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致命嫡女 第八十二章 二少殺人  
   
第八十二章 二少殺人

當他們的馬車回到護國公府的門前,遠遠地就看到護國公的朱門大門前,停了好幾輛藍布馬車和十幾匹馬匹,其中還有幾輛裝著行李的馬車跟在後面,不管是馬車還是馬屁都顯得風塵仆仆,好像經過長途跋涉般

"大哥去問問是什麼客人來了?"喬語嫣掀開窗簾看了一下,心里忽地生氣一股不好的預感,不會是他們來了?算時間雖然還沒有到,但是她的重生,改變了命運,他們的時間提早也有可能,都怪她想著時間沒到,一直沒有想辦法阻止,不過這都只是她的猜想,先弄清楚是不是再,想到這里她對著走在一旁的大哥輕聲道,因為大門前停了客人的馬車,好像還在裝卸行禮,所以他們的馬車繞道到側門進府

而喬浩然聽了喬語嫣的話,立即打馬上前,向一名正在下行禮的厮問道,"這是誰來了?"看這樣的陣勢應該是留在府里住下,只是他一直沒有聽有遠親來訪啊

那名厮抬頭一看,看是大少爺喬浩然,立即行禮請安,"給大少爺請安,回這是趙舅老爺的馬車,趙舅老爺回京述職,聽要高升,以後留京待用"

"趙舅老爺?那個趙舅老爺?"喬浩然臉色一沉居高臨下的喝問,"我的舅老爺姓月一直在京都任職,何來回京述職一?"

那名厮一聽立即知道自己錯話了,碰的一聲跪了下來,邊磕頭邊求饒,"奴才知錯了,大少爺饒命,大少爺饒命啊……"

不管是京都還是整個大興,府里的姨娘的親人不算是正經的親家,親家就只有明媒正娶的正妻的娘家,所以能讓護國公府稱作舅老爺的只有開國公府

但是這幾年趙姨娘當家,並且與開國公府往來少了,他們這些下人都稱呼趙姨娘為夫人,所以現在理所當然就把回京述職的趙姨娘的大哥叫趙舅老爺了

那名厮求饒的聲音一點也不,在大街上這般用力磕頭,大聲叫嚷,不但惹的旁邊的厮停下手里的動作看了過來,就連路上路過的人也圍了過來,開始指著喬浩然低聲議論

喬語嫣因為想得到消息所以沒有讓馬車離開,看到那名厮的舉動皺了皺眉,再掃了一下圍過來的百姓,因為這是護國公門前,他們不敢高聲嚷嚷,但是細的議論聲卻聲聲不斷,喬語嫣聽了冷冷一笑,好你個趙姨娘,才回到府里一天不到,就想給他們一個下馬威,想憑著這樣的事毀掉大哥的名聲,你做夢

她示意月梅讓她叫車夫把馬車趕近一點,她提高聲音揚聲問道,"你你知道錯了,那麼你錯在何處?"

"回大姐,奴才知錯了,請大少爺,大姐饒命……"那名厮顧左右而他只是拼命磕頭,他的額頭都已經給他磕的腫一片,慢慢的還有鮮血浸出,圍觀的百姓一下子同心暴漲,指著喬浩然和馬車指指點點

"喔,真是奇怪了,我問你既然你知道錯了,錯在哪里卻半句也不,再則我可是沒有聽到大少爺有半句責罰你的話,你就這般急著承認錯誤,為的是什麼?"喬語嫣的聲音清脆悅耳,她故意沒有收斂聲音,圍著的百姓都聽的清清楚楚,"你們可曾聽到大少爺了要責罰他的話嗎?"最後這句,喬語嫣是沖著其他圍過來的厮問道的

那些圍過來的厮立即有人跪下回話,"回大姐沒有,大少爺沒有一句責罰的話,奴才聽的清清楚楚"

"沒有,奴才也聽的清清楚楚"

"是的,沒有"那些厮紛紛為喬浩然作證,而喬浩然依然神淡然的高坐馬背上,冷靜的望著那名厮

一些後來的百姓只看到那名厮拼命磕頭,還以為受了主子的責罵,所以求饒,現在聽喬語嫣這麼一,再看到喬浩然那貴氣非凡,氣質卓然那里有半點責罵奴才的凶相,一時間有半數是相信喬浩然沒有做責罰奴才的事的

而那些人當中不是全部都是百姓,也有從其他府里出來采買的下人,那些下人都出自名門望族,對于府里的彎彎曲曲沒有不懂的,有些大膽的道

"該不會是受了什麼人的主使故意來潑大少爺的髒水"

"對啊,我是看到護國公府這麼多馬車行禮什麼的,所以過來看的,喬大少爺是剛剛回來,只了一句話,這奴才就自個跪下承認錯誤,我都看的一頭霧水,現在想想定是受了什麼人指使才這樣做的,這樣的刁奴,真可恨"

"對啊,大姐問的話他這個做奴才的竟然不回答,顧左右而他可見是一名狡猾的刁奴"

"是的,要是放在我們府里,早就亂棍打死了,還容他在這里叫嚷,喬大少爺和喬大姐真的太仁慈了"

"對啊,聽這護國公府以前是一個姓趙的姨娘當家的,怪不得會教出這樣以下犯上的刁奴"

"喲,你還想著一個半下人的姨娘能把府里管的多好?"

……

只要有一個人開頭,其他的人當然跟著各抒己見,頓時就把矛頭指向那名厮背後的指使人,有些知道內的直接點名是趙姨娘主使的,頓時讓那名聽到這些話傻眼而顧不得磕頭的厮愣在那里,豆大的汗水倏倏地從額際墜下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只要把受了何人指使,要你故意汙蔑大少爺出來,我答應你不追究這次的事,不追究你的家人,大哥可以嗎?"看到時機正合適,喬語嫣再次輕聲問道

"罪不及家人,我也答應你"喬浩然深邃睿智的眸子微閃,知道這是喬語嫣在幫他,立即大聲道

聽到喬語嫣,喬浩然這般寬容的話,周圍的百姓再次議論,不過這次的議論,的可是喬語嫣和喬浩然的仁慈,對下人的寬容,對他們開始維護起來,對企圖潑他們髒水的人憎惡起來

"奴才……奴才是……是受了趙……"那名厮偷偷瞟了一下四周的百姓,再聽到喬浩然也答應不追究他的家人後,他吞吞吐吐的就欲出來

"碰"

"啊"

"噗"不過他只道一個趙字,就被從大門口沖出來的一道人影一腳踹在心口上,他整個人飛了出去,遠遠地摔在地上,一口鮮血從嘴里噴灑出來,地上落下點點梅,而他碰的一聲倒在地上,一動不動,摔下的地方剛好離喬語嫣的馬車不遠

"這樣的刁奴打死好了,多問什麼,也不怕汙了自己的耳朵,"那人非常優雅的拂了拂自己的衣衫,好像拂去上面的灰塵一般,用著非常高貴的語氣道,好像讓那名厮再多呆一刻會汙了他的眼睛一般

這名突然沖出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二少爺喬浩宇

"哎呀二哥你怎麼可以出手傷人呢?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殺人滅口呢?你們快過去看看還有救沒有?來人快請大夫"喬語嫣眸色一沉,不用那名厮出來,她也知道是趙姨娘,讓他出來無非就是讓圍觀的百姓聽到看到,現在這個喬浩宇自己送上門來,就不要怪她了,她附身到月梅的耳邊低聲吩咐一句,那月梅神雖然有那麼一驚,但是迅恢複如常,點點頭,立即從窗簾別人看不到的地方,一道真氣打在那名厮的身上,那名厮的身子微不可見的抽搐一下,接著一動不動,喬語嫣才裝著大受驚嚇的叫道

一名厮聽了立即跑了過去,他蹲下身子推了推那名厮,嘴里大聲喚道,"江,江你怎麼樣了?快醒醒"他叫了幾聲不見躺在地上的厮回答,逐抖著手慢慢的放到那厮的鼻子下,只那麼一下,他的臉色巨變,整個人驚駭的往後跌坐在地

接著他連爬帶滾的站起來,邊往後退,邊指著那厮大叫道,"江死了江死了"

"哎呀,還真的是殺人滅口呢"

"對啊,剛剛我聽到那人了一個趙字"

"我記起來了,這個二少爺就是那個趙姨娘的兒子"

"對,我也記起來了,他就是那個趙姨娘的兒子,聽嫖賭飲吹無一不通,上次還有人拿了借據找上門來"

"不止這個啊,聽還有一個女的懷了他的孩子找上門來,不過之後被勸走了,都不知道是不是給他滅口了"

"對啊,你看,現在當做這麼多人的面上都敢殺人滅口了,背後有什麼不敢的?"

……

聽到這些話喬語嫣目光微閃,神驚詫,這些都是府里秘密之事,老太君和父親都下了死令,不能出來的,怎麼外人都知道了?難道是……

她微微側頭,從窗簾的縫隙往外看去,掃了一眼圍觀的百姓,卻一下子找不到剛剛話的那幾個人

而那邊剛剛還從容淡定,一派倨傲神色的喬浩宇在聽到那名厮驚呼江死了的時候,還以為那名叫江的厮裝死,怒氣沖沖的大步走到那叫江的厮身旁,居高臨下的用腳踢了踢他的身子,"起來,不要裝死了,裝死也沒有用"

但是他踢了幾下之後,也不見那名叫江的厮有一丁點的動靜,他半信半疑的俯下身子,伸手一探,這麼一探,他也被嚇的連連後退,指著那江驚慌的叫道,"不是我打死他的,是他自己……他自己死的……"

完急匆匆的就要奔進府里

一直沒有任何動作的喬浩然腳一點,人已經從馬背上躍了起來,一個旋身,已經飄飄然的落到喬浩宇的面前,"二弟,你都不是你打死的,你怕什麼?"著他按著喬浩宇的肩膀,任那喬浩宇如何掙紮也掙紮不開來

"我的兒啊,我可憐的兒啊……"就在喬浩宇掙紮不休的時候,從大門里奔出一個四十幾歲的大嬸,她奔的頭發也有點散亂,神是驚慌又蒼白,在看到江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時候,她腳一軟,整個人摔倒在地,瞬即不顧已經出血的手掌,連連爬向江,抱著他嚎啕大哭

接著從大門里再奔出一名四十幾歲的中年大叔,他在看到那大嬸抱著江哭的肝腸寸斷的時候,整個人傻了,整個人愣住了,最後才喃喃自語,"我都了,這些冤枉錢不能要,我們大少爺是好人,不能汙蔑,你為什麼要拿趙姨娘的錢呢,就算趙姨娘現在懷孕了,有機會坐上當家主母的位置,但是夫人以前對我們的好,我們不能忘本啊,夫人啊,都是奴才教兒無方,奴才向你賠罪"

罷他碰的一聲直直的跪下,砰砰的連連磕著頭,而他的話一字不漏的入了四周圍觀的人的耳朵,頓時一陣唏噓聲響起,看向喬浩宇的目光變得加的不屑和鄙視

懷孕?呵呵,竟然是懷孕,她就這趙姨娘怎麼會突然回府的,原來是這個,不過府里已經好幾年沒有聽那個姨娘懷孕了,她怎麼會有?難道……喬語嫣微眯眼眸,眸色暗沉的想著

"二少爺你好狠的心啊,我的江為你辦事,竟然如此待他,殺他滅口,我跟你拼了……"那大嬸哭著放下江,低著就往喬浩宇沖過去

"你們做什麼吃的,竟然讓這等刁奴在這里如此敗壞你們主子的名譽?還不把這刁奴還拉下去"喬浩宇被喬浩然押著動憚不得,就在他無計可施的時候,大門口傳來一道低沉的冷喝聲

喬語嫣微微撩起窗簾看過去,正好看到一名身穿暗金色長袍的中年男人從大門口背負雙手,威風八面的走出來,沖著門口的厮呵斥而跟在他身旁兩名一看就知道不是護國公府的護衛早就奔了過去,把那大嬸攔下,那大嬸拼死掙紮,三個人糾纏起來

當喬語嫣看清他和喬浩宇有點相像的面容,不由的微微眯了眯眼,他就是那個正四品知府——趙文才,趙姨娘的哥哥

大門前的厮,對視一眼後,還真的就要跑上去拉住那大嬸,喬語嫣用紗巾半蒙著臉,從馬車里站出來,居高臨下的喝道,"住手"

接著抬眸掃了一眼門前的厮們,再望向趙文才,目光冷峻的了一句,"趙大人好大的官威啊,這里可是我們護國公府,不是你趙大人的知府衙門,不是你趙府還有你們記住,你們的主子是姓喬"

喬語嫣的聲音不高不大,卻有著一股與生俱來的威壓,一股久居上位者的氣勢,就算身為正四品知府的趙文才也被喬語嫣的威壓逼的後腿一步,接著他醒悟過來,被一名丫頭嚇到,連忙一整神,以長輩的姿態沖著喬語嫣笑道

"我的大侄女你回來了?我們好久不見,難道連舅舅也不認得了?"

"大侄女?舅舅?呵呵,我都不知道我的舅舅什麼時候改名換姓了?我母親的娘家是護國公府,我的舅舅是開國公府的月大將軍,月國公,什麼時候趙知府趙大人成了我的舅舅了?請趙大人給女一下,也好讓女清楚明白,也好讓在座各位了解了解,否則他們還以為我們護國公府換人了"

喬語嫣向周圍揚了揚手,她接著道,"不過現在看來,我們護國公府真的要變天了,大哥我看這護國公府在沒有我們站的位置了,現在護國公府成了什麼阿貓阿狗也能耀武揚威,也能出入的地方,我們還是離開的好,我們才離開幾天,下人連主子姓啥也不記得了,還用正經的舅老爺是誰,他們怎麼可能記住呢"

喬語嫣掩在紗巾底下的唇角抿起一抹不屑的譏諷,而那趙文才根本想不到喬語嫣竟然當眾下他的面子,半點面也不給,那臉色頓時變得一陣青,一陣白,眼中閃著宛如毒蛇般陰鷙的寒芒瞪著她,但是喬語嫣的是事實,他如何反駁?

而那些厮們聽了喬語嫣的話,整齊劃一的跪到在地,連連向喬語嫣磕頭請罪,其中一名厮大膽的回道,"回大姐,我們原本也不敢把趙大人的行禮往府里搬的,是二少爺出來吩咐,是夫……趙姨娘吩咐,讓舅老爺住進來的,等舅老爺找到府邸再搬出去,還趙姨娘現在懷有身子,正是需要親人陪伴的時候,就算國公爺回府,也會答應的,所以奴才等才奉命行事"

"看來你們真的連主子是誰都不記得了,我記得趙姨娘這掌家之權已經給父親收了回去,還遠送到莊子休養去了,現在掌管府里中饋的是老太君,想不到趙姨娘昨天才因為有了身孕回府,今天就接管府里的中饋了?這置我們老太君的臉面于何地?這難道是我父親吩咐下去的?喬總管你來的正好,你好好的給我解釋解釋"正當喬語嫣連聲責問的時候,從大門口再次匆匆的走出一個人,正是喬總管

"奴才見過大姐,回大姐,國公爺沒有下命讓趙姨娘接管中饋,管理中饋的還是老太君,國公爺只是吩咐奴才去把趙姨娘接回府靜養,安胎,在沒有其他吩咐,奴才也是剛剛知道讓趙大人進府居住一事,正想請示國公爺的"喬總管非常恭敬的行禮,接著把來龍去脈清楚

喬語嫣聽了再次冷冷掃了大門外的厮一眼,在掃了越來越多的百姓一眼,想了想道,"我們護國公府雖然不是什麼鍾鳴鼎食之家,但是也有護國公府的規矩,府里其他的姨娘的家人來訪,以前是如何招待的?"

"回大姐,以前李姨娘的家人來探親,特意開了西院子讓他們住下"喬總管想也不用想的立即稟報

"來者是客,尤其趙大人原道而來,我們護國公府是好客之家,並且府里有這樣的先例,那就比照李姨娘的家人一般,開西院子讓趙大人住下"喬語嫣淡淡的擺了擺手,讓喬總管按照先例安排下去

那邊喬浩宇已經叫了起來,"西院子是招待一般客人的院子,怎麼能和後院相比,怎麼可以把我的舅舅安排到客人的院子去住呢?"

"噢,你的舅舅?不錯趙大人確實是你的舅舅,但是你不要忘記,你正經的舅舅是開國公府的月國公,所以他還是我們護國公府的客人,住在西院子有什麼不對?"喬語嫣冷笑的看著喬浩宇繼續道,"現在我看二哥你還是好好想想怎麼和父親交代你打死江一事為好,其他的事你就不要瞎操心了"

完喬語嫣向喬浩然使了一個眼色,哥,下面的交給你了,你要在他們的面前立威,以後這護國公府是要交到你的手上的

喬浩然接受喬語嫣的目光之後,也明白喬語嫣是為了他好,當下他沉穩吩咐下去,"喬總管,趙大人雖然不是我們護國公府正經的舅老爺,但是人家投奔而來,我們還是要對他們多多照顧,你就比較貴客的禮遇交代下去,派人過去侍候另外來人把二少爺送回他的院子,等父親回來處置,他們也看守起來,不准備任何人靠近,一切等父親回來做主,若是他們出了什麼事,我為你是問"

喬浩然有條不紊的吩咐下去,那喬總管聽了恭敬的點頭,他看到喬浩然那雙沉靜冷然卻有透露出無限智慧的精銳眸子,頓時心頭一喜,也甚感欣慰,因為這樣深邃睿智的眸子,他在老開國公的身上看過,現在能在大少爺身上看到,他能不高興嗎?

他一絲不苟恭恭敬敬的按照喬浩然的吩咐傳達命令,還把神色不豫的趙文才請了進去,親自押送叫囂不停的二少爺進府

隨後喬語嫣和喬浩然才在各自的丫鬟,侍衛的陪同下進府,而老太君他們早就從側門進府了,隨後他們兩個齊齊去了老太君的松鶴園,把在門口發生的事稟報一番,之後就等護國公回府,看如何處置……

------題外話------

感謝親愛的凌殤墨的3朵鮮花,麼麼感謝haishangyu親親的一張月票,麼麼

上篇:第八十一章 再親芳澤     下篇:第八十三章 找她算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