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155】龍生九子  
   
【155】龍生九子

"辦法很簡單"

韶音此刻心大好,只剩下三滴眼淚,讓她的壓力了許多如今只剩下半年不到的時間,她必需要抓緊時間了另外三滴眼淚的主人,有兩個她已經確定了

一個是神秘的衣男子,一個是夢曇太子,只差最後一個人她不知道了

"什麼辦法呢?"

君拂莎走近一些,開口詢問道

"你附耳過來"

韶音招了招手,在她的耳邊對她了治療的方法

"這樣也行?"

君拂莎聽完韶音的話,眨了眨大眼睛,充滿了驚訝

"你試試就知道了"

韶音淡淡一笑,君拂莎想想反正試試也沒什麼關系,而且可以讓她報個仇,何樂而不為呢

"嘿嘿"

君拂莎賊兮兮地笑了起來,搓著手,朝著陌星朽走去

陌星朽瞪著君拂莎,看到她笑得這麼猥瑣,讓他感到一陣寒氣從背後升起,心底有了很不祥的預感他努力地朝著韶音擠眉弄眼的使眼色,可惜韶音站在門外看風景,沒有去注意他

"星星你也有這個時候啊"

君拂莎伸手朝著陌星朽的肩膀拍了拍,神不知鬼不覺地從他的懷里拿出了那一枚精致的千結鎖,露出了勝利的笑容

"這個寶貝我收下了"

她故意在陌星朽地面前晃悠了一下自己的戰利品,然後得意洋洋地把千結鎖收了起來

"還給我"

陌星朽見到自己的寶貝被搶走,下意識地開口喊了一句,朝著君拂莎撲了過去

"那是我的想要回去,門都沒有"

君拂莎死死地抓住自己的衣襟,特地將東西放置在最貼身的地方

"有種就伸手來拿呀"

她挑釁的朝著陌星朽道,量他也沒有這個膽

"你——你下流"

陌星朽氣了臉,他一個大男人自然是不可能做這種事

"怎樣啊?你就是這麼對待救命恩人的嗎?"

君拂莎笑得一臉甜美,第一次把陌星朽的寶貝偷到手,他還沒辦法發火,真是太爽了

"我已經沒事了?"

陌星朽現在才反應過來,自己的臉部已經不在僵硬了,也能夠話了

"果然是欠虐的氣一氣你就好了"

君拂莎開口笑話道,沒想到這麼簡單就治好陌星朽了,還是韶音有辦法

"好啦,不跟你啰嗦了,我先送嫂子回去"

她看天色也已經黑下來了,便送韶音出了古族界陌星朽如今已經恢複了,便親自陪同韶音,將她送到宮門口

"嫂子,這一次多虧你了"

陌星朽知道那妮子要知道怎麼治好自己的病,早就動手了,肯定是韶音的主意

"不用謝我,都是一家人,不兩家話"

韶音溫和的道,看陌星朽還像是個大男孩一般,便想起有句話:"龍生九子,九子各不同"

他們九個兄妹的性格每個都不一樣,老大陌紫皇沉穩霸氣,六陌星朽則是活潑開朗沒個定性

"我還有事,就不去見老大啦"

陌星朽伸手撓了撓後腦勺,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他這一次鬧了這麼大的笑話,哪里好意思去見老大

"放心,這次的事,我會保密的"

韶音知道他的想法,便對他保證道除了七陌云鸞,其他的兄弟對老大陌紫皇都頗為敬畏,陌星朽最怕被老大叫去教育了

"還是嫂子最貼心了太懂我了"

陌星朽燦爛的笑道,臉上帶著陽光般的笑容,格外明媚

"那我就進去了"

韶音朝著他揮了揮手,便朝著恢宏的宮門走去

夜幕已經降臨,一盞盞燈籠的燭火被挑亮,因為明天就是木棉皇後的生辰,為了以防萬一,守衛增加了好幾倍

"什麼人?"

皇宮守衛見到韶音只身一人走過來,全都露出了戒備之色

"太子殿下讓我進宮辦事"

韶音沒有出自己的身份,畢竟她和夢曇是悄悄出宮,所以隨便找了個借口

她將夢曇給她的信物拿了出來,藍色的虎睛石在朦朧的光暈下閃爍,星星點點宛如星河

"這是太子殿下的王者之石"

"第一次見到有第二個人手持此物怕是有急事"

"快開宮門,不要誤了太子爺的大事"

守衛們商量了一下,准備開啟宮門

就在這時候,宮門從里面緩緩打開華麗的車駕,出現在守衛的面前

"踏踏踏——"

駿馬拉著車駕駛出,守衛們認出了這是夢白花公主的車駕,連忙朝著白花公主行禮

"參見公主殿下"

夢白花淡淡的掃了守衛一眼,沒有理會他們,而是讓車駕停在宮門口

這時她見到韶音正朝著宮門走來,似乎是打算進宮

她記起來似乎見過韶音,就在武尊王的車駕之上

想到這里,她就露出了惱羞成怒之色

先前她在父皇那里提起了想要和天曜皇朝和親的事,想她堂堂公主,屈尊降貴要和別人共侍一夫,結果,武尊王和太上皇也到了禦書房她的父皇夕霧帝君便當場詢問了武尊王的意思,被徹徹底底的拒絕,讓她丟臉到了極點

當時武尊王的回答是:"本王此生只有一個女人"

夢白花把自己不能嫁給武尊王的過錯,全都推到了韶音的身上如果不是她先**武尊王,那她也不會丟這麼大的臉

她咬了咬牙,馬上呵斥了一聲

"站住什麼人鬼鬼祟祟的這里?皇宮禁地豈是你能進的?"

"公主殿下,她奉了太子殿下的命令進宮辦事的"

守衛聽到夢白花的話,便開口替韶音解釋道暗暗擦了一把冷汗,對于這位公主平日任性的作風早有耳聞

"可有入宮的通行令?"

夢白花聽到太子,便皺了皺眉頭

"雖然沒有通行令,但她手持太子殿下的王者之石"

守衛連忙解釋清楚,免得公主殿下降罪給自己

"哼本公主可聽皇兄的王者之石被偷給偷走了"

夢白花聽到夢曇居然把王者之石給了這個女人,心里越發嫉妒起來她在皇兄面前簡直就是空氣,有一次她不心碰道了那條王者之石,就被罰站在東宮外面曬了一下午最後還是父皇求,她才被放回去

"啊"

守衛們聽到白花公主的話,全都露出了嚴肅之色如果公主的話是真的,那這個人不定就是那偷的同伙

只是他們這些人在宮中當差這麼久,自然也沒有那麼傻誰偷了東西還會跑來顯擺,不定是公主殿下故意使絆子,要為難這位姑娘

白花公主和太子殿下不對盤,這件事大家都知道

上面的神仙打架,苦了他們這些凡人不管是公主的怒火,還是太子爺的怒火,他們都吃不消

韶音聽到白花公主睜眼瞎話,就明白她是在借機報複自己

"任何閑雜人等絕對不能放進宮,如果破壞了母後的生辰,那可是誅九族的大罪"

白花公主強調了一遍,讓這些守衛不敢放行

"她是本侯的妹妹,也算是閑雜人等?"

一道溫潤如玉的嗓音,從夜色的深處飄了過來

一個身著衣的男子,自華麗的車駕上走下來,猶如尊貴的王子,渾身充滿了貴氣

銀色彼岸花在他的衣袂之上飄逸,絢爛成一抹迷離的色彩

男子長發飛揚,姿容勝蓮,叫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

隨著男子到來,韶音腰間的寒玉玲瓏球也發出了冰銀色的光彩

"參見雪侯爺"

守衛們遠遠的見到那道身影猶如鬼魅般靠近,連忙行了個大禮,比起見到公主殿下時候的態度還要敬畏

衣男子點了點頭,目光卻是落向了韶音,在暮雪城遇到她,他並沒有一絲意外

"雪哥哥你總算來了,我等你好久了"

夢白花見到衣男子出現,連忙走下車駕,臉上寫滿了激動之色

韶音看到夢白花的神,就想道她早上見到陌紫皇的時候也是這個樣子

看來她的名字確實沒起錯,的確是一個級花癡,見到帥哥就完全沒有抵抗力了她明明就來了一會兒,

只是她聽到眾人對這個神秘衣男子的稱呼有些驚訝,沒想到他居然是云夢皇朝的雪侯爺

"本侯爺的妹妹先來一步,就被你們擋在宮門之外了,看來是不歡迎本侯爺"

雪侯爺不急不緩的道,聲音明明是溫潤至極,但卻叫夢白花和一眾守衛嚇白了臉

"不敢不敢我們哪里敢阻擋雪姐"

守衛們連忙搖頭,態度充滿了畏懼這位雪侯爺可是一個狠角色,哪怕是看上去特別無害,也沒有人敢看他

"白花不知道她是雪哥哥的妹妹"

夢白花瞪了這些守衛一眼,連忙討好的對雪侯爺道

"下一次如果公主殿下還不認識她,那也別怪本侯爺不認識你"

雪侯爺冷哼了一聲,朝著韶音走了過去

"妹妹,我們走,不要管這些閑雜人等"

他朝著韶音伸出手,淡淡的道

那一刻,燈火迷離,韶音的腦海中浮現起了另外一道身影,與眼前的人重疊在一起

"好的,哥"

聽到雪侯爺和韶音的對話,夢白花吐出一口血來

上篇:【154】終極烏龍     下篇:【156】子女血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