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159】火焰之心  
   
【159】火焰之心

"雪,這次你能來,真是讓我意外"

夢曇見到衣男子到來,冷酷的臉上,露出了一抹罕見的笑容

他不知道陌紫皇跟雪師兄有什麼過節,便開口打破了尷尬的氣氛

"曇師弟親自邀請,為兄自然要來"

名為雪的衣男子,朝著夢曇太子點了點頭,溫潤的嗓音,清晰地落了下來

"我也是遵照父皇的命令,如果不把你這個大神醫請來,那我就要被念叨了"

夢曇的神透著幾分柔和,能夠見到這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師兄,實在是意外驚喜

他雖然不是皇族中人,但因為救過太後的性命,被封為異姓侯爺他的醫術是非常高,哪怕是他也不得不佩服

他認識的人之中,也只有韶音能與雪的醫術相提並論只是誰的醫術高一籌,他也不能確定

"可惜淵清沒有過來,不然我們師兄弟便可以暢飲一杯了"

雪聽到他的話,神色平靜,昨夜他進宮就直接去了太後那邊診脈,聽太後過這件事

"不要跟我提那個人"

夢曇聽到月上淵清的名字,臉色一下子就冷了下來他這一輩子都不想聽到關于月上淵清的事,也不想再見到他

"曇師弟還在為當年的事耿耿于懷?淵清他不是故意的"

雪見到夢曇的反應如此之大,無奈地搖了搖頭

"雪,你再提他,休怪我翻臉了"

夢曇不悅地甩回到自己的席位之上,並非對雪師兄生氣,而是只要聽到月上淵清的名字,他就忍不住心頭的仇恨

哪怕是過去了這麼久,他依然還記得當初發生的事

如果不是因為月上淵清,他生命之中最重要的人不會死

他緊緊地握住拳頭,努力壓抑著燃燒著火焰的心

韶音聽到他們的對話,心中也暗暗驚訝,沒想到那個神秘的雪侯爺居然是夢曇的師兄

陌紫皇冷冷的目光,防備的看著雪,已經將他劃入了危險敵人的陣營

雪似乎沒有看到他一般,自己喝著美酒,似乎與周遭的一切格格不入

"皇後娘娘駕到"

隨著內侍的通報聲落下,眾人都看向了主座一道華麗威嚴的女子身影,出現在視線之中,凌厲的眼眸掃過在座眾人,沒有人敢出聲

皇後娘娘身邊跟著夢慈,因為在母後的身邊,夢慈顯得有些拘束看到韶音的時候,想要跟她打招呼,但是看到母後嚴肅的臉,他只能朝著韶音眨了眨眼睛

韶音好笑的看著夢慈,沒想到他見到木棉皇後就跟老鼠見了貓兒似的

木棉皇後在宮中經曆了風雨沉浮,依舊屹立不倒,如今的她早已經褪去了曾經的青澀,舉手投足盡顯皇後的威嚴

她的目光掃過韶音身後站著的木芙之時,停頓了片刻,眼底浮起了一抹疑惑之色

"這個人的眼神為什麼會給我一種特別熟悉的感覺?"

她在心中默默地道,時隔多年沒有認出易容之後的木芙,但她卻記得那一雙眼睛

木芙看著木棉,原本她以為自己會害怕得發抖,但真正面對的時候,她才發現自己竟然不害怕了

她突然發現木棉也是個可憐人,為了權勢犧牲了自己的親生女兒,終日要強顏歡笑,在三千佳麗之中搶奪著一個男人

她的身邊還有韶音這個女兒,但木棉有什麼?

因為有韶音在身邊,所以木芙覺得自己充滿了勇氣她要堅強起來,才能夠保護自己的女兒

每一個母親在要保護自己的孩子的時候,都會乎尋常的勇敢

韶音淡淡的看了木棉一眼,她坐的位置就在主座下位,所以可以看清楚木棉的模樣她看上去很憔悴,似乎是**沒休息眼角已經有了一些魚尾紋,似乎透著幾分蒼涼

皇後娘娘的生辰,許多妃子也親自過來道賀,其中長得最出眾的就是夢白花的母妃韻貴妃

"祝皇後娘娘福壽安康,萬壽無疆"

"祝皇後娘娘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

"……"

妃子們率先開口祝賀,貴重的賀禮被一一送上

木棉皇後只是得體的笑著收下,但笑容卻沒有抵達眼底看到這些妃子她就心煩,哪里還笑得出來

妃子們送完禮之後,各地的來使也將賀禮送上,其中天曜皇朝的珊瑚玉樹驚豔了所有人的眼

"武尊王有心了"

木棉皇後朝著陌紫皇道了一聲謝,武尊王能夠親自過來,讓她感覺很高興

她心中最敬重的人就是蝶後鳳魅雪,如今能見到她的兒子和兒媳,她也覺得很欣慰

"今日是母後的好日子,兒臣特地准備了一支舞,為母後祝賀"

夢白花走出來,朝著木棉皇後行了個禮

木棉皇後點了點頭,哪怕她不喜歡夢白花,但面子上的功夫也要做足

"兒臣聽武尊王妃才藝雙絕,想請王妃一起跳舞,王妃一定不會掃了皇後娘娘的臉面嗎?"

她轉頭看向韶音,將矛頭指向韶音,讓她沒有辦法拒絕否則,就是不給壽星的面子,有損兩國的邦交

她早就打聽過了,武尊王妃原本是韶府的庶出九姐,一個沒有任何地位的姐,就會幾分醫術除此之外,就是一無是處的草包

她就要韶音當場丟臉,在所有人的面前抬不起頭來

"本王妃並不精通舞藝"

韶音淡淡的道,早上環月已經回來稟報了消息,昨夜那個宮女去了夢白花公主的宮殿之後就再也沒出來了看來沒有完成主子的命令,那宮女已經被處理掉了

"堂堂武尊王妃居然是一個草包,那你如何配得上武尊王殿下?"

夢白花嗤笑的道,尖銳的話音,讓木棉皇後皺了皺眉頭

"本王的王妃還輪不到你評頭論足"

陌紫皇一拍桌子,冷漠的聲音,霸氣十足的落了下來,嚇得夢白花面色一陣慘白

"咔——"

一道裂縫從桌子上裂開,然後整個桌子頓時化作兩半,再度叫夢白花本就難看的臉色化作煞白之色

全場陷入了一陣死寂,誰也沒想到武尊王竟然會這般維護他的王妃,連一個不字都不許其他人

夢慈見到韶音被夢白花為難,一臉的焦急,想要替她話,但被其他人搶先了

"王妃姐姐不會跳舞,花妹妹就不要為難她了,要不我替她跳"

馬花柔弱的身影站了起來,開口弱弱地道

韶音聽到她的話,秀眉一蹙,她這是要讓眾人坐實武尊王妃連舞都不會跳的事實在看重女子才藝的大家族之中,倘若無才便會被人恥笑

這個女子很有心計,看上去是為了別人好,其實卻是在給自己出風頭找機會

"你算什麼東西?"

夢白花冷笑的道,對于馬花充滿了敵意因為害怕武尊王,所以連忙退後一些

"白花,不許無禮"

韻貴妃立刻出聲阻止,她已經見到木棉皇後的臉色很難看了,夢白花再這樣嬌縱下去,必定會受罰

"讓大家見笑了,是本宮沒有管教好女兒,回去之後,本宮定要好好教訓她"

韻貴妃將夢白花拉到身後,當眾教訓她,其實是為了她好,省得皇後興師問罪心里對于夢白花的話,也是深表贊同

"武尊王妃一定是太謙虛了,有什麼本事,也讓我們大家開開眼界能夠當上武尊王妃,怎麼可能會是草包呢?"

她笑著道,語氣很溫婉,但卻封住了韶音的退路她聽夢白花過武尊王拒絕了她的和親要求,讓她在夕霧帝君的面前丟盡臉面

"呵呵,有什麼精彩的事,我這個老太婆應該沒有錯過"

一陣笑聲從宮門口傳了進來,太後睿敏和帝君夢夕霧在前呼後擁中來到這里

"參見太後娘娘"

"參見陛下"

大官員連忙下跪行禮,唯有幾個特許無需行禮的人沒有行大禮

"各位愛卿都平身"

夢夕霧儒雅的臉上帶著親切的笑容,讓韶音愣了愣

昨天的那個中年男子,居然就是云夢皇朝的夕霧帝君,也就是她的親爹

另外那個儀態萬方的女子,便是她的親奶奶

夢夕霧和太後娘娘坐上座位,木棉皇後的臉上也浮起了喜悅之色

她還以為夢夕霧要處理政務不能過來了,沒想到他還是抽空來了

"剛剛韻兒是誰要讓大家開開眼界的?"

太後娘娘臉上有著慈祥之色,開口詢問道

"皇奶奶您就別瞎攙和了"

夢慈聽到太後開口問這個,拉了拉她的衣角,臉上寫著幾分焦急

"皇奶奶,是武尊王妃要展示才藝讓大家看看呢"

馬花找到了機會,立刻開口道,想要引起太後娘娘的注意要是沒有引起注意,那她不是白來了?

"哦?那可真是讓人期待了"

太後笑著點了點頭,對于武尊王妃充滿了期待

她跟鳳家交很好,聽武尊王娶妃,她也是真心高興

夢白花得意洋洋的看著韶音,看她這一次如何推辭

"既然太後娘娘有此興致,那女子就獻丑了"

韶音伸手拍了拍陌紫皇的手,朝著他搖了搖頭,緩緩站起身來

她的目光平靜地望了夢白花一眼,就讓夢白花覺得如墜寒冬,每一個毛孔都像是被細細的冰針紮入,沒來由哆嗦了一遍

"阿音,你不必逞強"

陌紫皇傳音對韶音道,他指的不是韶音的才藝,而是韶音的身體她這幾天身體不適,實在不宜跳舞

韶音感受到他的關懷,知道他可以保護她,但她卻不能因為自己讓他蒙羞這些人既然有膽子挑釁,那就要有接受懲罰的覺悟

"方才白花公主和那位姑娘了要跳舞為皇後娘娘助興,韶音今日身體不適,但也不好掃了大家的興致,就為兩位奏樂一曲"

她淡淡的道,出來的話,讓眾人挑不出一點毛病來

人家都身體不舒服了,再逼迫她跳舞,那也太為難人了況且,她也沒有不展示才藝,只是換作彈琴助興這樣一來,誰也無話可

"那今日我這個老太婆可有耳福了"

太後娘娘聽到她的話,也滿意的點了點頭

"本公主才不和那個不知道什麼來曆的蟻民一起跳舞"

夢白花聽到韶音的話,立刻不高興的道

"放肆"

木棉皇後臉色一沉,威嚴的鳳目,冷睨向夢白花

"皇後莫要動怒,白花她還,不懂得話"

韻貴妃連忙上前,對于夢白花這樣容易闖禍的性格,她也只能出面替女兒話

"和誰跳舞不都一樣嗎?別讓讓皇後不高興了"

"好"

夢白花想了想便答應了下來,聽武尊王妃以前也不過是一個沒地位的庶女,比起這個鄉野村姑馬花也好不到哪里去

她倒要看看韶音能彈出什麼來,至于那個馬花,看她也翻不出什麼浪花來

"來人,把本宮最愛的古韻琴拿上來"

韻貴妃開口道,要將自己端莊大方的形象表現出來

"快去誤了武尊王妃彈琴,就拿你們問罪"

夢白花對韻貴妃身邊的柳姑姑使了個眼色,讓她在琴上動點手腳,到時候不管韶音會不會彈琴,都要倒黴丟臉

"奴婢這就去"

柳姑姑明白夢白花的意思,立刻飛快地去取琴過來

韻貴妃的寢宮距離這里很近,所以沒有讓眾人多等,柳姑姑就捧了韻貴妃的古韻琴過來

琴架擺放整齊,偌大的舞台也已經布置好,就等待主角們粉墨登場

馬花和夢白花已經換了一身舞裙,站上了高台

"早就聽韻貴妃的琴藝一絕,今日這樣的良辰吉日,不如就請韻貴妃與武尊王妃合奏一曲,那必定是一段兩國聯誼的佳話"

一直沒有開口話的夢曇太子,突然開口了一句

眾人愣了愣,也想起了韻貴妃當年就是因為彈琴彈得好,才引起了夕霧帝君的注意,心中也是向往不已

木棉皇後聽到夢曇的話,不知道他有什麼打算,只是皺了皺眉頭,卻也沒什麼

她心里對韻貴妃是討厭至極,但作為母儀天下的皇後,她不能將討厭表現在臉上

"韻妃,你就彈一曲朕也好久沒有聽你彈琴了"

夢夕霧儒雅的聲音,清晰地落了下來,讓韻貴妃只能遵從

"那臣妾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韻貴妃對自己的琴藝有自信,所以一口應了下來

"那奴婢去取琴"

柳姑姑開口道,這里只有一柄琴,自然是不夠兩個人合奏的何況這柄琴可是被做了手腳的,是要給武尊王妃用的

"不必麻煩了,我們王妃的琴在這里"

木芙見到了她們的動作,臉上露出了一抹冷笑將韶音的影落月心琴拿了出來,讓人取來琴架,心翼翼地將影落月心琴擺放上去

"我們娘娘宮里還有各種的好琴"

柳姑姑開口道,心急如焚

高台上的夢白花嚇得臉色一陣煞白,冷汗從額頭上滾了下來

"本王的王妃用得琴,是絕世名琴影落月心,你們娘娘宮里可還有好的?"

陌紫皇冷漠的嗓音,讓柳姑姑不出一句話來

她們娘娘的琴雖然好,但卻不知道絕世名琴,那些絕世名琴都是傳中的存在,除非是有通天的本事,不然誰能得到

其他人聽到那柄琴是絕世名琴,全都瞪大了眼睛,羨慕地看著韶音

韻貴妃也是兩眼放光的看著影落月心琴,恨不得把它據為己有

這柄琴單單是外表,就已經美得驚人,不知道彈奏出的音色如何?

這樣的絕世名琴,就應該是自己這樣的彈琴高手所有,給這個乳臭未干的丫頭,實在是太浪費了

"不知道貴妃娘娘可會彈奏三生蓮曲?"

韶音優雅地坐在琴後,瞥了韻貴妃一眼

聽《三生蓮》是風靡大陸的名曲,想必懂琴的人都會彈

"自然會"

韻貴妃點了點頭,雖然看到了柳姑姑在扯著她的衣角,但現在也不是話的時候

她在柳姑姑和夢白花驚恐的目光中,走到了古韻琴之前

"那開始"

韶音纖纖玉指撫過琴弦,動人心扉的絕美琴音,瞬間彈奏而出天籟般的琴音,好似可以撫平人們心底的一切煩躁戾氣,美得宛如大自然清晨霧海之上那一抹柔和的曦光

她彈琴的模樣極美,玉顏之上的輕紗在風中飛揚,讓她看上去宛如仙女

世界陡然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她的身上

高台上的兩人賣力的跳舞,但卻發現沒有一個人的目光落在她們的身上,她們仿佛就是空氣,徹底被無視了

韻貴妃聽著韶音彈奏出的琴音,有種無力彈琴的感覺韶音是用靈魂在彈奏,彈出的也是震撼靈魂的琴音,跟她一比,韻貴妃覺得自己彈出來的就是靡靡之音

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根本沒有可比性

只是兩人合奏,自然不可能韶音一個人彈奏

當到了韻貴妃彈奏的地方,韶音便停下了彈奏的動作

韻貴妃連忙彈奏起來,只是巨大的落差,讓所有人的臉色都是一變

那種感覺猶如從天堂墮入了地獄,眾人埋怨的目光,讓韻貴妃的臉猛地漲起來就連夢夕霧此刻也是皺著眉頭,顯然還想再聽到韶音的琴音,而不想聽這樣空洞的琴音

以前他覺得韻貴妃彈琴很好聽,如今卻是根本聽不進去

木棉皇後見到韻貴妃出糗的模樣,唇角忍不住微微上揚受了韻貴妃這麼多年的酸氣,一下子就抒發了出來

她看向韶音的目光,頓時柔和了許多

似乎是感受了大家的怨氣,古韻琴如願以償的發出了一聲尖銳的斷裂聲,琴弦斷了好幾根

全場嘩然

看來傳真是不可信啊

彈琴技術爛到把琴弦都給弄斷了,這要多沒水准

韻貴妃看到眼前的琴弦,就明白了柳姑姑之前想什麼了這一刻,她的臉已經丟到家了

在她的琴弦斷裂之後,韶音再度彈奏了起來,起伏澎湃的琴音,叫人聽得熱血沸騰

這首曲子最適合兩個人彈奏,如今韻貴妃的琴弦斷了,便只剩下韶音一人獨奏

就在這時,清脆的笛音陡然響徹而起,好似一只青鳥振翅飛向天空發出高亢的鳴叫聲笛音和著韶音的琴音,配合得天衣無縫

陌紫皇見到坐在一旁的雪,手握著墮月魂笛,吹奏起來只是這一次墮月魂笛沒有發出攻擊,而是在世人面前展示出了它絕美的天籟音色

無聲的墮月魂笛是殺人于無形的利器,有聲的墮月魂笛則是震撼人心的神器

見到他的動作,陌紫皇自然不甘落後,哪里容得別的男人跟自己的妻子合奏他手中光芒一閃,九霄環佩古琴浮現于身前

他修長的指掃過琴弦,彈奏出的琴音,完美地跟韶音的琴音交融

夢曇看到他們三人合奏,取出了一個圓形的鼓,雄渾的鼓聲頓時讓琴曲變得激澎湃

江山萬里,海闊天高,戰馬長嘶,刀光劍影的景象,浮現在人們的腦海之中

緊接著,鼓聲漸漸放慢,笛聲越發悠揚,琴音嫋嫋騰騰在音浪澎湃之後,漸漸歸為平靜安祥

腦海中一幕幕往事,浮上人們的心頭,許多人都忍不住潸然淚下

哪怕是坐在高位之上的木棉皇後,鼻子也泛起了酸澀,眼眶微微潤她想起了自己這大半生,想起了曾經無憂無慮的豆蔻年華,一直到沾滿鮮血的現在,她擁有了至高的權勢,卻再找不回最初純真的笑

就連她最好的姐妹,都是因為她的自私慘死

她連家也不敢回,她害怕家人質問她關于木芙的只片語,她遠遠的逃離木棉村,但那里卻是她午夜夢回最留戀的地方

如果時光可以重來一次,她當初會做什麼樣的決定?

她擦去眼角的淚痕,聽琴音漸漸停歇下來,但全場依舊是寂靜無聲

"太棒了音姐姐太棒了"

夢慈激動地拍起手掌,臉上寫滿了喜悅之色

"啪啪啪"

雷鳴般的掌聲響徹而起,眾人回過神來,自發地鼓掌起來

這是他們一生中聽到最美的曲子,此生有幸聽到這一曲,人生無憾了

原本對于韶音有所偏見的人,這一刻都不出什麼來先前諷刺韶音的夢白花,感覺自己被狠狠地打了一個耳光

眾人嘲笑的目光看向猶如丑般無人問津的夢白花和馬花,讓她們兩個都無地自容

她們跳得那麼賣力,但是沒有人看,那就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韶音轉頭朝著陌紫皇微微一笑,含笑的眼眸,充滿了溫柔

她抱起影落月心琴,向夢曇太子和雪侯爺點了點頭,算是感謝他們一起合奏

這也許是他們最後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合奏的機會

因為他們注定是對立的一方,不論他們自己的內心願意與否,現實早就在他們之間劃開了一道天塹

夢曇也明白,因為命運作弄,她只能是他的敵人

"好真是太精彩了"

太後娘娘毫不吝惜的誇獎道,臉上洋溢著喜悅的笑容

"現在的年輕人,了不起啊"

夢夕霧也點頭肯定道,沒想到韶音年紀,就有了這樣的琴技造詣

"你們的這份禮物,是本宮收到最好的禮物"

木棉皇後笑著道,一直緊繃的臉上,綻放開了第一抹真實的笑容

韻貴妃和夢白花的臉色都很難看,如果不是因為她們身份特殊,恐怕早就被人笑死了

不過就算如此,以後所有人都知道了她們母女倆丟臉的事,讓她們沒辦法抬起頭來

"另外本宮還有一件事要宣布"

木棉皇後朝著馬花招了招手,讓她走上前來

"本宮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女兒"

她的話音,猶如驚雷落下,讓所有人雷得外焦里嫩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木棉皇後的女兒?"

"木棉皇後不是只有兩個皇子嗎?"

"看她的年紀和夢曇太子一樣啊"

"……"

眾人低聲的猜測起來,對這件事並不知

"大家應該都很疑惑,為什麼本宮還有一個女兒"

木棉皇後早就料到了眾人會震驚,拉著馬花的手,臉上浮起了一抹慈愛的笑容

"她就是本宮的親女兒,朝音公主只可惜當年被*人所擄,一直流落在民間"

她開口道,掀起了驚天的狂瀾

"夢曇太子並非是本宮親生,如今本宮要為朝音公主正名廢立太子立皇子夢慈為太子"

木棉皇後斬釘截鐵的話音,充滿了肅殺之氣

原本祥和的氣氛,隨著鳳儀宮四周遍布的重重皇宮禁衛軍出現,透著草木皆兵的殺氣

"皇後,這件事你並未和朕過"

夢夕霧聽到木棉皇後的話,臉色也有些難看

太後見到鳳儀宮的這陣仗,臉上露出了凝重之色

木棉皇後顯然是早就有所准備,所以才會做出這樣的舉動他們原本是要來責問木棉,那個女孩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沒想到這居然是一個鴻門宴

"母後——這一定不是真的"

夢慈已經被木棉皇後出的話嚇壞了,臉上的笑容,僵硬在那里

他見到皇兄那冷漠的目光,無助的看向木棉皇後,希望母後可以告訴自己,這一切都不是真的

他還是以前那樣,可以依賴太子皇兄,可以開開心心地當個無憂皇子

他從未想過要做什麼太子,也沒有想過要繼承帝位

這一切,來得太突然,叫他根本無法接受

"母後,這是我最後一次這樣叫你謝謝你這些年以來對我的栽培"

夢曇走了出來,臉上平靜得叫人驚訝

"當年本宮的孩子被人掉包,本宮並不知如今才發現這個錯誤,你並非皇族子嗣,莫要怪本宮心狠逐你出皇籍"

木棉皇後早就已經為夢慈謀劃了多年,只等找到親女兒,就是廢太子之日

夢夕霧太過敦厚,根本鎮不住已經長大的夢曇太子,她只能自己動手

"我不會怪你也請你不要怪我"

夢曇冷冷的話音,落了下來,讓木棉皇後疑惑不已

韶音在聽木芙過馬花出現的時候,就已經料到宮中會有驚天巨變,只是沒想到來得如此之快

她能夠猜測到,想必夢曇也早料到了

他能夠這般淡定,必定是有了後手

相較于她的鎮定,在場的其他人已經是嚇軟了腳

韻貴妃看到鳳儀宮被手握刀劍的禁衛軍重重包圍,差點沒暈過去夢白花攙扶著她,兩個人都在風中發抖

"自古皇圖霸業,皆是有能者居高位,我是否是皇族子嗣又如何?今日這帝位,非我莫屬"

夢曇霸氣的道,目光直視著木棉皇後,如果沒有恨是不可能的他從就知道自己是不一樣的,從未得到一絲母愛,她的眼里只有夢慈

如果不是需要他作為夢慈的擋箭牌,恐怕他這顆棋子早就被處理掉了

"大膽你竟然敢出這種大逆不道的話來人將他拿下"

木棉皇後開口道,臉上露出了一抹冷漠之色她一直告訴自己,夢曇不過是一個棋子,所以從未與他親近,如今才能狠下心來

"母後,你別激動"

馬花關心的道,臉上充滿了擔憂之色,轉而手中握著的匕首已經抵到了木棉皇後的脖子上

"誰敢動手,你們的皇後就要人頭落地"

她一改柔弱的模樣,露出了猙獰的模樣

鳳儀宮之內的禁衛軍見到木棉皇後受制,自然不敢輕舉妄動

"為什麼這樣對我?"

木棉皇後痛心地看著馬花,沒想到自己最後會被親女兒背叛

"想要你女兒活命,就不要負隅頑抗"

馬花得意的道,事能夠這麼順利,也多虧了木棉皇後這麼多年來思女心切,他們只是布了一個假局,就讓她上當了

多虧雪侯爺寫的一手好字,可以將其他人的筆跡模仿得惟妙惟肖,哪怕是最親近的人,都分不清任何的差別如果不是用海蓮的字跡寫了幾封信,否則,他們怕是還要多費一番周折

"你是假的"

木棉皇後聽到馬花的話,臉上露出了驚怒之色

"把我的女兒還給我"

"那就要看你的表現了要你的命,還是要你女兒的命,你自己選"

馬花在木棉皇後的耳邊低聲道,臉上有著一抹得意之色

"你們贏了"

木棉皇後的臉上露出了頹敗之色,她這一生的榮華富貴都是靠著犧牲女兒換來的,如今也因為自己的女兒一無所有,這就是因果輪回

"誰也不許動"

她開口下令道,自己的女兒性命掌握在其他人的手上,她不能冒險

她已經失去過女兒一次,如果那孩子還活著,一定已經長大了她這一生沒有別的願望,只想再看女兒一眼

"來人,將太上皇扶回去"

夢曇揮了揮手,鳳儀宮那批皇宮禁衛軍之中,他事先安排好的人馬立刻出現,將夢夕霧和太後圍住

"叩見陛下"

一眾甲胄森嚴的禁衛軍,朝著夢曇叩首,將從禦書房之中取來的玉璽捧到夢曇的手中

大臣們見到大勢已去,如今夢曇強勢奪位,已然沒有人能夠阻擋

大臣之中不乏太子的勢力,一直擁護太子繼位,他們自然是雙手贊同夢曇繼承帝位

"參見帝"

半數以上的大臣都擁立夢曇,讓木棉皇後看到了如今的夢曇不但是羽翼已豐,而且早就已經取代了夕霧帝君在朝中的影響力

夢夕霧根本不知道夢曇並非他的親子,一直放權給他如今得悉真相,他只能無奈地搖了搖頭

待雪宮的那位是否知道此事?如果是那位的意思,那沒有人能夠撼動夢曇了

"將夢慈皇子請回天賜宮,沒有朕的命令,不准出宮門一步"

夢曇揮了揮手,大臣們都紛紛起身

"太子皇兄"

夢曇淚汪汪的看著夢曇那冷酷的模樣,一瞬間感覺這樣的皇兄好陌生

韶音見到夢曇的舉動,知道夢慈這是被禁足了如果不是夢慈對夢曇的威脅不大,恐怕不是禁足那麼簡單了

多少皇權的爭奪之戰鮮血淋漓,兄弟相殘父子反目

"帶走"

夢曇沒有理會夢慈的哀求,而是冷酷的下令讓人帶走他

"木棉皇後失德,圍宮犯上,廢其皇後之位,逐入冷宮"

他望了木棉一眼,冷冷的話音落了下來相似的內容,只是話的對象卻是換了

"你這個叛亂孽子——還我女兒——"

木棉著眼睛,想要撲向夢曇,但卻被禁衛軍拉了下去

韶音看著木棉口口聲聲都在喊著女兒,心底不知道為什麼感到一陣酸澀交加好似某個角落,莫名得疼了起來

木芙看著這一場鬧劇這般收場,見到木棉得到了她應有的報應,她卻沒有一點開心

她不知道當年的事是否還有什麼隱,但她感覺得到,木棉是真的很愛她的女兒哪怕是過了十幾年,她也沒有放棄過尋找

皇宮內外全都是夢曇的人馬,朝中的兵將都是夢曇的部下,這一場沒有硝煙的奪宮之戰,毫無懸念地落幕

"這幾日還請諸位在皇宮之中住幾日,參加朕的登基大典"

夢曇威嚴的話音落了下來,手握著玉璽,臉上有著一股睥睨天下的神

為了這個帝位,他默默地付出了多少,只有他才知道

這一次多虧了雪的幫助,他才能這麼順利的達到目的

至于如何處置宮中的那些人,他還要好好考慮一番

各國的來使也沒想到參加木棉皇後的生辰宴會,居然成了參加鴻門宴他們此刻只希望自己能夠平安回去就好了,對于夢曇的話也不敢什麼

至于陌紫皇和韶音,以他們的本事要離開皇宮本不是難事,只是韶音卻沒有打算立刻離開她心中還有許多不解的謎團,需要在這里解開

重要的是,夢曇還欠她診金沒有付,她怎麼能這麼走了

只是現在肯定不是要診金的時機,她只能暫且靜觀其變如果她要離開,也要確保夢慈平安才行

她不希望那個可愛的大男孩,成為皇權爭斗下無辜的亡魂

陌紫皇見到夢夕霧和太後被帶走,心中也有著深深地不解因為他知道夢夕霧有著強大的實力,不可能毫無反抗之力才對

他深思了一下,才明白了事的關鍵之處夢夕霧沒有反抗,應該是因為待雪宮的那位

上篇:【158】連天烽火     下篇:【160】心直口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