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致命嫡女 第二百七十六章 他們是誰?  
   
第二百七十六章 他們是誰?

甯輕玥等人的武功雖然好,但是灰衣人勝在人多,還有那勁道十足的利箭幫助,沒一會甯輕玥和喬語嫣等人由陷入包圍圈中,並且那些侍衛受傷的越來越多舒睍莼璩

不過這次甯輕玥已經不准他們再犧牲自己的性命為他們爭取時間,而是把受傷的侍衛安排在他們當中,由他們保護,這麼一來能夠動手的侍衛越少了,而甯輕玥喬語嫣等人也被圍攻的越發狼狽

一盞茶的時間後,甯輕玥帶來的侍衛只余下逐月和另外一個挨著甯輕玥身旁,不時由甯輕玥幫手照顧,才沒有受傷外,其他十幾名侍衛都受了或大,或的傷

"這樣下去不時辦法,我們到突圍才行,還有我們被圍攻已經有一刻鍾了,為什麼沒有看到一個京中的士兵?"喬語嫣一招把灰衣人逼退後,轉到甯輕玥的身邊,聲的道

"嗯"甯輕玥早就覺得奇怪了,不過想到這些人敢如此光明正大的包圍他們,想必京中的士兵都被他們想辦法拖住了,再則這里也沒有看到有居民出入,想必也都處理了,要不這麼大的動靜為什麼一個人也沒有出來?"想必他們已經想辦法攔阻他們了,我們……心"

甯輕玥猛地用巧勁一把推開喬語嫣,喬語嫣根本想不到甯輕玥會突然推她,一個踉蹌差點栽倒,不過還好月梅一直跟著她,右手一帶就把喬語嫣扶住

喬語嫣才站穩就聽到三道凌厲的破空之聲往甯輕玥疾飛過來

她抬眸看去,正好看到上中下三道銀光直射向甯輕玥,不對,是六道

天啊,喬語嫣看到後面還有三道銀光後發先至,和前三道分離不差的又份中左右的利箭,把甯輕玥的退路封死

喬語嫣想也不想的就上前欲幫甯輕玥劈開挨著她這邊的利箭

但是這個時候圍攻她的灰衣人卻像吃了拼命三郎的藥方一般,使出只攻不守的搏命招式

她沒有辦法,只得自救,否則沒命了,她還怎麼幫甯輕玥?

若是平常,甯輕玥躍起就能躲避過去,但是現在他怎麼可能躍起呢,因為他的身後可是那些受傷的侍衛啊

"主子快閃,不要管我們"甯輕玥身後的那些侍衛同樣也看到這危陷的一幕,甯輕玥身旁的逐月是想也不想的就欲跳到甯輕玥的面前,為他擋那些利箭

但是甯輕玥怎麼可能讓逐月這麼做呢,他左手把逐月扯扯回來,右手把烏鞭舞的密不透風,潑水不進

不過他可不敢確定能攔住那些利箭,因為這些利箭的勁道可不像一般的羽箭啊

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候,用右邊同樣射出幾道羽箭,在那些利箭射到甯輕玥面前不到一丈的地方,兩邊的利箭砰砰的相撞

右邊那些羽箭被那勁道十足的利箭撞飛,不過也因為這些羽箭攔阻了那麼一下下,到了甯輕玥的烏鞭面前時,勁道少了很多,終于還是讓甯輕玥全部攔了下來

而被這一幕驚得連冷汗也嚇出來的喬語嫣終于可以空出手來擦擦冷汗了

但是她的冷汗還沒有擦完,就看到從灰衣人的回房又來了一撥黑衣人,喬語嫣頓時望天扶額,老天爺,你是不是想找罵?

她現在想罵老天爺了,來一批殺手就已經讓她捉襟見肘了,再來一批是想她死嗎?

那樣你還讓她重生個屁啊她差點沒跳起來拍大腿臭罵老天爺了

卻不想她的詛咒還沒有來的罵出來,令她連連擦眼,和撿下巴的一幕出現了

那就是那些黑衣人竟然和灰衣人斗在一起,讓那些灰衣人再也沒有機會攻擊他們

並且那些黑衣人的武功比灰衣人還要好,沒一會那些灰衣人就被打的落花流水,接著領頭那個灰衣人把手放進嘴里喚了一聲哨聲後,那些灰衣人非常有秩序的虛晃一招分頭離開

而那些黑衣人卻沒有追趕,其中一名像是領頭之人,慢慢地踱到甯輕玥的面前,他直直的盯著甯輕玥看了好一會,目光透出一種像是激動,又像是安慰,又像是憐愛,又像是尊敬,那目光像長輩看晚輩,又像下屬看主子時的目光,讓喬語嫣甚是奇怪

不過她從那人的目光看出,他對甯輕玥是無害的

"謝謝這位前輩的救命之恩"甯輕玥雖然被那人的目光看的有點尷尬,又有點不安忐忑,但是還是很有禮貌的向那人行禮致謝

卻不想那人連忙閃避,就像下屬對于主子的禮,躲避的惶恐又感動,"這怎麼行,殿下您……"他好像想到什麼般住了口,接著低聲和甯輕玥道了一句,"請殿下移步,奴才有事要稟報"

那恭恭敬敬的模樣十足十是甯輕玥的家仆

逐月和追風齊齊錯愕,就連喬語嫣也挑了挑眉,如果角色對換她一點也不出奇,因為現在是他救了他們啊,而不是他們救了他啊

甯輕玥雖然疑惑但是還是以他所,跟他往一邊走去,逐月有點擔心的急道,"主子,他……"

甯輕玥回頭擺擺手,表示他會注意的,阻止了逐月的話,逐月沒辦法只得盯著那名黑衣人,只要他有什麼異動,他一定提醒甯輕玥

那邊甯輕玥和那黑衣人走到一旁,那名黑衣人嘴巴微動,但是喬語嫣就算用上內力也一句話也聽不到,看來那人和甯輕玥話還用上傳音之術了

只是他和甯輕玥了什麼話呢?為什麼甯輕玥他……喬語嫣默默垂下眼簾,把目光落到甯輕玥垂在身側的手上,就算甯輕玥的手藏在垂下的子當中,但是她還是能看出他已經緊緊地握成拳頭,還微微顫抖,好像很激動的模樣

但是臉上還是風平浪靜,波浪不興云淡風輕,一派平靜之色

甯輕玥神不變,但是那名黑衣人就算圍著布巾,但是露出的雙眸卻已經變和露出激動的神色,他到底了什麼激動的事?

喬語嫣非常好奇,一刻鍾後,那名黑衣人做了一個告退的禮節後,帶著那些黑衣人離開,而甯輕玥卻站在那里沒有動,望著他們的背影,久久不語

逐月性急的就要沖過去,卻被喬語嫣攔住,她搖搖頭,她知道,甯輕玥之所以沒有立即回來,肯定是要平複心,免得心的異樣會引起不安

逐月當然也知道這些,不過因為擔心甯輕玥的安危,所以才會想沖過去,確認甯輕玥沒事,不過喬語嫣攔下他後,他沒有硬闖,不過卻不安又焦急的望著甯輕玥,心里暗暗把那名黑衣人的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一遍

不過還好甯輕玥很快就恢複平靜,在那些黑衣人再也看不到時,就走了回來

此時那些侍衛早就相互之間幫忙包紮好傷口,在甯輕玥回來後,有點慚愧的低頭等著甯輕玥的責罰

"回去,受傷的回去養好傷後再當值,犧牲的家人要好好安撫"甯輕玥轉頭看了看那幾名犧牲的侍衛,沉聲吩咐,那幾名侍衛已經被追風尋了回來

"是,屬下會安排的"追風和逐月領命

接著甯輕玥讓他們先走和他則和喬語嫣並排而站,月梅和日梅兩人對視一眼,雙雙和喬語嫣行禮後,齊齊先一步離開

"陪我走走"甯輕玥等他們都走的干乾淨淨後,才低聲道

那聲音無力和寂寥還有濃濃的傷感,讓喬語嫣感到一陣心痛,他剛剛到底聽到什麼?讓他的緒怎麼變的這麼低迷?

喬語嫣嗯了一聲,就陪著甯輕玥像飯後散步般,慢慢地走著,兩人都沒有用一丁點的武功,就像平常人一般隨意的走著

這時這條巷子依然寂靜的宛如半夜三的巷子,就連該有的狗叫聲,或者蟈蟈聲也沒有,甚至連雞鴨等家禽的聲音也沒有,宛如這條巷子的空城

喬語嫣疑惑的挑眉,難道他們被下藥了?

而就在她疑惑不解的時候,在她路過的一座院子門前,一名宛如喝醉酒的人沖門里跌撞撞的沖了出來,他一見到甯輕玥和喬語嫣兩人立即喊了一句,"救命"就腿軟的跌倒在地再次昏迷過去

喬語嫣和甯輕玥雙雙沖了過去,甯輕玥彎腰在那人的脖子上探了探,"還有脈搏,沒死"

接著甯輕玥詳細的檢查那人一番,"沒有受傷,應該是中了迷藥,不過他剛剛不知道因為什麼受了刺激清醒了那麼一下下"

喬語嫣聞轉頭望向那大開的院門,"我進去看看"

"我們一起進去"甯輕玥一手就把那名昏迷的男子提了起來,看他那輕松的模樣,那里像提一個一百來斤的大男

人,就像提一只貓狗一般輕松

兩人進了院子,分開兩邊去查看屋里的況,屋里好幾間房子都有人,不過個個都像突然間累極,來不及上床,隨意的倒在屋子當中,有些像是被人隨意拋入屋里,交疊的倒在屋子當中,想來應該是被人下藥後,從外面拋入屋里

甯輕玥快的檢查一遍,"他們都是中了迷藥,藥效過後就醒來,沒事,應該是防止他們壞事,下藥的"

"嗯,是的"知道他們都沒事,喬語嫣送了口氣

上篇:第二百七十五章 生死追擊     下篇:第二百七十七章 生了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