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致命嫡女 第二百八十七章 憤怒的姨娘  
   
第二百八十七章 憤怒的姨娘

"姨娘,張媽媽有事要跟您稟報"周姨娘的大丫鬟得了丫鬟的稟報後,她俯身在周姨娘的耳邊聲的稟報

而此時正被府里的事煩的焦頭爛額的周姨娘想也把想的搖頭,"我現在那里有時間見她,讓她回去,有事遲些再"

接著她又低頭看向手里的本子,手上的本子記載的是府里的人事,也就是各個職位的管事和下人,她在看有什麼人能頂上這些管事,這些管事故意誤事的事,她怎麼可能不知道呢,這些管事是夫人的人,怎麼可能聽她的話呢,所以現在她要想管好這個家,一定要換一批管事,換上自己的人才行

但是她的人……唉,她不過是丫鬟出身,是夫人的陪嫁,一直活在夫人的眼皮底下,她怎麼可能有自己的人,就算她有自己的人,也換不了這麼多的職位啊,除非……

不等她想下去,那個聽了她的話之後,出去吩咐丫鬟把張媽媽打發走的大丫鬟走了回來,這次她有點嚴肅又有點緊張不安的跟周姨娘,"姨娘,那張媽媽這事有關姨娘您的孩子,還有您的身子……"

周姨娘原本在心里暗道,這個丫頭怎麼回事?她的命令她沒有聽明白嗎?怎麼還幫那張媽媽話?卻不想她起她的孩子和身子,周姨娘立即抬頭轉身,一把握住那大丫鬟的手,"你什麼?我的孩子?我的身子怎麼了?你啊?快啊"

周姨娘因為緊張一下子太過用勁,把那名大丫鬟的手腕握的生痛,那名大丫鬟只得暗地里咬緊牙關受著,在聽到周姨娘詢問後,她急忙道:"姨娘,奴婢不知道,奴婢還沒有來得及問那張媽媽,不如奴婢叫她進來,姨娘慢慢問?"

"快去,快去"周姨娘催促的吩咐那名大丫鬟,那名大丫鬟搖搖手,那周姨娘醒悟過來,連忙松手

那大丫鬟邊快步走出去,一邊偷偷用手按摩著那支被握的生痛的手腕,一會之後,她帶著一名年約四十多的婦人走了進來

這婦人有著一張光滿面的圓臉,再配上滾圓的身子,富態十足,她一進門臉上就掛上討好的笑容,"奴婢給姨娘請安"

"張媽媽請坐"周姨娘經過一陣子的冷靜,已經恢複一慣的沉穩

那張媽媽立即告謝在周姨娘面前一張圓墩坐下來,"姨娘,奴婢我真的再也忍不住了,我要告訴您一個秘密"

"張媽媽請"周姨娘向那大丫鬟做了一個手勢,那名大丫鬟立即快步走到門口向外吩咐一句,接著就聽到門開守門的丫鬟離開的腳步聲,而大丫鬟則沒有急著走回來,在門口站住守門,而屋里只剩下那張媽媽和周姨娘

"姨娘您還記得當年您的孩子是怎樣沒的嗎?"張媽媽身子微微前傾,聲的問道,好像怕人聽到

看到張媽媽那副謹慎的模樣,讓周姨娘也變得緊張起來,她也微微前傾,同樣壓低聲音道:"我第一個孩子是我自個不注意,滑倒沒的,難道這里面有什麼不妥?"

周姨娘皺了皺眉,當年她剛剛懷孕,自個不注意不心摔倒,旁邊也沒有他人,一直以來,她都以為是自己的錯,難道實不是?

"姨娘,當時路上有什麼姨娘還記得嗎?"張媽媽繼續問道

"那路是石子路,好像沒有什麼"當時路面雖然不是一般的青石路,但是那石子路也是磨平的,路上一直有人打掃,她走著走著只覺得腳一滑就摔倒了,不過她記得當時路面是什麼都沒有的,周姨娘努力回想

"那就對了,姨娘您不覺得奇怪嗎?平常路上怎麼的也有一個打掃或者管理花卉的婆子,偏偏姨娘走時卻一個也不見,還有姨娘身邊當時怎麼也沒有一個丫鬟跟著?"張媽媽輕拍大腿

"當時府里好像在宴客,而我的丫鬟正好回去幫我拿一雙的繡鞋"周姨娘回想當天的況,當天她正要去給老夫人請安,不想走到半路,看到自己的繡鞋髒了一塊,她不想穿著髒鞋給老夫人請安,所以讓丫鬟回去拿一雙鞋,而她看到石子路後面是回廊,就想到回廊等著,免得曬太陽,曬壞她的肌膚,卻不想就在她快要到回廊時,腳一滑摔倒

摔倒時如果立即救治,她的孩子還是能保住的

但是當時她痛的連連呼叫,卻沒有一個下人聽到,還是她的丫鬟回來,才喊了人抬了她回去,和喊了大夫回來診治,但是等大夫來到後,卻因為時間太久,孩子再也保不住,現在這麼一回想還真覺得以府里的況,還是宴客的時間,院子里怎麼可能沒有下人呢?

難道夫人不怕客人出來逛逛時遇到什麼況嗎?

難道夫人不怕外院的人無意闖入後院嗎?

再有路上平平整整的,她怎麼會摔倒呢?這也是她一直弄不懂的地方

現在越想越覺得這事處處透著古怪,周姨娘沉著臉接著問,"張媽媽是不是知道什麼?請張媽媽告訴我"

"奴婢我也是不久前才知道,當時是有人故意把院子里的人都打發出去的,還讓人故意守在那里,不讓人過去,而那路上也讓人故意放了一些冰塊,所以姨娘才會摔倒"

"對,當時我還以為是花匠剛剛灑了水,要不怎麼濕濕的,要不我的繡鞋也不會濕了,原來是這樣,好狠的心啊"周姨娘右手握拳捶在左手的掌心,憤憤道

"至于當時能下這個命令的,奴婢不用姨娘也能猜到"那張媽媽著沖夫人住的方向呶呶嘴

而周姨娘在心里早就確認是夫人了,因為整個府里當家的就是夫人,而老夫人則是府里有什麼宴席,或者喜事才回來,一般都是住在顧大將軍那邊的府里,而當時也因為是老夫人回府,又因為她懷孕,所以想去跟老夫人請安,她才過去的,要不她也不會去的,卻不想還是出事了

"那媽媽知道我那個孩兒為什麼出生就是死胎嗎?"弄清楚流產一事,當然跟著是那死嬰一事了,周姨娘焦急的詢問

"這個嘛"那張媽媽裝出一副為難的神

"媽媽,請你一定要告訴我,那個可是少爺啊,我的兒啊,請媽媽體諒我這個做母親的,一定要告訴我,不要讓我的孩兒死的不明不白"

"姨娘,你一直不是有大夫開安胎藥服用的嗎?照理不會出事的,一直大夫檢查時也沒有什麼不好,對"張媽媽想了想最後好像被周姨娘真意切的神感動,她了出來

"對,當時一直以來大夫的診治都孩子很好"周姨娘點點頭,她的手不自覺的放到腹部,好像那孩子還在一般

"那就是了,當時孩子一直是好好的,不過當時奴婢聽姨娘是喝了血燕後發著的,接著疼了一天一夜才生下一個死胎,當時穩婆怎麼的?"張媽媽神嚴峻的問道

"當時穩婆因為時間太久,嬰兒窒息而死,難道不是?"周姨娘激動的繃直身子,目光炯炯的瞪著那張媽媽

"我是無意從王媽媽的嘴里得知,當時姨娘吃的血燕被下了杏仁,分量還不,杏仁可是有毒的東西,吃少點是可以止咳化痰,但是大量時卻會令人中毒,當時姨娘天天吃的燕窩都被人下了杏仁一起燉"張媽媽露出一副惋惜的神

其實杏仁的作用大家都知道,一般咳嗽時大夫也會開所以就算燉燕窩時加了也不過以為是為了孕婦好,所以周姨娘也不在意,卻不想,這燕窩中的杏仁被人下的量是額的,所以她一天天的吃下去,所以她肚子里的孩子就……

一想到自己快要出生的兒子這樣就沒了,周姨娘不由怒火沖天,她神變得猙獰起來,盛怒下她站起來"啊"的叫一聲,不過還好,她記得現在不是大叫的時候,把聲音放低,不過那痛苦的叫聲宛如受傷的野獸,痛苦而絕望

守在房門旁邊的大丫鬟一直聽著那張媽媽和周姨娘的對話,連忙走了過來,勸著周姨娘

"孩子,娘親一定為你報仇"一會之後被勸住的周姨娘雙手緊握,神堅定,她抬頭望向張媽媽,"你剛剛還我身子的事,是不是我身子也被人下了什麼藥,所以再也沒有懷孕"

周姨娘已經變得非常冷靜,好像她的是別人的事

"嗯,姨娘您可以找大夫看看,不過一定不要找一直看開的大夫"張媽媽也沒有多,她知道姨娘應該知道

周姨娘聽了點頭,跟著再問了幾句,就讓那大丫鬟給張媽媽包了一個大荷包和打賞了幾樣首飾,就把張媽媽送了出去

而第二天,周姨娘偷偷的出了府,找了幾間比較出名的醫館檢查身子,得到的答案都是身子很好,不過因為服了一些絕育的藥,所以她以後都不會有孩子,得到這個消息後,周姨娘突然仰天大笑,笑的連眼淚也出來,而那名大丫鬟則心酸的陪著流淚

"回府"

------題外話------

祝大家元宵和人節雙節快樂

本院,

上篇:第二百八十六章 辦法實施     下篇:第二百八十八章 商議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