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致命嫡女 第二章 包藏禍心  
   
第二章 包藏禍心

天馬寺內的一間廂房

燭火微黃,微弱的燭光下可以清晰的看到一名丫鬟打扮的少女,坐在床邊的一張圓墩上,右手拿著一把緞面團扇一搖一搖的為床上一名年紀相仿的少女扇涼,而她的左手則撐著下巴,在那一點一搖的打著瞌睡

這時床上少女翻了一個身,悠悠睜開迷蒙的眸子,神惘然的掃了一下床邊的少女

那迷蒙的眸子倏地睜大,仿佛見鬼一般,神詭異的盯著眼前的少女,她不是她那個為了救她被瘋馬踢死的丫鬟青葉嗎?

怎麼可能在這里?她剛剛不是撞牆死了嗎?難道這里是陰曹地府?所以她才看到青葉嗎?喬語嫣不解的轉頭看了一下四周的環境

這屋里沒有什麼名貴精致的家具,只有很一般的實木桌椅和櫃子,還有就是她躺著的榻榻米,慢著,這里的擺設怎麼那麼像天馬寺里面的廂房?

喬語嫣皺了皺眉頭,細看青葉,她猛地打了一個冷顫,這時的青葉是一個十三歲的丫頭,和她同歲,模樣還沒有完全長開,而她被馬踢死的時候則已及笄

她清晰的記得當時她口吐鮮血卻還記掛著她受不受傷的忠心模樣,當時她以為這只是一場意外,沒有深究,現在一想卻覺得疑團重重,因為緊接著她身邊的丫鬟和嬤嬤一個接一個的出事,活死或被趕走,直到死前她的貼身丫鬟只有一個叫珊瑚的丫鬟,這個珊瑚卻是……想到睡覺前那杯參茶,她還有什麼不懂的呢

喬語嫣眼里寒光驟顯,抿唇冷冷一笑,天見可憐,讓她重生一回,重生到十三歲的時候,那麼他們欠她的,她要一個一個的討回來,而那些該由她保護的人,她絕對不會再讓他們出事

她十三歲那年在母親的忌日的前兩天,也就是七月初四那天來到天馬寺,准備為母親做幾場法事,而她第二天卻在天馬寺的塔林遇見當時還沒有被封為賢王的六皇子諸葛煜

想到當時她對對她施以援手,宛如天人降臨的諸葛煜一見鍾的時候,她不由嘲諷的一笑,原來從一開始她就在人家的算計當中,而之後中元節的再次施救,無非就是要加深她的印象,讓她對他死心塌地,而她也確實因為諸葛煜兩次不顧性命的援救,對他根深種,並且還傾盡全力,扭轉乾坤為他謀得賢王一位,還為他出謀劃策,就算賠上腹中胎兒也為他鏟除太子一黨,最終得以繼承皇位

但是留給她的確不是後位,而是休書,而是血染牆,而是百般折磨……

想到這些喬語嫣不由的緊了緊拳頭,看來她要做點什麼才行

"青葉"

"啊,姐您醒了?是不是要喝水?"打瞌睡中的青葉聞立即睜眼,有點不好意思的揉揉頭,被姐抓到自己打瞌睡,不知道會不會被罰?不過她也不管喬語嫣要不要水,早已經跑到桌子那邊,倒了一杯溫度剛剛好的清水過來

喬語嫣看了,自動的坐了起來,倚著床頭,接過青葉手里的杯子,喝了一口後問道

"今天你哥哥是不是也跟來了?"青葉的哥哥會武功,所以被派去保護大少爺喬浩然,也就是她的親哥哥,這次來天馬寺,他一定會跟來的

"回姐,是的,哥哥來了,在前面陪著大少爺,姐是不是要找大少爺?奴婢給您送信"望著神淡淡又清冷的姐,青葉怎麼都覺得有點不一樣,但是又不出哪里不一樣,她只得悶悶的揉揉腦袋

"你去給他帶個口信,你……"道後面喬語嫣對青葉招了招手,示意她附耳過來,她在青葉的耳邊聲的吩咐了幾句,就把青葉打發出去,在青葉出去的時候,她再三叮囑"你要偷偷的去,不要給人看到,尤其是趙姨娘和二姐他們的人,知道嗎?"

"是,奴婢曉得"看到姐喬語嫣如此慎重,青葉也鄭重的點頭,接著就快步離開,而喬語嫣則從床上走了下來,來到窗邊望著對面的廂房,深幽如古井的眸子,寒光微閃,神冷冽凜然

前世趙姨娘是在中元節後因為哥哥高升,也因為有她向祖母進得以被提為夫人,之後喬語萱才能以嫡次女的身份嫁給賢王為側妃,也給了她機會陷害她,而今世她倒要看看她如何成夫人

一夜無話,第二天早飯和誦經過後,喬語萱如前世般,如期而至

"大姐早啊,用早飯了嗎?"喬語萱嬌滴滴的聲音在後頭響起,喬語嫣聞捏著絲絹的手暗暗捏緊,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慢慢的轉過身子

因為現在是在寺廟,喬語萱一改往日鮮豔的顏色,穿了一件淡藍色高腰襦裙,梳了雙丫髻,髻上戴了一對鑲著金鋼鑽的赤金鳳釵,脖子上還掛著赤金瓔珞項圈,手腕上戴著同款式的手鐲,雖然沒有豔麗的顏色,但是裝扮還是那麼的極盡奢華,跟她庶女的身份一點也不相符,比她這個嫡女還要華貴幾分

喬語嫣看了她的裝扮,挑了挑眉頭,眸光閃爍,以前還以為她年紀愛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一點也不為意,現在才知道她對她的母親根本沒有半點敬意,對她這個姐姐是不屑,並且為了和她這個嫡女相比,所以不管穿戴還是排場都要比她好,就像……喬語嫣抬眸往喬語萱的身後看去

那邊趙姨娘穿戴與她姨娘身份根本不符的華貴衣裙,被一眾丫鬟婆子簇擁著,施施然的走了過來,遠遠的望著喬語嫣慈愛的一笑,只是眼底不見絲毫的慈愛

是的,喬語萱和她的母親趙姨娘如同一撤,嘴里對她好好語,親熱有加,暗地里卻陽奉陰違,對她嫉恨無比,佛口蛇心,要不也不會這般對她

喬語嫣心中冷冷一笑,墨玉般的眸子里有一道寒芒閃過,快的讓人根本看不透,看到走到她的身旁親熱的挽著她的手的喬語萱,她強忍著把她甩開的沖動,回與同樣熱的笑容"妹妹早,我已經用過早飯了,你呢?"

"我也用過了,今天早上我和娘親……"喬語萱親熱的挽著喬語嫣的手,神內疚又可憐的望著她,烏黑的眼里還含著淚花,那副我見猶憐的模樣,讓人根本舍不得責怪她

"語嫣你不要怪你妹妹,她今天不是不想來為夫人誦經的,是因為昨天夜里我腹痛又腹瀉了一夜,她為了侍候我一夜沒睡,今天凌晨才合了合眼,我不忍心,所以就沒有叫她起來,你要怪就怪我,都是因為我的緣故,才……"

趙姨娘根本舍不得喬語萱受責罵,連忙請罪,神不出的內疚和憐惜,只是話里話外都沒有半點身為姨娘的自覺因為姨娘只能算半個主子,見到少爺姐,就算是她的女兒兒子,她都要自稱婢妾,都要稱呼他們為姐和少爺,哪里有資格喚姐他們的名字呢?並且她話里面是陷阱重重,喬語嫣要是怪罪喬語萱,就是不仁不義,要是怪罪趙姨娘就是不孝

望著喬語萱和趙姨娘粉如晚霞的臉色,哪里有半點像熬了一夜沒睡和腹瀉的模樣?前世的她聽到趙姨娘這麼的時候,哪里會考慮這些,早就擔心不已的慰問個老半天了,但是今生呢?明知道她們包藏禍心,她還能一如以往的對她們嗎?

------題外話------

書求收藏~一般早上~

上篇:第一章 泣血重生     下篇:第三章 一點利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