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014】雪族聖地  
   
【014】雪族聖地

“我剛才只是匆匆看了一眼,並沒有看到有解決辦法的記載,只是講述了雪族詛咒的源頭。”

韶音搖了搖頭,心中感覺格外沉重。

“唉,就算我們知道源頭,但還是救不了樂兒。”

上官念汐歎氣道,她一生救人無數,卻救不了自己的徒弟。

“呆在這里也想不出辦法,不如出去走走,也許會有發現。”

陌紫皇看到韶音眉間愁云不散,開口提議道。

“嗯。”

韶音走出冰屋,抬頭看向雕刻著各種壁畫的冰崖,試圖從這些壁畫里看出一些線索。

“主人,我感覺這個地方好熟悉!”

火月雪貂小萌萌脆生生的嗓音,從韶音的肩頭傳來。

它疑惑地看著這茫茫雪海,腦海中似乎有種強烈的熟悉感,猶如波浪席卷而來。

它張望著四周,感覺這里莫名的親切。

“火月雪貂原是雪族的護族聖獸,自從雪族滅族之後,火月雪貂不知所蹤。”

青綰的身影從冰屋顯現而出,她方才聽到韶音看到了壁畫上的字,那說明她很可能看得懂雪族上古老的文字。

她原本不願與他們有所接觸,但為了主人,她只能與他們和平共處。尤其是她注意到了原本不起眼的小萌萌,竟然就是她尋找許久的聖獸,她便下了決心告訴他們一些雪族的秘辛。

“聽說雪族中有一處聖地,唯有聖獸才能夠開啟。”

“那聖地在哪里?”

韶音並沒有完全相信青綰的話,她們一直以來都是對立的,如今青綰突然告訴他們這些,她自然有所懷疑。

“就在這崖壁之中的山腹內部,至于如何進入,我不是雪族聖獸,自然不清楚。我知道你們不相信我,我同樣不相信你們,但只要有萬分之一能夠救主人的機會,我都不會放棄。”

青綰認真的說道,表情格外嚴肅。她心中一直覺得是因為韶音,主人才會落到如此田地。倘若主人複仇成功,如今大業已成,更沒有性命之憂。

主人會變成這樣子,都是因為這個女子。

最讓她感到不值的是,這個女子心里根本就不愛主人。但是主人卻始終念念不忘,為她神傷,為她憔悴。

她很慶幸自己不知道什麼叫做情,不懂就不痛了。

韶音看了青綰一眼,明白她對自己有敵意,但如今她們的共同目的都是救韶樂,所以暫且先放下以前的恩怨。她伸手摸了摸小萌萌的腦袋,柔聲開口說道:“小萌萌,你看看能不能找到聖地入口。”

“嗯嗯!主人放心,萌萌會努力找的!”

小萌萌也想知道自己的身世是否與這里有關,所以迅速從韶音懷里跳了下來,朝著冰崖尋去。它聞著冰雪之中的味道,想要找出記憶中熟悉的源頭。

它小小的身子,好似一團圓滾滾的雪球,融入雪中幾乎看不見影子。

它在一處厚實的積雪前停下,爪子刨開雪層,觸及到一塊冰寒刺骨的石頭。它聞著石頭里散發出的毒氣,就知道這是一件至毒之物。如果是尋常人碰到,必定當場暴斃。它天生喜歡毒物,這毒石對它而言沒有任何的影響。它爪子朝著那石頭抓去,想要將這石頭挖出來。

當它將石頭挖出來的時候,原本堅硬如鐵的冰崖陡然裂開,出現了一條朝著山腹蜿蜒而去的冰階。

“聖地開啟了!”

青綰看到這冰階跟雪族記載中講述的一模一樣,立刻激動的說道。

“我先去看看。”

陌紫皇冰冷的嗓音霸氣的落下,雪族格外神秘,他擔心韶音上去會有危險。

青綰已經沿著冰階飛了上去,小萌萌和小朧朧也不甘示弱,一齊跑了上去。

沒等韶音回答,陌紫皇已經飛掠到了冰階的盡頭。一路上沒有遇到什麼阻礙,他進入了冰層之中的山腹內。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座冰室,看上去這里曾經是什麼人的臥室。

韶音沒有一個人留下等待,而是踏上了冰階,同樣走進了這座冰室。

“這里難道是當年那位雪族聖女所住的地方?”

她打量了這個地方一眼,看這里的布置和擺設,與外面有些不一樣。她想起壁畫上記載的內容,那個關于雪族聖女的傳說。

冰室的牆壁上有著許多壁畫,其中一副古老的壁畫懸掛在不起眼的角落。上面畫著一個微笑的女子,女子的目光落在她的腹部,神情充滿了慈愛。

這個女子模樣奇美,韶音猜測這畫中人很可能就是雪族聖女。

“這一幅畫放在此處,感覺有些突兀,到底是在掩藏什麼?”

韶音腦海中靈光一閃,走到畫前,伸手將畫移開。

“這畫後面有暗閣!”

陌紫皇敲了敲冰壁,注意到畫後面的牆壁是空的,他摸索了一番,在牆角發現了一個冰雕開關。他旋動冰雕,原本平整的冰牆後面就出現了一個暗閣。

青綰聽到動靜,也期待地看了過來。

“怎麼會什麼東西都沒有?”

她失望的說道,原本以為在雪族聖地能發現一些有用的東西,但東西似乎早就被人拿走了。

“不知道這里曾經放了什麼東西?如此小心隱藏的東西,必定是雪族重要的物品。”

陌紫皇開口說道,看著這暗閣的大小並不大,里面也沒有被破壞過的痕跡,顯然是雪族中人取走了里面的東西。

“這個暗閣大小——”

韶音看著牆壁上的暗閣出神,這暗閣的大小,讓她有種強烈的熟悉感。

“主人醒過來了!”

青綰感覺到韶樂已經蘇醒,第一時間飛奔出去。

韶音和陌紫皇帶著兩只小萌寵,也離開了雪族聖地。

展落初此刻也已經清醒,看到韶樂氣色已經好了許多,她憔悴的臉上浮起了溫柔的笑意。她想用手撐起身體,觸碰到傷口,感覺到一股劇痛。她這才注意到自己手掌上的傷口已經被包紮住了,環顧了四周一番,只見到了上官念汐。

“雖然不知道前輩是誰,但還是謝謝你幫我包紮。”

她開口道了聲謝,朝著上官念汐點了點頭。

“不是我幫你包紮的,不需要謝我。”

上官念汐走過去,將她扶起來,看到她柔弱倔強的模樣,心中感慨又是一個癡兒。

“那是誰救了我?”

展落初疑惑的問道,眸光中充滿了不解。

“喏,救你的人已經來了。”

上官念汐聽到他們幾人的腳步聲,朝著外面指去。

韶樂躺在冰床之上,原本無神飄忽的眼眸,在見到韶音的面容之時,瞬間亮了起來。

“九兒。”

他的嗓音格外虛弱,在這里看到韶音,他的心底充滿了驚喜。

“是韶音救了我。”

展落初看到韶音,就明白是何人所為。除了韶音之外,怕是沒有人會在意她的安危了。

她感激的看了韶音一眼,兩人目光在空中交流。

“哥!”

韶音走到韶樂的身邊,紅唇微啟,輕靈的嗓音好似溫暖的風吹拂而過,讓韶樂的俊顏上綻放開一朵美麗的笑容。

“九兒,你為何會來這里?”

韶樂忘記了偽裝,只因太過喜悅,脫口而出的話音已經落下。

“她聽說你出事,就千里迢迢從神上天界趕過來了。”

上官念汐開口說道,她的話讓韶樂眼底泛起了晶亮的光彩。

“云,你也來了。”

韶樂轉頭看向陌紫皇,話音平靜如往昔,好似他們初識那般云淡風輕。

“我是陪她來的!”

陌紫皇冷酷的話音,透著一股落寞。他想告訴韶樂,自己只是陪韶音而來,如果不是因為韶音,他不會來看他。

只是他語氣中的落寞,卻讓韶樂明白,他也是擔心過自己的。

“我知道如今你已經不把我當朋友,但我還是拜托你好好照顧她,永遠陪著她!別讓她哭,要讓她一直幸福下去。”

韶樂溫潤的嗓音,輕緩的說道,眼中充滿了溫柔的祝福之色。

他知道自己已經活不久了,時間證明了韶音的選擇是對的。陌紫皇可以守護她,為她撐起一片晴天,讓她活在明媚溫暖的陽光下。

他心中雖然有過沖動,想要將她留在身邊,可他最終還是放手了。

愛她,所以才將手放開,因為他怕自己會讓她窒息,他願意消失在她的生命里,只要她過得好!

他原本是一個在仇恨黑暗中長大的孩子,自私冷血無情,卻因為她而變得自己也不認識自己。

“這個不用你說,我也會做到。”

陌紫皇拍了拍韶樂的肩膀,兩個男人有著他們明白的交流方式。

“九兒,等我走後,你幫我將落初帶回神都!她是個好女孩,但我這一生注定辜負她的一片癡心。”

韶樂看到自己掌心的血跡,在昏迷之中,他隱約知道展落初為他做了什麼。但愛不是同情也不是感動,他感謝她為自己做的一切,卻無法用愛來回報。

哪怕至死,他的心也未曾變過。

“誰說你會死的,我不准你死!因為你是我哥!”

韶音的目光落在了她帶來的藥箱上面,那藥箱的大小正好和雪族聖地里的暗閣一模一樣。她在回來的路上就想到了雪族聖地里藏著的東西是什麼,她將藥箱打開,仔細地尋找,在藥箱的夾層之中發現了一張古老的藥方,上面只有簡單的幾個字。

“聖藥之血,化解魔性。”

上官念汐也看到了這張藥方,念出其中的字來。

“聖藥之血會不會就是雪族聖獸的血?”

陌紫皇看向縮進韶音懷里的小萌萌,小萌萌的小腦袋搖得好似撥浪鼓一般,明顯不想放血。

“萌萌,回去之後我給你准備好多你愛吃的東西補一補,怎麼樣?”

韶音動聽的嗓音,溫柔的說道。

“嗚——人家怕痛!”

小萌萌圓溜溜的大眼睛里浮起了掙紮之色,可憐兮兮的說道。

“萌萌想看到你主人傷心嗎?”

陌紫皇開口說道,對于小萌萌那惜血如命的樣子感到無奈。

“萌萌不要看到主人傷心!不就是一滴血嗎?我出!”

小萌萌爬到韶樂的掌心,化開自己的爪子,滴出一滴金色的血液。當血液融入他的掌心,一層層金光湧向那詛咒的圖案。

那圖案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淡,直至消失不見。

所有人看到這一幕,都松了一口氣。

“主人,我好虛弱!你可要給我准備好多好多好吃的!”

小萌萌假裝暈倒,惹得眾人齊齊一笑。

“行!一定喂飽你這只小吃貨!”

韶音憐愛地抱起小萌萌,撫了撫它的腦袋。

“落初你就自己送回去吧!我們還有事,就不打擾了。”

陌紫皇見到韶樂身上的詛咒已解,拉著韶音的手,朝著屋外走去。

“為師也有要事,你好好在這里修養。”

上官念汐也立刻溜之大吉,留下韶樂和展落初。

“青綰,你送落初小姐離開。”

韶樂看向青綰,俊顏上露出了一抹深深的無奈。

“主人,你剛剛恢複,我去找吃的。”

青綰化作青鳥,拍了拍翅膀,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樂哥哥,你不要趕我走,我想留在你身邊。”

展落初眼眶紅潤,凝視著韶樂,認真的說道。

“我永遠也不會愛你,這樣你也想留下?”

韶樂的目光如流云,輕輕落在展落初的眸間。

“我要留下。”

展落初重重點了點頭,握緊了受傷的手掌。

“隨你吧,如果你想走,隨時可以走。”

韶樂淡淡的說道,俊顏之上神情溫和。

展落初聞言露出了喜悅的笑容,好似雨過天晴。能留在他身邊,就是她最大的願望!

------題外話------

每個人心中總有一方角落永遠天真無邪!祝大家兒童節快樂!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上篇:【013】用情至深     下篇:【015】斷情紙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