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致命嫡女 第五十二章 姨娘被遣  
   
第五十二章 姨娘被遣

當喬語嫣隨著皇後娘娘等回到宴席的時候,竟然有一種仿若隔世的感覺,一見到她回來,一直表現淡定端莊,有著護國公府老太君應有氣度的老太君正翹首以待,望穿秋水的等著喬語嫣

老太君在看到皇後娘娘等離開,就猜到有大事發生,並且喬語嫣一去就再沒有回頭,她的心就開始嗖嗖的亂跳,一直忐忐忑忑的等待著,就連丞相夫人李氏的勸告她也聽不進,在看到喬語嫣完好無損的回來,她才欣慰的連連點頭,連連低語,"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讓祖母擔心了,是孫女的不是"著喬語嫣挨著老太君而坐,並且緊緊地握住老太君的雙手,因為她竟然從老太君的眼中看到一抹慌亂,一抹惶恐,一抹不知所措,看見老太君是多麼的擔心,讓喬語嫣的內心一暖,差點熱淚盈眶

開國公府的老太君也是一臉關切的望著喬語嫣,在看到喬語嫣沒事安全回來,她的心才緩緩回落,向月心悠姐妹點頭,示意她們過去安慰一下喬語嫣,月心悠姐妹當即點頭就往喬語嫣這邊而來,同來的還有秦瑤琴,她也給丞相夫人李氏打發過來慰問一番的

當喬語嫣把月心悠等送回去,裝著不經意抬頭看去,對面甯王甯輕玥等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全部都回來了,而她這麼一抬頭就正好與甯王甯輕玥的目光對上,好像他一直在看著她,就等著她抬頭一般,讓她的臉不由自主的飛上一抹霞彩

甯王甯輕玥對她微微點了點頭,喬語嫣偷偷摸摸的向周邊瞟了一眼,看到沒有人注意到她,她才匆匆點頭回應,接著宛如被抓的偷般,飛快的垂頭,直到宴席散去,她也沒有看向對面,不過她一直感到有一股目光不時的停留在她身上,流連忘返

當喬語嫣他們回到護國公府後,立即被護國公喬楚淵傳到書房,老太君想了想也都跟了過去,到了喬楚淵的書房,喬浩然已經站在書房門口等著,在看到老太君也跟著來之後,連忙稟報護國公,護國公急忙從書桌都走出來,親自迎了老太君到一張圈椅上坐好,接著他才在旁邊坐下,挺直後背,神嚴肅的問道:"在宴席上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你為什麼出去那麼久?"

護國公喬楚淵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是中途皇後娘娘,太後娘娘等離開,一定是有大事發生,再有他看到喬語嫣也不在現場,回來的時候,竟然和皇後娘娘等一起回來,他就知道喬語嫣一定是知道什麼,才連夜把她傳來書房的

"回父親,事是這樣的……"喬語嫣一五一十的把事的經過都了出來,包裹被甯王甯輕玥所救,不過她斟酌著用詞,不過分誇張,只是他們都是看在八公主的面子上幫忙,因為是八公主哀求他們幫忙的,不過卻沒有大皇子是被他們騙來的,只剛好碰上大皇子諸葛泱與李美人苟且的事,才引來皇後娘娘等,在沒有清楚知道護國公喬楚淵心里是支持誰的時候,喬語嫣不會把甯王和三皇子要好一事出來的,反而把他們的角色對換,變成了八公主求路過的他們幫忙

在最後喬語嫣像突然想起般道:"當時趙姨娘和語萱妹妹都在場,大皇子和李美人所在的屋子還是語萱妹妹發現的呢,若不是她眼力好,別人還未必知道里面有人"喬語嫣的像是不經意一般,好像一點也不覺得趙姨娘和喬語萱出現在那里是很不正常的事

"你趙姨娘和語萱當時在場?還是語萱發現的?"老太君像是沒有聽清一般重複問道

"是啊,當時趙姨娘和語萱妹妹陪同趙婕妤娘娘一起去的,還是趙婕妤娘娘提議道水榭賞煙火的呢,這些我都是聽那些才人美人的才知道"喬語萱點頭解釋,"那是皇後娘娘審問,那些才人,美人的才把去哪里的原因出來的"

老太君和護國公喬楚淵是什麼人?他們都是經過過風雨之人,想法也比較全面,現在得知當時趙姨娘和喬語萱也在場,並且還是哦趙婕妤娘娘在一起,他們的臉色頓時一黑,老太君是憤憤的捶了幾下案幾,直把案幾捶的砰砰作響,語氣帶著痛心和不滿怒喝,"我看我們護國公府有一天就是敗在她這樣沒有腦子的姨娘身上,她是不是要我這老太婆給她陪葬?我就好好的怎麼會有旨意讓她進宮,原來是不安好心,我們語嫣要不是福大命大,這次清白就要毀在她們母女身上不行,不能再任由她如此放任下去,否則我們就真的會有抄家滅族的那一天"

道這里老太君轉頭望向臉色陰沉微微垂頭一不發的護國公喬楚淵,堅決果斷的道,"我不管你如何想,我已經決定明天一早就把趙姨娘送到玄州的農莊去,就以身體不好過去休養為名,至于語萱……"想到喬語萱一個好好的女孩,被趙姨娘調教成城府心機這般深沉狠毒之人,老太君就大為痛心,"她就留在院子里,沒有我的吩咐不准出院門一步,就讓她好好的抄寫金剛經,好好的修心養性若是你沒有意見那就這麼辦"

"這一切母親做主就行,母親您已經勞累一天了,讓兒子送您回去歇息"對于趙姨娘的去留護國公喬楚淵沒有什麼表示,不過想著趙姨娘這段時間的所作所為他也甚感痛心

看著護國公喬楚淵對于趙姨娘一點留戀和憐惜之也沒有,喬語嫣知道這次趙姨娘是真的要被送走了,以後要是沒有特殊的況,她也永遠沒有回來那一天了,而她也不用再見到她那討人厭的嘴臉,想到這里她的心不知不覺變得好了起來

與同樣心愉快的喬浩然對視一眼,兩人一左一右親自攙扶老太君回松鶴院,之後再送護國公回書房,他們兄妹才各自回去歇息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青葉就一臉興奮,像書先生一般,繪聲繪色的把發生在趙姨娘海棠院門口的事了出來

"姐你不知道,二姐擁著趙姨娘兩人在海棠院門口哭的稀里啪啦的,那二姐還要去尋找老爺求,一定會哀求老爺讓姨娘留下來的,讓姨娘不要擔心,只是還沒等她回來,姨娘已經給喬管事送走了,趙姨娘還想撒潑賴著不走,但是老太君派林嬤嬤來傳話,趙姨娘要是不肯走,那就立即送到尼姑庵去,終身不得回府那趙姨娘才不再抵抗,乖乖的上車離開"

這趙姨娘還算聰明,送到農莊是以休養為名,那就是她還有機會回來,但是要是給送去尼姑庵,不管是帶發修行,還是出家,她這一生就真的只能和青燈木魚為伴了,終生也別想回府了

喬語嫣淡淡的笑了笑,沒有再管趙姨娘的事,專心致志是繼續看起她的醫書,還不時的在宣紙上寫寫畫畫,看得特別的用心

青葉用手肘撞撞青蔓,聲的道,"你我們姐不會真的打算當大夫?我看那些准備參加春闈的學子也沒有我們姐那麼的廢寢忘食"

"姐肯定有姐的用處,我們還是把自己的分內事做好,讓姐沒有後顧之憂才是正確的,今天天氣很好,快點去把被子拿出來曬一曬,等晚上蓋的時候,也會香噴噴的"

青蔓沖著青葉揮手示意青葉進去搬被子出來翻曬,而她順口一句,"我看我還是要交待采購的管事,給我帶一點樟腦丸子回來,現在也秋季了,夏天的衣服可以收起來,有了樟腦丸子,就可以防蟲,防蛀,防黴"

青蔓一語驚醒夢中人,讓看醫書中的喬語嫣整個人跳了起來,該死的,她怎麼忘了呢,她既然知道遲些會有鼠疫的發生,那麼她為什麼只想著治療,而不想怎麼防備呢?

只要先做好防范,就算真的發生鼠疫,也能好好的控制,不至于死亡那麼多人,她怎麼只知道囤積糧食,而沒想到提前設幾家醫館免費為他們提供具有清熱解毒的涼茶,防蛀防蟲的藥粉,只要控制的好,這場鼠疫是可以避免的

就算無法避免,也能把傷害減至最低,好,就這麼辦,喬語嫣一打定注意,立即在宣紙上羅列出具有清熱解毒和消炎殺菌作用的中藥名,她洋洋灑灑的寫了十幾種中藥,就揚聲喚道,"青葉"

"欸,來了,姐"青葉匆匆的從里間出來,手里還抱著一床被子,看來她是打算把被子抱出去曬一曬,"姐有什麼吩咐?"

"青葉,你去准備兩套衣服,我們現在要出去"喬語嫣一邊吹著手里的宣紙,讓上面的墨跡快些干,一邊吩咐道

"現在就出去?那上次的衣服行不?奴婢還留著呢"青葉一聽到要出去,整個人瞬間變的雀躍起來

"行,你快去准備"

喬語嫣才完立即改變主意,"青葉不用去了,你去讓管家被馬車,我們坐馬車出去,我現在先去跟老太君報備一下"

"姐,您打算這樣出去?不換男裝了?"青葉一副不可置信的睜大雙眼問道

"對,今天我們要去霓裳坊,要是穿著厮服飾進去,我看連門口人家也不給我們進"今天不是去米鋪這樣的店鋪,怎麼還能做厮裝扮呢

"噢,原來這樣啊"青葉恍然大悟的點頭,接著放下被子,去找管家准備馬車去了,而喬語嫣則帶了一個二等丫鬟往老太君的松鶴院而去

稟報老太君後,老太君仔細交代一番,還讓多帶幾個侍衛,才讓喬語嫣離開,喬語嫣辭別老太君徑自帶了青葉青蔓出門

馬車咕嚕咕嚕的在大街上慢慢行著,馬車上的馬夫心的駕駛馬車,讓馬車行走的四平八穩,護著馬車的侍衛不時的提醒路上的行人避讓,就這樣馬車往霓裳坊行去

忽地前方里三層,外三層的圍了不少人,攔住了去路,馬車不得不停了下來,依稀聽到里面有一名女子的哭聲和越來越高揚的嬉笑口哨聲傳出,馬車里的喬語嫣向青葉使了一個眼色,青葉立即沖著外邊詢問,"李叔,姐問,外邊怎麼回事?怎麼不走了?"

"回大姐,前面好像有一名姑娘為了安葬病死的父親,賣身葬父"負責趕馬車的李叔居高臨下的看了看立即聲的回複

就在這個時候,人群中再次傳出那名女子的哭訴聲,"女是益州人士與父親前來尋親,不料親戚一家遷往外地,父親又適逢重病,不治,女無人可依,還望父老鄉親們施以援手,女願賣身為奴,以求安葬父親求求好心人,幫幫我……"

那淒慘可憐的聲音,讓喬語嫣心頭一緊,她偷偷地掀開窗簾,掀開一條縫隙往外看去,正好看到人群中,一個披麻戴孝的女子雙眼腫的邊磕頭邊道,身後,一張席子上躺著一名臉色灰白的中年男子,他的身上蒙著一床白單,看那樣子應該是剛剛斷氣不久,因著現在天氣還是有點熱,要是不盡快下葬,那到時候……一想到這里喬語嫣就想要青葉拿出銀兩,准備讓李叔交給那名女子讓她盡快把父親下葬

"哎,真是可憐哪,我要是有多余的銀兩,我一定把她買下"

"你敢嗎?你不怕你家的母老虎?人家一個嬌滴滴的女孩,要是給你買去了,我看不出三天就會被你家的母老虎折騰死的,你還是不要糟蹋人家了"

"對啊,不過這個姑娘的模樣確實不錯,買回去當姨娘也不錯"

"你就想的美,你沒看人家明了,只為奴為婢,不但侍妾姨娘的嗎?"

"我要上買了回去,要怎麼安排還不是我了算?不過我沒有那個錢啊,可惜了"

圍觀的人什麼的都有,就是無人施以援手,女子磕頭的動作愈發快了,一邊不住口的祈求著

"各位讓讓,給大爺讓開"在馬車對面的人群後面,忽地傳來一陣囂張的吆喝聲,接著幾名身穿厮服飾的男子,非常不客氣的把圍觀的人群推開,看著他們幾個凶神惡煞的模樣,被推的差點跌倒的人也只敢怒不敢,只得自認倒黴的讓開,那幾名厮簇擁一名滿臉光,肚大腸肥的男子一搖三擺的大步走了進來

"喲,瞧這我見猶憐的身板,抬起頭來給大爺我瞅瞅……"那名光滿面的男子,自以為風流瀟灑的手持紙扇,用紙扇一指那名女子,非常囂張的叫道

"對啊,姑娘快點抬頭,給我們少爺看上是你的福分,穿金戴銀,吃香喝辣的少不了你"

"對啊,姑娘,快點抬頭"那名男子身邊的厮個個浮,蕩的笑著叫著

那名女子早在他們進來的時候,就害怕的身子簌簌的發抖,現在聽聞他們這般肆無忌憚的叫囂,她不會抬頭了,那頭低的恨不得鑽進地下

那名光滿面的男子等了好一會也沒見那名女子抬頭,頓時變的有點不悅,有點不耐煩,回頭沖著身後一名厮吩咐,"把她的頭抬起給我看看"

"是"那名厮利落的應聲而出,接著快步走到那名女子跟前,也不管那名女子的拒絕聲,捏著她的下巴,把她的臉沖著那名光滿面的男子揚起

"喲,還真看不出這娘子長的還真水靈靈的,大爺我喜歡,來人,給錢她,你,我買了,現在跟我回去,你父親我會安排人下葬的,你不要擔心,來人帶走"那名光滿面的男子也不管那名女子不願意的掙紮,揮手就要跟在旁邊的厮去抓人

"女為奴為婢絕不當妾侍不會當姨娘通房什麼的,我不會跟你走的"那名女子慌不失的連連搖頭,狼狽的避開那些厮粗暴的手腳,接著往四周的人再次磕頭"求求哪位姐大嬸幫幫忙,便是今生償還不了,來生做牛做馬,女也定要報答你們的恩,求求你們,求求你們……"

話間那名女子的頭上,已磕的冒出了血跡,只是有那名男子和他的厮虎視耽耽的圍在旁邊,一時間竟然沒有人敢上前去

而那名囂張的男子,外八字的站著,一副好以整暇的看著那名女子,非常張狂的道,"本大爺就在這里守著,看有誰敢越過我買你為奴為婢,要是沒有,你還是乖乖的跟本大爺走"那囂張的模樣,好像整個京都他最大,沒有誰敢違抗她的意思一般

這一幕讓喬語嫣看的直皺眉,她聲的道,"你讓李叔打聽一下這是那家的少爺"就連自以為是狂妄自傲的大皇子諸葛泱也不敢這副模樣,他到底是那家少爺,竟然敢這般道?

------題外話------

非常感謝qwe3054397親親的票票,打賞,鑽石,鮮花,評價票票還有留,~>.

謝謝zhuoyu1956親親的票票,麼麼

兒子扁桃體發炎,發燒掛點滴,只能這麼多了

上篇:第五十一章 棄車保帥     下篇:第五十三章 痛扁渣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