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致命嫡女 010 疑點重重  
   
010 疑點重重

而那邊周太太一人呆在酒店里,不吃不喝不知道在想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房門口傳來一陣敲門聲,周太太沒有吭聲,以為外邊的人一會就會走,卻不想門外的人一點走的打算也沒有,還跟著低聲叫喚,"周太太,在嗎?有你的快遞"

周太太無神空洞的眼眸眨了眨,恢複一點清明,她慢慢站了起來,走到房門口,唰的一下子把房門打開

站在房門外的侍應生嚇得倒吸一口冷氣,因為此刻周太太臉色慘白,雙眼無神,那呆滯的模樣和僵尸差不多,他不被嚇死算好的了

"周太太你的快遞"那名侍應生飛快的遞給周太太一個信封,連打賞也不要了,仿佛後面有什麼追著他一般,飛快的跑了

周太太神茫然的拿著信封,跟著宛如木偶一般,關上房門,走了進去,繼續坐在床邊發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她忽地握了握手,慢慢低頭,好像才發現手里的信封,她凝眉沉思了好一會,才找了一把刀把信封割開

"嗖嗖"幾聲從信封里掉下幾張照片,和一封信

她低頭才看了一眼那幾張照片,她立即緊張的雙手發抖,抖的她差點拿不住一張照片

照片看起來有點年代已久的模樣,上面照著的是一個初生嬰兒

不對,應該是兩個,一張照片一個其中一個她一眼就認出,那是她的兒子鍾黃海

她什麼時候照過這麼一張照片了?

沒有,她敢確定,從來沒有照過這樣一張照片,因為看照片的背景那是……

她皺著眉頭想了一會,醫院

那是她生鍾黃海時的醫院

當時她在外面的玻璃看過,里面就是這樣的擺設

為什麼有人會有這張照片?

跟著她看向另外幾張

她嚇得掩嘴低聲驚呼,因為照片里面那個男子的模樣竟然和自己的兒子鍾黃海很相像

但是卻不是他,因為她一眼就看出不管穿著還是氣質都不像自己的兒子,還有他比較白,而自己的兒子比較黑

再則看他的穿著就不是她的兒子學的來的,因為那一看就知道是比較高級,也就是他們的上等人的穿著,和身處上流圈子的高雅氣質,和身上獨有的不凡氣度,他們這些星斗民是學不來的

為什麼會有這麼一個和自己兒子相像的人,難道是他另外那個兒子?

一定是了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她看著這張照片,她感到非常的親切,好像和照片里的男子認識,好像照片里的男子是她的親人一般,難道是因為模樣很想?

周太太眨眨眼睛,好像有什麼從心里一閃而過,但是快到她抓不住,她的心猛地一震,連忙在拿起最後一張照片,好像在逃避什麼一般

不錯,最後一張確實是自己兒子的照片

她不由心一酸,眼淚再次流了下來,她用手擦去眼淚,卻擦去舊的,的又湧出來,怎麼也擦不完,好不容易深深吸了幾口氣後,她才忍了下來,她有點顫抖著雙手慢慢地打開那封信,而那封信不知道怎麼的讓她有一種洪水猛獸的感覺

那封信一打開,她飛快的看了下去

"啊"猛地她雙手抓頭,嘶聲裂肺的仰天吼叫,那聲音宛如受傷的野獸,可憐而絕望……

醫院

杜沉歡午睡剛醒就聽到杜媽媽在門外好像和什麼人著話

"沉歡還沒有醒,要不要我叫醒她?"

"哦哦,杜阿姨不用了,我在這里等她就可以"

這不是凌高山的聲音嗎?這個時候,他不是在上班嗎?什麼時候法醫部那麼閑了?他找過來有什麼事?杜沉歡挑了挑眉,難道有關案?

"這沒什麼,你是她的同學,又是她的同事,要是給她知道你來了,我不叫醒她,她會跟我鬧脾氣,她那個臭脾氣你也知道,她……"杜媽媽嘮嘮叨叨的還要什麼的時候,杜沉歡在里面已經無語望天了

她連忙提高聲音叫道:"媽咪,我已經醒了,你們可以進來了"

她怕她再不出聲,杜媽媽不知道會怎麼她呢,她現在可是凌高山的頭兒,她可不想被凌高山取笑,到時候連最後一點上司的威嚴也蕩然無存,不過她很懷疑她還能擺這個譜?

咳咳,她的威嚴早就沒有了,也不想想和凌高山同學多年,早就熟到不能再熟了

"呵呵,沉歡醒了,你進去找她,我去給你倒杯水"杜媽媽有點落荒而逃,她偷杜沉歡的壞話,給杜沉歡當場抓到,她能不逃嗎?

"杜阿姨不用了,我……"凌高山的話還沒有完,杜媽媽的背影已經消失在前面轉角處

凌高山笑了笑,推開半掩的房門走了進去,"沉歡你醒了?是不是我們話吵醒你了?"

"不是,我……"杜沉歡拿起床頭的手機看了看繼續道,"我已經睡了兩個鍾了,也該醒了,否則今晚也不用睡了"

"噢"凌高山點點頭,心里一暖,他當然知道杜沉歡只不過不想他怪責自己才這麼的

"你這個時候不是該上班的嗎?找我有事?"杜沉歡岔開話題問道

"是的,我……"凌高山好像不知道怎麼一般,他快的從身後的黑色包包里面拿出一個文件袋,從文件袋里面拿出一疊白紙遞給杜沉歡,"你先看看這些"

杜沉歡狐疑的挑眉,"這是什麼?"她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東西,還是接了過來,接著她示意凌高山,"把床搖起來"現在的病床都能升高,降低的,前後都能各自升高降低

凌高山聽了點頭,飛快的把床搖起來,還很貼心的在杜沉歡的手臂下,墊上一個枕頭,讓她拿著紙張的手不用那麼累,杜沉歡微笑著道謝,"謝謝,你真貼心,不知道哪個有福的做你老婆了,真羨慕啊"

"不客氣"凌高山不好意思的臉一,"我……我……"

"呵呵,不逗你了,臉皮真薄"杜沉歡笑著完,就開始低頭研究手里的紙張

望著杜沉歡專注的側臉,凌高山心里暗暗道,"沉歡,我多希望那個人就是你啊"

不過他對杜沉歡的感,一則因為太熟悉了,二則因為是同學,外加是好友,他怕出來,他們連同學和朋友也做不下去,所以他一直把他的心思藏在心里,把自己對杜沉歡的感藏在心里

杜沉歡飛快的把紙張翻了一遍,她皺了皺眉,"這是這次的案件複印本?"

"是的"凌高山點點頭

"你不知道這些東西不能隨便拿出來的嗎?這些驗尸報告可是要交到警局,這些可是證據啊,給人知道你擅自複印下來,你會被開除的,知不知道?"杜沉歡神嚴峻的望著凌高山,她不相信一直安分守己的凌高山會做出這樣的事

"我知道,但是這次的尸檢是鍾醫生,我感覺到這次的尸檢他沒有用心,我懷疑他……"凌高山神同樣肅穆的點頭,這事在他第一天做法醫的時候,不對,是在他涉足法醫學的時候,他就打探到法醫守則里面的內容了

不過這次的尸檢,他真的覺得鍾醫生和以前做的有點不相同,還看出他的恍惚,所以他才偷偷複印了這些資料拿給杜沉歡看

杜沉歡一瞬不瞬的盯著凌高山的眼眸,看到他的眼眸里透露出堅定和堅毅,知道他是真的這樣打算,也知道後果是什麼,卻還是要做,那麼在他的心里,追求真相是首要的,其他可疑放一邊,而這樣的精神是他們做法醫最需要的

于是杜沉歡點點頭,"讓我好好看看,有疑問的我會問你,你坐"

解剖的時候,是凌高山在一旁和做記錄的,鍾醫生怎麼做的他最清楚了

"嗯"凌高山點點頭,他拉過一張椅子在床邊坐下,順手還從包包里拿出筆記本和簽字筆,等著杜沉歡提的疑問,他好做好記錄回去偷偷查看

接著杜沉歡很專注的研究起那份記錄,還細細的詢問了鍾醫生到底怎麼做的,都是怎麼解剖的,都是怎麼檢查的,包括頭皮上的毛發都問了,問鍾醫生是否詳細檢查了

"頭皮?"凌高山挑了挑眉,他快的翻了一下筆記本,他搖搖頭,"沒有,那天鍾醫生沒有檢查頭部,不過頭發已經剃光了,表面看了一下沒有明示的傷痕"

"那他是否按摩過頭骨了?"杜沉歡捏捏鼻梁,她剛剛看了好一會記錄,眼睛有點不舒服了,看來這個車禍的後遺症還真多

不過杜沉歡也不想想自己車禍後才幾天啊,能恢複的這麼好算很好了

"沒有"凌高山想了想搖頭,他快的在筆記本記下來,看來他要申請再次尸檢了

接著杜沉歡再提出幾個疑點,凌高山都一一記下來,不知道過了多久,一直在外面徘徊的杜媽媽有點關心的走了進來

"沉歡,你就歇歇再看,你已經看了兩個鍾了"

凌高山快拿出手機一看,還真的跟杜沉歡了兩個時了,他連忙站起來,"沉歡你好好休息,我已經全部記下來了,我現在就回去申請再次尸檢"

重要的杜沉歡都提了出來,他也全部記下來了

杜沉歡聞點點頭,她想了想,"你要申請,就直接找阿頭打報告"

杜沉歡的阿頭,是法醫部最高級的領導,要不他的申請,下面的部門領導不會答應的,誰會自打嘴巴?這麼做不就是他們的法醫不夠專業?

得到杜沉歡的提醒,凌高山連連點頭,就向杜媽媽告辭

他們這邊申請再次尸檢,西九龍警局那邊也發生了重大的事……

上篇:009 被困     下篇:011 終于相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