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致命嫡女 第六十四章 尋花問柳  
   
第六十四章 尋花問柳

而逐月則手放嘴邊,一聲蟈蟈叫瞬間從他嘴里叫了出來,那以假亂真的聲音,喬語嫣要不是親眼所見,還真的以為自己屋里跑進一只蟈蟈了,逐月連續叫了幾聲,窗外也回了一聲,接著也不聽見窗戶打開的聲音,只見簾幔梢晃,兩道人影就嗖的出現在屋里

其中一名就是喬語嫣見過的冷酷俊男追風,還有一名和他們年紀相仿的年輕人,大約二十一二歲的年紀,模樣也甚是清秀斯文,他一見到甯輕玥第一眼就看向他的胳膊,神有點緊張的走到甯輕玥的身邊查看他的傷勢

喬語嫣不動聲色的看著他,看到他准確無誤的看向甯輕玥受傷的胳膊,不由挑了挑眉,好明銳的觸覺,看來這個甯輕玥的手下沒有一個是庸才

"主子怎麼受傷的?"他手也不停的把喬語嫣好不容易包紮的布帶全部解了,細細的檢查起傷口來,而甯輕玥好像對于他的動作見怪不怪,也沒有攔阻

但是站在一邊的追風卻緊張的問道:"出云,主子傷勢嚴重嗎?"

噢,原來他叫出云,看來他應該是懂醫術的,或者就是甯輕玥專屬大夫,所以甯輕玥就讓他檢查了,哼,既然信不過她,為什麼還要她包紮,多此一舉,早知道就讓他失血過多而亡好了,喬語嫣怨懟的瞪向甯輕玥

而甯輕玥好像察覺她心的變化般,飛快的抬眸掃了她一眼,當然也看到她怨懟的眼神,他挑起右眉,有點錯愕的看著她,他什麼都沒做,也惹火了她?

那無辜的神讓喬語嫣惱火了,憤憤的轉過頭去不再看他,只是她那里知道,不是甯輕玥不想阻止出云,而是出云這個人有一股倔強的脾氣,不親眼親手檢查過他的傷勢,一定誓不罷休,一定會纏到他妥協為止,如此幾次之後,甯輕玥不管受傷嚴重,還是輕微,也不管是否上藥,還是已經快好,只要出云要看,他絕對服從,要不被他纏上,辛苦勞累一番之後,還是要給他看,他何苦為之呢

那出云檢查一番,還為甯輕玥把了把脈後道:"傷口較深,失血過多,身體虛弱,要好好調養,主子,這顆藥您吃了"話間從懷里掏出一個白玉葫蘆形的瓶子,從里面倒出一粒褐色的藥丸,遞給了甯輕玥,甯輕玥一不發的接過拋入口中

而逐月飛快的倒了一杯茶正要遞給甯輕玥,讓他和藥吞下

"服藥最好用水,不能用茶,青葉"喬語嫣連忙出聲攔住逐月,邊喚了青葉一聲,青葉聞飛快的走到另一頭的櫃子,在上面從一個密封的盒子里面捧出一個茶壺,倒了一杯暖暖的開水給跟著過去的追風

那開水的溫度正好合適服用,甯輕玥淡淡的接過,先是瞟了喬語嫣一眼,才慢慢的喝了下去

而他那一眼還故意讓喬語嫣看的清清楚楚,眼里明明白白在,你明明有熱水,卻偏偏讓他喝冷了的苦茶,不安好心,這就是你待客之道?這就是你回報救命恩人的方式?

丫的,他還好意思怪她呢,也不想想誰半夜冒出來,擾人清夢不,還差點讓他們護國公府成了窩藏重犯的窩點,全府的人為他送命,她不打他出去就好了,還想她熱茶招待?想的美

其他人或許沒有看到他們兩人的眼神互動,但是一直站在甯輕玥身旁的出云卻看得清清楚楚,他不動聲色的望向喬語嫣,眼底眸色深沉,看不出在想什麼

甯輕玥慢慢喝完一杯水後,輕輕問道:"可處理好了?"

"是,主子,處理好了,我們可以走了"他雖然沒有指名道姓,但是追風還是知道這話是問他的,當即恭敬的回答

甯輕玥沒有什麼只是淡淡的點點頭,望向整好看向他的喬語嫣,嘴巴張合了幾下,好像想什麼,卻還是沒有出來

看到他吞吞吐吐的模樣,喬語嫣訝異的揚眉,哎呦,原來天下間也有他不出的話,只是不知道是什麼話,她摸摸下巴,非常好奇

就在這個時候,遠處有一道尖銳的聲音沖天而起,接著聽聞院子外慌亂的腳步聲,和呼喚聲"快走,發現刺客了"

接著那些慌亂的腳步聲,和顧郎將的呼喝聲,如潮水般退出護國公府,往剛剛發出尖銳的聲音的方向而去

看來是有人發現刺客,放哨箭通知那些分布各處的巡城兵的,只是不知道這人是不是甯輕玥的人

"可安排好接應之人了?"甯輕玥這淡淡的一句,證明喬語嫣的猜測,原來真的是他們故意布置的,不過同時也為甯輕玥關心下屬的心感動,怪不得他會有這麼幾個忠心耿耿的下屬,能在第一時間想到自己人的安全問題的主子不多,他不問成績,不問效果,問的是他能否安全,這樣的主子那里找?

尤其是他這樣出身王府的人,以他們根深蒂固的尊卑思想,下屬為主子犧牲是天經地義的事,誰會記掛下屬的生死呢?這樣的甯輕玥讓喬語嫣不得不另眼相看

"已經安排好了,主子,我們也該走了"追風依然面無表的道,接著也不知道他從哪里變出一件緋色錦袍,那是甯輕玥平常穿的衣袍,讓他換上

喬語嫣一臉好奇的望著追風,差點就要圍著他轉上幾圈了,剛剛的衣服他藏那里的?她怎麼沒有看出來他帶了衣服來

看到喬語嫣一臉興致勃勃還俯視耽耽的模樣,甯輕玥不由好笑的抿起一抹笑弧,他輕輕的咳了兩聲喚回喬語嫣的注意力,"我們走了,你心"

"快走,趕快走,我要睡覺,困死了,明天還要早起進宮"聽到他要走,喬語嫣立即揮手趕人,還很不淑女的掩嘴打了一個大大的呵欠,好像她很困的模樣

"我明天給你送兩個會武功的丫頭來,你這里沒有會武功的人怎麼行,就像今天的況,要是有會武功的人,也不至于這麼被動了"甯輕玥走了兩步就停下,回頭看著已經轉過身子正想往拔步床走去的喬語嫣道

啥?送丫鬟?他以為他是誰啊,還有丫鬟她怎麼能隨便收呢,那不是一件事物,可以隨意收起來的,她到時候用什麼借口收人?到時候她會被人家用口水淹死的,喬語嫣急忙回頭反駁,但是當她回過身來,身後那里還有半個人影

"他們呢?"

"走了啊"青葉一副姐您魔怔了的模樣看著她,剛剛人家都要走了,您又不是不知道,現在還問她人呢,她那里找去?

呃,被人鄙視了,喬語嫣無語的轉身,繼續往拔步床走去,好,她就看看他用什麼借口送人來,他要是真的送兩個會武功的丫鬟來也不錯,這般想著,她反而期待起來

而那邊甯輕玥才出了護國公府,還沒有回到甯王府在半路就遇上急匆匆的沖府里奔來尋找他的奔雷

"主子,宮里來人了,皇上有旨,要你即刻進宮"

"主子你的傷……"甯輕玥身上的血腥味那麼濃,要是進宮不是給人聞到嗎?出云擔心的看著甯輕玥,這下該怎麼辦呢?皇上的旨意他們不能違背

"能不能病了不進宮呢?"逐月有點異想天開的問道,不過他也知道不可行的,只是還是想問一問

"不行,白天主子還好好的,現在一出事就病了,會惹人懷疑的"追風第一個就反駁逐月的話

"那出云你快點想辦法,你不是有藥嗎?弄點藥讓主子病倒,請太醫來看過不久可以瞞過皇上了嗎?"逐月性急的抓著出云的手臂,催促道

"不要了,我們現在去百花樓"甯輕玥眸色幽幽的瞟了皇城方向一眼,當機立斷道

"啥?百花樓?"不是,現在這個時候主子去青樓?就連一向膽大包天的逐月也被甯輕玥這句話驚得雙目圓睜,一副見鬼的表

出云和奔雷也驚愕的對視一眼,不過可沒有像逐月一般大驚怪

唯有追風依然冷著臉,沒有半點驚愕,好像甯輕玥去酒樓一般

甯輕玥罷,不等眾人反應過來,率先往百花樓而去

第二天,喬語嫣甫一進宮,在往熙榮殿去的路上,聽到最多的話就是……

"你聽了嗎?"

"聽什麼了?出了什麼大事?快"

"聽昨晚聖上傳旨找甯王,在王府沒找到,最後在百花樓找到了,不過當時甯王已經爛醉如泥,聽還和人打了一架,好像是為了搶百花樓的花魁惜惜,好像還受傷了"

"不是?甯王這般的人也去百花樓?"

"是啊,不過花姐昨晚可是親眼所見,應該錯不了,她甯王被抬回來的時候,手臂還受傷了,只是草草包紮了,全身酒氣能熏死人"

"唉,連甯王這般的人物也為這個惜惜大打出手,不知道這個惜惜是何等的天香國色了"

馬車上的喬語嫣聽了眉頭突突的跳,這個甯輕玥你也太強大了,這樣的下三濫的計也用上,不過用這個掩飾身上的傷卻是最好,最不容易惹人懷疑的,還真不錯,那麼他又會用怎樣的手段給她送人呢?她加的好奇了……

"語嫣你可來了,快點過來"喬語嫣甫一進綠萼公主的逍遙殿就被綠萼公主親熱的拉住,"你幫我選,我不知道送哪個?"

綠萼公主話間把喬語嫣拉到桌子前,桌子上擺了不少的補品,燕窩,百年人參,百年靈芝,天山雪蓮,冬蟲夏草,鹿茸,阿膠……等等

呃,阿膠?這好像是女子補血用的,不過他失血過多也合適,"公主殿下,您這是……"為了不暴露自己已經知道甯輕玥受傷一事,喬語嫣裝著不懂綠萼公主要干啥的模樣問道:"難道您來葵水了?要補血?呵呵,我的公主殿下終于成人了,可以議親了"

"呃,你想到哪里去了"綠萼聞錯愕的搖頭,不過臉上還是飛上一抹嫣,"你才嫁人呢,不過真的,我的幾位皇兄都沒有議親,要不要我給你做個媒?依我看,我的六皇兄和你最相配了,我……"

"停我已經發過誓了,終身不嫁如皇家的,公主您就不用再跟我提這個了"喬語嫣聞一正臉色,一本正經的道,她和諸葛煜有不共戴天之仇,如何再能重複前世的孽緣呢

"那五皇兄呢?四皇兄呢?……"綠萼公主還以為喬語嫣是不喜歡六皇子諸葛煜,連忙把其他皇子也抬出來

喬語嫣連連搖頭,把頭搖的像撥浪鼓一般,"我了不會嫁入皇家的,公主殿下就不要再了,再則殿下們的親事有陛下做主,輪不到我們話,依我看,公主你還是要為自己好好打算一下……"

喬語嫣沒有的很明白,但是她知道綠萼公主懂得,綠萼公主現在雖然還,但是議親還是可以的,她現在要是不為自己打算,好好籌謀,到時候讓陛下為她指親,指的親事就不一定是自己喜歡的了

聽到喬語嫣語重心長的話,綠萼公主第一次嚴肅的點點頭,表示她知道了,"好了,你快來幫我挑一下,送什麼給甯王,他受傷了"

"啊?真的?"喬語嫣裝著驚訝的問道

"嗯,真的,聽昨晚他……"綠萼公主把聽的飛快的了一遍,版本和喬語嫣剛剛聽的差不多,接著喬語嫣挑了幾樣東西,還故意把阿膠也挑上,讓綠萼公主派人給甯王送過去,而她們兩就往學堂走去,開始她們今天的課程

上篇:第六十三章 憤憤不甘     下篇:第六十五章 日梅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