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致命嫡女 第十二章 聞畫色變  
   
第十二章 聞畫色變

第二天就是七月初七,每年這一天都是大興的傳統節日七夕節,也就是乞巧節,是少女們最重視的節日

這天的傳統活動就是女孩子們用彩線穿上繡針,比比誰的針線活做得好,同時擺上瓜果貢品,乞求心靈手巧

而大街上是設了擂台,比穿針引線的,比繡工的,比廚藝的,比才藝的……林林總總,吸引不少少女參加,其中不乏各大家族的姐們,因為能在各擂台上拔得頭籌可是一件榮耀的事,對于她們的親事也是一個有力的籌碼,那個不喜歡一個心靈手巧的媳婦?

並且這天也沒有諸多規矩,上至皇親貴族,下至平民百姓都會讓自家的姑娘去游玩一番

這也給了那些適婚少年一個光明正大相看少女的由頭,所以那天京城的街道熱鬧非凡

而喬語嫣在早幾天就收到開國公府也就是喬語嫣的外祖母家嫡姐月心悠表姐的邀請,邀請她初七這晚夜游,而她一早就稟明老太君,老太君也早已答應,所以這天酉時正,開國公府的馬車來到護國公府門前

和月心悠表姐一同來的還有表妹月怡悠,而充當護衛的則是表哥月千尋,月千凡

而喬語嫣在喬浩然的陪同下,帶上三妹喬語蘭,四妹喬語瑤,和幾名老太君不放心特意找來的護衛一起出發

喬語嫣帶著妹妹坐上開國公的馬車,和護國公府的馬車則坐幾名姐的貼身丫鬟,那些少爺們則騎馬護在馬車旁,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往鬧市而去

"少爺,前面已經封路,我們要在這里停車了"他們走了兩刻鍾之後,負責探路的護衛策馬奔了回來

"那好,我們就在這里步行過去"喬浩然和月千尋,月千凡商議,最後一致決定在這里下車,並且留下兩名護衛看護馬車,約定亥時回府

喬語嫣等畢竟是大家閨秀,除了還沒有留頭年級尚的喬語蘭,喬語瑤,喬語嫣,月心悠這幾個豆蔻年華的少女都用紗巾蒙面,只留出一雙盈盈秋水的眸子,只是這般半遮半掩的模樣,引得人遐想連篇

此刻大街上像喬語嫣等裝扮的少女並不少,不足以引起轟動,但是有著英俊瀟灑的喬浩然,溫文爾雅的月千尋,眉目俊朗的月千凡等幾個玉樹蘭芝的少年相陪,想不轟動都難

他們一行人才步入大街,就引得一眾少女偷偷的圍觀,當喬浩然笑著與月千尋閑聊的時候,那微揚的嘴角,那完美的弧度,頓時讓偷偷圍觀的少女芳心暗許,而他本人卻毫不在意,還對月千尋打趣道:"千尋哥,這里那麼多名門閨秀,大家姐,你可看上一個?我聽書舅母已經開始為你覓識賢良淑德,德才兼備的名門閨秀了,准備什麼時候請我喝喜酒?"

一聽到喬浩然提起這個月千尋當場黑臉,而月千凡則忍俊不住噗的一聲笑了出來,一同笑的開心的還有月心悠

"語嫣,你不知道,千尋哥哥他被母親整的聞畫色變"月心悠捂著嘴笑得可開心了,就連那帶笑的眸子也變成月牙兒

"你試試一睜眼就是看畫,吃飽也是看畫,就連出恭對著也是畫像嗎?"月千尋眉頭緊皺,他那幾天差點沒被母親弄的崩潰

一想起出恭的時候,一抬頭就看到一名大家閨秀的畫像,看到人家笑盈盈的望著他,他那出恭的念頭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差點沒把他弄成便秘患者,他能不抓狂嗎?

當場讓他離家出走,在別院住了幾天,還放話,再叫他看畫,誓不回家,才讓月夫人收起讓他挑選媳婦的念頭,不過這個可是暫時的,誰叫他是開國公府的嫡大少爺,當然要成親了

喬語嫣一想到那畫面就不由得抿嘴偷笑,而喬浩然和月千凡可沒有那個顧忌,呵呵的笑開了

忽地喬語嫣嘴邊的笑弧倏地淡去,她那雙剛剛還含著笑意的眸子,瞬間冷若寒冰,銳若利劍,假裝看四周熱鬧的景色,不著痕跡的快的尋找一遍,卻毫無發現

她微微凝眉,難道剛剛她感覺錯誤?不是有人窺視?但是剛剛仿佛被獵物盯住,讓她如芒在背的感覺告訴她,有人密切的注視她的一舉一動,這種被人窺視的感覺非常之不好

"語嫣,是不是有什麼不妥?"一直挽著她的手的月心悠第一時間察覺她的不同,擔心的問道

"沒事,只是剛剛覺得好像有人在監視,但是我找了一遍卻沒有發現,可能我感覺錯誤,不過我們還是要心點,大家不要走散了"雖然不是很確定,但是想到趙姨娘不是如此善罷甘休的人,還是心為上的好,于是喬語嫣聲的提醒月心悠

聞月心悠點點頭,她轉頭吩咐月怡悠幾句,讓她跟緊了,而喬浩然等幾人當即不著痕跡的向護衛使了使眼色,那些護衛紛紛占據有利位置,把一眾姐和丫鬟圍在中間,慢慢的游覽起來

他們做的不動聲色,卻被不遠處一家酒樓二樓,一間臨窗雅閣的一名撐頤把玩著手中酒杯的年輕男子看到

他右手摸著自己光滑的下巴,望著喬語嫣娉娉婷遠去的背影,黝黑深邃如深潭的眸子閃過一抹興趣,意有所指的問道:"她是不是很有意思?"

他雖然沒有指名道姓,但是他身後宛若標槍般站立的侍衛卻知道他的是誰,只是他是真的問他意見嗎?他清清喉嚨一本正經的回答:"少爺覺得有意思,就一定有意思,少爺覺得沒意思就沒意思"

"廢話"這回答和不回答有差嗎?他怒氣沖沖的一腳踹向那侍衛,低吼道:"滾該干嘛干嘛去,不要站在這里礙眼"他雖然的凶狠,但是嘴角揚起,美眸是含著笑意,那里有半點怒意?

那名侍衛很靈巧的躲過他的一腳,身影一閃已經從窗戶離開

"不錯嘛,輕功見長了,追人的事以後交給你了"他慢悠悠的聲音傳了出來

差點沒讓那侍衛從半空栽了下來,感他把他當獵狗了,呸呸,哪里有人自己把自己比喻成狗的?

而他則從坐姿變成斜躺,悠揚的倚著扶手,那俊眸閃著意味不明的星芒,望著窗外漸黑的天色,低聲喚了一句"追風"

"主子,屬下在"他的聲音還在空氣中徘徊的時候,雅間里已經多了一個單膝跪地的灰衣男子

"你去保護她"

"是"

上篇:第十一章 惡念再生     下篇:第十三章 架子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