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第十二章 大結局(完)  
   
第十二章 大結局(完)

這邊皇後娘娘和大皇子祁毅聽聞西楚皇帝回宮,頓時讓奪了城門口的侍衛裝著還是西楚皇帝的人讓西楚皇帝進宮里。

而西楚皇帝進宮後,第一件事就是找人把齊大人找回來。

對于皇後娘娘來說,齊大人一個人沒有什麼可怕的,于是也讓人把齊大人放了,齊大人的家人還在她手中呢,既然她能控制他一次,那名也就會有第二次,他還能逃得出她的手心嗎?

卻不想這次皇後娘娘她錯了,因為她算漏了還有一個阿玥和喬語嫣,還有一個二十六衛總管張箭。

雖然阿玥回來西楚不過一年,但是這麼一年當中,有了張箭的幫忙,該浸透的地方他一個也沒有放過,改收買的也一個也不放過。

所以當皇後娘娘行動的時候,就有一名太監悄然無聲的放飛手中紮了紙條的信鴿,把消息稟報給張箭知道了。

所以張箭派人把齊大人的家人救了出來。

這邊救人,那邊西楚皇帝的正宮乾清宮內,沒有受到什麼折磨的齊大人滿臉慚愧的跪在西楚皇帝面前請罪道:“皇上,屬下失職,未能及時防范,被人囚禁,以致驚擾聖駕,讓皇上遭此大罪,罪該萬死!”就算西楚皇帝現在是被困,他也不敢說被困的,只敢說受了驚擾,帝皇的面子還是要給滴。

西楚皇帝擺擺手並無降罪之意,示意他起來:“皇後之事,是朕失策,是朕沒有想到她竟敢……唉,是朕失算了,你不要怪罪自己,起來吧。”是他沒有算到皇後娘娘竟然提前叛變了。

齊大人感激的雙目含淚地磕了幾個頭後,才站起來,“屬下遵旨!”。

他站起來後就筆直的守在西楚皇帝的後面,隨時警惕著外面的動靜。

這個時候天色已經暗了下來,還刮起了寒風,寒風吹的殘枝唰唰響,除了西楚皇帝所在的乾清宮外,宮里四處陷入慌亂之中,驚恐的太監宮女人奔走躲避。

但是他們躲不過隨處可見的叛軍,那些叛軍對于躲避的太監宮女,不去追趕,但是對于那些來不及躲避的,卻是手起刀落,一點也不留情,一刀斃命。

就在慌亂中叛軍殺至乾清殿前,被守在殿外的盔甲侍衛和金吾衛迎面截下。

就在皇後娘娘的士兵圍觀乾清宮的時候,四個宮門同時也遭受圍攻,那是已經祭祖回來的阿玥救駕來了。阿玥手中原本就有西楚皇帝給的兩衛,再加上今天有留下的兩衛親兵,他的手上就有了四衛親兵。

而張箭是二十六衛總管,除了皇帝親兵四衛外,還有負責宮里守衛的金吾衛外,他還能調動的侍衛也不少,再加上西楚皇帝在城外布防的白虎軍,人數達三萬,一起攻四個宮門,那幾個宮門如何抵擋呢?

這些還不是令人驚訝之事,令人驚訝的是一早隨著西楚皇帝離開的莫語他們,不知道什麼時候混進宮里,內外合應,第一時間把南宮門打開。

當皇後娘娘得到稟報時,大受驚嚇整個人蹦的跳了起來,“什麼?!他竟然能調動白虎軍?”

“回娘娘,是的。他手中有白虎軍的軍符。|”負責稟報的侍衛身子微微一震,有點驚慌的急忙回答,他就怕皇後娘娘遷怒于他啊,那麼他就死的冤枉了。

“該死的。”皇後娘娘憤怒的把桌面上的白玉茶盞全部掃落地面,一點也不可惜這是獨一無二的白玉茶杯,是她最喜歡的茶杯。

該死的,這個老頭子竟然私下把白虎軍的軍符,這可是號令白虎軍的軍符啊。

他們西楚最為勇猛厲害的就是這支白虎軍了,這是西楚皇帝手中唯一的大軍,另外還有雪豹軍、灰狼軍,但是這兩軍合起來也不夠一個白虎軍。

也因為有了這支白虎軍,皇後娘娘一直沒有到手,所以才沒有叛變,另外兩軍早就在她父親兄弟的手中。

但是她不是派了雪豹軍去攔截白虎軍了嗎?怎麼還能讓他暢通無阻的進的城里?

到底出了什麼事故?

皇後娘娘厲聲追問:“白虎軍怎麼進城的?我哥哥呢?他不是帶領雪豹軍守著城門嗎?快說啊,他們怎麼進來的?我哥哥呢?”

“回娘娘,屬下,屬下也不知道,屬下只收到這個消息。”那名侍衛更加惶恐了,身子也如篩糠一般抖著,他只負責在宮里受消息,外面的事如果沒有報進來他也不知道的,“屬下立即去查。”

說罷惶恐的抬頭,正要看皇後娘娘的臉色,就被旁邊一臉陰鷙的大皇子祁毅一腳踹翻,“快不快滾。”

“是,是。”那名侍衛連爬帶滾的爬了出去,出到宮門他拭了拭臉上冒出的冷汗,暗道,還好還好,撿回一條小命了,他還是看到情勢再去稟報了。

不對,他忽地一咬牙,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說罷他也不去打探消息了,偷偷的溜回自己的屋子,從枕頭底下拿出一個小包,塞進懷里,就再次疾奔宮門,“屬下奉皇後娘娘懿旨出宮辦事,快點開宮門。”說著還揚了揚手中令牌,從還沒有收到波及的北宮門快速離開,而他離開還不到一刻鍾,這個宮門就被白虎軍的人馬攻破。

當阿玥帶著穿著清一色玄甲的士兵昂首大步進入內宮的時候,四個宮門已經全部納入他的手中。

而那邊盛怒中的皇後娘娘等不及那侍衛的稟報,一甩衣袖,“我們走,到你老頭那里去。”皇上她也不叫了,直接叫老頭了。

而大皇子祁毅早就在等皇後娘娘這句話了,當即跟著皇後娘娘後面疾走。

這時乾清宮大殿前燭火通明,亮如白晝,西楚皇帝手中最後一只金吾衛居高臨下張起勁弩,團團圓圓的把乾清宮大殿圍了起來,和叛軍對持交戰。

這是他們致死也要守著的地方,所以那些金吾衛就算被砍的全身是傷,除非再也起不來,他們都不從乾清宮大殿前離開,致死也不離開。

一時間那些叛軍也沖不進去,兩軍對持,不過在叛軍越來越猛烈的攻勢下,金吾衛的人數急劇減少。

同時皇後娘娘也帶著她和大皇子祁毅的親兵往這里趕來。

只要他們控制了西楚皇帝,她就不信阿玥還敢硬闖?到時候只要她讓西楚皇帝蓋上玉璽,那麼她的兒子就是名正言順的皇上了,哈哈……

皇後娘娘心中所想的正是祁毅所想的,所以他恨不得立即趕到乾清宮,逼他的父皇蓋下印章,而他的手中緊緊地抓著一卷明黃聖旨,一道他早就寫好的聖旨。

就在他們集中兵力趕往乾清宮時,阿玥也帶著白虎軍攻進宮里。

由于白虎軍雷厲風行的戰斗,叛軍陣腳大亂,被白虎軍有意的從四面八方往內而趕,把那些叛軍困于正大光明殿前廣場中心,整個宮中唯有這個早朝的正大光明殿前有一個可以容納萬人的廣場,所以白虎軍才會把人集中往這里趕,于是那些逃跑的叛軍大部分成了甕中之鱉,被他們圍截在廣場當中。

一時間刀劍交擊,槍戈碰撞,慘呼聲沖起,很快陷入平定。

廣場內負隅頑抗的叛軍,很快被白虎軍慢慢逼至一處,“投降不殺!投降不殺。”

這些雖然是叛軍,但是也是西楚的士兵,能投降還是可以勸說的,所以白虎軍得到阿玥的指示,盡可能的讓他們投降,于是白虎軍才會困住他們逼他們投降。

隨著白虎軍的呼喊,開始有叛軍拋下武器投降,有一就有二,很快被困廣場的叛軍差不多都投降了,而不投降的白虎軍當即斬殺,有了他們雷厲風行的斬殺行動,一下子把那些還想抵抗的叛軍殺的心慌意亂,勇氣頓消,紛紛放棄抵抗投降,在這次圍剿叛軍的戰斗中,白虎軍獲勝!

當皇後娘娘和大皇子祁毅趕到時,乾清宮前金吾衛和叛軍正在激戰,皇後娘娘當機立斷一揮手,厲聲道:“你們上!”

跟在她身後的親兵立即加入戰團。

而大皇子祁毅帶來的人蠢蠢欲動,但是大皇子祁毅不下令,他們也不敢擅自加入戰團。

有了皇後娘娘的親兵的加入,金吾衛的防守岌岌可危,但是金吾衛還是死撐著,直到響起了一道尖銳的哨聲後,那些金吾衛才不敵的退到一邊讓出大門。

“毅兒隨母後進來,你們四個跟著,你們留守。”皇後娘娘冷聲吩咐,就挽著裙擺,大步走進乾清宮。

大皇子祁毅隨後跟上,當然了,他也有幾名心腹跟著進來,而皇後娘娘特意點名的那四名穿著侍衛服飾的正是皇後娘娘最得力的心腹,也是她的暗衛。

乾清宮內,西楚皇帝一襲明黃龍袍端坐正中龍座,齊大人標槍一般站在他的身後,原本還有幾名太監侍候在旁,卻被西楚皇帝打發出去了,因為他知道留下他們,皇後娘娘會拿他們開刀的,以其讓他們白白送死,倒不如藏起來為好,所以不讓他們在跟前侍候。

齊大人雖然早就想到皇後娘娘和大皇子會逼宮,但是當他親眼看到皇後娘娘和大皇子帶著心腹侍衛進宮,連見到皇帝也沒有好臉色,反而冷笑的看著他們,指揮心腹侍衛“拿下他們。”的時候,只覺得頭腦一片空白,幾乎連渾身血液也停止了流動。

他們真的敢!齊大人睜著一雙根本無法相信的虎目怒視皇後娘娘和大皇子,看到那幾名心腹侍衛拿著明晃晃的刀劍上前時,他大喝道:“你們好大的狗膽竟然敢以下犯上,當今聖上在此,你們還不快點退下!”

“如果他敢阻攔,殺無赦!”皇後娘娘不屑的撇撇嘴,呵斥道。

那幾名侍衛當即提劍而上,團團圍著齊大人打了起來。

而齊大人早就在他們近殿的時候就躍到皇帝的面前,威風凜凜的舉劍向著門口方向,所以那幾名侍衛和他打了起來。

“齊統領退下,讓他過來。”就在齊大人和那幾名侍衛交纏在一起的時候,西楚皇帝的聲音如往常一般穩定而威嚴的由後面傳過來。

齊大人聞聲,奮力一擊,擊退那幾名侍衛,移身退往一旁,不過依然抱劍守在西楚皇帝旁邊。

而那幾名侍衛聞言也收劍退了回來,站在皇後娘娘的身後。

皇後娘娘和大皇子祁毅面面相覷,他叫的是誰?

因為西楚皇帝只說讓她(他)過來,到底是那個他?

隨後皇後娘娘向大皇子祁毅點頭示意,讓他在那里等候,她過去看看他有什麼說的。

只是皇後娘娘才抬步就被西楚皇帝舉手攔住,“他過來。”西楚皇帝手抬了起來,直指大皇子祁毅。

大皇子雖然心狠手辣、性格暴戾,但是對于西楚皇帝還是無來由的畏懼,這是自小到大西楚皇帝留給他的印象就是威嚴肅穆,令人畏懼,所以他的心無來由的抖了抖,他有點慌張的望向皇後娘娘。

卻見皇後娘娘向他肯定的點頭,無聲的支持,“你父皇叫你過去,你就過去,想必你父皇有聖旨給你。”

皇後娘娘特意看向大皇子祁毅手中拿著的聖旨,意思就是現在正是時候,還不快點拿過去要你父皇蓋章,沒有玉璽的印章,這個聖旨就沒有一點說服力,現在只要蓋上印章,就算那賤種趕回來,也沒用。

得到皇後娘娘的提醒,大皇子祁毅頓時忘記心中的恐懼,唇角微勾,洋洋得意的大步走向西楚皇帝。

“兒臣叩見父皇。”大皇子祁毅嘴里說著拜見西楚皇帝的話,但是不過是隨意的欠了欠身子,連禮都不行,接著上前直逼西楚皇帝,“兒臣今天來只求父皇一件事,只要父皇在上面蓋下印章,父皇就可以位居太上皇頤養天年。”

說著就把那道明黃聖旨攤在西楚皇帝面前的龍桌上。

西楚皇帝低頭一看,頓時笑了,不過那是不屑譏諷的大笑,“禪位昭書?哈哈,憑你也配?”

說罷不等大皇子祁毅有所反應,一巴掌狠狠地甩到他的臉上,“你不要以為朕不知道,今年二月,你暗中潛入花蕊宮,奸淫麗嬪,後把她勒殺,事後買通禦醫造成自縊的假象,欺瞞于朕。還有去年五月你在東城西巷奸殺一名少女,六月在城郊尼姑庵奸殺一名尼姑,一名上香的少女……你這樣濫殺無辜、奸淫擄掠無所不作的惡人有臉當這個皇帝嗎?如果你這樣的人當了皇帝,天底下還會有多少女子遭殃?你這一切以為朕不知道嗎?朕不過是瞞而不發,想給你悔改的機會,卻不想你竟然動手動到宮里面來……”

西楚皇帝冷笑的盯著大皇子祁毅,接著看向一邊震驚的微張嘴巴的皇後娘娘。

皇後娘娘的臉色先是大驚,接著惶恐,驚駭她的皇兒竟然造了這麼多殺孽,恐的是西楚皇帝的那句瞞而不發,為什麼瞞而不發,難道是……

她心中升起一股不安,但是她的不安才升起,外面就響起“太子殿下到。”的響亮通報聲。

皇後娘娘慌張回首,但見大門外,他們帶來的親兵被人團團圍住,手起刀落,宛如切西瓜一般,根本沒有反抗之力,全部一刀斃命,頓時血流成河。

乾清宮前,白虎軍如蒼鷹展翅般裂開一條通道,阿玥一身明黃蟒袍出現在殿階盡處。

阿玥帶著喬語嫣、莫語、張箭等人大步而入。

皇後娘娘和從驚駭中會過神來的大皇子祁毅雙雙轉身,他們的心腹齊齊上前攔在他們身前。

阿玥沒有停繼續往前,那些心腹侍衛不得不舉劍攔截,卻被張箭等人搶先攔下。

阿玥和喬語嫣繼續大步走向皇後娘娘和祁毅,皇後娘娘聲色厲荏的喝道:“站住,否則我殺了他。”說著指向西楚皇帝。

而大皇子祁毅反應過來,倏地上前就要抓住西楚皇帝。

但是他忘記了,還有一個齊大人,剛剛侍衛較多他打不過,難道大皇子祁毅一個他還打不過嗎?

沒幾招就把大皇子祁毅拿下,皇後娘娘驚得大喝:“你快點放了大皇子,否則本宮要你全家性命。”

不等齊大人反應過來,喬語嫣已經云淡風輕的笑道:“你說的是位于京郊菊花院的齊大人一家嗎?不好意思,我無意路過救下了。”

沒等她說完,皇後娘娘神色巨變,慘白一片,雙腿一軟,踉蹌後退了一步,如果不是伸手扶住旁邊的高案,根本穩不住身子,她指著喬語嫣說不出話來。

得到家人已經被救出來的消息後,齊大人更無後顧之憂,把大皇子祁毅抓的更緊了。

西楚皇帝語氣凌厲的吩咐道:“來人,把叛賊祁毅和皇後拿下,傳朕旨意,祁毅和皇後起兵逼宮,蓄意謀反,廢皇後的後位,貶為宮人,打入冷宮。祁毅拿下,打入天牢。犯事的官員全家抄斬。”

祁毅之罪留給新君懲罰了,就連祁然和那三皇子封王一事也留給新君,這樣他們才會感激新君。

不過對于一同造反的皇後娘娘的父親和兄長西楚皇帝一個也不放過,主犯全家抄斬,從犯發配邊疆。

隨後西楚皇帝傳旨讓阿玥整頓宮里宮外,安撫百姓,並且昭告天下,封先皇後嫡子祁玥為太子,繼承皇位。

跟著在第二年春後,西楚皇帝退位,讓祁玥繼承皇位!號曜帝。

祁玥登基為帝後,封喬語嫣為皇後,封祁然為恭親王,三皇子為裕親王。

一直有心帝位的三皇子在大皇子和皇後那一場宮變之後,終于看清形勢,終于放下爭奪帝位的野心,安分的當他的裕親王。

曜帝一年三月南海戰報,帶來震動朝野的消息。

蠻夷之地的倭寇奇襲都海郡。

都海郡將士不曾防備,倉促應戰,遭遇慘敗,退出都海郡。

四月曜帝禦駕親征,朝政交予恭親王祁然,讓祁然恨的牙癢癢,但是聖旨已經下了,他想改也改變不了。

五月初,曜帝奇兵擊敗倭軍,摧毀敵軍戰船二十三艘,殲敵八千余人,收複都海郡。

五月末,曜帝一鼓作氣,率兵攻向倭寇冰城,重創倭寇,斬敵近萬,占據倭寇沿海第一座城池。

隨後曜帝祁玥揮軍乘勝追擊,連續占有倭寇兩座城池後,在倭寇抵死還擊之下,不得不守著這三座城池不再出擊。

七月,曜帝留下足夠防守的兵馬,班師回朝。

十月,皇後有孕。

曜帝二年,五月皇後誕下一位皇子,曜帝大喜,舉國免稅三年,全國歡慶。

同年八月,曜帝為孑然一身的恭親王求親,迎娶大興綠羽公主。

當消息一頒布,最後一個知道消息的恭親王祁然第一時間直闖內宮,當面質問祁玥,“你這是什麼意思?為什麼要我娶綠羽?要娶你自己娶,我是不會娶的。”

憤怒的他那里還管的面前這個是當今聖上,盛怒的他一點情面也不給。

“不娶也得娶,聖旨已經下了,君無戲言。”|曜帝不為所動,非常淡然的說道。

不過在曜帝祁玥的心里卻腹誹道,不給你賜婚,難道還讓你窺視他的皇後嗎?

不錯,祁然只所以一直不成親,一則因為心里還有喬語嫣。

二則他雖然不幫皇後,也不幫西楚皇帝,更不幫祁玥,但是皇後娘娘畢竟是他的母後,現在大哥被囚禁天牢,皇後被困冷宮,他怎麼還有那個心情獨自享受呢。

當然不可能成親了。

“反正我是不會成親的,你求的親事,你自己搞定,反正皇上你的後宮空著,正好可以填補,哼。”說罷祁然就要拂袖而去。

曜帝祁玥目光微閃,在他快要跨出宮門的時候叫道:“你要怎麼樣才肯娶親。”

對于祁然的心事曜帝原本是猜不到的。

但是昨天夜里喬語嫣拉住他在他的耳邊說了皇後娘娘的事,說到她好幾次看到祁然看著冷宮的方向,久久不語,想必是想母後了。

至于大皇子祁毅,祁然就無所表示,因為祁毅所做的事他知道,知道他死有余辜,現在不過終身囚禁,已經是額外開恩了,他非常感謝,但是皇後娘娘卻不同。

皇後雖然逼宮造反,但是主要還是大皇子祁毅和她的父親和兄弟,而且主犯已經全部伏法了,只留下皇後娘娘一人,就算放她出來,她也成不了什麼氣候。

所以喬語嫣才會說服曜帝祁玥,特意安排了這個親事給祁然,讓他有談判的條件。

而祁然還真的如喬語嫣所料,跟曜帝談條件,“只要你放了我母後,我就迎娶大興公主。”

為了不讓曜帝難做,祁然繼續道:“你不用恢複她的稱號,只許放她出冷宮,如果你不想在宮里見到她,就安排她到京郊的菊園,讓她頤養天年好了,你可以派兵看守,我也可以保證,絕對不會讓她自個逃走的。”

就算她想偷走,她孤身一人也走不到那里去。

祁然這個要求不過分,只不過是換個地方囚禁,只是冷宮和菊園可差多了,冷宮的非虛,而菊園是別院,是行宮,在那個地方真的是頤養天年了,就算不能出院,那也是極好的地方。

而曜帝裝模作樣的考慮了一下,|“好,朕答應你,不過你也要記住你的諾言,迎娶綠羽公主。”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兩人雙雙擊掌。

當祁然看到曜帝祁玥嘴邊那抹狐狸般狡猾的笑容時,他的背脊一寒,他是不是中計了?

不過曜帝沒有給他反悔的余地,立即下命令,放了皇後送到菊園居住,而後立即備下迎親隊伍,第二天就讓祁然出發大興迎親。

當祁然坐在馬背上時,才驚覺他是真的中計了,他回頭沖著皇宮方向怒吼,“我不會讓你們好過的!竟然算計我。”

曜帝祁玥嘿嘿笑著揮揮手,“皇弟慢走,不送,祝皇弟早日抱得美人歸啊。”

同年十二月,恭親王祁然大婚,綠羽公主被封恭親王妃。

曜帝三年,正月十五元宵節,由皇後喬語嫣做主,賜婚林大學士之女給三皇子。

同年三月三皇子大婚。

這個林大學士雖然官高一品,但是卻是無實權的官員,再則為人清廉公正,有著極好的聲譽,主要他最為擁戴曜帝,所以喬語嫣才會讓他的女兒嫁給三皇子,雖然三皇子暫時沒了反叛之心,但是難保他以後也沒有。

但是有了這個一個忠直的岳父,他有什麼舉動也難逃他的岳父之眼,由他的岳父監視他,是最好不過的事了。

曜帝五年,大興皇帝駕崩,由三皇子諸葛旭繼承皇位,號曦帝。

曜帝六年三月,皇後喬語嫣生下一名公主。

而曦帝的皇後同時生下一名皇子。

曦帝大喜,當即派人來西楚,要和西楚曜帝的公主訂親。

同時大齊皇帝也不知道打哪里得了消息,也派了大臣過來,要為他的大皇子向西楚皇帝提親。

一時間西楚皇帝的第一位公主成了搶手貨,不過最後還是皇後喬語嫣發話了,公主還小,皇子也還小,還沒有定性,是龍是鳳言之過早,于是就是誰知道以後各人的性格是否合適?

如果不合適那不就是冤偶了?

所以皇後發話,十五年後公主會舉行選夫大會,歡迎大家踴躍參加。

皇後喬語嫣幾句話就把一眾求親之人大發走了。

卻不想她的話讓十五年後的公主頭痛不已,因為排隊讓她面試的丈夫人選太多了,讓她煩不勝煩,最後不得不離家出走。

于是江湖上再掀起一場追妻鬧劇……

上篇:第十一章 大結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