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致命嫡女 第一百九十七章 母子密談  
   
第一百九十七章 母子密談

"要……要……要賠償白銀一萬兩"那名丫鬟吞吞吐吐了好一會,在老王妃的瞪視下,一咬牙硬著頭皮了出來,出來之後她趴在地上連頭也不敢抬

而四周的丫鬟和婆子聞瞬間倒吸一口冷氣

就連五爺甯慶諭也睜大雙目一副他有沒有聽錯的模樣,他掏掏耳朵,確認般的問道:"一萬兩?我沒有聽錯?"

那名丫鬟那里敢回答,額頭觸地的跪在那里,而王大太太則恨不得自己暈過去,不過她卻不敢在老王妃的注視下暈過去,因為此刻老王妃正一瞬不瞬的盯著她,好像在怪罪她,看你生的好女兒,給老王妃這麼瞪著,她那里敢暈

而老王妃此刻心里怒火騰騰的燃燒著,她狠狠的抓著扶手,那特意留長的指甲也崩斷幾根,忽地她靈光一閃,一個她覺得詭異的念頭極滑過,接著她皺了皺眉,一直高昂的頭微垂,眼簾低垂,掩去眼底閃過的銳利光芒

因為她把那念頭再次回想的時候,越發覺得有可能,不過那會是誰呢?

到底是誰要害他們?

因為這一連串的事,看似無意,看著不像一起的,但是有那麼巧合的事嗎?

先是俊哥兒被打斷腿,卻反而被人誣告,為的不是別的,為的是賠償上校的殺手妻最章節

而現在三姑娘同樣面臨這樣的事,同樣要賠償,還要賠償人家的聲譽,這一件件的巧合,聯系在一起就是有意了,為的就是讓他們西府賠償,為的就是讓他們西府資金周轉不靈

資金?

老王妃靈光一閃,她知道了,為什麼會發生這麼一連串的事了,為的就是他們好不容易才籌集的資金

這資金是他們准備用來請第九局的人來對付甯輕玥的,現在要是把好不容易籌集的資金做了賠償,他們用什麼請第九局的人呢?

想明白這一切之後,老王妃先是怒火滿腔,但是下一個瞬間她的臉色霎的一白,好像瞬間被抽空了血液

天啊,她怎麼忘記了,既然人家能想出這樣的事對付他們,那麼就是他們想請第九局的人對付甯輕玥的事,一定給甯輕玥知道了,所以才會發生這麼一連串的事,所以才會讓人打斷俊哥兒的腿,為的是警告他們

想清楚這一切後,老王妃整個人如墜冰窖,全身冰冷,就連那血液也被冰凍成冰,那身子再也忍不住,嗖嗖如落葉的抖著,好一會她才抖著聲音吩咐:"阿諭把你的哥哥都叫來,你們送我回院子"

五爺甯慶諭正在為那店家獅子開大口而惱怒,突然聽到老王妃這麼,先是一愣,正想問好端端的又回去干嘛時,卻在看到老王妃那蒼白的臉色和恐懼的眼神……

恐懼?他沒有看錯?五爺甯慶諭抬手揉揉眼,想再看清楚時,卻被老王妃喝茶,"還不快去"完拍拍扶手示意厮們抬她回去

而王大太太等了半天,沒有等到老王妃的責難,她恍然的抬頭,正好看到老王妃好像全身的力氣被瞬即抽空,無力的往後倒,倒在肩攆里,再沒有來時端莊和挺直的模樣,平常不管是坐在肩攆里,還是坐在大廳或者暖閣,老王妃都把身子端的正正的,人也精神抖擻的,什麼時候有過這樣萎靡的模樣?

就連生病時,也沒有這麼萎靡,比那霜打的茄子還要窩囊,發生時候事了?

老王妃怎麼變化那麼大?

王大太太看著老王妃遠去的背影,再看看腳步匆匆的去叫甯慶淳和甯慶勤的五爺甯慶諭的背影,她擰眉想了想,覺得好像發生什麼她不知道的事了,她攥了攥緊手里的手絹,一咬牙吩咐:"走,我們送老夫人回去"

完快步追老王妃而去

而那邊大爺甯慶淳和四爺甯慶勤得知老王妃急召,也跟著立即趕了過去

而那王大太太追上老王妃之後,厚著臉皮跟著老王妃回到老王妃的院子,要是平常老王妃肯定把她打發走,有事她都只會和她的幾個兒子商量,從來不會讓那幾名媳婦參與,但是今天……

老王妃瞟了低眉順眼的王大太太一眼,緩緩地歎了一口氣,看來有些事要跟他們交代一下了,他們西府不能再像以前一樣了,唉

"把四太太和五太太也叫來"老王妃在她貼身嬤嬤的攙扶下走進大廳,在進大廳時,回頭吩咐了一句

一名丫鬟立即脆聲應道,領命而去

沒過多久大爺甯慶淳和四爺甯慶勤,五爺甯慶諭先四太太和五太太來到,跟著不過一盞茶的時間,四太太和五太太也跟著到了

老王妃坐在暖閣的坑上,示意他們坐下,就揮了揮手,那貼身嬤嬤立即帶著一眾侍候的丫鬟婆子走了出去,那貼身嬤嬤自己親自守著房門,而暖閣里面則留下老王妃他們母子,和三位媳婦異魔萬能社

他們按照大在坑前的圈椅坐下,不過那只是針對大爺和五爺,因為四爺一直以來都是坐在老王妃的身邊的

老王妃捧著茶盞低頭不知道在想什麼,好一會之後,她抬起頭,掃了一眼正惘然的望著她的眾人,幽幽地歎了一口氣,低聲問了一句:"對于今天的事,你們有什麼看法?"

大爺甯慶淳和四爺甯慶勤剛剛逗聽了五爺甯慶諭的解釋,明白老王妃問的是什麼,但是四太太和五太太卻一頭霧水,她們兩個齊齊望向王大太太,無聲的詢問,發生什麼事了?母親這麼是什麼意思?

王大太太飛快的抬頭睃了老王妃一眼,正好老王妃低下頭去,看著手里的茶盞沉思,也想在等他們個敘己見,她想了想,偷偷的示意四太太附耳過去,在她的耳邊嘀咕了幾句,之後四太太在轉頭在五太太的耳邊嘀咕幾句,她們兩人才明白不過一個早上就發生這麼多事,她們兩人的臉色也變得非常灰敗難看,兩人惶惶不安的望著各自的老爺,希望老爺能為她們解釋和分擔,同時也在關注自個的老爺有什麼意見

雖然老王妃不一定會問她們的意見,但是怎麼也不希望自己和自己的老爺的意見不通同

大爺甯慶淳看了四爺甯慶勤一眼,在看到甯慶勤根本不想的時候,他硬著頭皮道:"母親這事太過巧合了,會不會是……"

他惴惴不安的睃了老王妃一眼,在掃了在座諸位一眼,硬著頭皮繼續道:"兒子以為這一切好像都是沖著我們西府來的,為的是那天我們訂下的……"

大爺甯慶淳不笨,要是單單一件事,他還會以為是六少爺沖動,引發這次的事故,但是現在連他的女兒也出事,還同意要賠償一大筆的銀兩,而他們敢開這麼大的口子,當然也做好各式的證據,讓他們推卸不了,而由這兩件事所要賠償的數目來看,和他們好不容易籌集的資金相差無幾,要是這麼多巧合還不是為了這事,打死他也不信了

大爺甯慶淳雖然沒有明白,但是四爺甯慶勤和五爺甯慶諭都是明白人,他們兩個想了想,覺得大爺這個想法還真的和貼切

他們其實根本不想往這方面看的,但是一件件的事都沖著他們的資金來,他們能不這麼想嗎?

看到大爺甯慶淳這麼,老王妃緩緩抬眸,看了他一眼,接著垂下眼簾,眼底冷芒一閃,她眯了眯眼,眼瞳緊縮,她是不是看漏了什麼?想不到這個大爺是個深藏不露的人,老王妃在轉眸看向四爺甯慶勤

甯慶勤連忙跟著道:"我和大哥一樣的想法"

五爺甯慶諭看了立即跟著附和:"我也是"

老王妃看到只知道附和,只知道在她跟前賣弄聰明的四爺甯慶勤,在看看一直表現的中規中矩的大爺,她暗暗歎了口氣,看來他們西府以後還想在甯王府沾有一個席位,靠的可是大爺了

"既然你們也認為這次的事不是巧合,那麼你們有什麼打算?"

"母親,我們都聽您的"四爺甯慶勤好像看出老王妃神的不悅,當即討好道,卻不想他這副沒主見的模樣,老王妃看了窩火

"母親,既然這事那邊知道了,依兒子看這次的事我們不能在實行了,我們要想別的法子"大爺甯慶淳想了想後道,他邊邊心翼翼的瞧著老王妃的臉色,在看到老王妃的臉色沒有什麼特異的變化後,他松了一口氣,其實他根本不想精明外露,但是他轉而一想或許這是一個機遇也不一定,所以他才不再掩飾自己

老王妃再次瞟了四爺和五爺一眼,在看到他們惶惶的神後,攥了攥拳頭,冷冷道:"好了,那事就取消了,阿淳你去跟他們交涉,盡量把賠償的金額壓低一點,好了,你們都散了,回去交代自己的孩子,這段時間不准出門完美世界最章節"

大爺在聽到老王妃竟然把事交給自己時,愕然的愣了愣,接著立即躬身答應下來

而四爺卻沒有看出這有什麼不同,帶著四太太一同看俊哥兒去了

五爺雖然也錯愕,但是想了想,覺得理所當然,俊哥兒受傷,四哥那里有心跟人家交涉,交給大哥最合適了

當他們都走出去的時候,老王妃突然讓貼身的嬤嬤把大爺喚了回來

"大老爺,我們老夫人還有點事要交待您,請您回去"

"噢,我這就去"剛走到大門的大爺甯慶淳聽了立即跟跟在身旁的王大太太交待一句,讓她先回去約束自己的孩子之後,就跟著那貼身嬤嬤走了回去

回到暖閣,老王妃不等他在下首的圈椅坐下,就拍了拍坑上,"坐這邊"

她拍的位置正是剛剛四爺甯慶勤坐的位置,大爺甯慶淳一見,立即露出一個受寵若驚的模樣,惴惴的倚著坑沿坐了半個屁股,不敢坐牢了

不過在他低垂的眼簾底下,一抹銳利的星芒快掠過,看來他剛剛的表現已經引起老王妃的注意了,只是不知道她特意留下他是好事還是壞事

不過不管怎麼樣,她能夠特意留下他,也證明他剛剛盡地一搏,搏對了,"不知道母親有什麼吩咐?"大爺畢恭畢敬的道,神非常的誠懇恭敬

老王妃沒有話,反而把茶盞的茶蓋打開,伸手進去沾了茶水在坑上的案幾上寫了一行字

大爺甯慶淳睜大眼睛先是詫異,接著露出一個恍然大悟的神,看來老王妃是怕上次的事再次發生,就算門口有心腹看著,但是還是不敢擔保隔牆無耳,上次他們的密談都被人打聽的清清楚楚,讓人給他們布下一連串的事故,這次老王妃不得不加謹慎

而老王妃則露出一抹狠勁,她就不信,這次他們什麼也不,只是在桌子上書寫,她就不信他們還能打聽到

跟著兩人你來我往的在桌面上寫來寫去,他們不是隨意的幾句府里無關緊要的況,試圖混饒視聽,他們了半個時辰後,大爺才從暖閣出來,他在離開時,回頭深深地看了老王妃的屋子一眼,才抬頭挺胸大步離開,神非常的得意

而負責監視的隱衛把這一切回報給甯輕玥知道時,甯輕玥沉思起來,他們到底了什麼呢?

為什麼大爺的神會得意呢?

在這個時候神竟然是得意?

甯輕玥皺了皺眉沉聲吩咐:"追風,讓人十二個時辰不斷的監視大爺"

"是"追風領命而去

------題外話------

感謝ak215親愛的一張月票和一顆鑽石,藍藍把肥肥的身子扭成s型,臉以最美的45度角望著ak215,羞澀的眨眨眼,"要以身相許嗎?"on.no

感謝凌殤墨親愛的三朵鮮花,藍藍:"阿珣奉茶"阿珣:"藍藍為什麼不是獻吻了?"藍藍鄙視道:"我獻吻,你獻身,虧大了,所以我叫奉茶啦"阿珣恍然點頭:"那我這次獻吻好了"藍藍跺腳:"矜持啊,矜持"

感謝yao隨心親愛的一張月票,藍藍躺在床上勾了勾食指:"大爺來,奴家給你按摩"yao隨心摸著下巴:"不是獻身嗎?"藍藍捂臉:"奴家賣身不賣藝,咳咳,錯了,是賣藝不賣身"

上篇:第一百九十六章 又出事了     下篇:第一百九十八章 語嫣之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