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致命嫡女 第二百四十八章 事緣由  
   
第二百四十八章 事緣由

此時良妃仿佛有所察覺的慢慢轉過頭去,望著那名宮女,兩人靜靜相望

此刻在她們兩人眼中都只剩下彼此,在靜靜對望中良妃似有所覺,望著那名宮女的眼神很複雜,很幽深,她不自覺的慢慢抬起右手

慢慢地探向那名宮女,在快要觸及她的臉龐時她停住了,她的目光落下那名宮女的耳朵上,那因為勞作而粗糙的手指抖了抖,接著慢慢地縮了回來,接著無力的就要垂下

就在這個時候那名宮女快抬起手來,握住她的手,把她的手按在自己灑滿淚水的臉龐上,而她則順勢往她的掌心靠,一副依戀的模樣

五皇子諸葛奕看的目定口呆,一副震驚的模樣

同樣被震驚的還有那幾名妃嬪,同樣的瞠目結舌,呆愣不已,一時間氣氛前所未有的安靜詭異

良妃嘴巴微張,唇瓣微抖,猛地她抿了抿唇,銀牙緊咬,好像要堅定什麼一般,也好像在下什麼決心,她猛地用力抽出手來,"姑娘我這里有手絹快擦擦,在宮里當值可不能隨意哭的,給你的主子看到有你好受的,還有在宮里當值要看開點,盡量少話,就算受了委屈也不能給臉色你的主子看,就算是和你一樣當值的宮女也一樣還有,在宮里當差要打醒十二分的精神,不要隨便參與到什麼事當中還有,不要隨便就相信什麼人,隨便對誰交心,要知道自己最大的敵人不是敵對的人,反而是自己的好友……"

道這里良妃好像有什麼感觸,她停了下來,不再話,看著那宮女的眼神越發的複雜深幽

而在宮里長大的五皇子諸葛奕聽了則非常震撼的望著良妃,她剛剛才叫人家不要隨便相信他人的話,那她現在不是在做交淺深的事嗎?這不是有沖突?

但是當他看到良妃看著那名宮女的眼神時,他仿佛看到他的母妃,因為他的母妃在叮嚀他的時候也是這樣的眼神特種兵在都市最章節

難道她真的是她的母親?

五皇子諸葛奕細細再次審視她們兩人,他越看越發的發現那名宮女和良妃兩人之間相處的景象,十足十是母親叮囑女兒時景象

五皇子諸葛奕猛地發現他沒有話不出奇,為什麼剛剛還爭執的那幾名妃嬪為什麼也沒有聲音了?他疑惑的快瞟了一眼,只見那幾名剛剛還爭論不休的幾名妃嬪同樣眼神複雜的看著良妃和那名宮女

最先話的那名婉美人歪著頭疑惑的問道:"姐姐,她是你的女兒嗎?怎麼和你很像啊"

"對,我也覺得很像"

"姐姐以前好像是有一個女兒的,難道就是她?不過她不是……"那名叫穎兒的好像想到什麼,驚嚇的掩住嘴巴

看那模樣好像是想起了當時那件事,當然也想起那名女嬰已經被處理了,而現在這麼,不是在良妃的傷口上摸鹽嗎?

另外還有一個令她驚嚇不已的原因,那就是假如這名宮女真的是當時那名女嬰,那麼就是有人犯了欺君大罪,私放女嬰,如果這事是真的,那麼……

想到這里穎兒已經不敢想下去了,她匆匆忙忙的轉身,好想要避開什麼令人害怕的猛獸或者妖魔鬼怪般,遠遠躲開,她飛快的奔回自己的房子

冷宮雖然是冷宮,但是畢竟還是一座宮殿,房子非常的多,而且她們人不多,早就一人霸占一間房子做自己的主屋

當然啦,被打入冷宮的人,不可能還有丫鬟侍候的,所以一切她們都要自己動手

另外負責看管她們的婆子不是一個凶狠的人,雖然不能讓她們豐衣足食,但是三餐還是有的,天冷的時候,還會給她們每人一床被子,不過冷宮畢竟是冷宮,她們過的日子還是非常清苦的

能保證三餐已經算很好的,生活方面的要求就無法保證了,負責分配的總管太監,記得的時候,會給她們送來別人不要的衣衫,不記得的時候,那麼就只得穿自己的舊衣服了

所以她們生活的雖然很清苦,但是性命還是留了下來

那名宮女靜靜地,直勾勾的盯著良妃,神雖然平靜,但是垂在身側的手卻微微顫抖著,就連身子也激動的微微抖著,那模樣看在五皇子諸葛奕的眼里,就像激動的不知如何是好的模樣

而此時宮女的心里真的激動的在咆哮,娘親真的沒有忘記我,她的心有我,嗚嗚……

她雖然沒有明,但是她這話的時候心里一定是想著她的,嗚嗚……

那名宮女的心思還真的是此刻良妃的心思,她心里已經確定面前這名宮女一定是她那個她一直在心里念念不忘的女兒,但是看到女兒長的那麼好,她怎麼能和她相認呢,如果相認了,帶給她的可是無窮無盡的災難,所以不能相認

雖然她不知道她是怎麼活下來的,但是自從她入了冷宮後,再也沒有見過自把她當做女兒來撫養的嬤嬤,她大概也猜到嬤嬤一定是護著她的女兒去了,可能還有生命危險,她不知道在心里禱告了多少次,禱告她的女兒平安無事

但是同時心里也做了女兒已經不在人世的打算

不過心里希望女兒平平安安的念頭還是比不在人世的多很多,她想著或許總有一天她和她的女兒能有機會相認,相見,她就是懷著這樣的心思過日子,懷著這樣的念頭一日一日的在冷宮生活下去

但是現在有機會相認,她卻不能相認,這種為難又心酸,心痛的心讓她差點窒息篡命銅錢

"母親,您到現在還不認我嗎?"就在良妃心痛的差點喘不過氣時,就在五皇子諸葛奕宛如萬馬奔騰般心緒不甯時,就在那幾名妃嬪疑惑不解時,那名宮女用著祈求的目光看著良妃,一字一句的出讓良妃和其他人震撼不已的話

那幾名妃嬪先是一呆一愣,整個人瞬間變木偶,不過一會之後,她們齊齊掩耳狂奔而去,嘴里齊齊大喊,"我什麼也沒有聽到,什麼也聽不見"

這可是掉腦袋的大事,她們恨不得的瞬間消失,地上要是有洞,她們肯定鑽了進去,同時她們在心里羨慕那個早她們一步狂奔回房的穎兒

五皇子諸葛奕雖然心里早有良妃是那名宮女的母妃的念頭,但是當親耳聽到時,還是覺得震撼,心里還是猛地停頓一下下,心跳亂了幾拍

如果甯輕玥等人在此,肯定會驚駭不已,因為他們已經好久沒有看到五皇子諸葛奕如此七上面的神了

如果這名宮女是良妃的女兒,如果她真的是父皇的血脈,那麼他不是多了一個皇姐?

如果現在有人跟他父皇又多了一名皇子,他多了一名皇弟,也絕對沒有他聽到這事時的震撼

良妃聞話還沒有什麼,眼淚已經嘩嘩的落了下來,那晶瑩的淚珠宛如短線的珍珠,咕嚕咕嚕的順著臉龐滑落

一滴一滴的落在胸前的衣襟上,在衣襟上印下斑斑駁駁的烙印

那名宮女抬起手來,溫柔的為良妃拭去淚水,只是舊的淚水還沒有拭去,的淚水已經滑落,很快就把她的棉布手帕浸透

"娘"那名宮女久久不見良妃話,她懷著忐忑不安的心,再次喚了一句

這次良妃沒有拒絕,也抖著嘴巴,聲音顫抖的喚了一句,"我可憐的女兒"

良妃雙手張開和聽到她的話後撲過去的宮女緊緊相擁,母女兩人相擁而哭

隨著她們兩個嗚嗚的哭聲,甯輕玥,喬語嫣,凌殤墨等人也在她們身邊,在五皇子諸葛奕旁邊出現

也不知道他們是什麼時候出現的,但是他們個個都用複雜又感動的目光看著良妃母女,喬語嫣緩緩轉頭和甯輕玥對視,無聲問道,"現在該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呢,先問她找出司馬姑娘,這是最重要的,其他的等下再"甯輕玥皺著眉頭,因為他們的追蹤,已經驚動到宮里的貴人們了,想必這事瞞不了,但是要隱瞞司馬明玉的失蹤還是可以的,只要找出司馬明玉

"嗯,現在只能這麼辦了,誰和她呢?"喬語嫣點點頭繼續無聲問道

甯輕玥連忙向五皇子諸葛奕的方向呶呶嘴,現在當然得五皇子出面才行

甯輕玥扯扯五皇子諸葛奕的衣,俯身在他的耳邊嘀咕了幾句,他的聲音不大,但是良妃卻聽不清,不過也瞞不了那宮女

甯輕玥的話剛完,那名宮女就從良妃的懷里抬起頭,"司馬姐沒事,被我藏在花轎的隔層,我原本打算遲些就把她送回去的"

四皇子諸葛泓可是她的哥哥呢,她怎麼可以和哥哥那個呢,那可是***的事

聽到她的話後,甯輕玥立即讓諸葛珣和凌殤墨離開一個去找司馬明玉,一個去通知三皇子諸葛旭和四皇子諸葛泓,現在他們要找他們過來商量對策了,這樣的事,只有他們幾個是不行的,由三皇子,四皇子,五皇子他們幾個出面或許這位公主能回歸正統,但是能不能還是未知數

上篇:第二百四十七章 良妃,宮女     下篇:第二百四十九章 不安,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