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164】盡數抹殺  
   
【164】盡數抹殺

韶音的聲音從車駕之中傳了出來,充滿了霸道凜然,叫所有人都感覺一陣害怕

皇宮禁衛軍也被她的氣勢一震,沒敢攔她的車駕

她手里有著夢曇的貼身信物,如今夢曇掌權,他們自然不敢違令

"將這個不尊本公主的妖女拿下壓入大牢"

韶音非但沒有慌了陣腳,反而是下令將毒蛛拿下

"公主的命令你們也敢不從?是想造反嗎?"

九影亮了亮王者之石,禁衛軍首領臉色一變,露出了驚恐之色這個時候夢曇正在掃清異黨,他們是萬萬不敢沾染上造反之罪名,否則就是萬劫不複

"拿下這妖女"

皇宮禁衛軍以前沒有見過毒蛛,此刻看到她似乎想對公主不利,氣勢洶洶地沖過來,便率領其他的守將一同將毒蛛攔下

"踏踏踏——"

公主的車駕光明正大地從宮門駛出,讓毒蛛露出了氣急敗壞之色

毒蛛不知道那車駕上到底是什麼人,只是覺得事不對勁,豈料這些蠢貨沒有給她查清楚的機會,全都圍了上來阻攔她

她當下也沒有解釋的機會,只能與這些禁衛軍打起來長一甩,細細的蜘蛛絲飛掠而出,大片的禁衛軍倒下,脖子上還泛著毒氣

這堅不可摧的蜘蛛絲是百年毒魔蜘蛛吐出的,被以秘法制成了這個可怕的武器

"發生了什麼事?"

夢曇聽到了宮門這邊的況,親自過來查看,就見到了毒蛛被禁衛軍圍住,還有不少禁衛軍橫尸遍野

"參見陛下"

眾人停止了動作,全都看向了夢曇

一名侍衛長走上前,將事的經過了一遍當提到對方是手持王者之石離宮,夢曇的臉色就變了

"是她走了王者之石在她的手上"

"她?"

雪侯爺宛如謫仙,站立在他的身邊,淡淡的問道繼而想到了那日在宮門口遇到韶音的一幕,腦海中有靈感乍現

"曇師弟,我還有事,先走一步了"

他的臉色微變,立刻朝著宮門外掠去

夢曇揮了揮手,阻攔在宮門口的禁衛軍立刻散開他召來一匹駿馬,立刻跳上馬背,朝著宮外疾馳而去

"守住宮門,任何人也不能放出去"

他一聲令下,宮門口的守衛皆是露出了嚴肅之色

一隊禁衛軍精英騎上馬駒,在司徒的帶領下,跟隨在夢曇的身後出了皇宮

此刻夜色已深,韶音一行人離開皇宮之後,立刻駛入了一個偏僻的巷子里找了一戶人家,換去了身上紮眼的衣裳,看上去宛如常人

"阿棉,當年到底還有誰知道那件事?"

木芙見到他們暫時脫離了險境,便開口詢問道

"當年知道這件事的只有公孫家的人,我娘家毫無勢力,最初只能靠公孫家族扶持,很多事都是公孫家暗中安排的就連夢曇也是公孫家安排好的,否則以我那時候的力量,根本無法做到偷龍轉鳳"

木棉出了這段秘辛,在她背後的助力是云夢皇朝中的大世家公孫家族

"聽聞公孫家族是世代將門,手中握著兵權,地位極高"

韶音聽木棉這麼,感覺那個公孫家很可能就是這幕後黑手木棉以為自己掌控了一切,其實只是其他人棋盤上的一顆棋子,為的是將夢曇送進宮中繼承皇儲之位

這一局棋,可以是布局精妙,布置了十幾年,只為了最後的勝利

"當初追殺我們的人,很可能是公孫家族派來的"

木芙開口道,心中有了幾分釋然,對于木棉的恨已經消散了

"都怪我沒有保護好你們,讓你們受苦了"

木棉擦了擦眼角的淚水,目光落向皇宮的方向,想到夢慈如今深陷牢籠之內,心中也是分外不安

"這所有的孽都是我種下的,有什麼因果報應都沖著我來,只求不要連累我那可憐的孩子……"

"那位大人已經入宮了,你不必掛心皇子安危"

木芙心地善良,見到木棉有悔過之心,也沒有怪罪她,反而安慰起她來

木棉聽到這里,懸著的心也平靜了下來只是如今她一無所有,夫君已經對她心灰意冷,一時間她感覺心底空蕩蕩的,前路茫茫,不知道該往何處去

"這里不宜久留,九影和霄落駕車送她們去木棉村避禍"

韶音開口道,給木芙她們安排好了一切,如今皇宮已經沒有木棉的容身之地,她們最好的歸處就是與世無爭的木棉村

聽到她的安排,木芙和木棉的眼底湧起了一抹異彩,心中對久違的故鄉充滿了向往

"音兒——那你怎麼辦?"

木芙伸手握著韶音的柔荑,眼中充滿了不舍

"我與紫皇彙合之後,便會回天曜皇朝娘親以後如果想來看我,隨時都可以"

韶音溫和的道,將她親自送上馬車

木棉看到韶音褪去了易容,恢複了真正的容貌,感覺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她的眉眼,讓人覺得特別的親切

幾人坐上馬車,韶音給她們准備好了盤纏,加上有九影和霄落的保護,她們定然可以一路平安

"一路順風"

韶音收起了王者之石,站在一盞昏黃的燈下面,朝著她們揮了揮手

木棉看著她那甯靜的笑容,仿佛見到了很多年前的自己

一瞬間,她想通了很多的事,腦海之中似有雷霆劈了下來,讓她的內心震動不已

是她

那是她的女兒啊

她的模樣很像她的父皇,眉眼間還有自己的模樣

自己的女兒如今已經是武尊王妃了,有著天神般的夫君疼愛

她沒有什麼,只是目不轉睛的凝視著韶音,想要將她的模樣看清楚印刻在心底

只可惜眼眶的淚水決堤而出,模糊了她的視線

"阿芙,她是不是我的朝音?"

直到再也看不到韶音的時候,木棉才顫聲問道

"朝音是個孝順溫柔的姑娘,心地善良,已經嫁為人婦,如今過得很好我們都不該成為她的負累,讓她平靜地過下去"

木芙如今已經不再責怪木棉,看到她的神,就知道她已經猜到了韶音的身份她沒有點明,只是溫柔的道

"她一定會幸福的"

木棉明白她的意思,如今與韶音相認的話,必定會給她惹來大災

只是她們並不知道,韶音的身份早就已經泄漏了,危機也在靠近她

送走了木芙幾人,韶音抱著萌萌,朝著事先和陌紫皇約定好的地方走去

皇宮之中的風波未曾影響到外面,由于夢曇下令保密,百姓們什麼也不知道,還在舉國歡慶皇後的生辰雪白的街道上,游龍戲鳳的花燈,一盞盞亮起來,綿延成一片絢爛的光景

街上格外熱鬧,哪怕是深夜,還是有不少人在賞燈

風味吃的香氣飄散開來,讓人聞著口水直流

韶音一身平民的衣裳在人群里並不起眼,佩心和環月在她身邊心保護

"快來猜字謎啊猜對了可以得到一個雪蓮花燈哦"

"大家來看噴火"

"奶奶,我想要那個葫蘆"

"賣餃子啦熱騰騰的餃子"

"……"

販們的吆喝聲不絕于耳,讓韶音感受到了塵的味道她喜歡這樣的氣氛,很安祥,置身其中會覺得格外甯靜

"這位漂亮姐姐要不要買手鏈,這可是上好的天河石,非常適合你這樣出塵的氣質"

有一個年輕姑娘向韶音介紹起來,臉上掛著熱的笑容

韶音停下來,看了一眼那淺藍色的天河石,柔和的雪光灑落在***的珠子上,泛著迷人的光暈,宛如天之藍,海之甯,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姐姐真是好眼光,這天河石手鏈名為滄海月明,是愛轉運石,可以讓愛加美滿"

年輕的姑娘,看到韶音有興趣,加詳細的介紹起來

"給我包起來"

韶音也很喜歡這手鏈,她感覺到了這手鏈的不凡之處,似乎隱隱透著一股神光,讓人的心神甯靜下來她想到這個可以對陌紫皇的身體有好處,就決定買下來

"好咧一共是兩百四十八紫石幣,這天河石是我爺爺從一處危險的地方帶出來的,不定是寶貝呢"

年輕姑娘點了點頭,找了個盒子,要把天河石裝好給韶音

"嗯"

韶音取出紫石幣遞給這個姑娘,這個價位並不貴看這個姑娘的打扮,不像是普通人,這天河石不定真是什麼寶貝

她接過天河石,就感覺到一股淡淡的涼意從上面傳來,整個人精神抖擻

萌萌也感覺到了這東西的不俗,睜開了滴溜溜的眼睛,瞅著天河石

"冠哥,是那個該死的賤人"

"真的是她這次看她往哪里逃"

北宮冠和羅葵見到了韶音,眼里齊齊滑過了狠毒之色他們注意到韶音懷里的萌萌,上一次吃了大虧,這一次他們必定會心提防

"這東西我們葵妹看上了"

北宮冠大搖大擺的走來,指著韶音手里的天河石道

"她出多少錢,本姐出十倍"

羅葵不屑的看了韶音一眼,見她穿得這麼樸素,料定她肯定沒什麼錢,想要狠狠地踩一踩她

萌萌見到他們兩個,立刻朝著他們呲牙,做出要撲過去的模樣,嚇得他們連忙後退了一步心里對萌萌的陰影,還是沒有散去

上篇:【163】仁至義盡     下篇:【165】殺一儆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