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致命嫡女 第二百四十三章 新房鬧劇  
   
第二百四十三章 新房鬧劇

吉時到時司馬明玉被司馬明深背著上了八人抬的花轎,當司馬明深背起蓋著喜帕的司馬明玉時,非常詫異的搖搖頭——妹妹怎麼重了那麼多?

"叮叮當"忽地一陣赤金鳳鐲的撞擊聲讓司馬明深想起那頂金燦燦鑲崁著各色寶石和明珠的鳳冠,還有司馬明玉手腕上那十對尾指大的赤金鳳鐲,還有脖子上的赤金瓔珞項圈,有了這麼多的金飾掛在身上不重才怪呢

司馬明深無語的搖頭,自嘲的笑笑,女子出嫁時就算辛苦點也不虧啊,有著這麼多金飾,走投無路的時候直接絞了當金子使用也不錯的

"吉時到起轎"禮儀官大大聲的叫道

隨著禮儀官的叫聲是一陣響亮的鞭炮聲,鞭炮聲中鑼鼓聲,笛聲,簫聲,嘀嗒聲……各式的樂器奏響了喜樂,儀仗隊的隊員也抬起了各式寶扇,寶蓋……等准備開路,鼓樂隊隨後

而郎官四皇子諸葛泓則騎著高頭大馬耀武揚威一馬當先的帶領這長長的隊伍外加十里妝往皇宮浩浩蕩蕩而去

這時皇宮里只要花轎所經過的地方都掛上喜慶的綢,雙喜隨處可見,一路上的宮女太監都穿著喜慶的衣,而四皇子諸葛泓的宮殿是裝潢一,處處透露出大婚的喜慶,不管是窗戶,大門還是回廊的柱子,還是廳里大花瓶擺設都貼上各式各樣的雙喜字

而房一眼看去,是彤彤一遍,綢緞,雙喜字,龍鳳燭,色繡著龍鳳呈祥圖案的被子,色繡著鴛鴦的枕頭,羅帳……就連擱在圓桌子上的一對青銅合巹酒杯都用綢綁了蝴蝶結,而綢的另一頭和另一只杯子相連

當娘子被娘背著進了房在房那張楠木拔步床上坐好後,喬語嫣等人進了房,大家鬧哄哄的恭喜著

但是因為娘子不能隨意開口,所以娘司馬明玉只是不時點頭,表示感謝

喬語嫣原本不想湊這份熱鬧的,但是卻被月心悠拉了進去,"你還是看看比較好,你和甯王的大婚也該開始准備了,學著些也是好的"

喬語嫣無語的翻翻白眼——她前世嫁的是六皇子諸葛煜,這樣的大婚形式她早就知道,沒啥好看的,當然不會有驚喜了

但是她怎麼可以告訴月心悠這個呢,當然得高高興興的陪著她一同觀看了,"是,是,我知道了,不過表姐你大婚的時間比我早,你現在學著是對的欲海官途"

"哎呀,你敢取消我,看我饒不饒你"被取笑的月心悠為了掩飾自己的尷尬,裝出凶神惡煞的模樣對喬語嫣豎起手指,准備搔癢癢

"哎呀,那里來的母老虎,好凶,女子怕怕"喬語嫣裝出一副驚恐狀連連拍著胸部後退,月心悠惱怒的沖了過去,兩人就追逐起來,直到司馬明玉進了房,無奈的喬語嫣被月心悠拉進房給司馬明玉道喜去了

司馬明玉穿著繡著龍鳳呈祥圖案的喜服盤膝而坐,雙手交疊的擱在腿上,那些赤金龍鳳鐲就這樣垂在手腕處,而這些金燦燦的龍鳳鐲吸引了喬語嫣的目光,喬語嫣無意沖垂眼看了一眼

忽地喬語嫣微訝的挑了挑眉,司馬明玉這手是不是粗了點?

喬語嫣微微眯了眯眼盯著那雙***的手,白是夠白只是……喬語嫣不動聲色的挪了幾步,輕輕地來到喜床邊上,喜床邊上已經圍了不少人,個個爭先恐後的來介紹自己,無非就是想和四皇子妃打好關系

喬語嫣就隔著這些人緊盯著司馬明玉的雙手,她再抬眸往邊上那些少夫人姐們的玉手看去

個個都***如玉,手指纖長宛如青蔥,那被保養的水嫩的肌膚透著瑩光,而不像司馬明玉的就是一個白,而毫無生氣,宛如死人的手,像擦了白粉……

喬語嫣忽地瞪大雙目,對,這是擦了白粉的手,以她之前看過的司馬明玉,她那雙堪比羊脂白玉的玉手肯本不需要擦什麼白粉,而且她也當過娘子,知道娘子的規矩,臉和脖子呢是要擦的,但是卻沒有聽連手也要擦的,除非為了掩飾什麼

但是憑著司馬明玉的玉手根本不需要掩飾什麼,除非……

喬語嫣的心里突然升起一股可以算是驚天動地的念頭,那就是這個根本不是司馬明玉,因為知道司馬明玉的手比較***,害怕自己的手不夠***而露出破綻,不得不擦粉

一想到這個喬語嫣的心不由一緊,這個人冒出司馬明玉為的是什麼?

為了四皇子諸葛泓?

不對,四皇子諸葛泓根本不是繼承大統的人選,根本不需要在意,就算前世六皇子諸葛煜也從來沒有想過對付根本無心那個寶座的四皇子,就連五皇子也不曾對付,所以四皇子諸葛泓根本不是目標

那麼會是誰呢?

太子諸葛溟?

也不對,太子諸葛溟根本不可能進這個房

慢著,喬語嫣突然想起等下還有一個鬧洞房的環節,難道真的是為太子諸葛溟而來?

但是誰敢擔保太子諸葛溟一定會來鬧洞房?

要是她是太子諸葛溟她會來嗎?喬語嫣凝眉快的思考著

如她是太子諸葛溟她應該不會來鬧洞房,而會憑著這次招待官員大臣的機會,和那些有機會有能力起到支持作用的大臣們聯系好的,這樣的機會他怎麼可能錯過呢

因為現任皇帝可是一個猜疑心極重的人,他可不想他的皇兒和官員太多接觸,根本想他還沒有想讓位的時候,被人窺視自己的寶座,所以他對官員之間的聯系是身為看重的,而皇子們和那些官員有聯系也同樣是他所關注的

為了就是不給他們結成一黨,為的就是朝廷的平衡,其實朝廷中最需要的就是平衡,也可以是相互制衡,這也是為什麼他不會讓哪一方隨意壯大的原因

就如太子諸葛溟和六皇子諸葛煜,在太子得勢的時辰他會提升六皇子,在六皇子有壓制太子的時候,他會壓制六皇子異界豔修

還有現在他竟然答應三皇子諸葛旭和秦瑤琴的婚事一般,就是有意提升三皇子諸葛旭,給他岳父家的助力

這也是喬語嫣對這個皇上顧忌的原因,因為她就算重生一世也看不透當今聖上

所以平常不能隨意跟大臣聯絡的太子諸葛溟怎麼可能放棄這個大好的機會呢,所以他當然會留在宴席會場

同樣的六皇子諸葛煜也是會留在宴席會場的,他怎麼可能給太子諸葛溟一枝獨秀大放異彩的機會呢

所以六皇子諸葛煜也排除

那麼只剩下三皇子諸葛旭和五皇子諸葛奕了

只是……

喬語嫣皺緊眉頭,他們會來嗎?

就算來,憑著五皇子諸葛奕那冷淡的神,他會湊熱鬧才怪,根本不會走到床這邊來的,冒充司馬明玉的人也根本沒有機會

而以三皇子諸葛旭溫文爾雅的性,他也不會為難郎和娘的,所以他也排除

難道是甯輕玥?

也不對,甯輕玥他這個人也不是會來房取鬧的人,他這個人甯願少一事也不會多事的,所以他可能連房的門也不會進,所以也排除

難道是諸葛珣?

憑著諸葛珣好動好熱鬧的性格,他定會來鬧房的,只是他這麼一個裕親王府的公子,值得他們冒這麼大的險嗎?

答案肯定是不值得

所以諸葛珣也不是

喬語嫣晃晃頭,把能在房里出入的人物都過濾了一遍,她都想不出什麼人物是人家的目標,不過現在最主要的是怎麼不動聲色的把這屋里的人都拉出去而不驚動床上的人

喬語嫣趁著眾人不注意,她偷偷的往門開走,順手把月心悠也拉了出去,月心悠張嘴就要問拉她去哪里,還好喬語嫣早有准備,飛快的掩住她的嘴巴,對她眨眨眼,就把詫異不已的月心有拉出去

為了保險,也怕被冒充司馬明玉的人發現,喬語嫣拉著月心悠遠離房才悄聲把她的懷疑告訴了月心悠

月心悠驚駭的掩住嘴巴,雙目瞪的大大的,著急的追問:"你確定嗎?那真的明玉哪里去了?不行,我要……"月心悠心急如焚的提起裙子就要往外面沖

喬語嫣的拉住她,"表姐鎮定點,現在我們首先要冷靜好好想想該怎麼辦,因為我們不知道里面還有多少人是那人的同黨,還有屋里還要那麼多姐夫人的,我們首先要把她們都吸引出來,還有要通知四皇子他們,我看表姐你親自去找一下甯王,把這事跟他一下,我去想辦法把屋里的人都引出來,時間緊迫你快去"

"哦哦,那我現在就去"月心悠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壓下心頭的慌張就匆匆往院門走去

喬語嫣急忙提醒道:"如果不方便出去,你就找千尋表哥"月心悠找自己的大哥不會引起他人的注意,要是專門找甯輕玥那就可能引起不必要的關注了,也會給他們各自帶來麻煩

月心悠點點頭,表示明白,就快步離開,而喬語嫣則快步往房走去……

在房門口她正好看到一名宮女捧著一個托盤正要進房,她低聲了一句,"得罪了"

上篇:第二百四十二章 使詐娶親     下篇:第二百四十四章 語嫣之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