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致命嫡女 第一百五十二章 語萱之辱  
   
第一百五十二章 語萱之辱

當喬語嫣得到喬語萱回來的消息,她正在考慮要不要過去的時候,好動的青葉和想看戲的日梅兩個已經在鼓吹了

"郡主,您該去給老太君請安了"青葉很委婉的道

而日梅則很直接,"郡主,有戲不看白不看噢"

喬語嫣一聽差點噴了,她對著日梅的額頭敲了一下,"你就不怕到時候惹火燒身?"

"不怕,這有什麼怕的,著火就救火不就得了,再想玩火的人,那個不是先燒了自己的?"日梅眨眨眼,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還有她想燒還得看她有沒有這個本事,有沒有這個資格"

"呵呵"看到日梅這副大無畏的神,喬語嫣頓時笑開了,是啊,她想燒也的看她有沒有這個本事,"好了,那就來幫我打扮一下,我們去看戲,不過屋里還要留下一個人,你們自己商議羅"

"我不留"

"我不要留下來"青葉和日梅異口同聲的大聲叫道

青蔓和月梅對看一眼,青蔓張了張口正想她留下來的時候,那邊月梅已經搶著,"奴婢留下來"

"奴婢也留下來,日梅和青葉跟郡主去好了"青蔓想到平常喬語嫣在府里的時候都是帶兩個留下兩個看家的,為了不至于因為她們的人數而引起他人注意,她也決定留下來

"那好,就這麼定下"喬語嫣點點頭,在府里的時候不用那麼講究,她們商議就行,不過出外的時候,她肯定帶回武功的月梅和日梅的

很快喬語嫣就換了一件加厚的棉襖,外皮鑲崁了貂毛,帶兜帽的披風,坐上軟轎往老太君的松鶴院而去

"郡主您來了,快請進"喬語嫣才下了軟轎,立即有丫鬟掀開厚厚的門簾請喬語嫣進去

因為天氣寒冷,老太君沒有在平常會客的花廳,正廳,偏廳招呼他們,而是在客廳後面的暖閣招待她們來請安的人

暖閣下面有地龍,一天十二個時候都有人看著下面的火勢,不定時的增添柴火,當然了,等老太君歇息了,這里的柴火會歇一歇,不過卻不會斷,因為放涼後再燒熱所用的柴火,比維持的多很多歡樂神農

喬語嫣在暖閣門口的時候,就解下披風,因為才到暖和門口她已經感到一股熱氣從門口飄了出來,而且出來迎接丫鬟身上穿的也不多

當然了,外面的還是穿很厚的,就是暖閣里面侍候的,穿少一點

"語嫣你來了,快過來這里坐,這里暖和"看到喬語嫣進來,不等喬語嫣請安,老太君已經向她招手

"孫女見過奶奶"喬語嫣福了福身行禮後才走到老太君的身邊

而老太君則拉著她的手關切道,"昨夜又下了一場大雪,外面的雪應該很厚了,這麼冷的天氣你就不用天天過來請安了"

"奶奶一點也不冷"喬語嫣笑著搖搖頭,這點冷算什麼,要是以前她可能不出門了,但是現在有渾厚的內力護體,她反而不覺得冷

"還不冷,手都是涼的"老太君回頭對林嬤嬤道,"你不是准備了手爐嗎?快拿過來"

"是,奴婢這就去"林嬤嬤呵呵的笑著進了里屋

沒一會她就拿來一個用金絲和銀線扭成一條後,編成的一個花籃子模樣的手爐,里面有一個瓷做的盆子,盆子里面才是成炭火的地方,燒得是無煙無味的銀絲炭

林嬤嬤還很貼心的在手爐外面用柔軟的棉布做了一層套子,防止燙手和炭火搞髒手或者衣裙

"快拿著,等暖和了再擱一旁好了"老太君連忙示意喬語嫣拿著暖手

在喬語嫣陪老太君聊天的時候,夫人王淑芳也到了

喬語嫣一見連忙站起身子行禮,"語嫣給母親請安"

老太君看到喬語嫣一點也不因為自己身為郡主,比沒有等級的王淑芳高而怠慢她,對喬語嫣的疼愛就重了

"郡主有禮"不過那邊王淑芳先是受了喬語嫣的禮後,才回了一個半禮算是向喬語嫣請安

那是因為喬語嫣的身份在那里,就像那些有女兒做了妃子那些官員一樣,看到娘娘還是要行禮的

"自家人不要客套了,快坐下,奉茶"老太君看到她們兩個能相互尊重,相互體諒,心里不知道多高興,對王淑芳的表現也甚為滿意

"二姐來了"就在老太君心愉快的一手一個的拉著聊天時,門外傳來丫鬟的通報

接著就看到,一眼就能看出已經梳洗過的喬語萱被一名嬤嬤和一名丫鬟攙扶的走了進來

她扭傷的腳就算經過治療,但是也好不了那麼快,行走還是有點不便

喬語萱進的暖閣一抬頭就看到喬語嫣一身華服的坐在老太君的旁邊,她就恨不得立即沖上去,把喬語嫣好好教訓一番,恨不得立即上前撕碎喬語嫣微笑的臉

"奶奶,我……"喬語萱眨眨眼雙目立即泛,眼眶內的淚珠欲墜不墜,配上她楚楚可憐中又帶嬌媚的臉龐,讓人看了不來有的會產生一股保護她的**

不過,可惜了,在她對面的是老太君和喬語嫣她們

喬語嫣暗暗撇撇嘴,裝啊,繼續裝

而老太君當即打斷她的話,對身後兩名嬤嬤揮揮手,"帶她進去賊子"

老太君身後的兩名嬤嬤模樣比較陌生,喬語嫣在進來的時候就看到,雖然她有點愕然,不過因為早得到消息,所以不是很詫異,而是平常對待

現在看到老太君讓這兩名嬤嬤帶喬語萱進去,她就知道,這兩名嬤嬤是老太君找來給喬語萱驗身的

假如喬語萱被驗出來已經破身了,那麼從今以後,她就真的常伴青燈了

而那邊喬語萱先是一愣,接著她想到什麼立即掙紮,還大叫,"奶奶,我沒有,我沒有被侵犯,沒有,我還是清白的,您要相信我,我不要驗身"

她是還沒有出嫁的千金姐,卻要被兩名婆子驗身,要是傳出去,她還要不要做人?她還有臉面嗎?

她能不掙紮嗎?能不反抗嗎?

但是林嬤嬤立即喚來兩名婆子,跟剛剛那兩名婆子一起抓住喬語萱,喬語萱就算再怎麼奮力掙紮也掙脫不了

乖乖的被她們押了進去,不過她在經過喬語嫣的身邊時,目眦欲裂,咬牙切齒的低吼,"喬語嫣你這個賤人,我不會繞過你的,你給我好好記者,今天的恥辱,我以後定十倍百倍奉還"

喬語嫣聽了不屑的撇撇嘴,嘴上有啥用,那是要看實力的,她倒要看看她怎麼十倍奉還,她等著

而老太君在聽到喬語萱不尊敬的吼叫時,臉色驟變,冷哼道,"對姐姐這般不敬,還出口傷人,你……你……"

老太君被氣的怒火攻心,抖著手,不出話來

"奶奶,不要生氣,我不會介意的,出了這樣的事,妹妹她心里不好受"喬語嫣非常寬容的原諒喬語萱

里屋早就在中間擺了一張長桌子,上面鋪了軟墊,一名嬤嬤沉聲道,"二姐,您是自己脫褲子,還是讓奴婢幫您呢?"

"我呸你敢"喬語萱端起千金姐的架子吹了那婆子一口

那婆子也不生氣,依然面無表的道,"既然二姐不脫,那麼就讓奴婢幫您了"

完和旁邊其他婆子一起動手,一人抓住喬語萱的雙手,一人抱住他的身子,一人把喬語萱的身子抬起來,一人脫長褲,褻褲,幾下就把喬語萱的下身脫個干乾淨淨,順手還把喬語萱放到桌子上

"二姐,請您放松身子,否則遭罪的還是您自己,放松,奴婢檢查了"那名面無表的婆子嘴里著,手試著放到喬語萱的下身,喬語萱先是掙紮,奮力的踢著雙腿

"你放肆,你是什麼人敢碰我的身子"

"你滾"

"賤人滾開"

"你不得好死"

"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那名婆子一時躲避不及時,被她踹了一腳,而受了這麼一腳,她也怒了,"壓緊了"

"二姐,奴婢了讓你自己放松的,那麼你也不會受什麼苦,現在不要怪奴婢了"著那婆子用力的掰開喬語萱夾緊的雙腿,一只手指用力的伸進去,也不管會不會弄傷喬語萱

而喬語萱何時受過這樣的罪,何時受過這樣的屈辱,她一直強忍的淚珠再也忍不住了,嘩嘩的從眼角落下網游之天下第一

身子的痛楚還不及心里的痛和屈辱傷人

其實喬語萱要是配合一下,那名婆子也不會這樣對她,因為她只看一眼,就知道喬語萱昨夜沒有受到侵犯,如果她哀求那名婆子,那名婆子可能還會放過她

不過給喬語萱這麼一罵一踢,她好人不需要做了,反正壞人是當定了的,也不在乎了,就一絲不苟的檢查起來

檢查完畢後,看著喬語萱卷曲著身子躺在長桌上,她們問了一句,"二姐,要不要我們幫你穿上衣服?"

"滾你們都滾"喬語萱怒吼,還順手就要甩她們巴掌,卻被她們靈活的閃過去,"既然二姐不需要,那麼我們先出去"

其實昨天喬語萱被擄走,只是被人關在一間屋子之內,今天又送了回來,由此至終沒有任何一個人碰過她,綁架她的人只是想給她一個教訓,而不是真的想奪她的清白,所以她還是完璧之身

"回老太君,二姐還是姑娘"那名婆子走到老太君面前稟報

老太君聽了松了一口氣,"嗯,有勞你了,林嬤嬤賞"

那邊身為二姐喬語萱的婆婆和丫鬟沒有見二姐出來,當即奔了進去,當那名婆子看到喬語萱宛如受傷的孩子卷曲著身子,無聲的流淚時,她心痛如絞的抱著喬語萱的身子,跟著她低聲哭了起來,接著好像想到什麼,和那名丫鬟幫著喬語萱穿上褲子

"嬤嬤,嗚嗚……我要回去洗澡,好髒,她們好髒"

"好,我的好姐,我們這就回去"那名嬤嬤有點吃力的抱起喬語萱大步往外走去

當她們回到院子的時候,那名嬤嬤立即吩咐准備熱水給喬語萱沐浴,但是喬語萱根本等不了,奔進沐浴間,也不管那桶水是她剛剛沐浴的,已經放涼了,脫了衣服就跳進去

"啊姐,快出來,使不得,使不得"那嬤嬤驚呼,慌不失的就要抓喬語萱起來

不過喬語萱卻瘋狂一般,一頭栽進水里,連頭也浸透,她卷曲著身子沉如水里,直到透不過氣來才冒出來

而那嬤嬤見勸告無效,立即提來熱水,心的加進去,使得桶里的水慢慢地暖和起來

不過不管這水多暖和也暖和不了喬語萱的心,就像剛剛她也感覺不到寒冷一般

而那嬤嬤一邊吩咐人去煮姜湯,而她則站在浴桶邊默默流淚

……

這事原本應該是護國公府里的秘事,外人是不得知的,卻不想,第二天,喬語萱失蹤了一夜後回來的消息還是傳開了

府里一些知道消息的人不時竊竊私語,對著二姐院子指指點點,而喬語萱一則因為腿沒好,所以不出門,不知道,但是那些丫鬟和婆子卻需要出門辦事,對于她們的指指點點她們如何不知道,有些潑辣的跟那些兒女吵了起來,一時間整個護國公府熱鬧不少

同時府外邊也同樣流傳出護國公府二姐一縮不歸的傳聞,于是各府的人也相互私聊開來

不過因為已經是年二十八了,她們為了做過節的准備,喬語萱失蹤一宿的事很快就淡下去

不過當在年初一進宮拜年的時候,在看到喬語萱的時候,這話題再次被提起,她們看向喬語萱的目光,明明白白的顯示出,"就是她,她已經被人怎麼怎麼了的意思"

喬語萱一見如何受的了,她銀牙緊咬,緊緊的咬著下唇,要不是那嬤嬤心的在旁邊勸著,她肯定把自己的唇瓣也咬破了網游之我是海賊王

喬語萱深深地吸了幾口氣,把滿腔的怒火壓了下去,跟在王淑芳的後面進了宮

在年三十的時候,皇上給護國公送了禮物,而皇後娘娘終于也把夫人王淑芳的一品誥命,也隨著皇上的禮物一起賞了下來

所以初一這一天,老太君帶著夫人王淑芳,帶著喬語嫣和喬語萱一起進宮謝過皇上和皇後娘娘的賞賜

對于得到一品誥命的封號,王淑芳已經不像之前的那麼期盼,她現在就是想著討好喬語嫣,讓她改變注意

不過喬語嫣一直沒有什麼表示,平常見她,也很有禮貌的請安

對于喬語嫣這般的恭順,王淑芳可沒有放心,因為經過那次之後,她已經知道,就算她真的有一品夫人的誥命在身,在喬語嫣的眼里她還不堪一擊的,所以她一直想要討好喬語嫣,想方設法的讓喬語嫣改變注意

不過喬語嫣卻只留下一句,"我會看你的表現考慮的"

所以王淑芳哪里敢再有異心呢,就連喬語萱的特意討好她也裝著沒看到

所以當喬語萱受了委屈想找她傾述時,她避開了,指著前面的王夫人她回頭道,"二姑娘,你先隨郡主進去,我去見見我的母親"

當即向老太君了一下,老太君揮揮手讓她過去,反正現在還沒有到時辰進去給皇後娘娘拜年

讓她去跟著喬語嫣,喬語萱怎麼可能聽話,當即慢慢的走著遠離喬語嫣,而喬語嫣裝著不注意的挽著老太君的手臂,慢慢都往前走去

"哎呀,你知道嗎?"

"知道什麼?"

"那,那邊,看到嗎?"

"噢,看到了,你穿海棠色裙子那個嗎?"

"對,就是她,她是護國公府的二姐,聽前幾天她被人擄出去過了一天一夜才回來呢"

"對,我也聽了,你看,她真不要臉,要是我發生這樣的事,我一頭撞死了"

"嗯,真夠厚臉皮的,這個還好意思出來,你看,她哪里有半點不好意思的模樣"

"對,不要臉,身子已經不清不白了還好意思出來"

"嗯,這樣的人,我倒要看看,還會有那戶人家娶她,你不知道她以前多得瑟,多驕傲呢"

"得瑟?驕傲?她也配?"

"對啊,她不過一個庶女也配得瑟?驕傲?"

"你們有所不知,以前護國公府當家的可是她的母親趙姨娘,所以她的穿戴比郡主這個嫡女還要華麗"

"哦哦,這個我好像也聽了,不過趙姨娘不是好像剛沒了嗎?"

"對啊,你看,她的母親才剛沒了,她就這麼一聲,這不是大不孝嗎?"

……

------題外話------

感謝光井微鋼,geminymoon兩位親親的月票,麼麼

上篇:第一百五十一章 語嫣回來     下篇:第一百五十三章 語萱之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