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致命嫡女 第二百二十四章  
   
第二百二十四章

對于這懿旨一點也不意外的就是甯輕玥,他原本就是這個打算怎麼可能意外呢,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他找到了凌殤墨和諸葛珣,剛剛他已經交待他們去差一些事了,現在應該有答案了

"怎麼樣?"甯輕玥找到凌殤墨他們後,半句廢話也沒有,直接問道

"老大您好厲害"不等凌殤墨話,諸葛珣已經拱到甯輕玥的面前,用著又敬佩又崇拜的目光看著他

他這灼灼帶著傾慕的目光把甯輕玥瞪毛了,他長手一伸,搭著諸葛旭的腦門把他的腦袋推離他一臂遠,再給他靠近,他全身都會起雞皮疙瘩的

女子用這樣的目光看他,他會厭惡,如是男子他可以無視,卻偏偏諸葛珣的模樣比女子為之漂亮,為勾魂攝魄,只是前提下,他不知道他是男的,但是偏偏他知道,一想著他被一個男身女相的人傾慕著,他就渾身不自在,起雞皮疙瘩還是事了

"話就好好話,挨那麼近干啥"甯輕玥沒好氣的道

"不過老大您真的太厲害了,什麼都猜到美女護士的貼身醫仙"就算被甯輕玥嫌棄的推開,諸葛珣還是不改他的熱

甯輕玥聞挑了挑眉頭,轉臉望向凌殤墨,無聲的問道,和我的一樣?

凌殤墨肯定的點點頭,一樣

這里不是話的地方,我們找個地方再,甯輕玥朝著四周看了看,往不遠處一座涼亭指了指,示意到那邊話

涼亭四周空曠,一眼就看到有沒有人靠近,再則甯輕玥和凌殤墨的武功也很好,有沒有偷聽也知道

凌殤墨看了沒有話,點點頭就率先往那邊走去,甯輕玥隨後跟上

諸葛珣看到他們兩個都離開,他也跟著追上去,"親愛的墨墨等等我"

凌殤墨聞聲滿臉黑線

甯輕玥聞聲差點噴了出來,墨墨?他似笑非笑的瞟了一眼,就差要咬牙切齒的凌殤墨,腹誹道,他哪里了?

難道是……

甯輕玥壞壞的把目光往下移去……

收起你的齷蹉思想,凌殤墨狠狠地瞪了甯輕玥一眼,神陰霾,如果你再敢……我立即閃人

看到凌殤墨真的生氣了,甯輕玥立即板起臉,一本正經,好像他就是一個老學究,這夠正經了

甯輕玥收起玩笑的神,開始和凌殤墨他們聲的議論起來,他們沒有多久,不過是短短的一刻鍾,跟著就閑庭信步的游玩起禦花園來

蝶舞郡主那邊在看到九曲廊橋如她所願的倒塌,她整個人不知道多麼歡喜,高高興興的望著湖里美妙的風景

只是她的好心在看到三皇子諸葛旭和甯輕玥齊齊跳入湖里尋找喬語嫣時,她惱了恨了

她雙手握拳,修剪的尖尖又上了鳳仙花蔻丹的指甲深深的陷入掌心,在掌心留下幾個深深的凹痕,只是那刺痛被胸中足以把整座皇宮都焚燒的怒火掩蓋,她雙目微眯緊緊地盯著湖面,緊張地憤怒的連身子也微微顫抖

如果不是那雙眼眸內燃燒的兩簇怒火,還有那嗜血的光芒,怎麼看也像擔心湖里的人的生死

"該死的"當她看到喬語嫣被甯輕玥抱出湖面時,她不由低聲哼了出來

她旁邊一名少女一時沒有聽清,"郡主,你什麼?"

"呃,呵呵,沒什麼,只是為他們高興"蝶舞郡主掩飾的笑笑,試圖蒙混過去

那名少女不疑有他也跟著點頭笑道:"是啊,大家平安無事真好"

好個屁,蝶舞在心里詛咒著,這時的她已經無心游湖了,她回頭大聲吩咐,"把船搖回去"

其實同船的姐們早就想回去了,只是蝶舞沒有回去,依然讓撐船的公公往湖心駛去,她們敢怒不敢,只是在心里拼命禱告,千萬不要被那些刺客找上來,她們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回去啊

所以當蝶舞要回去時,那些姐們差點要放鞭炮慶賀了,終于可以上岸了

而蝶舞上岸後,冷著臉倨傲地拒絕了那些少女們的陪伴,帶著自己的丫鬟,怒氣沖沖的大步離開

等她走後,那些和她同船的少女當中,有一名冷笑道,"哼,真不要臉,還真當自己是公主啊飼主最章節"

"她這叫做婊子還想要立個貞節牌坊"旁邊一名神同樣倨傲的撇撇嘴道

"簡直就是恬不知恥"另外一名穿著粉衣裙的少女憤憤道

"對,賤人就是矯"一名容貌大氣,神冷然的美貌女子,不屑道

"嘩,姐姐的太好了,賤人就是矯,的太對了"另外一個圓臉有著一雙大眼睛的可愛少女附和

"她這是公主病,太後娘娘她一句,第一公主,她就真的以為自己是公主了,我呸"站在嘴邊的那名少女也一臉憤恨道

她們這些人都不是真心和蝶舞要好的,無非就是得了母親或者祖母,家人的指示,要她們過來討好蝶舞,要是能攀上蝶舞,得到蝶舞喜歡,或許有機會在太後娘娘面前露個臉,只要得到太後娘娘一句贊賞,那麼她們的身價也會大漲,到時候起親事的時候,也能以這事,挑一門好的親事,否則她們怎麼會來討好蝶舞呢

而那邊蝶舞怒氣沖沖的踩著大步離開後,她沒有往太後娘娘所在的方向走去,反而往左邊一處比較僻靜的地方走去

她一路心的避開宮女太監和侍衛等,來到一座長滿月季花的院子

這院子的月季花長的很好,朵朵都有海碗般大,並且各種顏色都齊全,就連要有大,朱,深,茶,黑,粉色,豔粉,水粉,杏粉,淺粉,白色,乳白,深黃,豔黃,杏黃,金黃,銅黃,橙黃,淺黃,橙黃,橙,淺藍紫色,深藍紫色,較重的黑混色,白中泛綠,如綠冰,綠星,還有雙色,還有漂亮的複色等等

名貴的品種,如彩云,金背大,雙喜,摩納哥公主,綠云等品種也有,甚是漂亮

人還沒有走進這座院子,就已經清香撲鼻而來

而這園子還有一個很好聽的名字"香滿園"

這香滿園其實不是園子,而是宮殿,是先帝一名非常受寵愛的妃子的宮殿,這名妃子叫月妃

月妃因為名叫月季,並且非常喜歡月季,所以先帝特意賜名月妃,並且賞了她這座園子

另外先帝為了討好月妃,特意搜尋了眾多的月季品種來討她高興

只是沒過多久先帝知道月妃為什麼會那麼喜歡月季後,非常震怒,當著月妃的面砸了一桌子的飯菜,最後拂而去

越來這月妃在當姐時,她非常喜歡月季,而她府里來了一名非常會栽種月季的花匠,于是她一有空就和那花匠交流,探討養殖月季的經驗

兩人日久生,由相識而相戀,只是她一名官家姐怎麼可能嫁給一名花匠呢

再則她還是當年的秀女,她沒過多久後就入了宮,而先帝一眼就看中美貌雙全的她,立即封為美人,還賜名月美人

而這月美人非常得寵,不過兩年的時間就晉封為月妃

而也因為她太過得寵而受人妒忌,于是有人特,意打探她的事,還特意把她和花匠的戀,還有她喜歡月季也栽在喜歡那名花匠身上,因為喜歡花匠而喜歡月季,就算進宮也沒有忘記那名花匠,所以一直喜歡月季花

而先帝得知這消息後,非常惱火,生氣,當即要把她打入冷宮

卻不想這個時候她發現自己懷孕了,而也因為懷有龍嗣而不用去冷宮,不過卻也被先帝軟禁在這香滿園當中戶嫡女之高門錦繡

那月妃沒有因為失寵而失落,依然平靜安詳悠揚的終日流連在這香滿園當中

她對于宮里的一切都不在意,就算那些因為她失寵而得寵的妃嬪來耀武揚威時,她也一笑置之

她沒有生氣,沒有傷心,依然安安靜靜,淡淡然然的過她自*自在的日子

她過的悠閑,但是先帝卻如同身處水深火熱當中,心里對她記掛不已,于是在軟禁她三個月後,先帝再一次來到香滿園

當夜還在香滿園留宿,而這麼一留宿卻惹來一名妃嬪的妒忌,那名妃嬪使出最簡單,最直接的辦法,下毒

在月妃的飲食里下毒,使得月妃流產

這還不算,那名妃嬪故意設計,在月妃流產時,故意引誘一名花匠到來,讓先帝人贓並獲,並且還收買了太醫

太醫檢查過月妃之後,月妃是因為房事過激而使得孩子流產

先帝一聽,根本不聽月妃辯駁,立即賜了毒酒,月妃喝毒酒死後,先帝恢複平靜後,越發覺得這事太過蹊蹺,于是徹查,終于查出月妃受人陷害,只是月妃已經死了,先帝雖然把那名害月妃的妃嬪殺了,但是月妃卻回不了了

于是這香滿園就成了宮中禁忌,一般的人都不敢提起,就算這里的一亭,一山,一水,一樓,一閣,都在他們該在的位置,只要進的香滿園不管從那個地方看過去,不管從那個角度看過去,這里都是美輪美奐的精致景色

不過因為這里死了一名寵妃,所以不會有人想來這里的,于是這里成了禁地

而蝶舞自生活在這宮中,對于香滿園非常熟悉,知道一般都人不會來這里,所以她把人約在這里見面

而她不知道的是,有兩個人從她上岸後就一直心翼翼,不讓她發現的跟在她的身後

這兩個人就是受了甯輕玥的指示,讓他們頂著蝶舞

蝶舞來到這香3滿園後,把自己的丫鬟留在院子門口,而她走進院子,來到院子當中的涼亭中

而凌殤墨則帶著諸葛珣非常心的躍上香滿園另一邊的一株大樹上

這株大樹枝葉非常茂盛,郁郁蔥蔥,是那種常年常綠的品種,尤其頂冠是那從濃密的樹冠,從外面看進去,根本看不到里面藏了人

凌殤墨帶著諸葛珣藏在樹葉當中,他們的位置居高臨下,可以把院子當中的一舉一動看的清清楚楚

而院子當中的人卻看不到他們

他們在樹上沒等多久,就看到一名穿著暗藍色長衫的男子躲躲藏藏,心謹慎的避開路上的侍衛來到香滿園

他沒有從正門進去,而是從後面進來,他進去的方向正好是凌殤墨兩人的右側面

凌殤墨看不到他的正面,不過知道他是一名身材非常高大的男子

不過對于這人的身材諸葛珣卻感到非常熟悉,他偷偷在凌殤墨的耳邊了一個名字,凌殤墨聞臉色一變,他立即眯起眼一瞬不瞬的盯著那名男子

那名男子快步走了進去,他在蝶舞的面子坐下,正好面對凌殤墨

當凌殤墨看清他的面貌時,他的眼眸倏地一縮……

竟然是他

上篇:第二百二十三章 太後賜婚     下篇:第二百二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