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160】心直口快  
   
【160】心直口快

木芙聽到木棉的撕心裂肺的聲音漸漸遠去,心中有了幾分不忍

在她看來木棉也只是一個可憐而可悲的女人,處心積慮步步為營多年,最後竟然是栽在了當年抱回來的男嬰手中當手中的棋子,不再受控制,那這場棋局,便就一團混亂了

"音兒——"

她想要開口讓韶音想辦法救木棉,只是卻不知道如何開口,只能再度閉口不

"我們回去再"

韶音不想讓木芙身份暴露,低聲叮囑了一句,就在禁衛軍的護衛下離開了鳳儀宮

這些禁衛軍名為護送,其實是監視眾人的舉動

那些官員和各家族的重要人員全都被安排住下,以往如果能夠留在宮里,他們都要燒高香感謝皇恩了但是現在這況,他們一個個都是提心吊膽,生怕夢曇此刻排除異己,將他們一舉殲滅

此刻這些人在皇宮之中作為人質,夢曇想要掃清障礙,可以是輕而易舉的事

韶音和陌紫皇回到長恩宮之中,宮里的宮女們都是戰戰兢兢,外面駐守的侍衛比平日多了好幾倍,哪怕是不知道宮里發生什麼事的人,也都感覺到了宮中不太平

陌紫皇並不知道韶音才是真正的朝音公主,所以對于云夢皇朝的皇權交疊變化沒有放在心上

其實他覺得如今的云夢皇朝和天曜皇朝非常相似,帝君都是不願登上帝位的人無論是風帝風云華還是霧帝夢夕霧兩個人都有種趕鴨子上架的感覺,不得不肩負起一個王朝的重擔

兩個帝君都是無心于權勢,一心想著隱退,只可惜膝下孩子成長得太慢,叫他們無**成身退

夢夕霧原本還有一個盼頭,夢曇絕對是帝君之材,奈何只是空歡喜一場

"我們稍後動身離宮"

陌紫皇開口道,這些守衛他不曾放在眼底,要帶韶音和木芙出去不是難事何況夢曇也不希望在帝位還不穩的時候,就與天曜皇朝交惡,那對他是非常不利的

朝中反對夢曇的聲音還是存在的,畢竟他不是夢族的血脈,在等級分明重視血脈的云夢皇朝,許多老頑固都不會認可他夢族中人不會坐視帝位落入外人之手,在得到消息之後必定會采取雷霆手段

接下來的事也與他無關,他不希望韶音受到什麼波及

"我還有一件重要東西要取"

韶音明白陌紫皇在這個時候離開是為她著想,只是很多事不是想要遠離就可以的她早就已經被卷入了這場斗爭之中,無論她身處何處,都逃離不了

"什麼東西?非要現在取不可嗎?"

陌紫皇疑惑的問道,心中有些不解

"嗯,是有緣人的眼淚"

韶音點了點頭開口道,卻讓陌紫皇誤會了她的意思

"那個雪太危險了,你不要接近他我甯可不要那眼淚,也許還能找到其他的辦法"

陌紫皇想到那個雪侯爺就是七個有緣人之一,他也頗為頭疼

"我的人不是他"

韶音平靜的道,玉容之上透著幾分淺笑

"難道這宮里還有另外一個有緣人?"

陌紫皇倒是不曾留意過這一點,比不上韶音心思細膩他最關心的人是她,對于自己的事反而沒有那麼關注

"嗯那個人就是夢曇"

韶音沒有再賣關子,直接告訴陌紫皇,免得他瞎猜

"昨日你就是發現了他是有緣人,所以才答應他出去救人的"

陌紫皇恍然大悟,原本一點點的酸楚醋意,也盡數消散,只剩下濃濃的感動她原本可以拒絕夢曇的請求,但她卻答應了,為的就是那滴眼淚

雖然只是七滴眼淚,但搜集這七滴淚,韶音卻是花了很多的心思

"只是現在這況,這滴眼淚怕是沒辦法取了"

他分析了一下局勢,他們現在最好不要和夢曇接觸,否則就會讓原本就混亂的局勢,變得加錯綜複雜

他們兩人的一舉一動,如今都代表著天曜皇朝

"可是時間只有半年不到了"

韶音咬了咬唇,不想在這個時候放棄了大好的機會下一次要再見夢曇,就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

"沒事的,如今況還不算糟糕,你也不必為**心"

陌紫皇握住韶音的手,話音也充滿了溫柔

只要他心平靜,就不會有什麼大問題

"如今的局勢尚未明朗,我們再等一兩天再走這兩天找機會,把眼淚拿到,最好是兩滴眼淚都拿到手"

韶音拿出寒玉玲瓏球,眼中有著期待的神色

"你有什麼好辦法?"

陌紫皇想到這些眼淚並不好拿,無論是夢曇還是雪侯爺,兩人都是那種鋼鐵硬漢,肯定是哭不出來的

"動之以肯定是沒有用的,所以我最近在研究一種催淚霧,管他是誰,只要他的眼睛正常,被這種催淚霧熏一熏就會淚奔"

韶音從子里掏出了一個瓷瓶,臉上有著滿意的笑容

"那好,夢曇的眼淚我去取,我先秘密安排你出宮"

陌紫皇拿過韶音手中的瓶子,沒想到她居然研制出了這種東西,看來她真的是費了很大的功夫

"我還有一件事要去做,事成之後宮外彙合我手里還有這個,可以自*出入皇宮"

韶音將夢曇借給她的王者之石手串拿了出來,她還沒來得及把這個還給夢曇,就發生了這樣的事

"這是王者之石"

陌紫皇也知道王者之石,只是沒想到夢曇會把這麼重要的東西給韶音,看來那家伙肯定是對她有什麼企圖

"那個臭子要是敢打你主意,看我不熏死他"

他握緊手中的瓷瓶,語氣帶著幾分惡狠狠的意味,讓韶音哭笑不得

"呵呵你想多了,他只是把這個借給我而已,還是要還的"

韶音見到他吃醋時候可愛的模樣,好笑的道

兩人商量了一些細節,沒過多久,他們就聽到木芙帶來了最的消息

陌紫皇對于木芙在這種風聲鶴唳的時候還能打聽到消息感到驚訝,只是看韶音並沒有表現出什麼奇怪的神色,他就知道她們應該是知道些什麼

"木棉皇後瘋了"

木芙臉色複雜的道,眼底里滑過了一抹哀傷

聽木棉皇後接受不了這樣的打擊,在冷宮之中瘋了

"其他人的況如何了?"

韶音的眼底滑過凝重之色,接著開口問道

"夢慈皇子被軟禁,倒也沒有受什麼虐待就是夢白花公主,似乎是得了一種怪病,一直在喊痛聽人她全身都發痛,不管碰到那塊肉,都疼得要命,但外表卻看不出異樣,禦醫也沒有看出任何的問題"

木芙將自己打探的消息,一一了出來聽到那個驕橫的夢白花倒黴,她心里也是一陣快意

誰讓她之前一直為難韶音的,現在報應到了

木芙不知道夢白花為何會突然生病,但在暗中守衛的隱衛卻知道昨夜他們爺可是發火了,如果不做點什麼,怎麼能平息爺的怒火?

爺出手肯定不會讓她死得那麼痛快,有的人活著比死還難受

"阿慈沒事就好"

韶音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夢慈,他太過單純,根本不是夢曇的對手

"夢慈不會有事"

陌紫皇知道韶音和夢慈關系很好,便開口安慰道

"他是那位護著的人,身邊自有高手保護"

"那位?"

韶音不明白他的那位是指什麼人,她對云夢皇朝的況並不熟悉

"不是你想的那位,而是另外一個神秘高人,也算是夢慈的爺爺"

陌紫皇想到那個人,神透著幾分古怪之色

"呵呵呵,皇皇,沒想到你還記得人家人家真是好開心哦"

一道妖嬈入骨的嗓音,從遠方天空飄了過來,瞬息的功夫,一個面容豔麗妖嬈的美人,就神奇地坐在了椅子上

韶音根本沒有看清楚這個人是怎麼出現的,那度快得宛如閃電

美人有著一張無懈可擊的傾國容顏,面若凝脂,白玉無瑕丹鳳眼張揚地勾挑而起,銀月色澤的眼瞳就像是一個漩渦,眉梢眼角都流露著媚笑眉心點綴著一顆粉色的珍珠,流轉著柔和的光彩

那一頭銀色的發絲,宛如流瀑淌下,滑過那巴掌大的臉一襲火的狐裘,松松垮垮地披在美人的身上,狐毛的尖端有著亮金色的色彩一股似花飛花的香味,隨著美人的到來,泛濫開來,味道很淡,並不難聞

"好漂亮的大美女"

韶音見到如此妖嬈的美人,忍不住開口贊歎了一句

"人家的確是大美人,但不是美女啦紫皇,你對不對?"

東方云樓笑得格外燦爛,撲閃的銀眸,看向了陌紫皇

"我們阿音一向是心直口快,的都是實在話,東方姑娘不要介意"

陌紫皇面不改色的道,讓東方云樓的笑臉實在是掛不住了

怎麼能用東方姑娘這個稱呼,來稱呼他這個大男人呢?太傷他自尊了

"你和你爹一樣毒舌"

東方云樓氣呼呼的瞪了他一眼,但配上他那妖嬈的臉龐,一點威懾力也沒有

木芙在見到東方云樓的時候,眼底露出了震驚之色

沒想到這位如此快就到了這樣一來,夢慈肯定是不會有事的

上篇:【159】火焰之心     下篇:【161】快刀斬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