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007】墮月魂笛  
   
【007】墮月魂笛

哪怕是大供奉,此刻也是露出了凝重之色。

藥神阮傲蒼可不是善茬,那家伙的實力深不可測。

不過好在藥神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他只要下手乾淨利落不留痕跡,就不用擔心會被發現。

到時候得到《天地紀年》之後,參悟天地大道,那時候還用得著怕他藥神不成?

“火已經燒起來了,現在想要捂住已經來不及了,這兩個一個都不能留。就算沒有拿到天地書卷,也絕不能放虎歸山。”

大供奉臉上露出了陰狠之色,手中的冰刃銀絲破空而來,想要將她們兩人滅口。

“乖乖認命受死!”

“你腦袋進水了吧!打不過你們,我們還不會躲嗎?蠢貨!”

韶音拉住紫阡陌的手,手中浮起了一方晶瑩如雪的小塔,塔光閃爍,宛如一輪白色月亮,一縷縷仙光瑞霞自塔內噴薄而出,籠罩在她們的身上。

原本才巴掌大的玲瓏白塔陡然變大,飄浮在半空之中,光芒萬丈,將整個祭水海城照得分外明亮。

那一刻,祭水海城之中的人,全都抬起頭朝著這個方向望去。見到柔藍色的海光輝映著雪白的玲瓏塔,五光十色的魚兒穿梭在無數屹立的通天水柱中,那畫面叫人震撼不已。

“該死的!這狡詐如狐的女人,竟躲進玲瓏藥塔里面去了。”

大供奉氣急敗壞的說道,他手中無堅不摧的冰刃銀絲連玲瓏藥塔的一點玉屑都沒有弄出來。

最糟糕的是玲瓏藥塔的光芒,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

隨著飛過來圍觀的人越來越多,他們根本沒有辦法下手。

如果是其他的塔,他們還能蠱惑大家一起轟碎。可惜這是紫櫻殿的藥塔,紫櫻殿的背後是荒澤遺海的大勢力在撐腰。但凡是有點頭腦的人,都不敢跟那龐然大物公然叫板。

“現在怎麼辦?”

長老們小聲的問道,看著那玲瓏白塔飄浮在空中,嘴角狂抽不已。

“她們不過一介凡人,在塔中不吃不喝一定會餓死,我們就在外面守著,看她們能不能在里面呆上一輩子。”

大供奉咬牙切齒的說道,看著這個比烏龜殼還硬的玲瓏白塔,他就氣得七竅生煙。

外面熱鬧至極,韶音和紫阡陌則是來到了另外一片截然不同的天地。這里面是一片充滿生機的空間,靈氣濃郁至極,許多靈花異草在這片土地紮根。

仙泉流瀑曲折而過,碧藤綠葉猶如翡翠。芳草萋萋、花香幽幽。碧綠的草葉那麼柔軟,那麼細弱,一陣風過,就會掀起層層波濤起伏。

“我們過去吧!”

韶音指著河邊的一座竹屋說道,邁步踩著厚實的草甸走了過去。

竹屋偎依在一棵古老的羽衣垂絲樹下,一根根彩色的羽葉之上綴著晶瑩剔透的菱形冰晶,仿佛孔雀開屏時的絢爛多彩。一簇簇密密匝匝的花朵,層層疊疊地壓在碧色羽翼狀的葉子中間。

“這里真美!”

紫阡陌看著這個仙境般的地方,驚訝的感慨道。抬頭看到蒼勁豔麗的花朵,紅豔如火絢爛滿枝,嬌爛浪漫,萬枝丹彩。美麗的沁羽花在半空之上,編織出一條夢幻般香霧空蒙的薄紗。

腳邊一株高約寸許的靈草,青光瑩瑩。千樹瓊花,蘭馨蕙草,一派清幽靈秀。嬌豔欲滴的花瓣布滿了層層龍鱗,暗紅色的光暈流動其間。

“這里是曆代藥塔的塔主煉藥之地。”

韶音纖細的素手推開竹屋前落雪綠之鈴的藤蔓門,觸手潤涼,一顆顆雪白的鈴鐺花朵,宛如美麗的珍珠項鏈垂墜而下。

屋子里的陳設很簡單,有竹桌竹椅竹榻,最為神奇的是這些竹枝並不是被砍下了做成家具,而是生長成各種形狀,哪怕是這個竹屋都煥發著濃郁的生命氣息。

“音音,我們呆在這里不是長久之計,這里沒有糧食,我們支持不了幾天。”

紫阡陌坐在竹椅上,兩人暫且是躲過一劫了。

“不用怕,有我在不會讓你餓死的!你看這滿地的琪花瑤草,隨便吃一點就能夠保持體力,而且還能強身健體。我給你把把脈,配幾個藥膳方子。”

韶音不慌不忙的說道,這屋子里東西一應俱全,屋後還有煉藥室,里面有著藥神留下的藥鼎。

以靈藥滋養身體,比起普通的糧食效果好上百倍。不過這要是被外面的人知道了,一定會吐血至極,一個個眼紅不已,大罵她敗家到極點。

這些在外面價值連城的絕世寶藥,居然被她當作飯來吃了!

“嗯,那我們可以好好想想要怎麼脫身,他們這麼想要《天地紀年》說明此書藏著很大的秘密,我再看看能不能發現什麼。”

紫阡陌取出了《天地紀年》在桌子上展開,古老的書頁不知道是什麼材質,萬年不腐,也沒有一絲損壞的痕跡。

上面寫滿了繁複的文字,讓人完全看不懂。

“如果師兄在這里,說不定能看懂。”

她看了半天,還是沒有發現什麼端倪,想起她那個精通上古文字的師兄。

“你師兄?你還有師傅嗎?”

韶音好奇的看著紫阡陌,不知道她的師傅是誰?師兄又是誰?

“其實我師傅就是我義父,他傳授我各種學識,也算是當之無愧。至于我師兄,他是一個非常厲害的人,自小不能視物,卻能夠學習各種上古文字,還能和鳥獸溝通,雙目失明也能畫得一手丹青。”

紫阡陌提起她的師兄,眼底也泛起了佩服的光彩。她師兄算是她最佩服的人了,模樣絕美妖孽,極其好看。

他的才智謀略比起她更勝一籌,只可惜他並無意為官,不然他當丞相再合適不過了。

“你師兄是不是叫雪?”

韶音的心底微微一顫,腦海中仿佛飄浮起了一瓣瓣彼岸花,紅豔的河流奔騰不息,朝著她洶湧而來。

那一道孤寂落寞的憂郁目光,永遠溫柔,永遠深不可測。

原本她以為最簡單的一個人,卻是最複雜的一個!

“你知道我的雪師兄?”

紫阡陌張大了嘴巴,目瞪口呆的看著韶音。

“嗯。”

韶音點了點頭,清麗絕倫的玉容,透著一絲複雜的神情。他一開始就是懷著欺騙她的目的接近她,對她好,然而,她卻感覺到他是真心為她著想,保護她,才會讓她信任他。

是他的演技太好?還是假戲真做了?

想起他的時候,她的心隱隱的有些疼。

“對于他,你知道多少?”

韶音開口問道,她想知道韶樂的事情,那些她不知道的過去。

“雪師兄很神秘,我見他的次數其實不算多。我聽義父說過,他之所以會收雪師兄為徒,是因為雪師兄的娘親,曾經有恩于他。”

紫阡陌緩緩說道,她對于雪師兄的來曆也很好奇,所以旁敲側擊的問過蘭夢柯,也知道了一些。

“雪師兄的娘親雪如云是雪族人,聽說雪族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古老家族,他們飲雪水,食靈果,懂得神奇的上古醫術,能夠與蟲魚鳥獸交流,擁有著駕馭風靈的力量。他們與世無爭,愛好和平,從不殺生。他們一族隱于十萬大山之中,族人非常稀少。雪族人天生奇美無比,肌膚如雪,而且一輩子都不會衰老,直到死的一刻,也保持著年輕時候的容顏。”

韶音聽著她的講述,仿佛見到了一張張畫面,充滿了美好祥和。

“只可惜,美好的東西總是易碎的,雪族世代的使命就是鎮壓墮月魂笛。然而墮月魂笛在雪族的秘密被發現,引來了雪族的滅頂之災。雪族中人幾乎全被殺了,只剩下幾個人逃了出來。”

紫阡陌歎惋的說道,聽蘭夢柯說是因為雪族人太過善良,哪怕擁有巨大的殺傷力,也不懂得如何殺人,最終一個個族人慘死。

“那墮月魂笛最後落到誰的手里了?”

韶音開口問道,臉上露出了遺憾之色。

“最終雪如云在族人鮮血的刺激下,吹響了墮月魂笛,帶著僅有了幾個族人殺出了重圍。墮月魂笛便是落在她的手上,她想要為族人報仇,手握墮月魂笛奪大殺四方。後來她遭到了各方的圍剿,聽說被人所救。”

紫阡陌知道的並不多,至于是誰救了雪如云,她也不清楚。

“當初是什麼人滅了雪族?”

韶音猜到了雪如云被誰所救,很可能就是韶樂的父親陌長歌。

“義父說是天曜曾經叛亂而死的月王爺陌長歌,他覬覦墮月魂笛的魔力,所以暗中勾結高手去奪取墮月魂笛。”

紫阡陌氣憤的說道,當年月王爺喪心病狂,聯合了幽隱殿,造成江山血流成河,民不聊生。

最後陌長歌是自作自受,死在了自己用來害人的毒上。

如果不是蝶後鳳魅雪力挽狂瀾,怕如今的天曜皇朝早就是人間地獄了。

“月王爺陌長歌是滅雪族的幕後真凶!”

韶音倒吸了一口冷氣,心中原本有些不明白的地方,如今豁然開朗,全都理順了。

當初雪如云一心想要為族人報仇雪恨,被仇恨完全蒙蔽了雙眼。在她被人圍殺的時候,陌長歌設計讓她走進圈套,誤以為他是好人,信了他的花言巧語,芳心錯付于仇人。

當她懷了孩子之後,偶然間發現陌長歌竟然就是她找尋已久,恨到骨子里的滅族仇人。想起她慘死的爹娘,想起雪族那一道道死不瞑目的亡魂,她猶如在油鍋之中煎熬。

她積蓄已久的恨意爆發,對自己的親骨肉也下了毒手。在陌長歌死後,她沒有了複仇的對象,便逼著自己的孩子發毒誓,讓他一輩子都活在窒息的黑暗之中,受盡生不如死的折磨。

韶樂並不知道,他的失明是因為有人在他出世的時候就對他的眼睛做了手腳,才會讓他一出生就看不到任何東西。而那個人,很可能就是他的親娘!想要用他作為複仇工具的女人!

韶音想通了一切,鼻子一酸,對于那個笑得溫柔如風的優雅男子,充滿了心疼。

爹爹是被萬人唾罵的叛賊,哪怕是死也沒有人同情。娘親是喪心病狂的女魔頭,對自己的兒子恨之入骨,哪怕是死,也要讓仇人的子嗣一生痛苦。她也許早就不記得,那孩子也是她的親生骨肉!

他是如何隱忍著心中的痛,蹣跚著成長起來的?

他自小就被灌輸了報仇雪恨的思想,沒有感受過一點點的溫暖,他的童年是怎麼過的?

小小年紀就城府深沉,懂得韜光養晦,步步為營。他活得有多累?

想起他對她露出溫暖的微笑,想起他寬厚的手掌,曾經為她撐起一片小小的天地。哪怕他是有私心,卻是韶府中唯一對她們母女伸出援手的人。

他在她的心里,一直都是她的哥哥。

他現在身處何處?一個人過得可好?可有人陪他看雪?

“音音,你怎麼發起呆了?”

紫阡陌伸手在韶音的眼前揮了揮,望見她的秋水靈瞳之中籠著一層薄薄的霧氣,她心里有些擔心。

“沒——沒事,只是想起一些事情,有些傷感。”

韶音搖了搖頭,目光落在她放置在竹屋內的精致藥箱上面,那是韶樂送她的新婚賀禮。

不知道為什麼,她心中有著一種很不安的感覺,似乎是與韶樂有關。

他會不會出事了?

“也不知道這天地書卷到底要怎麼看才對?這文字太奇怪了。”

紫阡陌還在琢磨《天地紀年》的奧妙,這也關系著她的身世。她的爹娘是什麼人,為什麼把她丟下?

義父不要她了,她如今只剩下一個人了。

想起蘭夢柯那冷漠的眼眸,她就感覺天地一片黑白。

“咦?這上面的文字很眼熟,好像不是一般普通的文字!”

韶音用落雪綠之鈴大大的花朵,盛了兩汪泉水走進來,將其中一個遞給了紫阡陌。余光恰好瞥到了天地書卷上,看到上面縱橫交錯的符號。

“那是什麼文字?”

紫阡陌看向韶音,眼里充滿了期待之光。

“我曾經見過這種文字。”

韶音坐下來,仔細打量了《天地紀年》一番,這一個個繁複的字符,是由無數的符號和線條組合在一起,字符的線條地依隨圖形起伏變化、圓潤流暢。

“對了,這是象形文字,圖形上一部分是意符,一部分是音符,屬于意音文字。這是非常古老的文字,也可以說是文字的起源。”

她伸手輕輕觸摸了天地書卷,還能夠感覺到這些文字的起伏,這些字符分為主字與接字,用于古代曆法記錄。她在爸媽的考古研究所里見到過類似的文字,似乎那時候他們在研究神秘消失的瑪雅文化。

“那你能看得懂嗎?”

紫阡陌聽韶音說得肯定,連忙開口問道。

“我試試看能不能譯解,這種文字艱深晦澀,需要從上至下,兩行一組,從左到右讀。”

韶音學習過象形文字,勉強能讀懂一些內容。她輕靈的嗓音,緩緩地念出上面複雜古老的文字。

“靈空幻界天地混沌初開,在混沌化為世間萬物之時,天地間形成六個界面:仙界、靈界、凡界、魔界、妖界、冥界。仙靈凡三界與魔妖冥三界以流云海相隔,六界交彙之處是一個獨立于六界之外的空間:曼珠沙華。六界之上還有更高的空間,被稱為九天神境。創世女神留下一枚凝聚萬物精華的至尊神格,它是天地本源,日月伊始,蘊含著天地元素、創世神力,讓輪回的轉盤周而複始的轉動,萬物生生不息。任何擁有至尊神格的人,都是神眷之人,必將會受到創世女神的祝佑,一統六界成就千載霸業,成為天地的主人,屹立在最高的六界之巔......”

她看了一下此段文字的記錄時間,竟然是數萬年前。這部天書是一本編年史,記錄數萬載時光,乃至天荒地老的未來。由天地初開,一直演化到天地崩塌。

韶音將扉頁的文字翻譯完,就感覺腦袋發暈,耗費精神力太大,讓她幾乎沒辦法再看下去。

“上面有沒有記載是何人保管此書?”

紫阡陌見到韶音居然看得懂上面的文字,激動的問道。

“我看看。”

韶音將天書翻了一面,忍著暈眩的感覺,努力譯解起背面的文字來。

紫阡陌看到她面色不大好看,有些過意不去。

“是我太心急了,你先休息一會兒再看。”

“沒事,天書背後的文字沒有那麼複雜,譯解起來容易很多。”

韶音微微一笑,繼續看了起來。

此時祭水海城之中飄浮起藥塔的消息,猶如旋風般席卷整個神上天界。很多人都以為是藥神親至,打算前去求藥。

韶樂和青綰行走在荒夔之地,聽聞藥神出現在祭水海城,他們看這里距離祭水海城也不遠,便朝著那邊出發。

一道黑色霸氣的身影,也在得到消息的時候,十萬火急地趕赴祭水海城,一刻也不敢耽誤!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上篇:【006】阡陌身世     下篇:【008】守護之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