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致命嫡女 第九十八章 斷她十指  
   
第九十八章 斷她十指

對于這一切喬語嫣冷眼看在眼里,她站的位置離三姨娘是比較近的,再加上她懂武功,要救三姨娘李慧儀是非常容易的,但是在她看清是三姨娘故意所為的時候,她停下,冷眸內霧靄沉沉舒殢殩獍

她對三姨娘的狠開始有了的想法,對別人狠不算真的狠,能對自己狠才是真正的狠,看來她要重審度這個三姨娘了

忽地她腦子靈光一閃,剛剛三妹妹的事,該不會……

要真的是三姨娘所為……她就不得不派人緊盯著她了,為了鏟除異己,連自己的女兒也能下手的人,還有什麼做不出的?

喬語嫣眼眸微微眯了眯,掩去眼底寒芒

如願的三姨娘的額頭撞上桌角,不過好在她算准位置,不是正對桌角,而是桌角的則面,不至于讓她斃命,卻也破皮,鮮血直流,而她是造作的慘叫一聲,宛如一個破碎的娃娃,毫無生氣的倒在桌子底下

"三姨娘三姨娘"

"三姨娘醒醒,三姨娘醒醒……"

"快去看看太醫來了嗎?要是沒來先去請一位大夫,盡快"

"是,奴婢這就去"

因為有了三姐一事,再到三姨娘一事,眾人一驚熟門熟路,不用主子吩咐,管事嬤嬤已經有條不紊的吩咐眾丫鬟婆子做事

對于喬語萱這一而再,再而三的所為,老太君的滿腔怒火爆發了,當即扶著林嬤嬤的手,身子魏震震的站了起來,怒喝道:"來人,把二姑娘綁起來"

"老太君請息怒,二姐還是孩,她無心的,老太君饒命啊,老爺,老爺,您快救救萱兒啊,嗚嗚……"趙姨娘膝行的爬向老太君,但是老太君轉身看也不看她,沒有辦法之下,她轉而撲向護國公喬楚淵,希望能打動喬楚淵

"無心的?無心的推到三姐不,現在連三姐姐也推到,這就是二姐你的無心?"五姨娘鍾薇薇聞聲嗤之以鼻道,神非常的不屑

"這……她要是不招惹二姐,二姐會推開她嗎?"趙姨娘被五姨娘堵得支支吾吾起來,不過瞬間她就指著三姨娘反駁道

"三姐姐怎麼招惹二姐了?要不是二姐扯倒三姐,三姐姐會去招惹她?呵呵,我現在真的知道為什麼二姐會這般的野蠻無禮,目無尊長了,原來是二姐姐你教的,有你這樣野蠻無禮,顛倒黑白的娘親,二姐能學好才怪"五姨娘譏諷道

五姨娘一針見血,句句誅心,把趙姨娘堵得啞口無,只得楚楚可憐的仰望喬楚淵,希望喬楚淵能幫忙求,希望喬楚淵心軟繞過喬語萱

那邊老太君親自下令,立即有兩名管事嬤嬤出手想要抓住喬語萱,喬語嫣當然不會就范,她奮力掙紮,手腳並用,又抓又撓,拳打腳踢,把那兩名管事嬤嬤揍得尖叫連連,一下子雞飛狗走,鬧得不可開交

因為她是主子,旁邊的丫鬟婆子不敢回手,一下子不少來不及閃避的丫鬟婆子也受了罪,有些被踢到,有些被推倒,有些被抓傷,有些還被喬語嫣尖尖的指甲畫的滿臉血痕

喬語嫣憤怒起來不管不顧,橫沖直撞,嘴里是大聲叫囂著,"本姐就看看你們誰敢抓我,你們算那顆蔥?本姐的身子你也敢碰,找死"

邊還一把抓到一名正好無辜的站在她身前的一名模樣俏麗的丫鬟臉上,這名丫鬟是四姨娘提上了的丫鬟,正欲開臉送給喬楚淵,她們兩個已經商量好了,要是這丫鬟能生下男孩,第一個就給四姨娘撫養,因為四姨娘已經沒有生育能力,有子徬生,她的後半輩子才能衣食無憂

現在看到喬語萱正要毀了她的臉,那名丫鬟如何不驚,當即閃避,卻不知道怎麼的,她的手猛地向喬語萱推去,她這反應看著別人眼里,就像似自然反應

而喬語萱沒有想到這名丫鬟敢回手,一時不察被推的往左沖了過去,這左邊正好是老太君的方向,前面還有一名婆子攔著

但是不知道怎麼的那名婆子突然不能動彈,驚得她臉色驟白,驚駭中被喬語萱一把推倒,但是在那名婆子倒地的時候,身子又能動了,讓那名驚恐的臉色發白的嬤嬤以為自己可能嚇的不能動的,也稍稍安了安心,爬了起來

而喬語萱推開這名婆子之後,依然沒有收住腳下匆忙的腳步,向著老太君直直的撞了過去

"啊祖母心語萱住手啊"喬語嫣目光微閃,驚慌又擔心的撲向老太君,整個人把老太君護在懷里,而她的後背空空蕩蕩的面對直撞過來的喬語萱

喬語嫣暗暗咬咬牙,默默運功護著後背,雖然她要獻身,但是卻不想自己真的受傷

"碰"的一聲,喬語萱收勢不及猛地撞上喬語嫣,把喬語嫣撞得整張臉都扭曲,嘴里絲絲的痛呼,但是她依然牢牢的護著老太君,就算身子搖晃不停,還是不倒下,就怕壓著老太君,而老太君身後的林嬤嬤則奮力扶著老太君,老太君才沒有受傷

看到喬語嫣俏麗的臉在她的面前因為痛苦而扭曲,老太君頓時心痛不已,連連叫道,"語嫣,語嫣你怎麼樣?你們都死了嗎?一個丫頭也抓不住"

"祖母我沒事,不要擔心"喬語嫣罷還掀唇一笑,安慰老太君

但是那痛苦中的笑容,看在老太君眼里,是心疼不已,對喬語萱的惱恨也重,"你們都死了,立即綁她起來,押到柴房關起來"

看到那些丫鬟婆子被這一幕驚住不敢動彈,沒有人上前去抓喬語萱,老太君氣的頓足再次呵斥

老太君這次的呵斥才讓眾人醒悟過來,圍向喬語萱,喬語萱狗急跳牆,沖著喬語嫣大聲叫罵,"都是你,一切都是你害的,我要殺了你"邊叫邊直沖過去

因為距離比較近,她一下子就沖到喬語嫣面前,一巴掌就揮向剛剛轉身面對她的喬語嫣的嬌豔的臉上

喬語嫣原本想躲避,在看到大廳門口進來的幾個人影的時候,她目光微閃不躲避了,只是舉起手來護著臉

"啊"喬語嫣刺痛的痛呼,喬語萱尖尖的指甲在她的手背上留下深深的幾條血痕

"住手"護國公喬楚淵再也裝聾扮啞不下去了,怒叱道

眾人都被喬楚淵這震耳欲聾的怒叱嚇得全體禁聲,個個用著害怕畏懼的目光看著護國公喬楚淵

就在這個靜的連呼吸聲都能清晰可聞的時候,門口傳來幾聲清脆的掌聲,"啪,啪,啪,啪"眾人齊刷刷轉頭看出去,大門口站滿了人,當先第一個竟然是……

"八公主駕到"伴隨這幾聲掌聲是喬浩然響亮的通報聲,不過這遲來的通報聲,惹來護國公喬楚淵惱怒的一瞪

"護國公不要瞪他,是本公主不讓他通報的,還好本公主沒讓通報,否則還真的錯過一場好戲了,哼"綠萼公主無視護國公喬楚淵,快步走向喬語嫣

"臣見過八公主殿下"喬楚淵向著綠萼公主拱了拱手,因為他是一品大員,不需要行跪拜之禮

"奴婢給八公主殿下請安,公主萬福金安"但是其他人卻不能不行跪拜之禮,一屋子除了綠萼公主帶來的人,還有老太君,喬語嫣,喬浩然外,都跪下磕頭行禮

綠萼公主從眾人身邊疾步走過,走到喬語嫣身邊,當她看清喬語嫣手背上的傷痕的時候,冷聲怒斥,"喲,本公主還真想不到堂堂護國公府竟然不知尊卑到如此地步,我們皇家封誥的一品甯安郡主,竟然被一個的庶女傷了身子,這是以下犯上,大逆不道容尚宮,這以下犯上,大逆不道之人,該判何罪?"

"回公主,這若是在宮里是立即杖斃"在綠萼公主身後一名氣度不凡的嬤嬤立即躬身回答

尚宮,內廷女官"六尚"之一,掌導引皇後及賞賜等事;轄司令三人,掌圖籍法式,糾察宣奏;典琮三人,轄琮璽器玩

而這位容尚宮正好是皇後身邊的老人,這次是奉皇後娘娘旨意來賞賜的,正好碰上這樣的事,當即臉色不霽,冷冷的望著喬語萱

一聽到要杖斃,喬語萱這次害怕了,她慌不失的爬到趙姨娘懷里,淚眼汪汪身子顫抖的叫道,"娘,娘救我,救我,嗚嗚……"

看到自己的心頭肉這般驚慌害怕,身子顫抖如篩糠,趙姨娘不由心如刀割,淚流滿面的向護國公喬楚淵哀求,"老爺,婢妾求求您了,婢妾就只有這麼一個女兒,念婢妾剛剛滑胎一個,您就饒了她啊,要是婢妾多那麼一個女兒,婢妾就任您打死也絕不哀求,老爺嗚嗚"

趙姨娘故意提那流產的孩子,無非就是想勾起護國公的憐惜之心

但是她忘記了,現在這里還有一位綠萼公主,她怎麼可以放過喬語萱呢,她向容尚宮使了一個眼色,容尚宮立即上前一步,神嚴峻肅穆道:"甯安郡主是陛下親封的一品郡主,如今郡主受傷,傷人者理應杖斃,但是行凶的卻是貴府的庶姐,要是饒過去,皇家顏面何存?若一個不心傳了出去,豈不是人人都能在皇家顏面上踩一腳?現念傷郡主的是庶姐,杖斃就免了,就改為打掌心一百下好了,來人拖下去"

這一百下下去,喬語萱這雙手算是廢了,趙姨娘心痛如刀割,緊緊的抱住喬語萱,含淚怒叱,"我們是護國公府的人,我倒要看看你們誰敢動?"

"護國公府的人?那是我們皇家沒有權利處置羅?護國公您這是要抗旨嗎?"容尚宮之所以能坐上正五品的尚宮一職,當然有她的出色之處,她冷冷毫無懼色的轉身面對護國公喬楚淵

護國公雖然是一品大員,但是他再大也是皇家的臣子,被容尚宮這麼一質問,他還真的無從反駁,難道真的要抗旨?這可是滅族的大罪,當即他皺著眉頭,大手一揮,"拉下去"

"娘救我,爹爹我不敢了,以後不敢了,嗚嗚……"幾名身材魁梧的嬤嬤大步走了過來,扭著喬語萱的手臂,把掙紮不已,嚎叫不停的喬語萱押了出去,在大廳前的空地當行刑

臨出去的時候,容尚宮得了綠萼公主的指示,她向身邊一名嬤嬤使了一個眼色,那名麼麼立即偷偷的跟了出去

那邊喬語嫣看到有綠萼公主為她出面,她當然裝的嬌嬌弱弱的伏在老太君的懷里,為的就是牽制老太君,不讓她出面

而老太君雖然想出面,但是一看到喬語嫣楚楚可憐的倚著她,還有月梅幫她上藥的時候,她吃痛卻不想她擔心,咬著唇瓣硬是不叫出來的神打動了她,她再也不出攔住的話

再則她認識那容尚宮,知道她是皇後娘娘身邊的人,現在她出現在這里,一定是奉了皇後娘娘的旨意,由她出面代表的就是當今的皇後娘娘,她那里再敢出聲攔阻呢?

並且一頂抗旨不尊的帽子就足以讓他們全護國公府的人陪葬,她就不能出面了,所以只得眼睜睜的看著喬語萱被帶了出去

而趙姨娘也被護國公喬楚淵的鐵面無私嚇得整個人軟在哪里,直到大廳外傳來喬語萱悲慘淒厲的慘呼,她才驚醒,連忙手腳並用的爬起來,想撲出去,不知道是剛剛月子沒多久,身體太過虛弱,還是怒極攻心,她搖搖晃晃的站起來,就覺得胸口一悶,喉頭一甜,"噗"的一聲,一口鮮血噗了出來,接著整個人一個趔趄栽倒在地,暈死過去

"姨娘姨娘……"大廳當中再次慌成一團,而那被請來的大夫和隨後趕到的太醫,這邊為三姨娘,三姐包紮完畢,還沒有松一口氣,又被請去醫治趙姨娘了

在綠萼公主出現的時候,三姨娘母女都被送到大廳後的抱夏去治療去了,而趙姨娘這麼一暈倒,當然也是送到後面去醫治

行刑的人是宮里的嬤嬤,別看那打手心的只是一條長約一尺,寬一寸半的戒尺,但是給她們這些經驗老道的嬤嬤行刑,一百下下去,雙手算是廢了

因為這尺子別有名堂,它不是一塊木板做成的,而是幾塊薄薄的木板用特俗的方法綁在一起,從外面看不出來,但是她們這些嬤嬤卻是知道的,如果只是一般的打,那麼手掌只是腫甚至出血,但是那樣卻不會傷到筋骨

但是要是使用陰柔的力氣,那雙手表面看不出什麼,掌心至多腫,但是里面的筋骨卻是全部破裂的,就算醫治好了,手指也不會有以前那麼靈活,向彈琴繡花寫字根本不可能

因為使用陰柔的力道,那尺子看似一尺打下去,但是里面的薄般卻一層層的撞擊振動,就算只是打一下,但是在里面的木板的連續撞擊之下,手就像承受了好幾下一般,並且那力道是一層層的疊加的,所以就算你用了一分的力道,到掌心的時候就變成五分了,這麼一來,那手能不廢嗎?

並且還得了主子指使,往死了打,原本還顧忌的護國公府的姐,不敢使用陰力,現在主子讓使用陰力,那些嬤嬤哪里還會顧忌呢

當下才那麼幾下那喬語萱就受不了,呼天搶地的嚎叫,不過瞬間就沒了聲音,因為一名嬤嬤扯了一條汗巾塞進她的嘴巴,喬語萱沒有被痛死,也被這汗巾的汗味熏死

正在上藥的喬語嫣偷偷對著日梅使了一個眼色,日梅立即偷偷的出到外邊,低聲問了一名嬤嬤幾句,又偷偷的回來,俯身在喬語嫣的耳邊嘀咕了一句,喬語嫣微微點點頭

接著喬語嫣示意為她上藥的月梅停下,走到綠萼公主身邊,福了福身行禮,清聲道:"八公主殿下,臣女已經無大礙,而二妹妹也知道錯了,請八公主殿下饒了她這一次"

"欸,本公主已經饒她不死,只是打區區一百下掌心,已經非常的寬容了,要是在宮里,早就杖斃了"綠萼公主一副她已經很好很寬容了,還想怎麼樣的不霽臉色

"臣女知道八公主殿下最好了,您就算不看在臣女的份上,您也看在年老的老太君,和臣女父親的份上,二妹妹可是他們的孫女和女兒,您怎麼忍心看著他們為二妹妹擔心……"看著綠萼不為所動的模樣,喬語嫣不得不為之動之以的勸

旁邊侍候的丫鬟婆子還有各個管事嬤嬤看到大姐喬語嫣不記前仇,為二姐喬語萱,不由的在心里對大姐喬語嫣為之欽佩和信服,對刁蠻任性囂張的二姐喬語萱加的討厭

喬語嫣這麼簡簡單單的幾句話,就一概自己以前驕傲不可一世的形象,讓府里的丫鬟和各婆子嬤嬤們對她另眼相看

"唉,好,我看在您的份上饒了她"綠萼公主好像被喬語嫣煩怕了,也像被喬語嫣動了,最後答應喬語嫣的要求

"臣女謝過八公主殿下,你們快點扶二姐回去,記得清太醫好好看看"喬語嫣一聽立即歡喜的沖著大廳中的幾名丫鬟吩咐,那是喬語萱的丫鬟

他們在看到綠萼公主答應放過喬語萱之後,紛紛向綠萼公主行禮磕頭,但是卻遭綠萼公主不耐煩的呵斥,"本公主是看在甯安郡主的份上,放過她,要謝就謝甯安郡主"

"你們快去照顧二姐,心點啊"喬語嫣擺擺手,讓他們不要多禮,快去照顧喬語萱,

那些丫鬟才匆匆告退,退了出去

等喬語嫣處理好這事之後,容尚宮才把皇後娘娘賞賜給她的東西都念了一遍之後,才向老太君和護國公告辭回宮複命

但是綠萼公主卻留了下來,跟著喬語嫣回到雅怡院,接著那一天里,宮里的貴妃娘娘,淑妃娘娘,賢妃娘娘都各自派人送東西過來賀喜,喬語嫣接禮物也接到手軟

"姐這些禮物怎麼辦啊?我們的箱籠裝不下了?"看著面前琳琅滿目樣樣精致不凡的手勢和各種各樣的精致物品,日梅笑的合不攏嘴

"啊,你們姐沒有專門的庫房嗎?語嫣以前你收的禮物沒有歸入自己的庫房?都是用箱子裝起來?"綠萼公主聞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

"咳咳"喬語嫣尷尬的以咳嗽掩飾,之前她有母親寵著當然不用自己收藏東西了,後來被趙姨娘蒙蔽,東西都被她收了起來,是幫她收藏著,等她出嫁的時候,就給她帶去當嫁妝,現在給綠萼公主這麼一,看來她還真的要找機會拿回自己的東西才行

"姐,呃,郡主,奴婢覺得左邊的第二間耳房可以騰出來做庫房,一則奴婢等可就近看著,二則郡主以後的賞賜會越來越多,有一間庫房會比較好"日梅一時不習慣稱呼喬語嫣為郡主,在月梅向她使眼色之後,她才醒悟過來

"對啊,語嫣不用再想了,就這麼辦,好了我也不打攪你了,你快點收拾,明天我們宮里見,到時候你在給我薊州的事"綠萼公主想著喬語嫣可能還有很多事要處理,並且她也知道喬語嫣是剛回來,老太君等一定也有很多話要問,所以也不逗留,告辭回宮了

在綠萼公主告辭回宮之後,老太君還真的派林嬤嬤親自過來請喬語嫣過去松鶴院,喬語嫣則吩咐青葉和青蔓整理耳房,暫時用耳房充當庫房,而她則帶著月梅和日梅往老太君的松鶴院而去

老太君叫喬語嫣過去,無非就是詢問喬語嫣在薊州的事,喬語嫣詳細的跟她稟報一番,讓老太君聽得直擁著她低喃菩薩保佑祖宗保佑什麼的,最後和喬語嫣商量第二天進宮謝恩一事

第二天辰時,喬語嫣打扮一身穿郡主服飾,頭戴只有郡主能戴的花冠來到老太君的松鶴園

"稟老太君,郡主到"此刻老太君也難得的穿上正的一品誥命服,正低頭和林嬤嬤著什麼,聞兩人齊齊抬頭,在看到喬語嫣一身郡主裝扮和她平常的淡雅不同,讓她平添了一份雍容華貴,讓她們驚豔

接著老太君和喬語嫣在林嬤嬤和月梅日梅的陪同下,坐上軟轎到了二門的垂花門前,上了馬車在侍衛的保護下往皇宮而去

馬車顛簸了半個時辰,終于到了宮門口,只聽到外面的侍衛稟報,"稟老太君,郡主,宮門口到了……"

不管誰進宮,都要在宮門口驗明正身,確認身後後才能進宮,婢女和嬤嬤都是不能進宮的,所以林嬤嬤和月梅日梅等都只能在馬車里旁侯

喬語嫣扶著老太君踏進宮門,走了沒幾步,遠遠就看到皇後娘娘身邊的容尚宮帶人趕著馬車過來

"奴婢奉了皇後娘娘懿旨來接老太君和郡主的,老太君,郡主請上車"

"有勞容尚宮"喬語嫣道了謝,扶著老太君上了馬車

馬車在宮內走了半個時辰才到皇後娘娘的鳳棲宮

"奴婢給老太君和郡主請安,皇後娘娘吩咐了,兩位直接進去"守在宮門口的一名管事嬤嬤笑盈盈的迎了上來

聽聞這話,喬語嫣和老太君再次道謝,才跟在那名管事嬤嬤身後一前一後的邁進皇後娘娘的正殿

正殿內,上首正中的鎏金鳳座處,皇後娘娘頭戴鳳冠身著正色中宮朝服儀態萬千,又端莊威嚴的坐在那里,她下首的兩邊,一流的黃花梨太師椅上坐著幾位妃嬪過來請安的妃嬪,喬語嫣兩人來不及細看就沖著上座的皇後娘娘跪下磕頭行禮

"臣妾給皇後娘娘請安,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臣女給皇後娘娘請安,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免禮,李錦還不快扶老太君起來,賜座"皇後娘娘非常和氣的叫了起,接著皇後娘娘把目光停留在喬語嫣的身上,在看到喬語嫣一身尊貴的郡主服飾之後,目光微閃,不過在看到喬語嫣沒有因為被封為郡主而露出半點得色,她暗暗點頭,對于喬語嫣這份淡漠的氣度,她還是喜歡的

被點名地方李錦連忙笑著過來扶起老太君,把老太君扶到右邊的一張太師椅上坐好,立即有機靈的宮女為老太君奉上熱茶

喬語嫣扶老太君坐好之後,再次走到大殿正中,恭敬的跪下,"臣女叩謝皇後娘娘的賞賜,臣女……"

"好了,起來,本宮送你禮物不是向你要磕頭的,不過本宮知道淑妃她們也都給你送了賀喜的禮物過去,你還是過來向她們磕個頭"皇後娘娘淡淡想笑道,接著指指旁邊裝扮的雍容華貴的淑妃娘娘,賢妃娘娘,和打扮清單典雅的貴妃娘娘

"臣女叩謝貴妃娘娘,淑妃娘娘,賢妃娘娘"聽到皇後娘娘的話之後,喬語嫣連忙轉身面向幾位娘娘跪下磕頭行禮

皇後娘娘都不要她磕頭謝恩,她們怎麼會要呢,當即幾位娘娘連忙免了喬語嫣的禮,不過喬語嫣依然恭恭敬敬的磕了幾個頭

貴妃娘娘向身邊的一名嬤嬤使了一個眼色,那名嬤嬤立即從她身後走了出來,親自扶起喬語嫣,喬語嫣再三謝恩

"李錦你送甯安郡主到逍遙宮去,萼兒昨晚就跟本宮念叨著,今天一定要讓甯安郡主到她那里,你就送甯安郡主過去,本宮可不想等下她派人過來催促的"皇後娘娘一臉無奈的道,但是臉上眼底不見半點不悅,有的只是滿滿的疼愛

"是,奴婢遵旨"李錦立即躬身領命,轉身帶著向皇後娘娘和一眾妃嬪告退的喬語嫣走了出去,往逍遙宮去了

看著天色不錯,喬語嫣特意不讓李錦叫馬車,她跟她徒步往逍遙宮而去,不過當她在半路遇見那個她最不願意看見的人,她就恨不得立即轉回去坐馬車了

"臣女見過六殿下,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因為現在喬語嫣的身份是郡主,所以她不用跪下行磕頭禮,而是行福身禮

"奴婢給六殿下請安"李錦則恭敬的跪下磕頭

"郡主請起,你也起來"六皇子諸葛煜望著低垂著頭看不到臉色的喬語嫣目光微閃,眸色霧靄沉沉,看不出他在想什麼

"謝六殿下"喬語嫣站直身子,微微側身站著,讓出一條通道來,而李錦磕頭後也站起來,跟在喬語嫣的身後站著

郡主這是要往哪里去?"六皇子諸葛煜裝著隨意的問道

"回六殿下,臣女要去見八公主殿下,八公主殿下已經等急了,容臣女先告退"喬語嫣後悔不已,剛剛為什麼不坐車呢?

"噢,我正好也往八皇妹那里去,我們一同走去"六皇子諸葛煜想也不想的立即接口道,還不容喬語嫣拒絕,先行一步

喬語嫣見避無可避,只得臉色不豫的跟在後頭

蒼天啊,你來到雷劈死她,現在讓她和他一起走,她願被劈死,不過要是劈死他好

南無阿彌陀佛,救苦救難的觀音菩薩,太白金星,太上老君……天上各路神仙,拜托你派一個人來搭救她,就算讓她以身相許也行

誰知道喬語嫣的禱告才剛完,在他們不遠,迎面走來幾道人影

喬語嫣一看,差點一個踉蹌摔倒在地,老天爺你老玩她呢?

因為正面走過來的不是別人,其中一個就是妖孽大美人諸葛珣,還有一個病秧子皇子,三皇子諸葛旭,最後一個是冰塊皇子五皇子諸葛奕

一個不男不女,一個病夫一個冰塊,不是玩她是什麼?

老天爺,你要給也給個正常點的啊?喬語嫣兀自在心里抱怨著,仿佛老天聽到她的抱怨一般,從另一個方向又走來幾道人影

喬語嫣再次眯眼細看,又差點哀嚎出來

因為這次來的是四皇子諸葛泓,一個花心大蘿蔔,不要也罷,喬語嫣的神瞬間如被霜打蔫的茄子,耷拉著腦袋

哎呀,不對,還有一個正常的,當喬語嫣看清四皇子諸葛泓身邊的人影的時候,整個人精神一震

不過瞬間又低迷下去,因為這個不是別人,正是當今太子諸葛溟

現在身為太子,以後就是皇上,他的身後是三宮六院,七十二妃嬪,比四皇子諸葛泓還要花心,要不得,要不得

老天爺,你可不要把她的以身相許做准了啊,拜托了

不過在看到那麼多人後,喬語嫣的心還是好了很多,起碼不用單獨和六皇子諸葛煜相處了

"臣女見過太子殿下,三殿下,四殿下,五殿下,三公子"喬語嫣等一行人都走近之後,才行禮請安,一次搞定,否則就是福身禮她也腳痛

"郡主請起,郡主已經去過母後那里了?這是要去八皇妹那里嗎?"太子諸葛溟一直抿著淡淡的笑容,溫文爾雅的道,有太子諸葛溟在場,一般都是他話,這是尊卑的問題,太子是以後的國君,誰也越不過他

"回太子殿下,臣女正是要往八公主殿下那里去"喬語嫣再次福了福身回答

"這里沒有外人,郡主就不用多禮了"要是每次回一句話都要行一個禮,她不累,他都替她累了,當即太子諸葛溟免了喬語嫣的禮

喬語嫣連忙謝過太子諸葛溟

"本宮和幾位皇弟在湖心亭設了宴席,已經派人去請八皇妹了,不如郡主就到湖心亭那里等,也不用多跑一趟了"太子諸葛溟依然盈著淺淺的笑意道,完往右邊一指,率先而行

其他各位皇子立即跟了上去,而諸葛珣在經過喬語嫣的身邊的時候,低聲了一句,喬語嫣想了想之後,才慢慢的跟了上去,在走之前她回身拜托李錦,讓她去逍遙宮跟綠萼公主一下,請她來湖心亭見她,李3錦聽了恭敬的點頭,接著就往另一邊走去

湖心亭既然叫湖心亭,當然是建在湖中心了,與中間的湖心亭接連在一起的是一條九曲十八彎彎的九曲橋

他們一行人順著九曲橋往湖心亭走去,現在已經是深秋,湖內再沒有夏季時的"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的景色

因為這里是皇宮的禦花園,湖面上的殘荷早就被太監們打掃乾淨,所以從九曲橋上看去,只看見湖水清澈見底,碧波蕩漾,波光粼粼,大有"水光瀲灩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素描會的景色,讓人看著心廓然開朗

不過喬語嫣美好的心再見到湖心亭里面的人的時候,瞬間不見了一大半

因為湖心亭中來了不少人,**郡主,蘭慧郡主,明珠郡主,安平縣主,九公主,十一公主,四少爺諸葛璋等,還有兩名喬語嫣不認識的年輕公子

他們在看到太子諸葛溟一行人之後,全部站了起來,恭敬的迎接太子等人,個人一番見禮後,因為都是宗親所以沒有分男女的隨意找位置坐下

湖心亭非常寬敞,亭中心並列的擺了一排桌子,圍著桌子是一溜的靠背圈椅,再加上原本湖心亭挨著圍欄而建的一圈石椅子,就算再多二三十個人也足以坐下去

喬語嫣掃了湖心亭當中的眾人一眼,目光最後停留在安平縣主身上,安平縣主一個人走到圍欄邊上的石椅上坐下,看到她,她就想起來年平東郡王叛變一事,看來她應該從她的身上入手,找機會見見平東郡王妃才行

憑著她和她母親的交,她給她一個提醒,或許平東郡王會聽她的話也不一定

想到這里,喬語嫣當即往安平縣主身邊走去,"我能在這里坐下嗎?"雖然她現在貴為郡主比安平縣主還要高上一級,但是她卻沒有用身份壓人,依然很有禮貌的咨詢安平縣主

安平縣主和她一貫給她的印象一般,神羞澀斯斯文文的點點頭,"甯安郡主請坐"

"縣主不要客氣,如不嫌棄就叫我語嫣"喬語嫣漾開燦爛的笑容,一點也不造作的笑道

她那燦爛的笑容比夜里星空下綻放的煙火還有耀眼奪目,頓時讓湖心亭當中的男子全部把目光投注在她的臉上

六皇子諸葛煜眼眸微眯,冷冷的望了掃了湖心亭中眾人一的斂下眼眸,不再看喬語嫣,反而拿起宮女剛剛送來的大袍品嘗起來

而諸葛珣卻沒有什麼顧忌,他望向喬語嫣的目光一瞬不瞬,根本沒有半點掩飾的意思

坐在他身旁的四少爺諸葛璋則搭著他的肩膀,在他的耳邊戲謔道,"這甯安郡主笑起來真漂亮,對?"

"她這叫漂亮?你覺得她和我相比呢?"諸葛珣回了他一個你什麼眼光的表,接著傲嬌的仰著臉,把自己的臉以自認為最漂亮的角度呈現給諸葛璋看

諸葛璋想也不想的一把掌拍向他的腦後,"你不覺得她漂亮,你會看的眼睛也直了?"

"切,誰規定一定是因為漂亮才看直的?"諸葛珣武功雖然不是最好的,但是要閃過諸葛璋那一掌還是綽綽有余

"呃"聽到諸葛珣的話之後,諸葛璋頓時啞口無,是啊,誰規定一定要漂亮才能看直了眼?"那你為什麼看直了眼?"他不恥下問的追問,大有不打破砂鍋問到底,誓不罷休的模樣

"我為什麼會看直眼,那是因為我想知道她到底是什麼構造的,你也知道我在薊州的事啦,我的命就是她救的,是她找來白花蛇舌草,不但是我,可以整個薊州和附近幾個州郡的人都是她救的,是她找到疫病的源頭,是她不畏疫病,勇闖薊州城薊州能獲救功勞最大的是她,我在想到底是什麼讓她毫無畏懼,不怕生死的進薊州?"道這里諸葛珣摸著下巴,突然道

"她會不會看上我了?要不怎麼會連死也不怕的進薊州城呢?"

"啪","碰"諸葛珣的話剛落,回他的就是一個響當當的巴掌,後面那一聲碰,是他被諸葛璋一巴掌打的碰上面前的桌面

"那郡主也不要客氣,叫我安平就可以了"安平縣主看著

------

上篇:第九十七章 狠心姨娘     下篇:第九十九章 鴨子落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