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156】子女血脈  
   
【156】子女血脈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

背後傳來了焦急的聲音,見到夢白花積郁到了極點暈了過去,宮婢們都慌了手腳

"快把公主送禦醫苑去"

伺候夢白花的一名姑姑,連忙開口道,眾人這才手忙腳亂地將車駕朝著禦醫苑的方向駛去

天空之中清清冷冷的月華,好似薄如蟬翼的紗曼籠罩在這片終年落雪不化的暮雪城,讓夜色也顯得格外明亮

兩道身影行走于青色的宮道之上,背影被月光拉長,鋪展在地面

"剛才的事,謝了"

韶音薄唇動了動,輕靈的嗓音溢出唇畔,打破了這深夜的甯靜

"區區事,何足掛齒"

雪侯爺溫潤的嗓音,充滿了溫柔妖孽俊顏之上,一雙沉郁的眸子,寫滿了難以訴的柔

"你很像我認識的一個人"

韶音淡淡的道,話音有著難得的平靜

他本應該是她的敵人,但她卻總是覺得他的身上充滿了親切的氣息

"呵呵,我很好奇你的是誰?"

雪侯爺微微一笑,神卻是有一瞬間的驚慌

"他是我哥"

韶音的目光凝視著雪侯爺,似乎要把他的所有神變化觀察清楚

"本侯爺也不介意多一個像你這樣惹人憐惜的妹妹"

雪侯爺笑著道,眼底有一縷淺淺的苦澀

"我希望我們不是敵人"

韶音聽到他滴水不漏的話,知道這個人藏得很深很深,她無法從他的身上找出什麼破綻

她站在月下的分叉路口,停駐腳步,仰起頭看著雪侯爺,清晰的話音,落在他的耳畔

隨後,她優雅地轉身,長裙飛舞,背對著他漸行漸遠,好似雪花精靈般消失在一片素白的月光盡頭

"傻瓜,無論我變得多強大,你永遠是我的弱點"

雪侯爺站在原地,憂郁的目光,追隨著韶音消失的背影,哀歎的嗓音,在唇畔呢喃

明明知道他精心布置的棋局,因為她的介入,變得滿盤皆輸,他卻沒辦法對她發怒

他以為再見到她的時候,自己一定會很生氣,但看到她被人為難,他幾乎沒有一秒鍾的考慮時間,就站了出來為她出頭

他無奈地笑了笑,栽在她的手里,輸得不冤枉

誰愛得深,誰就輸得毫無懸念,敗得毫無反擊之力

"像我這樣的人,本不該有愛這種奢侈的感"

他伸出手,看著手掌心一朵盛開的血彼岸花,目光再度恢複堅毅之色

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他的計劃不能再拖下去了否則,他怕有生之年,都無法兌現自己在娘親陵前許下的誓

他邁起步伐,朝著皇宮之中燈火輝煌的宮殿走去,身影融入了黑暗中那孤寂的背影,悲傷得讓人幾乎要窒息

沿途的宮燈,在寒風中搖曳,好似隨時都可能熄滅

韶音忽然感覺到一陣寒風呼嘯而過,一道黑影從宮殿的琉璃瓦上飛掠而過,快得讓她以為那是眼睛的錯覺但她感覺到空氣中的殺氣,宛如尖銳的刺紮到皮膚里,讓她心中生起了警覺

她走的是一條花園石徑,這里已經可以看到長恩宮,直接從這里穿過去可以節約不少時間

這條石頭徑曲曲折折地蔓延向花木深處,積雪未曾掃開,明這里平時很少人經過

她踩著積雪,借著月光朝著前面走去

這時,她發現在黑暗中竟然有一處明亮的地方,那是她必經之路,她沒有停留,繼續朝著前面走去

走近之後,她才看到那是一個八角亭,飛簷上的瑞獸圖騰,充滿了莊嚴之氣

一道儒雅的男子身影,出現在涼亭之中男子身著一襲尋常的衣裳,渾身卻透著掩飾不住的尊貴氣息

突然,一個飛鏢從黑暗中朝著那正在看書的男子背後飛射而去,飛鏢破空的聲音,在夜里顯得分外清晰

"刷——"

韶音來不及考慮,一根銀針就飛了出去

"啪——"

銀針將飛鏢打飛,發出了一聲脆響,驚動了那個專注看書的儒雅男子

與此同時被驚動的還有四周暗中保護男子的護衛,一名護衛撿起了毒飛鏢,面色冷凝地朝著那中年男子走去

"有刺客"

四周的護衛立刻以最快的度飛奔而來,將韶音團團圍住

"你們都退下"

儒雅男子這時候才注意到韶音,揮了揮手,讓護衛退下

"是"

護衛們得令,立刻退開一條路,但目光依舊警惕地看著韶音

"你是什麼人?"

儒雅男子目光平靜地看向韶音,好像早就見慣了這種事,所以沒有一點驚慌

"我只是一個路人,你不用知道我是誰"

韶音不卑不亢的道,她只是想走個捷徑罷了,沒想到會遇到這種刺殺的事這個中年男子氣度不凡,應該是個地位高的大人物

"大膽"

一旁的護衛怒聲喝道,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到底知不知道她在和誰話

"呵呵呵"

儒雅男子聞朗聲笑了起來,笑聲充滿了豪爽正氣,並沒有不悅之色

"真是個有意思的丫頭,你可是第一個這麼對我話的人"

"如果身邊連一個正常話的人都沒有,那也活得太悲哀了"

韶音淡淡的話音,清晰地落了下來,讓所有護衛的臉色都變了

在他們以為主子會勃然大怒的時候,讓他們意外的一幕再度出現了

"是啊總算有人知道我這個老人家的悲哀了"

儒雅男子自嘲的道,身邊都是一些不敢真話的人,他活得確實很悲哀

"如果沒有事,那我要走了"

韶音看了他一眼,對于這麼一個萍水相逢的路人沒什麼興趣

"讓她走"

儒雅男子溫和的道,語氣有著不容拒絕的威嚴

"不定她就是刺客"

一名護衛大膽的道,剛才她就在這里,嫌疑是最大的

"她不是刺客"

儒雅男子的話音很肯定,讓韶音高看了一眼

他的目光落在韶音的手上,那里戴著藍色虎睛石手串,那可是夢曇最心愛的東西如今出現在這個姑娘的手上,不定這姑娘還是那子的心上人

聽到他的話,護衛自然不敢攔韶音,只能讓她過去

待到韶音離開之後,護衛才繼續問了一句:"陛下,是否要去查一查她的身份來曆?"

"不必了,她不像是壞人"

儒雅男子開口道,眼里帶著幾分笑意這個丫頭讓他覺得非常親切,叫他沒來由的喜歡

他並不知道,那是他的親女兒,哪怕是第一次見面,血濃于水,親如何也割不斷

"陛下,太後娘娘那邊出了點狀況"

一名內侍急急忙忙地跑了過來,緊張的稟報道

聽到太後娘娘那邊出事了,夕霧帝君立刻趕了過去

此刻,韶音也沒意識到那個人就是夕霧帝君,因為他實在不像是一個帝君,像是一介書生

走了一會兒,韶音就回到了長恩宮,還沒進入宮殿,她就看到了陌紫皇手中握著一盞紗燈,站在夜風之中,等待著她的歸來

"歡迎回家"

冰冷的嗓音,有著火山般熾熱的溫度

一瞬間,溫暖的感覺就湧上她的心頭,這麼一個男人,縱然霸道至極,卻不會限制她的自*,讓她可以放手做自己想做的事,不問理由

明明是一個鋼鐵般的人,卻有著繞指柔的細膩體貼

她快步跑向他,臉上難以抑制地浮起明媚的笑容

"我回來了"

韶音來到陌紫皇的身邊,第一時間將寒玉玲瓏球拿了出來里面三滴眼淚,宛如晶瑩的琥珀,折射著璀璨的燈光,迷離了眼眸

陌紫皇見到第三滴眼淚的時候,心口猛地一震,沒有什麼,只是將她緊緊地擁進懷里

他不知道她為了自己默默付出了多少,她從來沒有索求回報,這樣的傻傻的愛,讓他有種想哭的沖動

這一生,能夠擁有她,他真的很滿足

哪怕只是這樣安靜地相擁,那畫面也美得驚天動地

"等了很久?"

韶音靠在他的胸口,感受著這一刻平凡而純粹的幸福,玉容上沁著淺淺的笑這是一種很特別的感覺,既是心疼他,又覺得有種被人捧在手中在乎的幸福,非常矛盾,卻又是那麼自然而然

"沒有很久,我剛剛出來,你就回來了"

陌紫皇磁性的嗓音,緩緩地落下

韶音聽到他的話,自然是知道他在撒謊,他的衣角都被夜霧濡濕了,可見一定在這里等了很久但他不破,她也假裝不曾發現

"外面天冷,進去跟我這第三滴眼淚的事"

陌紫皇伸手包裹著她的手,用自己的溫度,溫暖她的手

"嗯"

韶音點了點頭,與他一同走進了長恩宮

她邊走邊了自己今天發生的事,沒有提六的病,只是告訴他這第三滴眼淚的主人是君拂莎,而且這是一顆喜悅的淚水

寒玉玲瓏球內集齊了思念之淚,憤怒之淚,喜悅之淚

韶音仿佛有些明白了這七滴淚是什麼

兩人吃過晚膳,准備休息的時候,就見到木芙行色匆匆地站在門口

"音兒,你出來一下"

韶音見到木芙的神,就知道一定是出什麼事了,便跟陌紫皇打了聲招呼,就走到了門外

"娘親出什麼事了?"

"出大事了"

木芙的臉色格外凝重,還透著一股隱隱的憤怒

"聽今夜太後娘娘的宮里出現了一個女子,自稱是皇族真正的血脈,流落民間的朝音公主"

上篇:【155】龍生九子     下篇:【157】脈絡相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