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012】雪海迷影  
   
【012】雪海迷影

一時間,陌紫皇也分不清心中是什麼滋味,韶樂是他為數不多的好友,如今卻發現他並不是那麼簡單。他的心不由一沉,有些悵然若失。

他一直覺得雪給他的感覺很熟悉,但又始終找不到頭緒,如今聽到韶音的話,他才明白原來雪是樂。

只是樂為何是雪?他到底藏得多深?這麼多年竟然沒有一個人發現他的破綻!

他知道韶音一定知道內情,如今最緊要的是找到韶樂,其他事情晚些時候再去追根究底。

生命輪回不可逆轉,一旦魂滅身死,那一切都沒有意義了。

他很清楚韶音和韶樂兄妹感情深厚,所以沒有再阻止。他原本以為自己得知雪的身份會狂怒,然而此刻他卻是出乎意料的平靜。

他經曆過生死,也明白了許多事情。怒火不能幫助他解決事情,他選擇冷靜地探知答案。

“尋人的任務就交給小萌萌和小朧朧,它們兩個尋人的本事可是一流的!”

他摸了摸小朧朧的腦袋,看到它渾身銀輝燦爛,透露著不凡之氣。

“主人放心,朧朧一定完成任務!”

小朧朧舉起爪子,看上去就像是一個毛茸茸的小圓球,窩在陌紫皇的懷里。圓溜溜的水靈大眼睛,泛著水波光彩,晶瑩剔透。

“就你這小樣,也好意思在主人面前顯擺!到時候找不到人,不要哭鼻子!羞羞羞!”

小萌萌雪白無暇的小臉上,露出了高傲的神情,不屑地瞥了它一眼。

“那我們就比一比誰更快找到!”

小朧朧不甘示弱的說道,兩只小萌寵戰意濃濃,都在想主人的面前爭得寵愛。

“閣主可有我哥的貼身之物?”

韶音知道它們兩個找人的本事厲害,但也要有味道可追尋才行。

“你們與樂兒同輩,叫我念姨就可以了。樂兒的貼身之物,我還真沒有。不過他曾經隨身攜帶的藥箱,倒是在你那里。”

上官念汐溫和的說道,她之前就注意到韶音隨身攜帶的藥箱,那可是雪族流傳下來的古老藥箱,韶樂幾乎從不離身。如今在韶音的手中,說明韶樂將自己最喜愛的東西送給了她。

這既是一種祝福,也是一種托付。

他希望在他離世之後,韶音可以為他保管好這件雪族先祖流傳下的東西。

看來他一早就做好了最壞的打算,或者說他從未想過自己會跨過這一劫。

“是這個嗎?”

韶音之前放醫書的時候就將藥箱拿了出來,如今放置于玲瓏白塔之中。她發間斜插著一柄琴狀鳳尾的簪子,正是影落月心古琴幻化而成,里面藏著的驚天寶藏,足以讓舉世震驚。她從玲瓏白塔內取出藥箱,讓上官念汐確認一下。

“就是這個!”

上官念汐點了點頭,除了無盡的黑暗與痛苦之外,這是韶樂的娘親唯一留給他的東西。

小朧朧和小萌萌立刻圍過去,聞了聞藥箱的味道,將上面特別的氣味記住。

一行人便踏上了尋找韶樂的路途,他們並不知道韶樂來過神上天界,所以回到凡界尋找他的蹤跡。

小朧朧和小萌萌憑借著自身的天賦,為他們指路。

他們朝著云幻大陸的北方前進,層層林海覆蓋著十萬大山,在大山的盡頭,白雪皚皚,千里飄雪,終年不化。

韶音記得韶樂的夢想,就是看雪。他所說的雪,很可能是他夢中的故鄉,雪族的祖地。

荒涼的雪崖一端,放眼望去盡是冰雪的世界。

一道柔弱的身影,手中握著一方羅盤,在雪海中艱難前行。身上的衣裳,抵禦不了刺骨的寒風。她瑟瑟發抖的身子,似乎隨時可能撐不住倒下,然而她的目光卻充滿了堅毅。

“樂哥哥!我一定會找到你的!”

展落初手里握著從娘親藍鏡月那里偷來的羅盤,尋找著韶樂的蹤跡。

她在這雪海里已經走了好久,身上帶的干糧都吃光了,她只能喝點冰冷的雪水充饑。清秀的小臉,在寒冷中凍得發青。

在她意識快要陷入昏迷的時候,她見到了一處柔和的光暈,在白雪的盡頭浮現。

她咬牙邁著灌鉛的步伐,在淹沒到大腿的深雪中緩慢挪動。

她終于看到了那團光暈是由一株蒼天大樹散發出來的,那是一株很特別的樹,每一片葉子都像是仙鶴的羽翼,纖細,輕薄,朦朧。

“方向明明沒有錯,但樂哥哥究竟在何處?”

展落初見到這株雪海羽絲古樹,植根于冰崖之上,好像一片月光瀑布從天際落下來。

然而,這路已經走到了絕境,前面是一片高聳如云的冰崖,根本無路可走了。

她如溺水之人握著救命稻草,緊緊地握著手中的羅盤,見到它指示的方向就是這冰崖,她心中猶豫不定。

“難道樂哥哥在這冰崖之上?”

她想到韶樂,心中就鼓起了無限的勇氣,她捧起白雪,用自己的溫度融化冰雪,喝了幾口雪水補充體力,便收起羅盤,手握著垂落的羽絲往上攀爬。一根根羽絲冰寒刺骨,好似無數根針紮入她的掌心,她險些從上面掉下來。

“我不能放棄!”

她忍住刺痛,努力朝著上方爬去。

只是她的體力已經完全耗盡,她再也支撐不住,從高高的樹上倒了下去。

這時,一道青光掠過,將她墜落的身體接住。

展落初再度睜開眼的時候,就見到自己身處于一座雪屋之中,冰雪雕鑄的屋子,里面所有的擺設都是由冰雪做成。她躺在冰床上,並不覺得冷,反而感覺身體暖融融的。

她目光巡視了一周,在見到門口站著的韶樂之時,她的眼眶瞬間就濕潤了。

眼前的男子與她記憶中的韶樂長得不同,但那一身溫潤如玉的氣質,卻是她最熟悉不過的。從他的眉眼間,她還能看出韶樂熟悉的影子。

如果說誰是這世界上最熟悉韶樂的人,那一定是展落初。

對于自己深愛的男子,他的每一個細節,每一次皺眉,每一道腳步聲,甚至連呼吸的頻率,身上的氣息,她都當作最重要的寶藏,深深地記在心中。

“樂哥哥!是你嗎?”

她激動的聲音,讓韶樂皺了皺眉頭。看到她狼狽的模樣,他責備的話沒有說出來。

如果不是青綰救了她,她怕是就凍死在冰雪里了。

她對他的情意他明白,只是他的心門已經冰封起來,里面住著的人,並不是她。

“你好好休息,等身上的寒氣散去之後,便離開這里。”

韶樂沒有承認自己的身份,放下手中的籃子。籃子中呈放著火紅的果子,看上去嬌豔欲滴。這是冰雪中蘊育出的火靈果,吃下它之後,便能驅散身上的寒氣。

“樂哥哥,這是哪里?你怎麼會來這麼遠的地方?”

展落初連忙起身,假裝沒聽到韶樂要趕走她的話,臉上掛著勉強的笑容問道。

“姑娘,我不是你要找的人,你認錯人了。”

韶樂溫潤的嗓音,緩緩地說道。她錯愛了他,他不是她要尋的良人,他無法給她幸福。他選擇冰冷的拒絕,假裝他們只是過路人,好讓她安心離開這里,去追尋她真正的幸福。

“對不起——真是打擾了!”

展落初眼眶淚水止不住滴落下來,伸向韶樂的手,停在了半空,僵硬地收了回來。她轉過身子,不想讓他見到她的淚水已經覆滿了腮畔。

他不要她,她早就知道了,可是見到他假裝不認識自己,她的心還是好痛好痛。她的心在他的手中,他輕輕一握就會碎。

韶樂默默地看了她顫抖的肩膀一眼,歎了一聲氣,走了出去。

青綰站在窗外看著他們兩人,眼里也透著深深地無奈。

“如果主人喜歡的人是落初小姐,那該有多好!”

她一直在暗處默默地見證著展落初對韶樂的付出,可是韶樂他看不到。

一個他不喜歡的人,為他做得再多,他也沒有感覺。

他心中的那個人,哪怕只是對他微微一笑,他都會心花怒放,滿心歡喜。

愛,便是這麼不可理喻的一件事,不是付出多少就能回報多少,它根本沒有道理可言。

“樂哥哥,你不認識我沒關系,只希望你好好照顧自己。”

展落初擦干眼淚,看著韶樂走出去的背影,柔聲說道。

只是當她見到韶樂暈倒在雪地上,她的心頓時一涼,忘記了剛才的痛心,失態地飛奔向她。

有人比她更快趕到,青綰扶起韶樂,朝著最近的一間冰屋走去。

青綰將韶樂放置于冰床之上,翻開他的掌心,見到他手上的彼岸花已經化作濃黑之色。他的臉上騰起了象征死亡的黑霧,讓她的心猛地一沉。

“主人!你不要死!”

她跟隨主人這麼多年,保護主人就是她一生的使命,如今見到主人奄奄一息,她卻不知道該怎麼做!

“這是血咒!”

展落初看到韶樂掌心的彼岸花,感受到他周身籠罩的死亡氣息,她就猜到了緣由。

她的娘親是藍族少司命,她從小耳濡目染也知道詛咒之力的存在。聽說以血為咒,乃是一種非常惡毒的詛咒,無破解之法。除非下咒之人執念消除,方可獲得解脫。

韶樂的娘親一生的執念就是複仇,如今韶樂未完成此願,他的死期將至。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上篇:【011】金焰帝花     下篇:【013】用情至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