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149】份量輕重  
   
【149】份量輕重

來人除了云夢的皇子夢慈,還能是何人?

"阿慈,許久不見,你長高了不少"

韶音微微一笑,淡淡的嗓音,柔柔的落了下來

"音姐姐,阿慈好想你我想去找你,但母後不讓我出去"

夢慈委屈地癟了癟嘴,可憐兮兮的訴苦起來

"我這不是來看你了嗎?"

韶音被他那可憐的模樣逗樂了,開口安撫道

木棉皇後對于夢慈是真心疼愛,把他保護得特別好只是身為皇室子弟,太過單純天真,也不是一件好事

"嗯嗯音姐姐難得來一次,阿慈帶你到處玩玩"

夢慈開心的道,能夠見到韶音,他就已經很滿足了

"那也得等你音姐姐休息好了再"

陌紫皇冰冷的嗓音,清晰地落了下來

"嗯嗯"

夢慈有些怕陌紫皇,聽到他的話,連忙點了點頭

"那音姐姐先休息,我先回去啦我是偷偷溜出來的,等會兒被太傅告一狀,那母後肯定要罰我了"

夢慈吐了吐舌頭,跟他們道別了一聲,就趕了回去

"阿慈還是跟孩子一樣"

韶音感慨的道,明白沒有誰可以永遠不長大,有時候長大不過是一瞬間的事隨著一個人漸漸長大,心中的夢想也會變得沉重年少時候會記得一朵花開的美麗,然而,長大之後在意的卻是果實的大

"我們進去,明日就是木棉皇後的生辰,今晚應該會有一場夜宴"

陌紫皇開口道,他們因為在路上耽擱了幾日,所以晚了一些不過好在他們還是及時趕到了,沒有讓天曜丟了臉面

木芙沒有多話,安靜地跟在韶音的身邊

方才她見到了夢慈,那孩子長得和夕霧帝君很像,聽的木棉的親兒子,也就是韶音的親弟弟了

他們姐弟二人雖然沒有相認,但感看上去卻是那麼好看來血濃于水,有些親不是可以想要抹殺就抹殺的

兩人走進休息的寢宮,這里打掃得很乾淨,布置得格外雅致

宮婢們已經把寢宮打點好了,見到他們進來,立刻端茶遞水,分外殷

"阿音累不累?"

陌紫皇關心的問道,這一路他們都是風塵仆仆,在他的印象中韶音身體很不好,所以他分外留心

"不累,這一路我也沒走路,哪里會累,悶在屋子里反而不舒服,想出去透透氣"

韶音也不知道自己的身體為何越來越好了,似乎在她從九華山昏迷離魂之後,再度醒過來,她的身體就開始漸漸變好體內有一種暖融融的氣流包裹,讓她覺得渾身都很舒服

她並不知道自己的體內有一顆千年鮫珠,那可是一件神物,如今千年鮫珠正散發著溫和的力量,滋養著她的身體

那顆千年鮫珠是落仙閣主給她的,只是那時候她已經沒有了意識,所以根本無從探知原因

"那我們就出去走走,聽云夢禦花園的香雪梅海可是極美的"

陌紫皇來到云夢皇朝也沒有覺得拘謹,兩人吃了點東西,就出去散散步

木芙原本想要阻止,但看他們興致頗高,就沒什麼,只是跟隨在他們身邊,有什麼事,她也好出出主意她的地位不高,但起碼對云夢皇宮非常了解,給他們指路是綽綽有余了

"其他人就不要跟著了"

他們出行不想帶著一大幫的宮女,所以沒有讓她們跟上

木棉皇後早就有交待,一切都以武尊王的意見為先,所以只能聽命

木芙對皇宮的路很熟悉,帶他們走了一條人跡罕至的捷徑,沒有遇到什麼人禦花園距離他們所住的長恩宮不遠,所以沒有走多遠,他們就抵達了偌大的禦花園

韶音未見花海,就已經聞到了花香伴隨著雪香撲面而來

走過一條堆雪的長橋,眼前的梅花海洋就闖入了眼簾,無數梅花好似飛舞的蝶兒,翩躚于枝頭之上只要一陣風吹過,這些蝶兒就會振翅落下

他們只是出來透透氣,找到了這麼一處寂靜又美麗的地方,心里也很高興

"咦?好濃的酒香"

陌紫皇聞到了空氣里濃濃的酒香,這酒香很熟悉,讓他馬上就想到了是出自鏡雪樓的美酒

韶音也判斷出對方的酒是她釀造的,沒想到這里還能遇到一位雅人

"什麼人?"

一道透著霸氣的嗓音,從花樹之後傳來,顯然是察覺到了他們的存在

韶音和陌紫皇也不好在這里不出現,否則就要被人當作是偷窺的了

木芙站得比較遠,沒有打擾他們的二人世界

他們走出來,目光與對方碰撞了一下

沒想到飲酒的不只是一個人,而是兩人坐在梅花樹旁下棋一旁的美酒看上去則是他們下棋的戰利品,誰贏了就可以喝

這兩個人陌紫皇都認識,其中一人也是韶音所熟悉的

他們正是云夢的太上皇夢君臨和夢曇太子,看他們兩人在一起下棋的畫面,明他們的感很深否則以夢君臨的冷血無,怎麼可能跟夢曇一起下棋

"紫皇,你來了也不吭聲,快過來坐"

夢君臨的俊顏上浮起了一抹驚喜之色,顯然沒有料到會在這里與陌紫皇偶遇

"王爺好興致"

夢曇太子的目光也掃過了韶音,看到她來到云夢,他的心非常複雜

他早就得到消息她會過來,他一直在想見到她的時候,該如何面對她云夢這邊已經布下了天羅地網,她如今送上門來,怕是有來無回了

江山美人份量輕重,他在心中暗暗衡量

她依舊是那麼甯靜,宛如天端的一絲流云,不著痕跡地掠過他的心,觸動了他心底最柔軟的一抹

看到她和陌紫皇站在一起,想起她如今的身份,是陌紫皇的妻子,他驀然覺得一陣悵然若失

當初他們大婚的時候,他想過要阻止,但卻沒有辦法阻止眼睜睜看著她嫁為人妻,他卻無力挽回

他的眼底滑過一抹暗暗的失落,只是一閃即逝,沒有讓任何人看出端倪

"這棋局快要到尾聲了,只是僵持在了此地,看來是無解了"

夢君臨的注意力回到了棋盤之上,兩方的棋局都是勢均力敵,下到最後竟然是一場死局

"紫皇,你也來幫我看看,這棋局要怎麼破?"

他的目光掃過韶音,朝著她淡淡的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若要有所突破,就必需要置之死地而後生"

陌紫皇看了一眼棋局,簡單地了一句,就讓夢君臨和夢曇都露出了明悟之色

兩人都是聰明人,這棋局要是再繼續下去,也是兩敗俱傷

所以干脆不下了,邀請陌紫皇和韶音一同對飲,就權當是給他們接風洗塵

幾人只是酌了兩杯,夢曇太子身邊的司徒就一臉凝重的走了過來

"司徒,有什麼事直接"

夢曇太子見到司徒一臉焦急,瞥了他一眼,大氣沉穩地道

"羅公子病危,禦醫去了好幾撥,還是沒有任何效果"

司徒開口道,反正也不是什麼隱秘的事,要是瞞著太上皇夢君臨,反而會讓他對夢曇心生嫌隙

"已經這麼嚴重了?浮春前些天不是好好的嗎?怎麼一回羅家就病危了?"

夢曇太子的神有些冷,羅浮春是他為數不多的好友,前些天他回來把大婚辦了,之後就一病不起

如今有傳羅浮春娶回的妻子是掃把星,非但沒有沖喜成功,反而讓羅浮春的況加嚴重了羅老如今都大發雷霆,看來張銀玲的日子如今也不好過

"聽武尊王妃醫術高明,不知可否移步與我一同去一趟羅家?"

夢曇太子想起韶音的醫術,當初他那麼嚴重,都被她救活了不定誰也看不出的怪病,韶音就有辦法

"本王的王妃哪里有閑工夫去跟你到處瞎逛"

陌紫皇警惕的看著夢曇,沒有給他機會和韶音相處誰叫夢曇長著一副禍國殃民的臉蛋,偏偏有是有才多金的黃金單身漢

他不防夢曇,那還防誰去?

"治病救人應該要看大夫願不願意,我沒有問武尊王的意思"

夢曇瞥了陌紫皇一眼,不急不緩的道

"帝醫大人可願意幫忙?"

他連稱呼都改了,顯然對陌紫皇沒什麼好態度

"我可以去看看,只是不能保證一定能夠治好"

韶音淡淡的話音,讓陌紫皇露出了驚訝之色

他沒有注意大,韶音手心握著的寒玉玲瓏球正閃著紫藍色的光芒她低頭的時候就發現了寒玉玲瓏球發起了光,為了不引人注意,她才將玲瓏球握在手心

"你要把人帶出去,可得好端端的帶回來,不然我可沒辦法跟老朋友交待"

夢君臨開口道,聲音中透著幾分威嚴

"義父放心"

夢曇點頭應了下來,聽到韶音答應,他的心里也浮起了莫名的喜悅

"紫皇既然來了,就和我去一趟禦書房,夕霧可是念叨了許久,你不去一趟也不過去那丫頭有我的人照看著,不會有事的"

夢君臨站起身,開口對陌紫皇道

聽到夢君臨親口保證,陌紫皇也沒有懷疑,叮囑了韶音幾句,才與夢君臨一同去見夕霧帝君

云夢真正的霸主,依然是夢君臨,如果韶音在他的地盤出了什麼事,他哪里還有臉面去見鳳魅雪?

上篇:【148】正名定份     下篇:【150】重要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