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162】麻木不仁  
   
【162】麻木不仁

"啪——"

一道鞭子落下,讓屋子里的哭啼聲陡然一滯,繼而發出了一聲慘叫

"啪啪啪——"

雨滴般的鞭子朝著坐在搖搖欲墜的椅子上的木棉身上落去,讓她皮開肉綻,身上鮮血流淌而出

手握鞭子的人是一個面容陰狠的老嬤嬤,她原本是宮中手握大權的嬤嬤,得罪了年輕時候的木棉那時候木棉心軟沒有下殺手,只是將她逐到了冷宮之中,讓她自生自滅

只是沒想到,時隔多年,木棉也被逐到了冷宮之中有這個記仇的老嬤嬤在此,她怕是活不了多久

"還我女兒——"

木棉身上傷痕累累,但她口里還是在喃喃著這句話,意識有些錯亂,顯然是遭到了沉重的打擊,她的精神出現失常

"你就到陰曹地府去見女兒進了這里,你這輩子也別想離開了"

老嬤嬤陰惻惻的道,看到高高在上的木棉此刻淪落到這種地步,她的臉上充滿了快意之色

"你不是很囂張嗎?你不是很高貴嗎?現在還不是如賤婢一樣任人欺凌"

她手中拿起鞭子,再度朝著木棉的身上落去

"住手她是皇後娘娘,你怎麼敢這樣對她"

木槿姑姑出去打水,急急忙忙地跑了進來,想要阻止這個老嬤嬤的暴行

但是這老嬤嬤心狠手辣,哪里管木槿什麼

"你們兩個不要太天真了進了這冷宮,管你是誰,都要給我老老實實服服帖帖的"

老嬤嬤一鞭子朝著木槿打去,臉上露出了猙獰的笑容

"女兒女兒"

木棉渾身是傷的躺在髒兮兮的冰冷地上,偶爾還有老鼠從身邊飛竄而過她什麼都沒有感覺到一般,嘴里還是在呼喚著什麼

"娘娘"

木槿看到木棉這副模樣,忍不住哭了起來

"別是叫女兒了,就算你叫天王老子都沒有人會來救你的"

老嬤嬤皺巴巴的臉上,一雙陰毒的眼睛,露出了無之色手中的鞭子是以前冷宮之中遺留下來的,這里曾經有一座刑房,用來秘密處死犯禁的宮人妃子

"陛下一定會來救娘娘的你等著"

木槿護在木棉的身邊,心中充滿了希望

"陛下心里如果有她,她還會進冷宮嗎?"

老嬤嬤撇了撇嘴,一腳將木槿踹開她終日做粗活,力氣比起她們兩人都大得多,看她們如何能夠反抗

木槿一聽她的話,臉色也透著幾分慘白

陛下得知皇後所做的事之後,對她已經是徹底失望了

畢竟這麼多年,陛下子嗣無多,都是皇後在暗地里做的手腳陛下一直礙于夫妻之,沒有對皇後做什麼,只是如今知道皇後當年還做了這樣的事,對皇後已經心灰意冷了

老嬤嬤揚起手中的鞭子,朝著木棉身上落去,要讓她活活流血而死在這冷宮沒有藥材治療,也沒有食物,她們就等著凍死餓死

眼看鞭子就要落下,老嬤嬤的身體卻陡然一僵,感覺到脖子一痛,接著就口不能,身體不能動彈

她驚恐的聽到門扉被打開的聲音,還有腳步聲清晰地落下

那種感覺猶如惡鬼到來,陰風陣陣,嚇得她冷汗爆流

"把這礙眼的老鼠抬出去"

韶音淡淡的聲音,透著一股酷寒輕輕揮手,一片藥粉就灑在了這老嬤嬤的身上,讓她的身上散發出一股奇異的香氣

"是"

九影和霄落得令,立刻將這老嬤嬤抬到宮後的荒涼僻靜處

他們剛剛走,老嬤嬤就感覺到有什麼蟲蟻爬上她的身體,她身上散發的香氣,正是吸引各種毒蟲蛇蠍的味道,加上她身體動彈不得,在這里一直沒有人發現,那後果可想而知

如果不是她那般麻木不仁草菅人命,韶音也不會對她下狠手

要是他們再來晚一些,怕是就見不到木棉了

"你們是?"

木槿見到這一行人突然出現在這里,臉上露出了警惕之色

"我們白日見過"

韶音點亮屋子里燒得只剩下半截的蠟燭,燭光很微弱,勉強能夠看清楚對方的模樣

"木槿不知是武尊王妃駕到,多有得罪"

木槿驚訝的道,連忙掙紮起身,向她行了個禮

"這都什麼時候了,不要講究這些虛禮了把你主子扶起來,先給她包紮一下傷口"

韶音見到木棉身上的傷口,血肉都翻了出來,看來剛才那個老嬤嬤真得是想置她于死地

"娘娘娘娘"

木槿看清楚木棉的傷勢,嚇得大哭起來,驚慌失措不知道該怎麼辦

木芙走上前,將木棉扶起來,見到沒有什麼包紮的東西,便撕下自己的子給木棉包紮

韶音身上平日就有帶藥瓶,此刻就派上了用場

只是當她替木棉處理傷口的時候才發現她的身上竟然泛著青紫之色,那是中毒的症狀

那個老嬤嬤怕是奉了什麼人的命令,要殺掉木棉滅口的

想到這里,她的眼底就滑過了寒光

"萌萌她身上的毒交給你了"

韶音見到木棉身上的毒已經開始侵入心脈,普通的藥怕是沒有用了因為那毒是霸道的奈何毒,就是她身上曾經中過的毒

火月雪貂萌萌聞立刻跳了下來,它聞到了毒藥的味道

它將木棉的手指咬破,開始將她體內的毒吸收出來

火月雪貂身上有著致命的毒藥,但也能夠解毒

隨著火月雪貂以它的靈通替木棉解毒,她身上的毒氣慢慢散去,臉色也恢複了正常

韶音替她施針,讓她的神智恢複清醒

當木棉再度睜開眼睛的時候,眼底已經恢複了清明之色

"你們為何要來救我?"

木棉虛弱的問道,臉上充滿了死寂與絕望

"我們不是來救你的,只是想弄清楚當年的真相"

木芙走上前來,目光凝視著木棉

"你——你——究竟是何人?"

木棉的聲音有些顫抖,看著木芙的眼神,覺得特別熟悉此刻聽她的話,讓她加確定這個人可能和自己是舊識

木芙撕下人皮面具,在微弱的燭火之中露出了真容,嚇得木棉臉色一陣慘白

"阿芙真的是你嗎?你不是已經——"

她的眼眶湧起了淚水,顫抖的聲音,幾乎無法下去

"我沒有死我只是想知道,為什麼你當年要派殺手追殺我和朝音公主"

木芙激動的質問道,面對木棉不再害怕,而是充滿了憤怒

"我沒有我沒有讓人追殺你們"

木棉聽到她的話,心底陡然一震,堅定的搖頭道

木槿看到木芙的時候,驚訝得張大了嘴巴,不出話來

"我當年是有派人跟在你們身邊,但是要確保你們安危,派出去保護你們的只是後來那批人再也沒有回來,之後派出去找你們的人,都是石沉大海"

木棉擦去臉上的淚痕,眼神有些迷朦,好似在回憶當初的事

"我沒有看到任何保護我們的人,只有無盡的殺手,要將我們徹底滅口如果不是我命硬,現在你也看不到我了"

木芙的聲音透著一股憤怒,是對那幕後黑手的恨,連一個嬰孩都不放過

"怎麼會這樣?那我的女兒呢?她現在還活著嗎?過得可好?長什麼樣子?"

木棉急忙忙地問道,不顧自己的傷勢,握住木芙的手,眼神焦急

"她還活著"

木芙見到木棉的樣子,不似偽裝出來的只是她如今不能告訴木棉韶音就是她的女兒,因為如今宮中局勢混亂,韶音如果暴露了,肯定會引來殺身之禍

"活著就好活著就好"

木棉聽到木芙的回答,心里也有了幾分底氣

"今夜我央求武尊王妃帶我來此,就代表她是信得過的人,就是武尊王妃救了我的性命,我才能活下來當年如果不是你派出的殺手,又會是什麼人呢?"

木芙見到木棉看向韶音,便解釋了一句

"多謝武尊王妃搭救之恩"

木棉向韶音道謝,只是看不清韶音戴著面紗的容顏,所以沒看出什麼端倪

"當年除了我,只有另外一個人知道那件事"

她回憶了一下,想來想去,只有那一個可能了

"誰?"

韶音和木芙齊聲問道,感覺從木棉口中可以知道一個關鍵人物

就在她要開口的時候,一道火芒從冷宮之外飛掠而來,穿透破敗的門窗,落在了屋子里面

"嗤——"

瞬間就有破敗的家具燃燒了起來,隨著越來越多的火箭落進來,火勢開始蔓延起來

"有人要殺人滅口,毀尸滅跡了我們快離開這里"

韶音當機立斷,讓隱衛帶上她們幾人,迅從來時的道路撤退

"快走要燒塌了"

木芙見到這宮殿破得完全經不起一點大火,才片刻的功夫就搖搖欲墜

幾人逃出來的時候,宮殿已經轟然崩塌,陷入火海之中

他們立刻進入枯井之內,緊急撤離,否則這里如此大的動靜,必定會引來許多人的注意

那個渾身不能動彈的老嬤嬤,見到大火順著雜草,一直燒到她的身上,驚恐得想要大叫,卻一句話也叫不出來

原本大火在大冬天燒得沒有這麼快,都是她事先在屋子里倒了火油,如今燒得太旺盛,直接把外延也燒起來了

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啊

上篇:【161】快刀斬麻     下篇:【163】仁至義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