,我好像在哪里見過"

羅葵看著陌紫皇離去的身影,喃喃自語的道伸手擦去臉上的塵土,顯得特別狼狽

"下次再叫老子見到他,一定要把他活剝了"

北宮冠惡狠狠的道,眼睛里落進了沙子,疼得他直掉眼淚

上篇:【143】生殺予奪     下篇:【145】愛民如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