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致命嫡女 第一百九十八章 語嫣之謀  
   
第一百九十八章 語嫣之謀

看戲回來的逐月眉飛色舞,手舞足蹈的把大爺甯慶淳如何認低做,盡好話的把賠償的金額一減再減,不過不管怎麼樣都沒有給他們留下足夠請第九局的資金,而據暗中監視的隱衛彙報,他們也沒有去聯絡第九局

甯輕玥聽了稟報心中的疑惑並沒有消除,反而加深,當夜他去到喬語嫣的閨房,向喬語嫣了這件事,因為他覺得有句話的很對,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現在他是當局者,喬語嫣是旁觀者,或許喬語嫣有另外的想法也不一定

而喬語嫣聽了甯輕玥的話之後,先是皺了皺眉,接著問了一句:"他們既然敢請第九局的人對付你,你以為他們當真這麼容易收手?"

"我就是不以為他們這麼收手才派人監視,但是他們卻沒有一點動靜"甯輕玥一副我是這麼笨的人麼的表

喬語嫣不怕死的回了一個,看你很像那樣的人的表

而甯輕玥頓時老羞成怒的隨手拿起茶壺就要砸過去,接著好像不舍的放下,把頭往四周掃去,最後從身後拿出一個大迎枕往嬌笑連連的喬語嫣砸去

喬語嫣靈活的閃避,還故意拔老虎的胡須般挑釁道:"怎麼不砸茶壺啊,我還想著你要是砸了茶壺,我就可以索賠了,我也不要多賠償個一萬八千的銀子就可以了"

她得那個理所當然,理直氣壯的模樣,好像她那個茶壺是什麼稀世珍寶,甯輕玥故意挑了挑眉,拿起那個茶壺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細看,就連茶壺底也拿高檢查一番,最後撇撇嘴:"我還以為是經過董老爺堅定的古董呢,原來不過是街邊幾文錢的街邊貨,你也好意思獅子開大口要一萬八千兩銀量"

"切,這你就不知道了,茶壺是一般的茶壺,但是經過我這個甯安郡主一用,它就變得身價百倍不同凡響了,所以我要個一萬八千兩一點也不貴"喬語嫣故意高傲的仰著臉,那鼻孔都差點朝天了級修複系統

"呵呵……"甯輕玥看著故意得瑟的喬語嫣呵呵的低聲笑了,笑了一會之後,強忍著著笑意,板著連一本正經道:"竟然經過你這個郡主之手,一個茶壺也身價百倍,那麼經過我這個王爺之口,是不是也身價百倍,不對,身價千倍萬倍呢?"

聽到他這麼一,喬語嫣第一眼就看向甯輕玥手里拿著的茶盞,他的是它,他這麼有什麼企圖?喬語嫣咕嚕咕嚕的轉著眸子,在心里推敲甯輕玥心中的打算

難道他想這茶盞經過他之手身價已經不同凡響,比她原來的價值高,需要她贖回?

恩恩,這個還真可能

喬語嫣想得很對,很好,不過那個對象卻不是茶盞

因為此刻甯輕玥眼神深幽,意味不明的望著喬語嫣,不對,應該是望著喬語嫣的粉唇

而喬語嫣兀自想著她的茶盞,于是立即申明:"你可不要跟我我的茶盞經過你這個王爺高貴的手,身價高漲,已經出它的原件,需要我來贖回什麼的,那是不可能的事,茶盞是我的,我為什麼要贖回我自己的東西,我才沒有那麼笨……"

喬語嫣滔滔不絕的著,坐在對面的甯輕玥則幽幽的回了一句:"我的不是茶盞"

"恩恩,你不是就不是,啥?那你的是什麼?"

"我的是這個……"甯輕玥著大手一伸,也不知道他怎麼做到的,就把喬語嫣扯了過去,而一點也沒有驚動兩人之間的案幾

喬語嫣被他抱在懷里他頭一低就含住喬語嫣因為驚訝而微張的粉唇,接著攻城略地在她的嘴里掃蕩一番後才送開她,"這不經過我的嘴,你立即變成無價之寶,在我的心中,你就是無價之寶"

哎喲喂,這麼煽的話他也好意思出來,喬語嫣嬌嫩的臉蛋沒有因為甯輕玥的熱吻而臉,反而因為他的話而嫣非常

甯輕玥一見立即又低下頭去,兩人再次纏吻在一起,過了好一會兩人才分開,起正經事

"你派人監視大爺他們了?"喬語嫣理了理頭發,非常理智的問道

"嗯,他們一直在監視當中"甯輕玥點點頭

"那麼他們的管事?他們的厮?他們的隨從呢?甚至他們的孩子呢?還有這幾天有沒有人經常出入西府?這幾天有沒有人出入銀樓當鋪那些?這幾天有沒有什麼管事出遠門?還是大張旗鼓那種?還有有沒有原來是心腹,卻因為什麼雞毛蒜皮的事被趕出府的?甚至有什麼人得了重病,被送出去,甚至死亡送出府的?對了,還有一個,就是府里每天都會進入大量的蔬菜肉類,那些送東西進來的人你們可要看清楚,數清楚,出來和進去的人數最好相同,人也是相同的人,還有那些水桶箱子等,出門的時候是不是空的,還是藏有東西的,這些都要留意"喬語嫣一連串的問道

很多事他們做主子的不能親自去辦,但是卻可以派心腹去做,而且為了不引起他人的注意,可以借用去辦其他事的名目去辦

再有就是使用苦肉計,把心腹痛打一番後打出府去

甚至以重病為名送出府里去的,等等,只要有心,哪一種都能把人送出去

再有資金不一定是銀兩,還可以用物品甚至田產屋舍來做抵押,甚至金銀首飾等等

甯輕玥雖然設計他們的資金,使得他們好不容易籌集的資金不能用,但是西府畢竟是甯王府出去的,怎麼可能沒有一點東西抓手呢

聽了喬語嫣一連串的話,甯輕玥就算再怎麼沉穩內斂,也不由的露出一個微訝的表,不過越聽他越發覺得喬語嫣不簡單,她的腦子到底是什麼構造的?

竟然想的這麼全面,他心悅誠服的對著喬語嫣豎起大拇指,做了一個佩服的五體投地的慕拜表,跟著閃身離開法寶修複專家

他要回去吩咐隱衛們去打探西府的況,他們還真的只監視那些主子和管事心腹等,對于其他的厮和下人還真的比較放松,因為日常生活那些最底層的厮每天出出入入的,他們監視的了多少呢?

所以當甯輕玥趕回王府,吩咐追風和逐月他們盡可能的了解這幾天他們西府的下人有什麼異樣,還照著喬語嫣的解釋一番,追風和逐月聽了對甯輕玥露出一個欽佩的神,主子就是主子,想得比他們還周全

而甯輕玥則露出一個尷尬的神,最後一本正經的重申:"這是郡主想的,是郡主的功勞,你們要佩服就佩服她"

喬語嫣以後可是他們的當家主母,讓他們覺得這個當家主母是聰明睿智堅決果斷的,不是一般的婦人,對于喬語嫣以後要管轄他們比較得心應手,和有上位者的威嚴,甯輕玥一點也不吝嗇的贊揚喬語嫣

而聽到甯輕玥的話之後,逐月和追風立即露出一個,我猜也是郡主想得,要不王爺怎麼早些不想到,偏偏去了郡主那里一趟就想到了,肯定是郡主想的了

而逐月還在心里嘀咕了一句,我要不是看在您是我的主子份上,剛剛我就這肯定是郡主想的了,為了給您一點面子,才把這些歸為您想的,看我對主子您多忠心

要是甯輕玥知道逐月的心里所想,不知道會不會吐血三斤?

他這個主子已經這麼沒有分量了,人家還是看在您是主子的份上,才不得不對您佩服,而不是您真的值得尊敬,他能不吐血三斤?

逐月和追風一人去傳話,一人去了解

傳話的交代負責監視的人,不要放過任何一個人,就算是倒夜香的也要了解清楚是不是真的去倒夜香,還有還特別交代,一定要監視好那些每天都要出入西府送東西的人和物件,因為這些太過平常,就怕他們先入為主,不會特意察看,讓他們有機可乘

而經過追風這麼特別交代,在第三天還真的給監視的隱衛發現明明送蔬菜和鮮魚進去的商家和厮只有六個,怎麼出來時就有七個了?

要不是追風特別交代讓他們認清人數和他們的身材和一些特色,他們還真的給那人蒙混出西府而不知道

監視的隱衛一邊讓人偷偷的跟了上去,一邊派人去給甯輕玥通報

而得到消息的甯輕玥暗道一聲好險,好險他沒有為了面子而不去咨詢喬語嫣,要是沒有喬語嫣這特別解釋,他給人賣了也不知道

"做的好,繼續加派人手監視西府,另外派人十二個時辰不斷的監視出府的那個人"甯輕玥果斷的吩咐,他想了想繼續叮嚀一句:"西府的況不能放松,監視的人要加注意,這個偷偷出來的人不定只是探路的,他們肯定知道我們監視他們,這個不定就是故意派出來試探我們的,我們先不要打草驚蛇,跟著就可以,要是那人真的有行動,再制止也不遲"

"是,屬下這就去傳話"追風點頭領命而去

------題外話------

感謝凌殤墨親愛的一張5熱度評價票,不等藍藍吩咐,阿珣已經疾奔過來,"藍藍是不是要獻吻?"完也不等藍藍點頭,就猴急的撲向凌殤墨,"親愛的我來了,接住我啊"凌殤墨看著凌空飛撲而來的阿珣,為了保持他自身的清白,往旁邊一閃,"嘭………後續下回分解on.no~

上篇:第一百九十七章 母子密談     下篇:第一百九十九章 腹黑語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