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致命嫡女 第一百九十五章 惹官非了  
   
第一百九十五章 惹官非了

就在四爺甯慶勤一臉緊張的看著太醫重為甯英俊包紮,看著甯英俊因為疼痛而大汗漓淋時,門外再次傳來一道急匆匆的腳步聲……

那急匆匆又沉重的腳步聲讓屋里的他們想無視,想裝著聽不見都難,對于這樣的腳步聲,他們的心頭齊齊一緊,心里不約而同的想到,不會又有什麼不好的事發生?

呸呸不會的,一定不會的

不過他們的蹺幸心里跟著瞬間破滅,因為門外已經傳來一名管事因為急促而有點破碎的聲音,"四爺,不好了,不好了,有人把六少爺告了,京府尹來拿人了"

"什麼?"四爺甯慶勤整個人跳了起來,比聽到自己的兒子被打斷腿還要驚訝

大爺甯慶淳和五爺甯慶諭也是同樣一副他們沒有聽錯的驚愕模樣

他們甯王府的人什麼時候這麼沒有臉面了?

先是被打,跟著被告,被打還可以的雙方爭執,被打傷不出奇

但是被告還真的是第一次報告老公,申請離婚最章節

還有他們什麼時候會被人上門鎖人的?

就算真的有什麼官非,京府尹的人也不會上門隨意鎖人,肯定會派衙役甚至京府尹親自上門來詢問一番,了解況之後再做決定的

而現在一點通報的意思也沒有,當即上門來拿人他們還真第一次碰到

而四爺甯慶勤驚訝之後,驚訝退去,怒火上來了,他一捋衣,怒喝道:"我呸,我到要看看什麼人那麼大膽,來我們甯王府拿人,我們甯王府是什麼地方?是他們能隨意拿人的?"

著他大步走了出去,那敏捷的身子連給大爺甯慶淳勸告的時間也沒有

大爺甯慶淳跺了跺腳,一撩衣擺丟下一句,"我們也快去"就跟著大步追四爺甯慶勤去了

五爺甯慶諭雖然沒有大爺甯慶勤城府深,但是他也是機靈的人,他頓了頓,等大爺跨出門外時,他飛快的在他的貼身管事耳邊嘀咕了一句,就匆匆的追大爺去了

那名管事聽了快步跟上,不過在出院門的時候,飛快的往另外一個方向去了,而他所去的方向就是老王妃所住的院子

五爺甯慶諭在四爺甯慶勤怒喝時,在心里嘀咕,你還以為這里真的還真甯王府?這里可以甯府,門匾明明白白的寫著甯府,人家京府尹來拿人有什麼出奇?他們只是甯府,人家給你面子是看在甯王府的份上,不給也是道理,他們要想有臉面,除非甯王出面,或者是老王妃,所以他才會吩咐自己的貼身管事去把老王妃請來,那樣看在老王妃的面子上,他們才能保持面子

當大爺甯慶淳追出門外的時候,四爺甯慶勤已經沒有了影子,大爺甯慶淳暗道不好,憑著四弟現在的憤怒的脾氣肯定不會給來人好臉色的,希望不要鬧出什麼大事來,想著他加快腳步,而五爺甯慶諭很快追上他,兩人用著從來沒有過的匆忙腳步往大廳沖去

不過他們還是遲了,當他們趕到大廳的時候,遠遠地就聽到和看到四爺甯慶勤正指揮著府里的護院和來鎖人的衙役推搡著,而四爺甯慶勤正扯著脖子滿臉怒容的指著那些衙役臭罵,"你們算那蔥敢來我們這里撒野?我們甯王府的人是你們隨便能來鎖的?把你們的老孫叫過來,我要好好問道問道,什麼?什麼人敢告我俊哥兒?他們把我俊哥兒打折了腿,我還沒有找他們算賬,他們反而把我們告了?真是豈有此理欺人太甚,來人,找他們算賬去,你們讓開,再不讓開我連你們都打,我俊哥兒還躺在床上,太醫正在救治,你們敢去鎖人,敢去騷擾他休息,干擾太醫我定不饒恕,你們把他們給看好了,你們跟我走"

四爺甯慶勤一邊招呼護院把那幾名來鎖人的衙役看管起來,一邊帶著其他召集過來,大約十幾名的護院往大門而去

大爺甯慶淳看了那里顧的及什麼儀態了,提著衣擺拼命往四爺甯慶勤那邊沖去,嘴里大喊,"四弟等等,四弟等等"

天啊,給他們這樣沖去,他們有理也變無理了,還有不管怎麼樣來人都是官差這樣把人看管起來,要是給人知道,就算是甯王和老王妃也保不了

跟著的五爺甯慶諭也被脾氣暴躁和傲慢的四爺甯慶勤嚇到,在看到他被大爺甯慶淳攔了下來後,他心里一陣後怕,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背脊上大汗淋漓,那衣服也濕透了

他深深吸了口氣,快步走了過去,好聲好氣的安撫那幾名被推搡的也一臉怒火的衙役,為了安撫他們,不得不獻上一個分量十足的荷包

那邊大爺甯慶淳用力的把四爺甯慶勤扯到一邊,低低聲的勸,在看到四爺沒有悔改和醒悟之後,大爺甯慶淳有點氣急敗壞的沖著四爺甯慶勤低吼

而四爺甯慶勤被他這麼一吼,先是一怔,接著還真的被他唬的縮了縮脖子,眼神有點畏懼的望著一臉凜容的大爺天下王者

原來一直脾氣敦厚,整天笑呵呵的大哥發起脾氣來也很嚇人的,以後還是少惹為妙,五爺看了在心里告誡自己

"你們退下,快退下,來人給這幾位官爺上茶,上點心,水果,快去"大爺甯慶淳看把四爺甯慶勤勸住了,轉頭立即吩咐早就縮在一邊的丫鬟上茶,和把護院喝退,接著漾著討好的笑容面對那幾名衙役,笑呵呵的把他們請到大廳里面坐下喝茶

俗語,打狗也要看主子,這里雖然不是正經的甯王府,但是也是和甯王府有關的,這點面子還是要給的,況且上面已經打了招呼,是要出面拿人,但是卻沒有一定要立即拿回去,那就是有商量的余地,不過卻讓他們裝出一定要立即鎖走的姿,所以他們剛剛才會那麼強勢,現在看到大爺好聲好氣的出面勸和,他們幾個衙役也對看一眼,做出一個看在你還好聲好氣,他們就給你一點臉面的,跟著大爺抬頭昂首的走進大廳

而五爺甯慶諭看了偷偷松了一口氣,接著好像想起了什麼,慌不失的轉身跑了出去,跑的時候,還順手拉了一名負責在大廳時候的丫鬟跟著一起走

"你跟著來,等下把看到和聽到的跟老王妃"希望還來的及,希望老王妃還沒有出門

五爺甯慶諭在半路和匆匆趕來的老王妃遇上了,坐在肩攆上的老王妃神著急的一見到他立即彎下身子,抓住他的手連連追問:"出了什麼事?京府尹的人怎麼上門來鎖人了?俊哥兒他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還有俊哥兒呢?他人呢?被抓走了?快去追,快走"

老王妃激動的顧不得坐好就拍著扶手讓抬肩攆的厮快走

"母親,沒事了,已經被大哥勸下了,大哥正在和他們交涉,我們先回去,我在跟您慢慢"五爺甯慶諭連忙攔住老王妃,還想把老王妃勸回去

但是老王妃畢竟當了那麼久的甯王妃,深明一個道理,那就是人都是捧高踩低,跟頂白的,現在人家都上門鎖人了,肯定是出大事了,她怎麼可能給五爺勸回去呢,當即她沉著臉拍拍扶手,"放我下去,就在這里"

"母親,這里風大,您老不能吹風,我們回去再好不?"五爺甯慶諭還想勸道

但是老王妃已經打定注意,不弄個清楚明白絕不回去,當即還是讓那些厮把她放下,五爺甯慶勤一看,幽幽歎了口氣,只得把事的經過了一遍,至于在大廳發生的事則讓那名丫鬟稟報

那名丫鬟誠惶誠恐的跪在冰冷的地板上稟報:"回稟老夫人,奴婢聽到那些衙役,雅苑築的老板和那位客人一同把……"到這里那丫鬟畏懼的抬頭偷偷看了老王妃一眼

而此刻老王妃則臉色深沉的微眯眼眸,看不出在想什麼,在那麼丫鬟不的時候,她冷冷的問了一句:"一同把什麼?把六少爺告了?"

"回稟老夫人,是的,他們一同把六少爺告了,其中那名客人還抬了一名因為傷重而亡的厮到京府尹衙門口,請京府尹大人為他們做主而京府尹大人接到狀子後,詢問雅苑築的老板和幾名在場的伶人和丫鬟,他們一同證實是六少爺先大人,而雅苑築的老板還把六少爺也告了,要他賠償雅苑築的損失和因為他們的爭執而受傷的伶人的損失,共計白銀五千兩"

"什麼"閱曆豐富又沉著的老王妃也驚訝的叫了出來

"他們不會去搶?"五爺甯慶諭當即憤憤道,"他們那里是鑲金還是鑲銀啊,要這麼多賠償"

五千兩銀子可以買一座非常好的五進院子和一座三進院子了,也可以買兩座差點的五進院子了

一般的人家十兩銀子可以生活一年,一般的富貴人家一百兩也夠生活一年,就算他們西府,一年的費用也用不了五千兩,他們憑什麼?

上篇:第一百九十四章 出大事了     下篇:第一百九十六章 又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