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169】苦難醫  
   
【169】苦難醫

待到月霓塵再度出現的時候,手中的寒玉玲瓏球已然多了一顆晶瑩的淚珠,飄浮在里面,好似一顆剔透的水晶.

"希望紫皇大哥早日康複."

月霓塵已經恢複了如常的模樣,只是眼眶還有些潤.

"大恩不謝,日後必定報答."

韶音接過寒玉玲瓏球,看到眼淚又多了一顆,如今只剩下最後一顆眼淚了.

但是這第七個有緣人是誰,她都不知道.

也許是她身邊的人,但她沒有注意到.

到底誰才是最後一個有緣人?

如果找到那個人,不需要找藥神,也可以救陌紫皇.

她心中這般想著,卻也明白最後一個有緣人不好找.如今陌紫皇危在旦夕,只能先找藥神救命了.

"你不必什麼回報,當日你救了霓塵一命,還替我保守秘密,我心里一直很感激.只是沒有找到機會報答恩,如今只是一滴眼淚罷了."

月霓塵動聽而清冷的嗓音,不急不緩地道.自古苦難醫,縱然是有神醫在世,也醫不好她的病.

"哦?有什麼秘密我不知道的呢?大嫂,你可不厚道哦!"

陌靈軒和陌云鸞結伴走出來,臉色都有些蒼白,可見耗費了很大的功夫.

聖冥在里面守著陌紫皇,避免他出狀況.

"沒什麼,是女兒家的秘密!"

月霓塵聞連忙搖頭,眼底滑過一抹驚色.

"我也是女的,要不告訴我好了!不告訴這些臭男人!"

陌云鸞俏皮地笑道,精致的臉上寫滿了疲憊.

月霓塵聞,露出了幾分難色.她的秘密不能公開,否則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七,五,你們大哥現在況如何了?"

韶音開口轉移話題,替月霓塵解了圍.

"他暫且保住了性命,但只能爭取一日的時間.否則,哪怕是治好了,他的身體也會受損."

聽到她的話,陌靈軒和陌云鸞立刻就討論起了陌紫皇的事,尤其是陌紫皇出事的原因,他們都一一向韶音了解了一遍.

月霓塵坐在一旁,看他們的架勢,怕是不替陌紫皇討回公道,他們是不會善罷甘休了.

"明日我會去參加藥靈盛會,一定要請出藥神."

韶音對他們了自己的打算,她沒有想過任何失敗的可能,因為她絕不能失敗.

"好,我與大嫂一同參加,相互也有個照應."

陌靈軒身為靈醫,本就是為了此次的藥靈盛會而來,聽到韶音也要參加,他並不覺得意外.上一次韶音能化解天曜皇朝的大危機,解了花神祭水之毒,就已經證明了她的醫術造詣.

"可惜我不會醫術,不過我可以給嫂子當保鏢,誰要是沒長眼敢欺負我們嫂子年輕美貌,我就一人一拳,把他們統統打得滿地找牙."

陌云鸞握了握粉拳,氣勢十足的道.

"七你這麼凶殘,也只有聖冥師尊才受得了你.換做其他男子,怕是早就嚇跑咯!"

陌靈軒溫潤的聲音落了下來,讓凝重的氣氛緩和了幾分.

"五,你找打!心我叫聖冥收拾你!"

陌云鸞氣呼呼的道,直接搬出了他們兄弟最怕的師尊來.

"算你狠!好男不跟女斗,看你是我妹妹的份上,我懶得你!"

陌靈軒對聖冥也是敬畏不已,哪怕他是自己的妹夫,他也一點不覺得壓力減少.

"我才是大姐好不好?五你這個臭子,給我站住,有種不要跑"

陌云鸞追打陌靈軒,兩人一溜煙就消失得無影無蹤,讓韶音和月霓塵看得哭笑不得.

"我去看看紫皇,先失陪了."

韶音翦水靈瞳幽幽一眨,眼中彌漫著揮之不去的霧靄.她轉頭看了月霓塵一眼,見到她點頭,她便邁步走向了玉瑤池.

地上鋪著藍玉髓,看上去好似一片甯靜的湖水.

聖冥坐在入口處閉目養神,看上去很有世外高人的味道.

感覺到是韶音過來,他並沒有阻攔,依然的閉著眼眸,好似一尊神像.四周飛舞著各色蝴蝶,心翼翼怯怯地停歇在他的身邊,宛如朝拜帝王一般.

韶音沒有駐足停留,而是徑直來到了玉瑤池旁.

陌紫皇躺在玉瑤池上的一個蓮花台上,神甯靜,看上去僅僅是在休憩.等到他睡足了,便會睜開眼眸醒過來.

隔著朦朧的靈霧,他俊美無暇的臉龐,看上去是那麼虛幻.

韶音伸出手,卻生怕他只是自己的一場夢,一觸即碎.

她一襲長裙,逶迤于雪蓮花旁,長發如瀑,面容清麗.明明是仙女一般的人兒,明眸卻充滿了憂郁和哀傷.

"原來,你的心,曾經那麼痛過."

她輕輕歎了一聲,心尖密密麻麻的疼痛,好似一*浪潮席卷而來,不肯停歇下來.

看著他毫無生息的模樣,她有種承受凌遲之刑的感覺.

她想起陌紫皇也曾經經曆過同樣的哀慟,那時候他是如何渡過的?

只要想一想,她的心就為他隱隱作痛.

"紫皇,你要堅持下去,我在等你回來."

她緩緩地道,她知道他一定聽得見,只是如今不能回應她.她要告訴他,她一直都沒有放棄希望,他也絕對不能輕易放棄.

人一旦放棄了求生的*,便會失去所有抗爭的力量.

只要堅持不放棄,一定可以戰勝所有的困難,哪怕是死神也不能阻擋.

陌紫皇在意識迷朦之中,恍惚聽到了耳畔傳來溫柔的呢喃,那麼溫暖,那麼柔和,好似一道光明,讓他緊緊地握住不放.

夜深了,天空被染上了星輝月彩,韶音不曾離開玉瑤池.她就靠在玉瑤池邊上,一直守在陌紫皇的身邊.

一路上她都沒有閉眼休息,累到了極點,她才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如果大哥看到的話,一定會心疼死的."

陌云鸞拿著一條毛毯,動作輕輕地替韶音蓋上.

她雖然嘴上不饒人,一直想要當大姐,但心中早就認可了陌紫皇這個大哥.

平日總是大哥替他們遮風擋雨,如今換他們為大哥撐起一片天空.

"帆帆那丫頭溜去哪里了?平日嚷嚷著要見大舅媽,現在連人影都不見了."

她走到聖冥的身邊坐下,這世界上如果真有什麼人讓她頭疼的話,那就是她的寶貝女兒聖伊帆了.

年紀古靈精怪,惟恐天下不亂,讓她這個當娘的如何能夠安心?

"她急著去見大舅媽,所以偷偷溜去了暮雪城的皇宮.那丫頭精得很,不會出事的.等她玩膩了,自然會回去."

聖冥的語氣充滿了溫和,特地放柔了幾分,與他冷硬的形象完全不同.

"如今云夢一片混亂,我還是擔心帆帆會遇到危險.那丫頭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肯定會捅出什麼大簍子."

陌云鸞對她的寶貝女兒非常了解,心中實在放心不下.

"我知道你不放心,所以讓離浮跟過去了."

聖冥開口道,讓陌云鸞這才松了一口氣.

孰不知聖伊帆此刻正蒙面飛過皇宮城牆,背著一個大麻袋,里面裝著一個人.

背後一大群的皇宮禁衛軍追在她的身後,畫面格外壯觀.

一只金色的烏鴉,站在高翹的琉璃屋簷上,看到這一幕,眼睛里也滑過了無奈之色.看到聖伊帆快被追上的時候,金色烏鴉才振了振翅膀俯沖而下,化作一只巨大的金色飛天神鴉,將聖伊帆救走.

這**注定不平靜,許多隱世大宗族的鎮族之寶被飛賊二人組盜走,氣得好多人吐血.

一男一女兩道身影,正在一個老樹屋里清點著盜來的寶貝.

一屋子珠光寶氣,讓整座屋子都在發光.一個個寶貝,充滿了靈氣,看上去都是上品.

"星星,你不是一直不屑姑奶奶干這行嗎?怎麼突然開竅,迷途知返要跟姑奶奶混了?"

君拂莎坐在寶貝堆上面,眼睛發著光,看著這麼多的好寶貝,眯成了月牙兒.

"那些人敢動歪腦筋,想搶我大哥,我不把他們的寶庫翻個底朝天,就不是陌家兒郎."

陌星朽接到了陌云鸞的密信,得知陌紫皇出事,他頓時怒發沖冠.只是他沒有七和五那麼本事,趕過去也幫不上什麼忙,那就去給大哥弄點寶貝,算是禮尚往來.

"那我們接下來還要打劫哪家?"

君拂莎激動的問道,一定要干一票大的!

"准備好麻袋,去公孫老兒家!"

陌星朽咬牙切齒的道,臉上充滿了怒氣.

"好咧!你的乾坤袋借我一個,我的滿了."

君拂莎賊兮兮的笑道,兩個人狼狽為*地開始商量作戰計劃.

與此同時,但凡那日參與圍追陌紫皇和韶音的各大宗族,都被神秘金發男子砸了招牌.那名男子看似慵懶無害,一副悠閑的模樣,卻輕易地破了重重大陣,將那些宗族的臉面狠狠打了一巴掌.

禍不單行,那些宗族在各地的秘密產業,也被紛紛拔起,損失慘重.

如果不是因為那些前去圍殺的人,幾乎被全滅,那些宗族的下場怕是更加淒慘.

雪侯爺在那之後,好似人間蒸發,誰也沒有找到他.

夢曇聽各大宗族遭難,心中對陌紫皇的影響力感到非常驚懼.他在皇宮之中安排了眾多高手,卻抵不住一名怒氣沖天的綠發男子金刀斬殺.皇宮之中一片混亂,那男子一夫當關萬夫莫開,攪得皇宮天翻地覆.

最終如果不是有絕世高手將夢曇救走,他怕是也要跟那些人一樣的下場了.

上篇:【168】用心良苦     下篇:【170】醫手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