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020】完美圓滿  
   
【020】完美圓滿

暮雪城的深夜,月色清冷,皇宮之外一處高塔,在月光里靜靜的散發著光芒。(瘋狂看'小說 )舒愨鵡琻

這座白塔四周守衛森嚴,皆是一流高手,一個個深藏不露。

塔外有著層層結界,讓塔中之人無法離開。

“開門,我來送飯菜。”

一道婷婷的身影,手中提著一個籃子,走到了白塔之前。

“不要逗留,送完馬上出來。”

守塔的老者,睜開眼看了女子一眼,看到熟悉的面孔,便打開了塔門。

“是,謝謝柳老。”

女子提著籃子,邁開步伐,走進冰冷的塔中。

這一座巨大的白塔,囚禁著一個人。

外面所有的高手,皆是為了防止此人逃走。

“吃飯了。”

女子身著一身黑色斗篷,臉龐被覆蓋在黑暗中,讓人看不清楚。

她將石桌上的碗筷收拾好,將熱騰騰的飯菜擺放整齊。

她的目光帶著絲絲心疼,凝視著那個紫色的背影,看著他那落寞的背影,她感覺心中泛起了酸楚的疼惜之情。

他這樣的天之驕子,最終卻是被囚于塔中,這對于他而言,是多麼大的打擊。

她還記得第一次見到他,他猶如月亮閃耀世人。然而,他終究如他的名字一般,夢中曇花,一現而逝。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每天都會來這里。”

夢曇看向她,如今他被義父夢君臨囚禁于白塔之內,作為對他奪位的懲戒。

原本以夢君臨的性格,得知夢曇做了這樣的事情,必定會殺一儆百。然而,他看在父子情義之下,留夢曇一命。

如今他的娘家公孫家族已滅,他不知道自己的親爹到底是何人,所以無家可歸。在這白塔之內,他倒是難得平靜。他半生為了皇位處心積慮,想要一統天下,成就不朽霸業。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他一步走錯滿盤皆輸。錯只錯在,他不是皇族血統,否則根本不需要費那麼多的心機,最終卻是一無所有。

“羅浮春是我的表哥,我叫姜莉,茉莉花的莉。”

姜莉揭下斗篷,露出了一張雪白粉嫩的玉顏,一雙水靈的杏眸,秋水分明。她就像是一朵雪白的小茉莉,嬌小玲瓏,楚楚動人。

“司徒大哥曾經來找過我表哥,希望他可以相救。可惜表哥心有余而力不足,最後只爭取到讓我來為你送飯。”

她開口解釋道,原本她是千金大小姐,但卻主動接下了這個送飯的活,只是希望每天有見他一面的機會。

“原來你是師弟的表妹,替我謝過他了。義父的性格我很了解,讓浮春不要再奔波了。”

夢曇靠在椅子上,一雙紫羅蘭色的眼眸里寫滿了淡淡的寂寞惆悵。

“也謝謝你每日不辭辛苦地過來。”

他看了姜莉一眼,記憶里對她並沒有什麼印象,她親自送飯菜過來,日複一日,從未敷衍了事,他心中也感到有些暖意。

現在的他,什麼都沒有。雪中送炭的人,才是最可貴的。

曾經他的高高在上的夢曇太子,對他獻殷勤的女子無數,可到了他最落魄的時候,只有一個他素未相識的姑娘照顧她。

“不用謝,這是我心甘情願的。”

姜莉將碗筷收拾好,臉上浮起了懷念之色。她兒時因為貪玩,所以在雪中迷路,誤闖狩獵場,險些死在狼腹之中。在她絕望害怕的時候,一道箭羽飛射而來,精准無誤地將餓狼射殺。

她那時候驚慌地抬起頭,看到的是夢曇耀眼的身影,他是那般耀眼,叫她一生都無法忘懷。

她被送出狩獵場,他不記得她,但她卻將他深深地記在心中。

她原本不知道那個少年就是夢曇,直到表哥羅浮春不經意地提起,她才知道救她的人是誰。

所以得知夢曇被囚于白塔之內,她主動請纓照顧他。幸而看守白塔的柳老跟羅家有幾分交情,在羅浮春的安排下,她才能進出白塔。

“我該出去了。”

姜莉算了算時間,也該離開了,不然會叫柳老不悅。

夢曇看著她的背影,眼中滑過一抹溫和之色,原本想送送她,但眼前卻是一片暈眩。

“嘭——”

一陣倒地的聲音響徹而起,姜莉就見到夢曇倒在地上,她連忙跑上前。

“你怎麼了?”

她伸手拍了拍夢曇的身體,心急如焚的叫道。

“好燙!”

她碰到夢曇的肌膚,感覺一陣滾燙,她嚇了一跳。

“他一定是發燒了!這下子該怎麼辦才好?對,去找大夫!”

她將夢曇扶起來,艱難地將他弄到床上,提著籃子跑向外面。

不多時,她就帶著大夫,匆匆忙忙地跑到塔前。

“你怎麼又來了?老夫不是說過,這個地方,外人是不能來的嗎?”

柳老皺了皺眉頭,沉聲開口說道。

“柳老,請您通融一下,夢曇公子他發高燒了。”

姜莉開口懇求道,臉上神情焦急。

“不行!這不合規矩!”

柳老搖了搖頭,一口拒絕,沒有商量的余地。

“求求您了!如果您不答應,我就長跪不起。”

姜莉看到柳老不同意,便跪在冰冷的地上,小臉上浮起了一抹堅定之色。

“那你就跪吧!老夫倒是要看看你這個千金小姐能有多大的耐性!”

柳老不近人情的說道,坐在塔前,閉目養神。

姜莉跪在冰冷的地上,夜風吹過她單薄的身子,她跪在地上,雙腿漸漸開始發麻,但她卻仍舊長跪不起。

臉色一陣蒼白,看上去分外憔悴。

“你和他是什麼關系?為什麼要救他?他只是一個禍亂江山的亂臣賊子。”

柳老看到姜莉搖搖欲墜,依舊不肯離開,便開口問道。

“無論他做錯了什麼,他曾經救過我的性命,我都要回報他。”

姜莉咬了咬唇,清脆的嗓音,緩緩的說道。

“報恩也講究一個義字,若是你為了報恩救了一個十惡不赦的壞人,那豈不是讓更多人因為你而受苦?”

柳老淡淡的說道,話音中透著幾分試探。

“我——”

姜莉張了張紅唇,雙腿都已經跪得發麻,但如果她無法說服柳老,一切都是枉然。她想起夢曇此刻還在發高燒,容不得她猶豫。

“他是我喜歡的男人,哪怕他罪孽深重,我也要救他。”

“小姑娘,早就該說實話了。老夫也曾經年輕過!這次就破例一回,你可以進去,但其他人不行。”

柳老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和煦的笑容,看著姜莉小臉上含淚帶笑,似乎想起了自己年輕的時候。

“大夫,麻煩你在外面煎藥了,他的症狀是......”

姜莉開口講述起夢曇的症狀,大夫已經收了姜莉的錢,看到她如此癡情,也打算幫幫她,所以就回去抓藥,拿到塔外來熬藥。

姜莉端著熱騰騰的藥湯進了藥塔,用調羹喂夢曇服下。

夢曇身上的靈力被夢君臨封住,此刻就像是一個普通人。他不知道多久沒有生病過,但在他難受的時候,有一雙溫柔的手,拂過他滾燙的額頭。一陣陣清涼的感覺,讓他從火海之中掙脫出來。

這一夜格外漫長,姜莉衣不解帶地忙了一整晚,他的燒才退下來。

姜莉不能在這里逗留,見到他好轉,就離開了白塔。

夢曇醒來的時候,只看到床邊的臉盆,並沒有見到什麼

人。

“難道只是一場夢?”

他看著空空如也的白塔,自嘲的笑了笑。

姜莉因為受了寒氣,所以一病就是好幾日,只能由其他人送飯過去,與夢曇錯過了見面的機會。

白塔冷寂,皇城熱鬧。

比起木棉皇後的生辰,夕霧帝君的生辰則要低調很多。因為之前的風波剛剛平息不久,夕霧帝君也不喜歡鋪張浪費,所以只是舉國同慶,生辰宴會只是在宮里舉辦一個皇族家宴,另外邀請了幾個平日難得一見的友人。

夢慈和聖伊帆姍姍來遲,還好趕上了夕霧帝君的生辰宴會。他們送上木棉親手做的鞋子,讓夕霧帝君欣喜不已。木棉始終是他心中最愛的女人,哪怕她變了,在他心中的她一如從前。

他們也將木芙和木棉帶給韶音的禮物轉交,韶音笑著收了下來。

一家人在一起吃飯,宴席也很簡單,但卻讓他們覺得很溫馨。

夢君臨也出席了這次的宴席,他並未提及夢曇,夕霧帝君也沒有提起。他的義子,他自然會處置妥當,夕霧帝君雖有不忍,但只能以大局為重,以天下為重,這便是帝君的悲哀。

宴席散後,韶音接到宮女傳來的消息,說是北宮家主請她過去一趟。

“北宮老爺子可有提起何事?”

韶音許久沒回來,剛到皇宮沒多久,就接到北宮家的邀請,足以證明北宮家族的實力強大。對于皇城的風吹草動,都了解得一清二楚。

“北宮老爺子只是讓公主過去一趟,沒有說是什麼原因。但奴婢倒是聽其他人提起過,北宮家的小少爺,似乎是得了怪病,北宮家族正在四處尋找神醫。”

宮女開口說道,她知道的事情也不多,如果不是因為這事情鬧得滿城人盡皆知,連宮里的禦醫都躍躍欲試,她也不會知道。

“嗯,知道了,讓人備車。”

韶音想起北宮鏡城那可愛的小臉,就對這多災多難的小娃娃感到疼惜。聽說北宮家族是被詛咒的家族,嫡系男丁都活不了多久,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她這一次過去,如果有能力,一定幫小鏡城一把!

“阿音,披上外衣。”

陌紫皇知道韶音很喜歡小鏡城,如果沒有去看一看,她怕是不會安心下來。他沒有阻止她,陪她一同前往北宮家。

有他陪伴在她的身邊,沒有人能夠傷害到她。她成天悶在屋里也無聊,出去透透氣也好。像老三陌焚焰天天游山玩水,過得別提多逍遙了。

北宮家的使者已經等候多時,見到韶音出宮,就帶著他們前往北宮家族的族地。

韶音坐在馬車之內,直接從北宮府邸的大門入內,直奔北宮鏡城的住處。

他們老夫人交代過,這次請來的可是的貴客,要以最高禮儀接待。

其他人見到有人乘著馬車進了北宮府邸,都在猜測來人的身份。

“到了。”

韶音在萬眾矚目中走下馬車,北宮婆婆立刻激動的走上前來。

“好孩子,謝謝你能過來,城兒他快不行了,求求你救他一命!”

北宮婆婆的眼中充滿了哀傷,她苦命的孫兒,命運多舛,如今卻不知道能不能過這一劫?

白發人送黑發人的痛苦,她無法再承受一次。

“婆婆別急,我先去看看鏡城。”

韶音朝著她點了點頭,讓她安心下來。

“唉,你們跟我來吧!”

北宮婆婆的情緒很低落,找了很多大夫,全都看不出一點病症來由,小鏡城卻是一天比一天虛弱,原本很漂亮的一個小娃娃,如今已經是皮包骨了。

北宮鏡城住在北宮府邸之中最尊貴的地方,就是空中閣樓。

“北宮家這處空中閣樓可是非常有名的!”

陌紫皇開口說道,幾人沿著天階一路往上。

“的確很神奇!

韶音看著這座飄浮在半空的樓宇,環顧了四周一番,眼底滑過一縷沉思之色。

“這里只有北宮家族的嫡系才能入住,其他人都沒有資格進來。”

北宮婆婆自豪的說道,能住在此處,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事情。

“以前北宮老爺子也是住在這里嗎?”

韶音好奇的問道,邁步走進空中閣樓。

“老頭子年輕的時候遭人陷害,所以沒有住在此處,後來當上家主之後才搬進來。不過他住不慣這里,所以我們是住在其他的地方。”

北宮婆婆回答道,帶著他們走到了屋子內。北宮鏡城正躺在床上,小臉顯得格外憔悴,原本還會因為難受而哭鬧,如今卻是連哭泣的力氣都沒有了。

“可憐的孩子!”

韶音替北宮鏡城診了診脈,感覺到他的脈搏非常微弱,整個人也是虛弱至極。如果再惡化下去,真的會一命嗚呼。

北宮家族的男丁,大多數死因蹊蹺。唯有北宮老爺子如今活得時間比較久,其他人都是早夭。

然而,旁系和支系的血脈,卻沒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她思來想去,感覺有一種可能性。

“婆婆如果信得過我,就讓鏡城跟在我身邊,等到他恢複健康,再接回來。我猜到了一些原因,但卻不能確定,在這段時間內,不要讓其他人靠近這個地方。”

“好!那我的寶貝孫兒就交托給你了!”

北宮婆婆看了北宮鏡城一眼,留在這里他也是沒救,倒不如賭一次。

“婆婆如果思念鏡城,可以過來陪他。”

韶音開口說道,她知道北宮婆婆和鏡城感情深厚,故而讓她也可以一起走。

“那老太婆我就厚顏打擾了!”

北宮婆婆驚喜的說道,當下就命人收拾好行囊,跟著韶音和陌紫皇離開。

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北宮鏡城的氣色開始漸漸恢複。在韶音的調理下,他已經越發健康起來,看得北宮婆婆高興不已。

“音音,你的醫術真是太高明了!”

“其實我只是帶他遠離病源,他才會好轉起來。他會恢複,就說明我的猜測沒有錯。”

韶音坐在椅子上,手中把玩著帝王血龍木手鏈。她先前將這條手鏈放在北宮鏡城貼身之處,他恢複得更快許多。

“到底什麼是病源?難道真的是詛咒嗎?”

北宮婆婆滿眼痛苦的說道,如果是詛咒,如何能夠逃得過?

“這雖然像是詛咒,但實際上卻不是詛咒。鏡城的身體之所以變得非常虛弱,那是因為住在那座空中閣樓的關系。”

韶音淡淡的話音,讓北宮婆婆張大了嘴巴,震驚的看著她。

“那座空中閣樓能夠浮在半空之中,想必應該是由天外隕石支撐而起。這一顆天外隕石,有著一種無形的力量,會對人體造成傷害。長期住在空中閣樓的人,就會被這股力量奪去性命。”

她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北宮老爺子之所以活這麼久,就跟他很少住在空中閣樓有關。另外,他已經佩戴著帝王血龍木,這種神木也對輻射有著很強的抗性,故而他如今還是老當益壯。

至于其他人,享受高處的時候,也承受著隕石輻射的侵蝕。

“我知道了,多謝你對我們北宮家族的大恩。如果不是你點出來,我想詛咒還會一直延續下去。”

北宮婆婆恍然大悟,明白了真正的關鍵。

“鏡城會健康長大的!”

韶音微微一笑,讓人送走了他們。

只要日後不要再靠近那座空中閣樓,相信北宮鏡城會平安長大的!

“阿音,你知道嗎?原來夢曇竟然是納蘭師傅的侄兒,乃是納蘭云涼的孩子。”

陌紫皇將剛剛得到的消息告知韶音,聽說是納蘭風吟親自出面,帶走了夢曇。原來夢曇是納

蘭風吟的兄弟納蘭云涼失蹤多年的孩子,這還和上一輩的恩怨情仇有關。

聽說當年納蘭云涼喜歡上了木棉,然而木棉已嫁給夢夕霧,故而納蘭云涼只能默默地將這一份愛意藏在心中。夢曇的娘親,趁著納蘭云涼傷心失意的時候,對他下了藥,與他發生了關系,懷了身孕。

只可惜,納蘭云涼的心中只有木棉,以至于夢曇的親娘為了報複他們二人,將無辜的夢曇卷入爭斗的漩渦之內。

納蘭云涼一直不知道夢曇是他的孩子,直到司徒找到了公孫老爺子的一封密信,得知了真相。為了救出夢曇,司徒找到了納蘭云涼,請他出面。

納蘭云涼跟夢君臨沒有什麼交情,故而拜托了兄弟納蘭風吟,最終將夢曇從白塔之中帶出,重獲自由。

“他也是一個可憐人。”

韶音淡淡的說道,如果不是那一場偷龍轉鳳,也不會有後面那麼多的事情。

夢曇得知自己的身世之後,沒有回納蘭家,而是前往羅府。

因為他從守塔的柳老口中得知,那夜是誰救了他。

他趕到羅府的時候,並沒有見到姜莉,她已經被她的父親帶回去了。聽婢女說她病了好久,他就知道是自己連累了她。

“如若有緣,我們會在見面的!”

夢曇坐上離開皇城的馬車,開口淡淡的說道。

浩浩蕩蕩的車隊,遠遠的消失在地平線。

若干年之後,紫闕城皇宮禁地內,沉寂無數年的九色祭壇亮起了奪目的光彩。

一對神仙眷侶出現在祭壇之中,男子宛如謫仙,女子容顏傾城。他們從遺失大陸而來,帶來了小九的消息,小九如今與心愛的女子夜幽璃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少司命藍鏡月等待了無數年,終于等到了要等的人。

這一切是終結,也是一個起點。時光還在流動,未來還很精彩。

------題外話------

感謝寶貝們陪伴仙兒走到最後,番外到此結束,留下一些懸念。結束,也是開始。歡迎親們來看仙兒的新書《戰妃狂帝》不一樣的精彩哦!歡迎親們光臨仙兒的落仙閣!愛你們!

軍火女王紫鸞,天才不凡,狂傲霸氣。一襲白衣,一柄紫玉鸞蕭,傾城無雙風華絕代。

她從畫中走出,穿越時空,落入龍榻火爆降臨。

“你只有兩個選擇,要麼死,要麼當本王的女人!”

邪魅腹黑的他,冷覷著她,神情高高在上,透著絲絲譏諷,不可一世。

“我選第三個!你給本宮死一邊去!”

輕狂如風的她,不屑睥睨,魅惑紅唇一勾,一抹傲岸笑容,霸氣至極。帝醫醉妃

上篇:【019】她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