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153】老有所終  
   
【153】老有所終

"神醫接下來要做什麼?是不是要用雪水外浴?"

張銀玲開口詢問道,見到羅浮春的呼吸平穩有力,況向好發展

"他的身體如今太虛弱,先調養幾日再以雪水沐浴"

韶音淡淡的道,對于自己用藥的結果,早就已經預料到了,所以沒有任何意外的神色

"地上寒涼,扶羅公子去榻上"

她提醒了一句,眾人連忙將羅浮春抬到軟塌之上

羅浮春在軟塌上躺了一會兒,就睜開了沉重的眼皮,他感覺自己似乎做了一個冗長的噩夢,在夢里始終無法掙脫出來直到一陣冰涼,讓他的意識漸漸清晰

"玲玲"

他剛剛恢複意識,就看到張銀玲的面容漸漸清晰,他開口喚了一聲

聽到他的聲音,張銀玲的眼淚頓時決堤,撲進他的懷里

剛才她差一點就永遠失去他了

"我在這里"

她緊握著他的手,顫抖的聲音,充滿了激動

"春"

羅老看到羅浮春已經恢複清醒,氣色雖然不好,但比起之前已經好太多了

"爺爺"

羅浮春看到爺爺,再環視一周,就看到房間之內站了這麼多的人,當下心中充滿了疑惑

"快來謝謝你的救命恩人"

羅老聽到羅浮春這一聲叫喚,激動到了極點

他率先轉過身來,感激的看著風輕云淡的韶音

"多謝這位神醫妙手回春"

"是你"

羅浮春看到韶音就認出了她,就是當日為他開方子的神秘女子,沒想到如今她又救了自己一次

張銀玲已經簡意賅地對他了自己的病,他可以想到這些天張銀玲必定是受了很大的委屈,多虧韶音今日仗義相救,才讓他渡過了這個生死大關

"兩次相救的大恩,浮春真是無以為報"

羅浮春的眼里寫滿了感激,想要起身下來感謝

"羅公子坐下休息,感謝的話,等痊愈了再,另外這一次我是受人之邀才會過來"

韶音輕靈的話音,透著幾分淡然

如果換做其他人,能夠得到羅家的感謝,早就已經喜不自勝了,哪里還能夠淡定

羅浮春循著韶音的目光看到夢曇,才恍然大悟原來是夢曇請來韶音,這樣一來也得通了不然他心里也有些奇怪,為什麼在他病危的時候總是會遇到韶音

第一次是意外,第二次不定就是早有預謀了

"其他無關緊要的人,就先出去不要影響春休息"

羅老沉聲道,不想讓人打攪羅浮春,另外他也有話想問問韶音關于羅浮春的病,不定韶音能夠找出原因

否則,難保下一次,羅浮春不會再病倒

"告辭"

眾人原本還想問問羅浮春的病因和治療的原理,但羅老都下了逐客令,他們也不好留下

羅葵和北宮冠站在屋子里沒有走,臉色都不大好看,顯然是沒有見到他們想要的結果,所以心中不痛快

"你們兩位有病要看嗎?"

韶音見到他們兩人沒動作,淡淡的問了一句

"你才有病"

羅葵原本還想要保持冷傲高貴,但聽到韶音的話,忍不住罵了一句

"沒病呆在這里做什麼,你們也給我出去"

羅老瞪了羅葵一眼,還在為她之前的表現感到不悅

他雖然是羅家的老家主,但他也是一個普通老人,只是想老有所終,兒孫滿堂只是他這樣一個願望,卻總是有人破壞

"是,爺爺"

羅葵臉色很難看,握了握拳,要不是羅老在這里,她就上去教訓韶音了

因為萌萌窩在韶音的懷里睡覺,沒有露出頭來,所以他們兩人都沒有認出韶音是那個多管閑事的女子

即便如此,他們對韶音的厭惡卻是沒有絲毫減少上次韶音救了北宮鏡城,害得他們計劃落空,破壞了北宮冠的好事這一次,羅浮春從鬼門關繞了一圈回來,也是韶音出手的緣由

要是他們知道兩件事都是同一個所為,肯定要跳腳了韶音簡直就是他們的克星,叫他們的幻想破滅

其他人都出去了,夢曇和君拂莎也不好意思呆在屋子里,就走到屋外等韶音

他們都懂得察觀色,看出羅老有什麼話要單獨和韶音,他們這些外人不方便聽

"為何春的病能夠用雪水治療?神醫可否告知原因?"

羅老捋了捋胡須,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張銀玲和羅浮春同樣是不解的看著韶音,想要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雪水雖然很普通,但確實是一劑天賜良藥醫書上記載:臘雪甘冷無毒,解一切毒,治天行時氣瘟疫水為陰,雪性寒雪為陰中之陰寒能清熱祛火,且有解毒排毒之功雪色潔白無瑕,入肺經,善解肺經毒火邪熱雪化為水,水入腎,又有益腎養陰的作用清溫熱,醒頭目,安心神,妙不可"

韶音引用醫書上關于雪水的記載回答他們的問題,雪水甘洌清甜,不含雜質,是一切生物的寶水踏雪尋梅,呼吸著清的空氣,還能叫人神清氣爽

"另外以雪水沐浴,以活氣血,清爽神志分別加入五香,白芷,桃皮,柏葉,零陵香,青木香,對羅公子的身體大有裨益"

她將雪水的功效了一遍,東西雖不起眼,但卻剛好對症

她開方子不在乎藥物是否名貴,而在于是否有效果

能夠用最簡單的辦法,解決問題,她沒必要用複雜的

"沒想到雪水還有這般功效真是長見識了"

張銀玲感慨的道,臉上寫滿了崇拜之色大雪年年都在下,但他們卻不知道雪水還能夠治病

"雪水不僅能夠治病安神,還能夠美容養顏以雪水煎花瓣洗臉,能讓肌膚白里透"

韶音見到張銀玲的面容格外憔悴,便給她開了一個美容的方子

"真的嗎?那我一定要試試了"

張銀玲開口道,沒有哪個女子不希望自己容顏美麗,她也希望在夫君的面前展現自己最美的一面

"神醫能否告知春的病因?"

羅老聽韶音得頭頭是道,想來她是真有本事的,故而慎重的問出這個問題

"羅公子的病因,想必羅老已經知道了,何必問我?"

韶音面紗下的神依舊,在羅老把其他人都叫出去的時候,她就明白這個老者眼花心不盲

"羅公子身體欠佳,何不讓他搬去羅老的住處,這樣羅老也放心"

"嗯,神醫的有理"

羅老聽韶音的意思是這屋子有問題,搬到他的眼皮底下,看誰還敢妄動

"你們怎麼看?可願意去陪陪我這個糟老頭?"

"能夠陪著爺爺,那真是太好了"

羅浮春握住張銀玲的手,心中暗暗發誓,絕不能再讓她受委屈

張銀玲也知道有羅老坐鎮,其他人想必也不敢亂動手腳

"這杯子倒是精致"

韶音突然走到一旁的桌子上,頗有興致的看著那個酒杯那是一個纏繞著雕龍圖騰的酒杯,看上去格外霸氣

"這是叔送給我們的婚禮物,是一對龍鳳酒杯,只可惜我不心把鳳凰酒杯打碎了"

張銀玲有些不好意思的道,看到韶音似乎對這個雕龍酒杯很感興趣,便開口介紹道

羅家是個大家族,他們婚自然是收到了很多禮物,其中當屬這個龍鳳酒杯最為珍貴羅浮春受到羅老的影響,最愛的就是美酒他的名字,都是羅老親自起的,取的就是酒名

有了這個雕龍酒杯之後,羅浮春可是愛不釋手

"如果神醫喜歡,那浮春可以讓人去尋一樣回來贈予你"

羅浮春以為韶音是看上了這個酒杯,只是這酒杯他已經用過,所以不好直接送給她

他知道韶音是鏡雪樓的醉仙格外愛酒,美酒自然要有上乘酒杯相配他見她不願意露出真容,就知道她不想暴露身份,所以沒有破

"酒杯雖好,但我卻是消受不起"

韶音拿起桌子上的一個酒壺,往酒杯之中斟滿酒,取出了一根銀針,朝著酒杯之中探去

只是片刻的功夫,原本銀白色的銀針,瞬息間就化作了濃黑之色

這美麗的酒杯,其實是一個魍魎酒杯,以摻雜著毒液的水融合鑄造而成加上酒水的催化,會讓毒性一下子就爆發出來只是這種毒融于酒水之中,味道被酒水沖散,根本是難以察覺

羅浮春本就愛酒,必定是經常用此杯飲酒,故而才會那麼嚴重

這是一種非常陰險的毒,會影響人的神經,激發出人內心最深的恐懼,永遠活在驚懼之中,自己把自己弄瘋

"我還有事,就告辭了"

韶音已經替他們找出了原因,沒有打算再逗留

羅老和羅浮春夫婦已經被那黑色的銀針震得目瞪口呆,心底狂湧著滔天怒浪,連韶音出去也沒有發現

只是等他們反應過來,韶音已經出了門,他們連感謝的話都來不及

夢曇和君拂莎看到韶音出來,便和她一同朝著羅府外面走去

"嫂子,羅少為什麼會突然得這種病呢?"

君拂莎開口問道,對于羅浮春的病因非常好奇

"萬丈深淵終有底,唯有人心不可量"

韶音淡淡的道,沒有直接清原因,卻讓君拂莎和夢曇都明白了

"人我已經治了,夢曇太子的診金可是要出哦"

上篇:【152】寶刀未老     下篇:【154】終極烏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