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致命嫡女 第二百三十九章 事敗露  
   
第二百三十九章 事敗露

五太太和四太太鍾氏的干架成一面倒的趨勢,五太太被背板和憤怒支撐,整個人凶狠無比,而四太太鍾氏一直養尊處優,雖然之前在府里耀武揚威慣了,但是畢竟是大家閨秀,沒有干過什麼粗活,力氣本就,而五太太之前一直被四太太壓制,本就對四太太怨恨無比,現在再看到四太太的侄女勾引自己的相公,她的怒火那里還壓的下去呢

頓時就在四太太鍾氏的臉上留下幾道血痕,而頭發也被她扯下幾縷,四太太鍾氏宛如殺豬般的痛呼把她帶來的丫鬟和婆子叫醒,她們匆匆的奔了過來試圖把她們兩個分開

但是被怒火支配的五太太如何肯松手,對著四太太鍾氏又抓又打,甚至還把四太太鍾氏推倒在地,坐在她的身上狠揍

"碰,碰……"四太太鍾氏成了國寶熊貓的兄弟

"啪,啪……"四太太鍾氏成了猴哥的師弟

"嘶,嘶……"四太太鍾氏成了乞丐幫主夫人

大太太王氏被眼前這一幕驚呆了,她目光閃爍的掃向打架中的四太太鍾氏和五太太,再瞟向已經擁著被子縮在床尾淚眼汪汪不知道在想什麼的李雨菲,再看向臉上帶著血痕,卻好像還沒有清醒過來的五爺,她快的在心里計算著,該怎麼做才能得到最大的好處呢?

這可是一個彩虹難逢的機會,只要她處理好了,西府以後就是他們大房的天下

幫四太太?

不行,幫了四太太那就是幫四爺,四爺可是自己相公的最大敵人,好不容易相公才有了出頭的日子,她怎麼可以壞了相公的前程呢

並且現在是四太太的侄女做了出格的事,沒臉的也是他們四房,她參合什麼?

幫五太太?

不行,大太太很快就反駁自己

現在這個時候幫五太太,不是跟四太太對著干嗎?

那不是把自己歸為五房一伙嗎?

當然不行了,因為四爺怎麼也是老王妃的親生兒子,老王妃再世一天,她都會照顧四爺的,不會看著四爺走投無路的

所以她現在所能做的就是把這事鬧大,鬧的越大越好,鬧的他們兩房都沒有臉皮最好,那樣他們就可以坐收漁翁之利,因為老王妃不可能把西府的管事之權給他們當中任何一個,給了任何一個都是至對方于死地,為了平衡,西府一定會落入自己相公的手中

很快大太太王氏就在心里權衡利弊,她向自己貼身丫鬟使了一個眼色,再低聲吩咐一句,其中一名丫鬟偷偷的往外跑了出去

喬語嫣在一旁把這一切看在眼里,卻不動聲色,隔山觀火

喬語嫣不管,甯輕玥不可能管了,他走就帶著那幾名抬著櫃子的厮和那侍衛退了出去,要是不心被他們撞爛禮物,他找誰來賠,所以他退出去之後,讓人把禮物抬到另一邊的廂房安置好才施施然的走回去

大太太王氏這時才驚慌的指揮自己的人過去勸架,只是這些丫鬟和婆子都受了她的指使,要麼就是拉著四太太的人讓五太太的人打洪荒五氣玄微仙

要麼就是拉著五太太的人讓四太太的人打,被打的人為之著火,而大太太的人很聰明,當他們拉著的人被打了幾下之後,就裝著按不住,被她們掙脫開去

而掙脫之人,因為剛剛被揍,當然為之拼命的打回去,那場面加的火爆,加的混亂

勸架是勸架了,但是卻好像讓事件加的升級了

喬語嫣站在一旁越看越好笑,她轉眸看向在一旁指揮的熱火朝天,指揮的口干舌燥的大太太,再看看大太太的人,她不由暗暗豎起了大拇指,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大太太的人被虐打呢

因為大太太的人在勸架的時候,不多不少的都受了一些傷,不是子被扯破了,就是衣衫被扯開了一道口氣,再不就是頭發被抓下幾縷,狼狽的垂在臉頰旁邊

有些甚至在臉上留下一個巴掌印,或是手背等明顯的地方落下幾道指甲痕,個個看似狼狽,卻沒有受到真正的傷,不過驟眼一看,她們盡力了

還有一條讓喬語嫣佩服的就是,從一開始到現在,四太太的人和五太太的人都無法把四太太和五太太分開

她們不是不去勸架,甚至都把兩個人扯開了,但是不知道怎麼地沖撞幾下後,她們攔阻的人就覺得眼前一空,五太太又沖向了四太太,于是她們又開始一輪的勸架

這些都看似無意,但是在喬語嫣的眼里卻看的清清楚楚,那些把戲蒙騙的了別人,卻無法蒙騙會武功的喬語嫣

她把大太太的人的一舉一動都看的清清楚楚,不過她為的就是這一處戲,她怎麼可能干涉呢

甯氏一族的夫人看到這場面時,有想上去勸架的,但是卻被旁邊的人攔住,她們向喬語嫣的方向呶呶嘴,意思就是,人家都不出面,你出什麼?

那些人看了看優哉游哉的在一旁看戲的喬語嫣,再掃向不知道什麼時候推出去的甯輕玥,最後也做壁上觀,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才是正理

大太太王氏和四太太鍾氏找來的夫人們,在看到甯氏一族的人都沒有去勸架,而再看到五太太,四太太的人那般的狠辣,大太太的人那麼的狼狽,她們原本打算勸架的,也紛紛宿了回去,她們可不想勸架不行,反而被拉了進去,不過場面話還是要做做的

于是她們齊齊的在一旁做起勸架的相聲來

"哎呀,四太太快住手,你們快去攔住她"

"哎呀,五太太請息怒,有事慢慢"

"四太太心,你們快去幫忙"

"五太太心身子啊,有事我們好好商量,你們快去拉住她們"

"哎呀,快拉住她,你們不要打了啊"

……

叫是叫的2,但是雷聲大雨點,叫的大聲,攔的卻躲躲閃閃沒有盡全力,不過就算這樣,負責勸架的還是不心被扯了好幾把,或被打了幾下,被踹了幾腳

于是那場面亂了,熱鬧了,轟動了

喬語嫣冷冷的注視著,不過她眼尾的余光一直關注著床上的李雨菲李雨菲這個時候人已經清醒過來,正努力的往床邊探手想把地上的衣服撿起來好穿上,喬語嫣看了立即回頭吩咐一名跟隨過來的甯王府丫鬟科技探寶王

那名丫鬟聽了大聲叫著五太太,便往床邊的方向走了過去,裝出一副勸架的模樣,在拉扯幾下之後,李雨菲原本在床邊不遠的衣裙被她幾腳踢如人群中,沒一會就被踩的稀巴爛,根本無法再穿

此時在有心人士的喧嘩下,院子外已經集聚了不少人,喬語嫣側耳聽了聽,向月梅低聲吩咐一句,月梅立即偷偷閃了出去,很快月梅又奔了回來,在喬語嫣的耳邊低聲道

喬語嫣聽了立即大手一揮,大聲吩咐:"勸架"

隨著喬語嫣來的人立即加入勸架的行例

跟著喬語嫣過來的都是甯王府懂一點功夫的丫鬟,或者身材魁梧的婆子,再加上月梅和日梅兩個懂武功的出手,沒幾下就把那些已經打的沒有多少力的人分了開去

當喧嘩大鬧的人都給分開之後,就連四太太和五太太也被自個的貼身丫鬟扶到一邊整理衣服頭發時,眾人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五爺甯慶諭已經躺在床上呼呼大睡,怪不得下面大鬧的那麼激烈,他一個爺們竟然一聲不啃,原來有睡死過去

五太太一見頓時哭的加淒慘,她這麼拼命為的是什麼啊,她不活了,她拼命掙紮,拼命甩開為她梳妝整理的丫鬟,女為悅己者容,她連自己的相公也保不住,她還打扮什麼?打扮給誰看啊?

而四太太鍾氏卻給自家的丫鬟和婆子按住,飛快的為她整理衣裙和發飾,等老王妃被貼身嬤嬤扶著走進來時,她已經整理的差不多,雖然衣衫被扯裂不少地方,但是那些灰塵已經被掃去不少,雖然臉上還帶著傷,但是發髻整齊,衣衫也端正整齊,看在老王妃的眼里,她卻沒有發髻歪斜,頭飾掉了大半,只有那麼一支發釵歪歪斜斜的掛在髻邊上,欲墜不墜,臉上淚痕滿布,妝容全毀,衣衫凌亂,仿佛在地上打滾過的五太太看著淒慘

老王妃的心頓時就偏向了五太太,雖然四太太是自己的親兒媳婦,尤其當她知道事的來龍去脈後,她是狠狠地盯著四太太和擁著被子低著頭嗚嗚的哭著的李雨菲,恨不得把她們剖皮拆骨,該死,這些沒有的廢物,她以前怎麼這麼沒眼力,選了這麼一個媳婦,真該死

現在這事已經鬧的全府皆知,她如果不能公平處理……老王妃回頭看了一下站的滿園的夫人丫鬟婆子們,她的頭都大了

此時李雨菲低著頭嗚嗚的哭泣著,心里卻飛快的盤算著,現在這事已經發生了,她該怎麼才能得到對她最為之有益的利益呢?

她雖然低著頭,但是眼睛卻不停的轉著,不時抬頭偷看眾人在做什麼,包括四太太和五太太,當然還有老王妃和大太太等人,她咕嚕咕嚕的轉著眸子算計著,眼神精光閃爍

還有她怎麼才能把自己放到受害者的位置上呢?唯有她是受害者,她才能謀取大的利益,現在甯王的側妃是不可能的了,但是五爺的姨娘甚至是平妻……正妻之位她現在不能得到,但是若是處理的好,姨母在幫襯一下,再一口咬定是五爺對她使硬的,那麼平妻之位不是不可能,她該怎麼做呢?

"嗚嗚,姨母,姨母請您跟我母親,女兒不能在她面前盡孝了,我……我……我不活了……"著李雨菲裝出一副委屈萬分,淚流滿面,楚楚可憐的悲戚姿勢,做勢往床頭撞去

"姐不要,姐您受的委屈四太太會為您做主的,四太太,奴婢給您磕頭了,求您救救我們姐"李雨菲那不知道什麼時候進來的貼身丫鬟拼命把尋死的李雨菲攔住,一邊跪行到四太太的面前,砰砰有聲的磕頭哀求,沒幾下地上就留下一處暗,而她的額頭也破了一層皮,現在李雨菲出事了,如果她不能把李雨菲救下,她還是要一死,與死相比,區區一點皮肉之傷她還是受得了的

那名丫鬟一語驚醒夢中人,四太太顧不得自己的傷勢,連忙沖過去一把抱住正被丫鬟抱在話里嗚嗚的哭個不停的李雨菲,她心痛的擁著李雨菲緊緊地抱住她安慰道:"我可憐的菲兒,都怪姨母保護不力,讓你受了這樣的委屈,姨母一定會為你做主的,我可憐的菲兒,來人快去把四爺請來,我……"

"慢著,都給我站住那里也不准去,來人把門口守住,不准放人出去東唐再續"一直沉默不語的老王妃突然打斷四太太的話,她厲聲吩咐,她經過沉思後,覺得這事異奇的古怪,就算五爺要對李雨菲不軌,什麼地方不行為什麼偏偏到甯輕玥的院子?

還有在西府那麼久為什麼五爺從來沒有露出一丁點對李雨菲有他想的念頭和痕跡?

為什麼會來東府後才對李雨菲行不軌之事?

還有為什麼這事會鬧的那麼大?

這一切的一切都透出古怪和詭異,她怎麼可能放過呢

"來人給我仔細搜"等自己帶來的嬤嬤守住門口後,老王妃再次吩咐自己帶來的嬤嬤,立即有老練精明的嬤嬤開始在屋里仔細尋找起來,沒一會還真的給她從屋里的雙耳香爐里面找到一點灰末

"回老夫人,找到這個"那名嬤嬤把雙耳香爐拿了過來,呈給老王妃查看

"來人請李太醫過來"老王妃再次吩咐道

屋里的夫人們面面相覷,這又是那出戲?不過她們都是精明之人,很快就想明白這事有古怪,要不人家一名妙齡姑娘為什麼會看上五爺這個中年男子呢,想必是五爺出了什麼壞主意,或者是中了什麼人的全套,這麼一想她們立即用異樣的目光看向五爺,和喬語嫣還有已經過來站在喬語嫣身邊的甯輕玥

對于她們異樣的目光,喬語嫣和甯輕玥怎麼看不出來呢

喬語嫣挑起一眉看向甯輕玥——你這個主人被人懷疑了,是不是該出面了?

甯輕玥同樣微微挑眉——不急不急,等好戲上演再

喬語嫣無語望天——好,我看戲

甯輕玥微不可見的點頭——看戲就對了,等他們演完我再出場

俯在四太太懷里的李雨菲默默抬眸把眾人的目光都看在眼里,當然也看到那名嬤嬤手里捧著的雙耳香爐,只要沒有被人發現她發髻里面的東西,這香爐里面的東西,就算看出是什麼,也找不到她的頭上,李雨菲想著手不由自主的往頭上的發髻摸了摸,好像要扶正發髻也像在整理發髻般

喬語嫣一直注視著李雨菲,在看到她的動作時,她勾了勾唇角,這個時候竟然還有心管發髻是否整齊?

忽地她眯了眯的掃向那名嬤嬤手里捧著的雙耳香爐,李雨菲她剛剛不是看著這雙耳香爐的嗎?難道是……

喬語嫣向甯輕玥眨眨眼,再向李雨菲的方向呶呶嘴,再指指發髻,甯輕玥看了明了的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母親,您要為菲兒做主啊,菲兒一定是被人陷害,被五爺用強的,五爺你這個殺千刀的,我要打死你,我可憐的菲兒啊,你到底受了多少苦啊……"四太太邊罵著邊要沖過去痛扁呼呼大睡的五爺

五太太怎麼可能被人打自己的丈夫呢,立即沖了過去,再次和四太太厮打起來,"我看是你這個不要臉的侄女勾引我五爺才對,一整天打扮的好像死了父母的鬼樣子給誰看,整天裝出一副要死不活的可憐模樣,不是為了勾引男人是什麼?不要臉的賤人,我要打死你……"

"住手"剛剛被嬤嬤扶著坐在一張太師椅中的老王妃大喝道,立即就有嬤嬤過去把四太太和五太太勸開

"母親您要為五爺做主啊,五爺一定是被人陷害的,一定是被這個賤人使計的,五爺不是那樣的人啊,五爺剛剛逗喝醉了的,怎麼可能……"五太太被嬤嬤拉住後,她撲倒老王妃跟前,跪在那里求老王妃為她做主田園地主婆

"住口,等李太醫來可以一清二楚"老王妃嚴肅又深沉的喝道,完還意有所指的睃了甯輕玥一眼,假如真的從雙耳香爐中驗出點什麼,哼,她定要他好看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屋里的人或緊張,或忐忑,或著急,或悠揚,或淡定,或嘲諷,或好奇……卻無一不是靜靜地等,就連哭泣的李雨菲也被這份寂靜壓抑的慢慢住了口,就在眾人差點被這寂靜壓抑的差點奔潰時,李太醫到了

"給老夫人和王爺請安"李太醫向甯輕玥和老王妃行禮

"李太醫請起,麻煩你了"老王妃淡淡的揮揮手,她根本不用什麼,她也知道肯定有人把事都跟李太醫提了,所以她直接進入正題

旁邊那名嬤嬤立即把雙耳香爐遞了過去,李太醫接了過來,細細的聞了聞,還找人要來一碗清水,把一些灰放進水里化開,他親自嘗試了一下,就走到老王妃的面前道:"回老夫人這是用龍涎香和菟絲子混合做成的香片"

"你只要對人有害沒?"老王妃擺擺斷李太醫的話

"回老夫人,對人體無害"李太醫立即回道,不過他嘴巴張合了幾下,一副欲又止的模樣

"李太醫是否還有話要,是不是這香片和什麼一起用時,就會有特別的作用?"這時一直事不關己的甯輕玥突然上前一步,望著李太醫沉聲問道

"回王爺,這香片單單用的時候對人沒有害處,還能增進夫妻的樂趣,但是要是和一種藥物一起用時,卻能迷人心智,讓人做出一些不是自己想做的事,還能……"道這里李太醫不由面露緋色,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樣

"是不是還能使人動,還能使人不知不覺的陷入*欲之中?"甯輕玥飛快的睃了一眼聽到李太醫的話之後把身子往四太太懷里縮的李雨菲,微微勾勾嘴角

"是,王爺的正是這香片的另一個作用"李太醫立即點頭,對甯輕玥的博學多才佩服不已

"那麼麻煩李太醫在這屋里找一下,看是不是還有其他藥物"甯輕玥向李太醫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老王妃聽了也點頭,表示麻煩李太醫了,老王妃在聽到李太醫的話時,還曾懷疑是甯輕玥搞的鬼,但是現在聽到甯輕玥自個請李太醫去找,她不由古怪的看了甯輕玥一眼,難道真的不是他所為?

李太醫在屋里仔仔細細的尋找一遍,還是什麼也尋找不到,他回到老王妃和甯輕玥跟前搖搖頭

李雨菲一直緊張的注視著李太醫,緊張的用力抓著四太太的手,使得四太太吃痛的皺眉,四太太古怪的看著李雨菲,她怎麼了?

而李雨菲在看到李太醫搖頭時,她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氣,李雨菲這古怪的模樣,讓四太太的心一緊,她是知道李雨菲要做什麼的,只是她一直以為李雨菲只是想栽贓給甯輕玥,卻不想……她的臉色霎的一白

"王爺,老夫人不知道語嫣能一句話嗎?"喬語嫣突然上前一步

"你"甯輕玥不等老王妃話,搶先道

"這事事關五爺和李姑娘,為了證明他們與這事有沒有關系,我想李姑娘就麻煩老王妃派人好好檢查,而五爺就麻煩李太醫檢查一番,這樣也好證明他們是否和這事有沒有關系"

------題外話------

感謝shcll555親愛的一張月票,麼麼

上篇:第二百三十八章 自作自受     下篇:第二百四十章 菲的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