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004】祭水海城  
   
【004】祭水海城

金色帝焰環繞在四周,焰龍盤旋,隱約間還能夠聽到龍吟之聲。

周遭鴉雀無聲,整片天地似乎都在這秒靜默下來了,荒蠻山林間的萬獸驚恐地顫抖,匍匐于地面之上不敢動彈。

毒龍沼澤內的毒蛟龍,原本聞到了人味,想要出來覓食。然而,在金色帝焰的威壓下,嚇得縮進了沼澤深處。

陌紫皇眉間上烈焰蓮珠閃爍著叫人心魂迷醉的光暈,舉手投足透著一股震動天地的力量。

“沒事了。”

他扶起陌星朽,看到他只是受了點小傷,這才安心下來。

接到小六有危險的消息,他立刻趕了過來,不想讓當年小九的悲劇重演一遍。幸好,他及時趕到了!

“大哥,你越來越厲害了!這些老家伙可都是半神階的高手,居然被你一下子就秒殺了!”

小六陌星朽崇拜的說道,眼里閃著激動的光芒。

“你回去以後給我好好閉關。”

陌紫皇冷冷的說道,陌星朽修煉天賦很高,就是不肯花心思在這上面。原本這些人肯定困不住他,只是他要保護君拂莎,所以必需要強大自身。

“知道了。”

小六陌星朽伸手朝著君拂莎伸去,拉起她的手,看著她的臉龐,他玩世不恭的眼底露出了堅毅之色。

一個男人直到心中有了責任感,有了不得不保護的人,才會真正蛻變成熟。

他想自己遇到了那個人!

“小星星,謝謝你。”

君拂莎低著頭,不似平時大大咧咧的樣子,露出了嬌羞之色。

她原本覺得陌星朽不是那種頂天立地的男子漢,沒有那股霸氣,但是這一次她看到了他完全不一樣的一面。一顆心,在他挺身相護的時候,就徹底地淪陷了。

哪怕他還像是個貪玩的大男孩,但卻能夠給她帶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好了,這里不是養傷的地方,我先送你們出去。”

他帶上陌星朽和君拂莎,腳下一片火焰云托起他們的身影,朝著天璿城飛掠而去。

所過之處,萬獸驚逃。

軒轅靈州天璿城是天曜皇朝邊境上的重要城池,大片大片的原始森林包圍中,天璿城就像是翡翠中的一顆寶石。寶藍色的藍雨秘岩築造成一道堅實的防線,高大的城牆,比起皇城帝都的城牆都要高大上數倍。

天璿城之外雪白的蜃沙荒原,寸草不生,無數鮮血澆注于這片多災多難的土地上,充滿了肅殺之氣。

他們三人剛剛抵達天璿城,陌紫皇就見到一頭巨鷹從上空俯沖而下,速度宛如離弦之箭。

“雷炎風鷹!云上最高急報!”

陌紫皇見到雷炎風鷹到來,就知道事情不妙了。尤其是看到雷炎風鷹的背上,竟然趴著小萌萌和小朧朧。

“嗚嗚——”

看到陌紫皇的時候,兩只萌寵都淚汪汪地撲了上去。

陌紫皇從雷炎風鷹的羽翼下取了一個竹筒,打開竹筒之後,他看到上面的消息,臉上露出了驚怒之色。

“阿音失蹤了!”

“什麼?大嫂失蹤了?什麼人敢擄走大嫂?”

陌星朽張大嘴巴,震驚的說道。

“不知道,我回神都一趟,你們在這里好好養傷。”

陌紫皇看情報上說得不清楚,抱著小萌萌和小朧朧,一刻不停地趕回神都。

他從西涼口中了解到了情況之後,便進宮找到了鳳魅雪。

天空出現異象,那娘親必定會有所察覺,應該可以找到阿音的線索。

他明白越是這種時刻越不能慌亂,他要保持冷靜的頭腦,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韶音。

桃源竹苑之中,鳳魅雪正在九色祭台之前,身邊站著少司命藍鏡月。

“鏡月,你等的那個人,還沒有到來。”

鳳魅雪動聽的嗓音,緩緩地落下,宛如鶯啼般婉轉。

“希望可以在有生之年,見到藍家的天命大祭司歸來。”

少司命藍鏡月宛如流云的嗓音,柔和中充滿了期待。她等待了很久很久,只為了等一個人。

“也許還要再過三十年的光陰。”

鳳魅雪手中浮起一方荒古天書,天書之上經緯縱橫交錯,充滿了玄奧。她揮了揮手,目光透過荒古天書,看到了很遙遠的未來。

九色祭台之上光芒乍現,一對模樣絕美的男女並肩而來,女子絕色傾城,男子藍衣謫仙,他的額間顯現出一滴海洋之淚般柔藍色的火焰紋路,正是少司命藍鏡月要等待的天命大祭司。

她預感到這對夫妻,與她的兒子小九有著非常重要的聯系,因果交錯。

只可惜,那個女子的命格很特殊,阻撓了她看清楚未來的軌跡。

這世上有很多人並不受命運控制,逆天而為,與天抗爭,改變人生。那些人在荒古天書之中,就像是被包裹在層層迷霧之內,讓她看不透徹。

“我已經等了二十多年,再等三十年又何妨?”

藍鏡月靜美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她穿著荷色千水云裳,佩戴著碧色香草的衣帶,看上去飄逸迷人。腳踝上系著一串銀色鈴鐺,隨風發出脆響。

“最近怎麼沒見到落落那丫頭?”鳳魅雪問了一句,邁步離開這個禁地。

“提起那個丫頭,我就無奈,她那倔脾氣到底像誰啊?那丫頭留書出走了,天知道她到什麼地方去了!”

藍鏡月搖了搖頭歎氣道,她也猜到了展落初一定是找韶樂去了。

“孩子長大了,由不得我們了。”

她們兩個正在談話,陌紫皇就匆匆忙忙跑了過來。

“娘親,阿音不見了,在紫衣侯府失蹤的,你可知道些什麼?”

陌紫皇來不及歇口氣,就開口問了起來。

“紫衣侯府?”

鳳魅雪聽到這里,就記起那里出現了神上天界的氣息。她玉指撥動荒古天書,無數的星辰光暈流轉起來。

“凡界沒有音兒的蹤跡,她應該是去了神上天界,至于是何人所為,我也沒有頭緒。”

她當時趕去的時候對方早就撤離了,並且隱藏了任何可能暴露身份的蛛絲馬跡。

“我要去神上天界找她!她一個弱女子,在神上天界那種地方,我根本不敢想象她會遭遇什麼?”

陌紫皇得知韶音被人擄去了神上天界,沒辦法再淡定。

神上天界,也被人們成為神界。神上天界不屬于魔冥妖仙靈凡六界中的任何一界,因為那是諸神所居住的地方,屬于超級高階位面。這里除了至高的諸天神佛之外,還有神族血脈純正的子弟,也在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

神上天界弱肉強食,實力為尊。普通人在那里,只能淪為卑微的奴仆,受人奴役和凌辱。

“我和你爹也去一趟神界,絕不能讓音兒流落在外被人欺負。”

鳳魅雪點了點頭,贊同陌紫皇的做法。

如今天曜皇朝也算穩定,風帝一個人也能夠治理好天下,她和陌煙華也可以安心離開了。

“我以荒古天書之力助你開啟神途。”

她掌心托起荒古天書,純粹的靈力湧入荒古天書之內,一道雪白的光柱就沖向了蒼穹。

陌紫皇眉間一點朱砂似的烈焰蓮珠,發出了金色的火焰,環繞在他的周身。凝聚了淚曇花的力量,他經曆了生死的蛻變,如今的他已經登臨了一個完全不同的境界。

正是因為看到他實力大漲,鳳魅雪才放心讓他一個人先回神上天界。

神上天界對于陌紫皇而言並不陌生,他們兄妹童年的時候就住在神上天界,上學的地方也是神上天界至高學府穹霄天苑。他曾在神上天界游曆過一段日子,知道那里的水有多深。

天才在那個地方根本不算什麼,神族血脈的繼承人,哪一個是普通人?

他朝著神途的盡頭飛去,對于前路坎坷,他並不害怕。他只怕韶音會遇到危險,怕她被人欺負。

他的身影消失在白光之中,盡頭是十色光暈的天幕,彼端就是神上天界。

在他離去之後,鳳魅雪和陌煙華交代完凡界的事情,也親自前往神上天界。

無論在何處,都有著光明與黑暗,哪怕是神上天界也不例外。神上天界分為幽寰之界與幻幽之界,代表著黑暗神明與光明神明。

幻幽之界的天空,是無比光明的銀色,沒有太陽,也沒有月亮。晝夜的交替,僅僅在于天空顏色的變幻。白晝為金色,夜間為銀色。

一片剔透的海水,安靜的沉睡在一隅,光滑如鏡,滌淨煙華,不染纖塵。看上去像是純淨的心魂那般甯謐,又好似幽藍變幻的天空。時而,流轉過朝陽燦霞的金銀光暈,時而飛逸出姹紫嫣紅的粉紫迷芒。撲面而來的海的氣息,沒有一絲腥澀之味,乾淨的糅合著草葉的清新自然,叫人整顆心都為之傾醉。

幽魅起伏的星辰,點撒在夢輝綺璨的海水之中。千幽玄冰藤,破水而出,以絕美的姿態,攀援上玄武土城。大朵大朵開放的雙生花,漂上了金穗柔澤的瀲灩,倍添嬌豔之色。

韶音目瞪口呆地抬頭看著海水流動的天空,好似鮫紗般輕柔,又似水鑽般剔透。無數絲帶般垂墜而下的水瀑,以及懸浮于空,富有規律交錯縱橫的水柱,都給人一種別樣的感覺。

這些水柱的半徑有十米左右,直直朝著天上的海域聳立。將天上之海與地上之陸,巧妙的連接在一起。巨大的千幽玄冰藤,隨著水柱沖上天海,美麗的雙生花,綻放著煙霞霓裳般的云錦光澤。

霧靄繽紛,舒云半醉,幽水半醒。許多海幻獸就游走在水柱構成的天橋之中,看上去尤為震撼!

她根本無法想象自己來到了什麼地方,為何明明置身于海底,卻能夠自如的呼吸?

“阡陌,我們這是在什麼地方?”

她發呆過後,看到同樣是震驚的紫阡陌,問了一句。

“我也不確定,但有個不好的猜測。”

紫阡陌坐在一塊倒扣的雪白的大貝殼上,腳下是一條清澈的小河,絲綢般的煙羽寒蓮,綻放著一瓣瓣瑰麗的蓮瓣,晶瑩剔透的露珠,滾動在金色絲蕊之上,幽光璀璨,銀芒浮動。

平靜寬闊的湖面之上,懸浮著圓如蒲扇般的碧透蓮葉。田田的蓮葉,無窮的蔓延,層層疊疊,密密實實,映襯得湖水一半幽綠,一半深藍。

“什麼猜測?說說看?”

韶音坐在她的身邊,兩人被一陣怪風卷起,之後就陷入了昏迷。再度醒來的時候,就出現在這個地方。

這里有著珠貝點綴的海螺珊瑚屋,極目四望,可以看到海洋氣息濃郁的各種景象。

她們兩個嘗試離開,卻發現四周有一道透明的牆壁,將她們囚禁在了這里。

“凡界不可能有這樣的地方,很可能是神上天界的祭水海城。”

紫阡陌曾經讀過關于神上天界的典籍,記得上面就有講述:在幻幽之界有一處雙城並立的奇景,天空之上是一座海市蜃城,筆直的天梯,猶如盤踞的游龍,攢射蒼穹。無數顆微塵凝聚的沙礫,泛著金光飄浮在空中,形成了一座凌空的高塔形狀城池。位于此城下方則繞著一片廣闊無際的琉璃瀅海,倒影著上空飄浮的海市蜃城,美到了極點。繁花綠意,銀橋畫空,琉璃迥異,浮光若夢,婆娑著無聲的妖嬈。海城之中有著天上不落的海域,住著神奇的海幻獸。人們可以生活在海城之內,自由的呼吸。

“你這一次會被帶到這里,應該是受我所累,我會想辦法送你離開這里。”

她想起自己身上的《天地紀年》與自己的身世,便猜到了為何她們會被帶到這個地方。

如果真如她所想的那樣,那韶音只能說是受了無妄之災。

“我們既然一起來了,便一起離開。雖然不知道什麼原因,但我知道並不是你的錯。”

韶音握住紫阡陌的手,臉上露出了一抹溫柔淡靜的笑容。

“你可以跟我說說事情的前因後果嗎?”

她聽出了紫阡陌的話意,她應該知道一些特別的事情。

“嗯,這事情說來話長,是關于我的身世......”

紫阡陌沒有隱瞞韶音,如今她們坐在同一條船上,如果想要脫困,就必需同心協力才行。

韶音安靜地聽紫阡陌講述,似乎是找到了一個可以傾訴的對象,她的話語間流露出了對蘭夢柯的傾慕,也讓韶音捕捉到了。

她明白了為何紫阡陌會和蘭夢柯吵起來,因為太過在意,所以情緒才會完全控制不住。

她也知道了《天地紀年》這部神奇的天地書卷,如果那上面真的記錄了數萬年的興衰曆史,可以堪破未來,甚至改變未來。那這樣的東西會引起超級世家的覬覦,完全說得通。懷璧其罪的道理,她再清楚不過了。

“你可看得懂《天地紀年》的內容?”

韶音好奇的問道,不知道那里面能不能看到她的過去與未來?

“我看不懂,但卻感覺到這天地書卷與我有著什麼聯系。”

紫阡陌說出了自己的感受,她翻看過《天地紀年》根本看不懂上面寫了什麼,但她並沒有因為看這部書而損傷精神。

不像是蘭夢柯,每看一次都會精神萎靡,甚至吐血。

想起那個男人,她的眼眸一黯,心里浮起了疼痛的感覺。

有一種愛,遠得叫人絕望。一開始就注定了一敗塗地,但誰能止住那顆為愛悸動的心?

她不理會世俗的眼光,只想愛自己所愛。可是,對方心如堅冰,她要如何融化?

“我能看看嗎?”

韶音心中著實好奇,開口說出這句話之後,又覺得不妥當,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色。

“如果不方便就算了。”

她補充了一句,生怕紫阡陌為難。畢竟《天地紀年》是一部非常珍貴的神書,一般人都不會拿出來的。

“沒什麼不方便的,我一直都是信任你的!”

紫阡陌微微一笑,手腕上佩戴的紫天珠手鏈一閃,《天地紀年》就出現在韶音的面前。

她手腕上戴的紫天珠手鏈其實是一個儲物空間,除了她之外,沒有人能夠打開。那些人必定是沒找到此書,所以才把她們給軟禁起來了。

“謝謝你的信任,我覺得很榮幸。”

韶音接過《天地紀年》之後,認真端詳著這部神書,指尖輕輕觸碰纖薄的書頁封面。一個個奇異繁複的文字,在她的眼中充滿了美感。

她的玉指輕輕滑過那幾個字,一個個字符流轉出了不起眼的柔光,只是在天海月光下很難發現。

她剛剛打算打開看看,就被紫阡陌阻止了。

“不要打開,否則會傷到自己。”

紫阡陌搖了搖頭,生怕她會和蘭夢柯一樣,因為此書受傷。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上篇:【003】神上天界     下篇:【005】水晶宮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