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168】用心良苦  
   
【168】用心良苦

雪白的車駕一路不曾停歇,快如仙鶴展翅飛翔,穿過寬敞的街道,直抵叢櫻環抱的聖櫻殿.

聖櫻殿,乃是曆代紫櫻殿聖女所住之處.

云緲清幽,櫻花飄舞.

一瓣瓣如羽似云的紫色櫻花,自天空之上悠悠飄落而下,鋪滿了香徑青階.

"各位請進,我等不能入內,恕不能再相送."

一名白衣使者開口道,素手一引,給他們指明了方向.

"多謝."

韶音道了一聲謝,眺望著這座白色的宮殿,不染纖塵,看上去潔白無瑕.大氣莊嚴,恢宏壯闊.

聖櫻殿居于高處,由漫天的紫櫻花化作天梯,蜿蜒到雪樹瓊苞般聖潔的殿門.

"這還是我第一次進聖櫻殿,嫂子快走吧!進聖櫻殿的機會可不多!"

陌云鸞伸手挽著韶音的玉臂,與她一同走上櫻花天梯.

"這天下城真是壯觀!"

韶音感受到陌云鸞的細心與體貼,知道她是怕自己不敢走這天梯,所以才挽著她,好讓她不會害怕.

無論身處于天下城何處,都能感覺到那撲面而來的蒼茫氣息,攜帶著歲月的古老浩瀚,直入心扉.

"這天下城是凡界的中央腹地,紫櫻殿是在人們的心中是神一樣的存在,此地是紫櫻殿的所在,自是不俗."

陌云鸞細心地解釋道,渾身透著靈動之氣.

"紫櫻殿比起各國的皇族都要厲害,諸多隱世宗族的老家主都在紫櫻殿擔任長老和客卿.普通的子弟,卻是沒有資格進入紫櫻殿."

她知道韶音對隱世宗族的況不了解,所以多了幾句.

韶音聽得認真,對紫櫻殿也有了一番更全面的了解.難怪月霓塵為了見陌靈軒一面要大費周章了,紫櫻殿如此強勢,她自然是要非常心,否則很可能讓陌靈軒陷入危險之中.

紫櫻殿的聖女不容侵犯,任何人妄圖染指,下場都是死!

聖冥帶著陌紫皇走在她們的身後,他一向沉默寡,讓人覺得特別嚴肅.尋常人都不敢靠近他,對他是望而生畏.

他們剛剛抵達殿門,陌靈軒就快步上前.儒雅俊美的容顏上,一雙海洋般的眸子里,盡是關懷擔憂.

他周身透著一股仙靈之氣,君子如玉,面若朗月,目若星辰.長發以白色月牙玉簪束起,隨風飄揚而起.一襲高雅玉色長袍,宛如玉蘭花開得一樹,清幽高華.

風歎吟兮的嗓音,從他芙蕖般嫣的唇畔飄逸而出.

"大哥怎麼會這樣子?快扶他進去!"

陌靈軒第一時間看了看陌紫皇的況,當下一刻也不敢耽擱,馬上帶著眾人朝著聖櫻殿之內走去.

聖櫻殿之中有一個療傷聖地玉瑤池,雖名為池,但卻無水,只有濃郁的靈霧充滿了整個玉瑤池.瑤池之畔盛開著一朵朵雪蓮花,看上去猶如仙境.

一襲白衣勝仙的月霓塵,朝著眾人點了點頭,算是打了招呼.

陌紫皇被送到玉瑤池之中,陌云鸞與陌靈軒聯手為他治療,以蓮珠之力穩定他的況.

韶音則是被帶到另外一旁的空中閣樓,坐在鋪著厚實絨毯的榻子上,溫暖的陽光照耀在身上,驅散了冬日的寒冷.

聖櫻殿內溫暖如春,置身于其中,好似來到了人間四月天.

"你們一路上風塵仆仆,一定沒吃什麼東西,我讓人准備了一些點心,先填填肚子."

月霓塵讓侍女將新鮮瓜果和精致的甜點送了上來,她看韶音也沒有什麼心思吃飯,所以只安排人做了一些可口的點心和清淡的香粥.

聽聞韶音喜歡美酒,她特地拿出了珍藏的百花佳釀.

"謝謝."

韶音一路上什麼都沒吃,如今也餓得有些發暈,吃了一碗香粥,整個人也精神了許多.

"我們這一次是來向藥神求醫的,不知道他現在身在何處?"

"真是不巧,因為藥神大人是藥塔的塔主,所以在前幾日已經進入了藥塔之中.在藥靈盛會結束之前,他怕是不會出塔."

月霓塵想了想,緩緩開口道.

"那我們不能進藥塔找他嗎?"

韶音淡若的聲音,透著幾分急切.陌紫皇的況很不妙,真的拖延不得了,七和五只能替他爭取一些時間.

"這恐怕不行."

月霓塵明白韶音的焦急,但卻也沒有辦法幫忙.

"藥塔是紫櫻殿的聖塔,哪怕是紫櫻殿的殿主都不能隨意入內,唯有在靈藥盛會之中嶄露頭角的前三名,才有資格進入藥塔一觀."

她對韶音解釋了一番,藥塔不是什麼普通的地方,除了塔主能夠隨時入內,其他人只能望而卻步.

"聽藥神大人要從這一次藥靈盛會中選徒,所以特別嚴格,想要進藥靈塔可是困難無比."

"藥靈盛會什麼時候開始?"

韶音聽到月霓塵的講述,明白這個時候雖然是見到藥神的唯一機會,但卻不是誰都能見到藥神的.

如果只有進入藥塔才能見到藥神,那她要試一試.

"明日就是藥靈盛會的日子,至于比試內容,我也不知道.每一次藥靈盛會的內容都不同,但無非是與醫理藥學有關的東西."

月霓塵緩緩道,沒能幫上什麼,她有些不好意思.作為東道主,本應該替他們分憂,可惜很多事不是她能做主的.

她為聖女,表面風光無限,萬人敬仰.然而光鮮表面之下,卻有著不為人知的苦澀無奈.

她連自己的終身幸福都沒有辦法做主,更遑論其他呢?

"我要去參加藥靈盛會,親自請出藥神."

韶音淡淡的話音,充滿了堅定.

"藥靈盛會聚集了所有的醫界英才,可能沒有那麼簡單.我去讓人安排你參加,另外我會親自去請殿主幫忙,看看能不能請出藥神大人."

月霓塵點了點頭,她知道韶音的醫術很高明,只是這一次可是聚集了整個大陸的英才,許多醫藥世家的精英從出生就開始精研醫術,對于此次的藥靈盛會是志在必得.她也不知道韶音能不能進入前三名,不過總是要試一試.

"麻煩你了."

韶音卷翹的睫羽半遮秋水明眸,瞳仁之中流光瀅瀅.

她不能輸!

她輸不起這一局!

"有什麼我能幫忙的盡管開口."

月霓塵開口道,一掃平日的冷淡高傲.如果不是因為陌靈軒,她也不會這般親近韶音.愛屋及烏,她對陌靈軒身邊的人也多了幾分好感.

"嗯,如果有什麼需要,我肯定不會客氣的."

韶音微微頷首,眼中滑過一抹柔和之色.

"你身上這顆珠子倒是別致,還會發光!"

月霓塵伸手撩開一縷發絲,杏眸朝著韶音腰間系著的寒玉玲瓏球望去.

此刻那顆寒玉玲瓏球正散發著赤色的光芒,好似一團火焰在燃燒.

韶音的心思一直在如何請藥神上面,倒是沒有注意到寒玉玲瓏球發光.經月霓塵一提醒,她才發現了這麼重要的事.

"其實,我現在就有一件事需要你幫忙."

她手握著寒玉玲瓏球,眼中浮起了激動之色.沒想到在這里,居然遇到了七個有緣人之一!

這是在絕境之中,一個意外的驚喜.

"有什麼事你看,如果是霓塵力所能及的事,一定竭盡全力."

月霓塵疑惑的問道,一襲白衣在柔和的聖光照耀下特別明亮.眉心一抹蝴蝶花鈿,跟她身旁的大片雪蓮花相互映襯,美不勝收.臂彎上沁雪白紗逶迤到地上,宛如西湖煙雨朦朧.

"我需要你的一滴淚."

韶音緩緩道,出的內容讓人覺得像是開玩笑,但她的神卻沒有一點開玩笑的意思.

"一滴淚?"

月霓塵檀口微啟,不明白韶音為何提出了這樣的要求.

"嗯.集齊七滴能讓此珠發光之人的淚水,就能救紫皇."

韶音簡單的道,讓月霓塵恍然大悟.

這顆珠子如今在發光,那就明她是韶音要找的人.只是為什麼是她?

難道是因為她是天生陽火體質嗎?

她能夠被紫櫻殿看中,選為聖女,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于她是天生火靈體,數萬人中都難找出一個.

正是由于紫櫻殿的長老害怕她的寒症會影響她的火靈體,才會格外重視,允許陌靈軒經常來天下城替她醫治.

"既然如此,那我願意把眼淚給你."

月霓塵答應下來,如果她的眼淚可以換陌紫皇活命的機會,能夠讓陌靈軒緊蹙的眉頭松開,那她願意落淚.

"可以先把這顆珠子給我嗎?這應該是搜集眼淚用的東西吧!"

"嗯,是的."

韶音將寒玉玲瓏球交給月霓塵,充滿了對她的信任.

"那你在這里休息一會兒."

月霓塵跟韶音道別了一聲,便拿著寒玉玲瓏球,走回了房間之內.她站在軒窗前,目光凝視在檀木桌上一柄紙傘,伸手握著紙傘,眼底浮起了濃濃的悲傷之色.

這柄傘是陌靈軒留下的,傘下他們曾經笑得那麼甜,但卻注定了離散的結局.

她的愛,壓抑在心底,不敢出來,也不敢讓人發現.

最愛的男子明明就在咫尺,她只能假裝平靜,強裝堅強.她用心良苦,他從來都不知道.他也許怪她怯弱,怪她冷漠,怪她不近人.

她滿腔的深,只能化作一滴清淚,滴落而下.

因為太愛,所以不願傷害他,不想讓他陷入危險.

哪怕這一生注定彼岸相望,相遇相知相愛不得相守,她也會守著這個秘密,讓愛在心間地老天荒.

上篇:【167】剛愎自用     下篇:【169】苦難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