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173】大結局下  
   
【173】大結局下

隨著韻貴妃被關入天牢之中,一只黃鸝鳥飛出了宮牆,落在了一個莊嚴肅穆的書房之內。

“老爺子,宮里的那顆棋子已經沒用了。”

毒蛛站在一旁,低著頭不敢直視座位上的那位老者。

“既然是無用的棋子,就沒有留下來的意義了。”

老者手中握著一張老舊的殘圖看得出神,他對于這些無關緊要的人,沒有一絲感情。一句簡單的話,就判定了無數人的生死。

他正是公孫家族的掌權人公孫橫,也是云夢皇朝的三朝元老,在朝中地位很高。

“遵命。”

毒蛛得令立刻去處理,確保干乾淨淨不留活口。只要死無對證,他們就拿公孫府沒轍。

“上次大鬧公孫族地的兩個混蛋找到了沒有?”

公孫橫放下了手中殘破的畫像,抬頭看向了坐在一旁的夢曇。他的眼睛有一邊瞎了,唯獨一只眼睛看得見。但僅僅是一只眼睛,就透出了劍芒般凌厲的感覺。

“啟稟老爺子,人還沒抓到。那兩個盜匪非常狡猾,作案手段格外老練,偷了寶庫就逃得無影無蹤了。但我們的人還在一寸一寸的找,遲早會把他們給找出來。”

司徒開口回答道,看著公孫橫的笑臉,他感覺到了濃濃的殺氣。

“聽說他們將各大家族搞得雞飛狗跳人仰馬翻,要他們的命的人那麼多,他們也活不了幾天。”

夢曇冷冷的說道,臉色並不好看。如今到處都是緝拿他,原本他是云夢皇朝最尊貴的人,如今卻連門都不能出,人人喊打,躲在這里求庇護。這讓他感覺特別屈辱,也無法接受這樣的現實。

“他們盜取的寶物上有著我們公孫家的印記,派出天級高手,務必要取回那兩個賊人的腦袋。否則,我們公孫家族顏面何存?”

公孫橫沉聲說道,馬上下了一道追殺令。

“聽說皇宮里在准備迎接朝音公主,這一次你親自動手,除掉後患。”

他對夢曇下令道,他得知如今韶音已經是藥塔的新塔主,這麼小的年紀就有這樣的成就。如果再放任她成長下去,將來必定是心腹大患。

趁著她如今還沒有成大氣候,他先將這苗子給掐死。

“爺爺,她不過是一介女流......”

夢曇聽到公孫橫要他去殺韶音,心中並不情願。他從來都沒有想過要韶音死,他一直都記得在翡灩大草原發生的事情。

“啪——”

清脆的耳光聲落了下來,夢曇的臉頰上赫然出現了一個掌印。

“婦人之仁!什麼一介女流?她如今已經羽翼漸豐,再給她一些日子,這云夢哪里還有你我容身之地?”

公孫橫聲音透著殺伐之氣,他看得很遠。別人或許以為韶音不過是個小姑娘沒有任何威脅,他卻聞到了危險的味道。

他能夠帶著公孫家族越來越強盛,就是因為他夠心狠,夠果斷。

“你也下去吧。”

他揮了揮手,讓夢曇離開,留下司徒,給了他一個錦囊。

夢曇看著公孫橫完全不考慮他的想法,獨裁地決定一切,眼底滑過了一抹冷色。他瞥了一眼從外面嫋嫋婷婷走進屋的妖嬈身影,不願再呆在這個地方一秒鍾。

那個女人是他的親娘,但為了達成自己的目的,就將他送進皇宮之中。

他轉身走出屋子,目光定定地看著天空。

這世上只有一個人對他最好,不求任何回報,全心全意地對他好。可惜,那個人已經死了!他這輩子都見不到了!

那個人是他的師傅,他小時候迷路,誤入了一片世外桃源。在那里遇到了他的師傅和師兄,師傅溫柔善良,教會他許多本事。那是他一生也無法忘記的回憶,師傅比他的娘親對他更好。

師兄弟幾人情同手足,過著無憂無慮的日子。他以為可以永遠跟隨在師傅身邊過一生,師傅讓他感覺到了久違的母愛,他很珍惜那份感情。然而,發生了一場劇變,改變了他和師兄弟的人生。

“主子,我已經准備好車駕,隨時可以出發。”

司徒走過來,遞給夢曇一個人皮面具。

“我知道了。”

夢曇收回心神,不管怎樣,他都要去一趟神都。否則爺爺還會派出其他人,到時候韶音反而更加危險。

司徒替他易容之後,兩人就離開了暮雪城。

在他們離開云夢的時候,賭城泫暝城的南湖之中,迎來了一道倩影。

南湖的水格外的晶瑩,一葉扁舟蕩開一層層波光湖影。南湖的水草,攀滿了湖底,茵茵碧透,隨著暗流搖曳出最美的舞姿。

一旁是精致的閣宇,高低錯落,粉牆青石,倍顯幽雅。琉璃頂上朦朧昏黃的光,綽約美麗,像是一方安祥的夢境。

蘭沁妍手握一卷書籍,坐在扁舟上徜徉。

她的目光充滿了懷念,腦海中時不時會記起那一道溫柔的目光,落在眉間心上。

“他也許永遠都不會記得我了。”

她低聲歎了一口氣,放下手中的書卷,伸手掬起一捧清冽的湖水。

扁舟朝著湖邊蕩去,在她走下扁舟的時候,忽然見到了一抹飄逸的身影。

“淵清哥哥!”

她驚訝的看著月上淵清,有些不知所措。

“你叫我什麼?”

月上淵清聽到這個熟悉的稱呼,看著她一襲藍裙,襯著瀅瀅水色。他記憶中那稚嫩的面容,漸漸于眼前之人重疊在一起。

“淵清哥哥。”

蘭沁妍淚眼朦朧,手中的書卷落在了地上。

月上淵清撿起那卷書,正是他平日寫的詩詞。

“你是妍妍?”

他的聲音透著一股難言的激動,眼里也流露出了喜悅之色。

“我是妍妍,我等了你好久好久,你一直沒有來。”

蘭沁妍目光濕潤的凝視著月上淵清,鼻子一陣泛酸,心中無限柔情與辛酸交織在一起。

“妍妍別哭,當年我本來是要赴約的,只是有事情耽擱了。等我回來的時候,你們早已經離開了。每一年我都會來這里,始終不曾見到你。”

月上淵清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當年如果不是師傅出事了,他也不會沒有來找她。

那一次錯過,再相認都已經是許多年之後了。

“你記得我就好。”

蘭沁妍破涕為笑,臉上露出了喜悅之色。

“我當然記得,你還欠我一個回答呢。”

月上淵清想起兒時的承諾,緩緩地開口說道。

“淵清哥哥,我會在這里等你,答案還用說嗎?”

蘭沁妍臉上露出了紅暈,轉頭朝著外面跑去。

“別走,以後再也別走了。”

月上淵清拉住她的手,將她輕輕攬入懷中。他已經失去她太久了,這一次再也不會把她弄丟了。

蘭沁妍靠在他的肩頭,幸福的淚水,積蓄在眼眶。

“我們一起去個地方。”

“去哪里?”

“見我爹娘。”

兩人的身影,從南湖之中消失,只剩下一葉扁舟見證了這段情。

這注定是一個不平靜的日子,鳳曦澤好不容易追到花眠憂,想方設法叫她原諒,然而卻被她拒之門外。

他意外發現花眠憂有了身孕,原本還有些動搖的心,頓時再度堅定起來。于是,花眠憂在的地方,總是能夠看到鳳曦澤的身影。

北部寒潮爆發,南方疫病肆虐,東部大水決堤,邊境小國動亂,當一封封急報如飛雪般傳到神都,風帝忙得焦頭爛額。

在這種人心惶惶的時刻,到處都流傳著武尊王已死的消息,讓民心越發不穩起來。

武尊王是天曜皇朝的中流砥柱,他在這里,哪怕有再大的災難,大家都覺得一定有希望。但是這尊神邸一旦轟然傾塌,伴隨而來的是江山基座的動蕩。

“不好了,許多難民湧向神都了。”

“那些難民說不定還有瘟疫,如果他們進來的話,我們都要死。”

“快關閉城門!”

“......”

四處天災人禍,讓天曜皇朝疲于解決。無數受災的難民,湧在了神都之外。一個個面容憔悴,衣著襤褸,看上去格外狼狽。

由于丞相目前不在神都,武尊王也未露面,所以由曲盡歡負責掌管神都的守備。

陌歸墟負責皇宮內的安危,不能插手城門守衛的事情。得知曲盡歡將城門關閉,把所有難民拒之門外,他就知道事情不妙了。

如果這數萬難民沒有得到安置,一定會發生暴亂的。

可是眼下的情況,無論是放與不放都存在著很大的問題。如果放他們進來,整個神都怕是會陷入危機。如果把他們阻止在外,就會民心盡失,同時導致無數難民被凍死餓死。

他將此消息告知風帝,風帝束手無策,朝堂上下沒有人能夠想出一個有效的解決辦法。

就在眾人束手無策的時候,武尊王身著官服出現了。

“王爺,您總算回來了!”

“我們盼星星盼月亮,只盼望您歸來啊!”

“有王爺在這里,一定渡過難關的。”

“......”

群臣紛紛激動的說道,武尊王許久沒有上朝,但一出現,就立刻引來了許多人的矚目。

外面都在傳武尊王和王妃都已經死了,如今他的出現,叫眾人心中生起了希望。有了主心骨,他們感覺底氣都足了許多。

風帝見到這一幕,卻也沒有生氣,而是朝著來人點了點頭。這個人雖然是陌紫皇的模樣,但實際上卻是由老八陌海珀易容而成的,為的是穩定民心。

“難民之事,全權授予武尊王處理。相信只要我們君臣同心,沒有什麼困難解決不了。”

“陛下聖明!”

眾臣山呼起來,臉上的愁容減少了許多。

這個消息很快就傳開了,眾人知道武尊王回來了,民心一下子就穩定了下來。

原本還有人將信將疑,但見到武尊王和王妃一同出現,全都頂禮膜拜起來。

“王爺回來了,我們有救了!”

“是啊!有王爺在這里,真是太好了。”

“......”

百事通等人馬上依照計劃行事,把消息傳遞到了大街小巷。許多人圍到街上看武尊王的車駕,臉上都露出了敬畏之色。

隨著無數人潮聚集在中央,韶音站在高樓之上,對眾人說話。

“我知道大家現在心里一定很擔心也很著急,想要知道外面是否有大家的親朋好友,同時也害怕一些難民身上的瘟疫會傳播到這里。我們明白大家的想法,但無論手心手背都是肉,他們也是天曜的百姓,其中說不定還有大家遠方的親人,我們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們餓死凍死。”

韶音的話引來了大家的點頭,他們如今就是又擔心又害怕。

“因此我們打算在城外建造臨時的避難處,派出大夫前去治療。大家如果願意伸出援手,救救那些無辜受難的人們,可以捐獻衣物和食物。捐贈事宜將會由定國侯負責,城外將會設立一個功德碑。每一位捐贈物品的人,你們的名字將會被刻在功德碑之上。”

她的聲音傳徹到很遠很遠,讓每個人都聽得到。

“我願意捐出一床棉被。”

“我家有余糧,願意捐獻給難民。”

“行善積德,以後會有好報的。”

“我家里有木頭,願意捐出來替難民蓋臨時避難處。”

“......”

在幾人帶頭之下,萬民紛紛響應。

看到大家紛紛捐獻自己家的東西,定國侯風踏月的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情。這一次安置難民最困難的是國庫因為賑災撥出了大量的資金和物資,如今國庫空虛,一時間根本沒辦法拿出安置難民的物資來。

救人如救火,等到物資從其他地方調過來,那些難民怕早就死了。

韶音此番舉措,讓百姓的力量得到了發揮,同時一些家境好的人,也想趁此機會讓自己好好表現一番。捐獻財物多的人,排名在功德碑前面,令許多人都動了心。既能行善,又可流芳百世,這樣的好機會,自然沒有人願意錯過。

“侯爺,城內就交給你了,我去城外安定民心。”

韶音朝著風踏月說道,看到百姓們積極響應,她也松了一口氣。

如今有了物資基礎,她要去做外面那些難民的工作就容易了不少。

“我派一支軍隊保護你們。”

定國侯風踏月說道,心里對韶音頗為佩服。

這個時候大家都生怕外面的難民會做出瘋狂的舉動,沒有人敢出去安撫。韶音卻有這個膽魄,前去安撫難民,真是女中豪傑。

“不必了,軍隊出現,只會讓難民害怕。”

韶音搖了搖頭,拒絕了他的提議。

她沒有耽擱,馬上動身前往城門口。

“武尊王妃駕到!”

車駕在城門處停了下來,城門守衛紛紛戒備。當聽到是武尊王妃到來,他們連忙行了個禮。

“開城門。”

韶音淡淡的聲音,鏗然有聲的落了下來,嚇得城門守衛差點腳軟。

“王妃娘娘,如今外面暴民情緒激動,您千萬別出去。”

雕龍軍師曲盡歡得知韶音過來,馬上走了過來,開口說道。

“我說開城門,你們沒聽到嗎?”

韶音冷聲說道,目光掃了曲盡歡一眼。也不知道曲盡歡安的什麼心,所作所為明明是故意激起民憤。

“開城門。”

曲盡歡皺了皺眉頭,對韶音的態度很不滿意。但她既然要出去送死,那他就送她一程。他向身邊的人使了個眼色,城門守衛就將城門緩緩打開。

“城門開了,大家快向里面沖啊!”

有人帶頭喊了一句,難民人擠人,人踩人,拼了命要向城門里擠進來。

看到那黑壓壓的一大片,城中的守衛都嚇得雙腿打顫,握緊了手中的長槍。

“大家靜一靜,我是武尊王妃,也是當朝一品帝醫,大家先聽我說幾句話。”

韶音孤身走向城門口,手中握著一個自知的擴音器,讓她的聲音可以清晰地被所有人聽到。

“是帝醫大人!”

“帝醫大人是好人呐,我們先聽聽她要說什麼。”

“我家妹妹就是帝醫大人救好的。”

“帝醫大人一定要為我們做主啊——”

“......”

聽到韶音的聲音,難民都安靜了下來。帝醫在民間威望很高,雖然不是戰功,但她濟世救人的聲名,早就傳到了百姓們的耳中。

“謝謝大家相信我,願意聽我說話。我知道大家來這里是想活命,這一點錯也沒有。不過希望大家可以把身邊摔倒的人扶起來,大家都是逃難來的難兄難弟,更應該相互扶持。”

韶音看到許多老弱婦孺跌倒在地上,開口提醒了眾人一句。

大家這才注意到許多人被推倒在地上,臉上也露出了羞愧之色,連忙扶起那些受傷的人。

“陛下已經知道了大家的處境,特命本官來此解決大家的困難。”

“帝醫大人要怎麼幫我們解決困難?我們連城門都進不去,許多人都快餓死凍死了。”

有人開口問道,聲音充滿了淒苦。

“大家不要著急,我們已經准備好了食物和禦寒的衣物。我們將會派出軍隊,替大家在城外蓋好住處。有病的人,會有大夫看診。年輕力壯的小伙子,可以在吃飽之後,一起幫忙動手在城外建起一處村落。”

韶音不急不緩的說道,充滿親和力的嗓音,讓人感覺特別可信。

大家的心情都平靜了許多,如果真的如帝醫所言,那他們就有活路了。

“相信大家也不想淪為乞兒,在神都之內看人臉色。城外有一處風景秀麗的地方,陛下已經批准,在那里為你們重建家園。只不過在建成之前,還要委屈大家一些時日。人多力量大,我相信大伙一起努力,家園會重新建造起來的。”

她的話音落下之後,難民們都紅著眼睛點頭,原本絕望的心,對未來充滿了希望。

“現在請大家先散開一些,我們好將物資運送出來。”

韶音開口說道,大家馬上配合的行動。

定國侯那邊的速度很快,馬上就有人將物資運了出來。軍隊親自發放食物,確保眾人都能吃飽。韶音親自留下來,為重症患者治療,每每都是藥到病除,讓眾人稱為神醫。

曲盡歡見到原本要暴動的難民,居然一個個對韶音感激涕零。沒有出現他想象中的流血畫面,頓時恨得牙癢癢。

只可惜如今他不方便對韶音下手,他的妹妹曲荷風還不知道被關在什麼地方,他只能暫時隱忍下來。

難民之中不乏年輕力壯者,大家齊力在城外建造起新的家園。老弱婦孺幫忙做飯洗衣,村落很快就有了一定的規模。

風帝派出了軍隊幫忙建造房子,沒有讓難民們露宿太久,他們的新家就陸續落成。

丞相紫阡陌從天下城趕回來的時候,難民已經住進了新居之內,城外也立上了一面巨大的功德碑。上面鐫刻著一個個名字,看上去特別壯觀。這個功德碑算得上是萬民碑,象征著百姓同心。

難民雖然已經安置好了,但是邊境的戰火卻燃燒了起來。

以往這個時候,都是驍勇善戰的武尊王帶兵出征。然而,武尊王如今還昏迷不醒,韶音便自動請纓,前往邊境平亂。她將寒玉玲瓏球留給鳳魅雪,臨走之前,她特地去看了陌紫皇。

他依然在沉睡,身畔的淚曇花靜靜地緊閉著花瓣,等待淚水的澆灌。

“紫皇,你一定要醒過來,我會等你!”

她溫柔的話音,落在他的耳畔,然而他卻無法回應她。

在她率軍離開之後,陌煙華的消息正好傳回了神都。鳳魅雪看到紙上寫的名字,臉上露出了意外之色。

“紫阡陌。”

她得知紫阡陌剛剛回神都,立刻下令召她進宮。

紫阡陌一回到神都,就接到蝶後的密令,當下沒有猶豫,馬不停蹄地進了皇宮。

她此時並不知道,自己有多麼重要。

呼嘯的風吹過高原,韶音率領著軍隊馬不停蹄地趕赴邊境。廣袤的平原之上,兩軍對壘,地面被鮮血染紅,風沙漫漫,草葉枯黃,充滿了肅殺的感覺。

隨著援軍的到來,天曜皇朝的勢氣大振。然而兩軍交戰,哪怕是殺敵一千,也會自損八百。他們就算是戰勝,也是慘勝。

韶音分析了一下敵我雙方的兵力,明白這戰打下去對天曜皇朝很不利。

深夜,她身著夜行衣,踏著仙蹤云步,潛入敵營之中。靈巧的身影,穿梭于營帳之間,找到了敵軍主帥的軍營。

她打暈一個守衛,將他身上的鎧甲剝下來,換到自己的身上,然後朝著營帳內走去。

營帳很明亮,掛著巨大的狼頭,充滿了塞外粗獷的味道。

“刷——”

韶音手中銀針飛出,朝著營帳中的男子射去。

然而對方的反應很快,及時地躲過了一擊,身影如鬼魅般逼近。

兩人在營帳之中交起手來,男子的實力很強,而且對韶音身上的迷藥沒有反應,這讓韶音感到有些棘手。

韶音原本是打算將此人弄暈擄走,但看來不行了。她暗中運轉起補天神針心法,將力量凝聚于銀針之上,打算將其除去。只要群龍無首,必定軍心潰散,不戰自破。

然而在她發出銀針的瞬間,她看清楚了對方的臉,手中的銀針一篇,射向了地上。

“轟——”

一聲巨響陡然響徹而起,韶音卻呆在了原地。

“哥。”

她淡淡的聲音,讓對方劈過來的手,停在了半空之中。

“將軍,里面發生什麼事情了?”外面的守衛開口問道。

“沒事,你們在外面守著。”

韶樂的聲音透著威嚴,讓韶音感覺特別陌生。

他真的是她那個儒雅柔弱的哥哥韶樂嗎?

他是嗎?

韶音退後了一步,不想承認這個事實,但卻不得不接受。

“你是雪侯爺?”

她開口問道,直視著韶樂,讓他無從躲避。他腰間的墮天魂笛,便是雪侯爺貼身之物。

“是。”

韶樂點了點頭,俊顏上浮起了一抹無奈之色。他不想被她知道自己的另外一個身份,她終究還是知道了。

“哥,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要這麼做?”

韶音看著韶樂,聲音平靜至極,內心卻早就波瀾起伏。

“我的父親是陌長歌,曾經的月王爺,我的真名是雪韶樂。”

韶樂溫潤的聲音,落在了韶音的耳畔,猶如驚雷般響徹而起。

“我自小家破人亡,娘親死前讓我立下毒誓,此生定要報殺父之仇,顛覆這片天下。”

他緩緩地說道,似乎只是在說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但有多少苦有多少恨,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

在他很小的時候,親眼看著爹爹慘死。他的娘親是雪國的公主雪如云,自盡死在他的面前,逼迫他立下毒誓,擔負著他不願意做的事情。

娘親是恨著爹爹的,哪怕他的姓氏都不姓月,而是雪。也許娘親也恨著自己吧,所以才會逼他一生活在黑暗之中,無法自拔。

為了確保他的身份不被人發現,他的叔叔雪明祁將他安排在韶府。制造了韶禦醫夫婦死亡,將他送入韶府,由老太君撫養。

他從小就學會了韜光養晦,也懂得隱藏自己。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身份了?”

韶音聽到韶樂的話,明白他在韶府不是偶然。

“對,我早就知道你是云夢的朝音公主,在你和九姨娘進府的時候,我叔叔就已經查到了你們的身份。”

韶樂點了點頭,不想再欺騙韶音。他承認自己是用苦肉計接近阿九,想要在將來利用她的公主身份,助他顛覆這天下。只是,人算不如天算,他算計來算計去,唯獨沒有算計到自己會愛上他手中的棋子。

愛到心痛,愛到淪陷。

愛,是這世界上最無法預料的意外。

“原來我只是你的棋子。”

韶音眼中充滿了受傷之色,她最親近的哥哥,至始至終不過是在利用她罷了。

“九兒,你不是!”

韶樂看到她傷心,心也揪痛起來。

“對不起九兒,我不想傷害你,我只想保護你。”

韶樂伸手想拉韶音的手,她卻退開一步。

“如果你想保護我,就不要再傷害我在乎的人。如果你還是我哥,不要再一錯再錯了。上一輩的恩恩怨怨,不要再牽扯到下一輩。”

韶音轉身離開,朝著外面走去。

一道青色的身影想要出手阻攔,卻被韶樂攔了下來。

“青綰,給我退下。”

“主人,您不能放她走。夫人在您身上下的詛咒,如果再不解開,您就活不過這個冬天了。青綰不怕死,只是不想主人死。”

青綰從暗處出現,小臉上掛著淚痕。

夫人為了逼主人複仇,在他的身上下了詛咒,如今主人已經活不了多久了。

“我這樣的人,活著還有意義嗎?”

韶樂目光黯淡,生與死對他而言,如今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他生命中的光明,已經離開了他。

他知道自己不是什麼好人,他這一生做了很多的錯事。但縱然他再壞,卻無法對她狠心。

“下令,撤軍。”

他溫潤的聲音,平靜的落了下來。

“主人!我們的計劃——為什麼要放棄?”

青綰失控的叫道,不可置信的看著韶樂。

“我想再聽她叫我一聲哥。”

韶樂看著韶音消失的方向,怔怔出神,憂郁的目光,宛如外面的月光。

他從來都不知道,她叫他哥的時候是那麼溫柔。他也不知道,原來能夠當她的哥哥,被她放在心上的一個角落,就已經是他最大的幸福了。

他一直恨著陌紫皇,直到這一天,她連哥都不願意叫一聲的時候,他才發現曾經的自己是多麼幸福。

“主人,您這是何苦啊!您會沒命的!”

青綰眼睛里的淚水滾落下來,看著主人這樣子,她心里好難受。

韶音走出營帳,還以為她是得到了主帥的命令,所以沒有人阻攔她離開。

在她離開這片營地的時候,一道灰色的身影,偷偷地潛入了天曜皇朝的營帳。見到床榻之上睡著的人,那人手中握著淬毒的利刃,朝著床上的人背後捅去。凌厲的殺招,要置她于死地才甘心。

“看你這一次還不死!”

曲盡歡蒙著臉,手中的刀刃,染滿了鮮血。他得意的說道,臉上充滿了報複地快意。

他潛伏在軍營里,為的就是這一刻。

然而,當他看到床上女子艱難轉過頭,看向他的時候,他的腦袋“轟”地一聲炸開。

“荷風!怎麼會是你!”

曲盡歡臉上毫無血色,他以為那個人是韶音,卻沒想到竟然是曲荷風被帶到這里來做替身。

他想到了這一定是個圈套,抱著斷氣的曲荷風,想要逃離此地。

然而,一瞬間,萬箭齊發,將他射成了蜂窩。

“還想刺殺王妃!不知死活!”

佩心站在夜色里,收起了手中的長弓。他心中對韶音越發佩服起來,她懷疑軍中會有內鬼,所以特地設下圈套,引對方自己送上門。

果然,到了夜里,就有人急不可待地來送死了。

“把這里清理乾淨!”

他揮了揮手,立刻有人將尸體處理掉。

韶音回來之後,住進了另外一個小營帳。營帳並不華麗,但卻很溫暖。

她躺在床上,腦海中回憶起她來到這里之後發生的種種事情,一切都好像夢境一般。

她緩緩閉上眼睛,隱約可以聽到敵方的營地里傳來了月琴的聲音,一聲一歎,讓她好似回到了初至韶府的時候。

第二日,天色還沒有大亮,九影就將敵方退兵的好消息告知韶音,同時還有一份求和書。

韶音看著天端旭日冉冉升起,云淡風輕的聲音,猶如風般落下。

“回朝。”

“是!”

邊境戰事平息的消息傳回來,舉國同慶,許多人都自發的在城外迎接。

云夢皇朝向天下宣告了韶音是云夢長公主的消息,也讓天下震驚了。

沒想到原來韶音還有著如此顯赫的身份,配上武尊王,那可以說是門當戶對了。

原本還覺得韶音出身寒微的人,這一下子都沒話說了。

云夢皇朝派來迎接長公主的隊列,也在神都之外等候多時。

當韶音英姿颯爽地率軍出現之時,萬民齊齊歡呼起來。夢慈和聖伊帆在人群里探著小腦袋,滴溜溜的大眼睛閃亮亮的發著光。

“恭迎王妃娘娘!”

“王妃娘娘萬福!”

“......”

云夢的來使,也激動地迎了上來。

“微臣參見長公主!”

“陛下特命微臣來迎接長公主。”

無數的聲音,彙聚在一起,韶音卻什麼也沒有聽到。

她這一刻只看到站在城樓之上那一道俊逸無雙的身影,陌紫皇正在城頭含笑地望著她。他已經醒來了,鳳魅雪拿到了最後一滴眼淚,讓淚曇花盛開,讓他獲得了重生。

“歡迎回家。”

他開口說道,雙臂展開。

韶音腳尖一點,朝著天空之中飛去。

陌紫皇從城樓頂上踏風而下,臉上露出了溫柔的笑容,將她緊緊地攬入懷里。

漫天的雪花飄舞在他們相擁的身邊,畫面美得叫人屏息。濃濃的幸福感覺,感染了所有人。

“主子,你真的不打算動手嗎?如今可是好機會。”

司徒站在人群里,開口向夢曇問道。他得到錦囊,里面寫著如果夢曇不動手,那他就殺掉夢曇。

“她對我有恩,我怎能忘恩負義。”

夢曇看著他們兩人那幸福的模樣,如果這輩子他也能夠找到一個女子,生死相隨,情深不移,那該有多好。

“司徒,你不動手嗎?老爺子不是讓你殺我嗎?”

他冷冷的說道,那個爺爺只是把他當作工具罷了,根本沒有任何感情。如今他沒有利用價值了,他定然會像除掉韻妃和夢白花那樣除掉他。

韻妃和她宮里的那些人都已經被毒死了,就連夢白花也沒有逃過一劫。

“主子對我有恩,司徒又怎麼會忘恩負義。以後主子去哪里,司徒就去哪里。”

司徒忠心耿耿的說道,手中的錦囊,早就被他丟掉了。

人群之中還有另外一道身影,在默默地凝視著天空之中相擁的人,妖孽俊顏之上露出了一絲祝福的笑容。

“九兒,不打擾是我給你最後的溫柔,我也不會讓其他人打擾你的幸福。”

韶樂默默地呢喃道,自人群之中消失無蹤。

在不久之後,聽聞云夢龐大的公孫家族被滅,卻不知道被何人所滅。

那時,韶音已是云夢的長公主,皇子夢慈被封為太子,開始學習為君之道。

在一處偏遠的村落,人們的生活很簡單,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最多是家長里短的瑣碎叫人微微煩惱,每一天都是樸實簡單。

這個村子名為木棉村,村頭有一株年頭很久遠的大木棉樹,也是村里的姻緣樹。許多年輕男女都來到這顆木棉樹下許願,希望老樹祝福他們,讓他們的感情如同這株大樹,白首偕老,長長久久。

白牆黑瓦的屋子,外面有一個院落,曬著白菜和筍干。非常樸素的屋子,沒有任何奢華的裝飾。院子里種了一株木棉花,開得一樹燦爛,屋子的門扉上,掛著古銅風鈴。

此刻,木棉樹下坐著兩個女子,她們正坐在一起曬著暖暖的太陽,手中在繡著衣裳。

“阿芙,聽說他封音音為長公主了。”

木棉看向身邊的木芙,臉上沒有了凌厲的神色,只有平和與安祥。

“阿棉,你還想回去嗎?”

木芙手里做著小衣裳,微笑著問道。

“不了,這里才是我的歸處。”

木棉甯靜的說道,臉上掛著幸福的笑容。

“他們幸福就好!”

------題外話------

感謝寶貝們對仙兒的支持!仙兒愛你們哦!

歡迎親們跳坑仙兒的其他完結文!麼麼噠!

文文到這里就結束了,番外會不定時更新哦,仙兒先征集一下大家想看的內容,然後從中挑選。

歡迎在書評區留言!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上篇:【172】大結局上     下篇:【001】天地書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