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致命嫡女 013 連夜尋找證據  
   
013 連夜尋找證據

雖然不抱多大希望,但是凌殤墨還是把自己的疑惑了出來,如果是以前,他或許還不,但是想到諸葛珣來這里比他多了好多年,他覺得或者他有什麼想法也不一定

凌殤墨不知道的是,還好他抱著這樣的希望,還真的給他問對人

諸葛珣在國外那麼多年,沒事干的時候就是拼命吸收東西,和看電視,尤其喜歡看偵探破案類的美劇

他聽了凌殤墨的話後,想了想,他覺得有兩個可能,"一個就是這婦人有幫手"

"一個就是這個婦人有手推車和汽車"

"手推車?汽車?"凌殤墨立即朝四周看了過去,這時天色已經全部黑了,而這棟樓房與其他的樓房也有點距離,所以顯得越發的黑沉,一時他也沒看出什麼

不過他還是能看出這里是沒有汽車的,至于手推車這院子沒有,也不一定房子里面沒有,于是凌殤墨向里面喊了一聲,"誰有空立即看看二樓有沒有手推車"

而他則自顧自的檢查起一樓的房間,諸葛珣也想知道自己的假設是否成立,所以也跟在凌殤墨的後頭

正巧在二樓的李青山探頭出來應道,"阿頭,我有空,我立即去看"雖然他疑惑凌殤墨為什麼要看有沒有手推車,但是服從命令習慣了的他,還是二話不的領命

樓下凌殤墨一間一間的房子檢查起來,而諸葛珣看了看,這棟樓雖然不大但是也有六七間房子,于是他往另一頭走去,他推開最邊的房間看了看,這間房間什麼也沒有一目了然,于是他打開倒數第二間

這房間同樣沒有家具,不過卻有一個壁櫃,一個有整面牆壁大的壁櫃,之外就沒有什麼家具,他正欲關上門往下一間去,卻在轉身的時候,不知道怎麼的他再看那壁櫃一眼,如果把手推車豎起來呢?

這樣的壁櫃足以放下

這麼一想他立即走到那壁櫃的前面,心的拉在一扇門,還最好手推車摔下來他好閃避的姿態

沒有,他緩緩地拉開另一邊,沒有

他接著再拉開旁邊另外一扇

那扇櫃門一打開,他立即看到一部手推車被人用繩子綁在櫃子里面固定的不鏽鋼管上,這不鏽鋼管原本的用途應該是掛衣服的,不過因為房子沒有主人,所以空著,現在被人綁了一架手推車

"阿墨,在這里"諸葛珣把另外一邊的櫃門也打開,他轉頭朝著外邊叫道

他的聲音剛落,凌殤墨的身影就出現在房門口,他大步跨了進來

"你有沒有碰到?"凌殤墨指指那部手推車

諸葛珣立即給他一個鄙視的眼神,一副你當我傻子的不屑神,"沒有"

"很好"凌殤墨還是冷冷的點頭,接著掏出電話打給方展鵬

方展鵬聽了立即道:"我現在就過去"

沒多久就傳來一聲急促的刹車聲,跟著方展鵬領著鄭智薰走了進來,"凌sir這里交給我們"

其他的法證人員由周文傑帶領趕回法證部檢驗證據去了

方展鵬和鄭智薰帶上手套心的把手推車放了下來,在上面收取指紋等證據,接著方展鵬還在上面取了一點東西做血液測試

"方sir有反應"鄭智薰一直眼也不眨的盯著那試管,一看試管里面的水變成粉色,她立即歡喜的大叫

而凌殤墨和諸葛珣立即圍了過來,凌殤墨握了握拳頭,心里暗喜,終于有進展了,他有點心急的問道,"是不是這車子上有血?"

"是的,經過血液測試,這里有血液反應,但是還不能確認是人還是動物,要回去才知道,不過已經可以確認這手推車拉過留著血的物體"方展鵬一邊,一邊在手推車上撒上一種不知名是噴霧,看到凌殤墨疑惑的看著他

他解釋,"這個是血液痕跡還原,只要不是用過化學物品來清洗,可以還原什麼地方有血跡"

隨著時間的過去,還真的在手推車上還原了幾個地方,而之前他們兩個已經在上頭搜證了,也提取了手指模,也不怕被破壞

跟著方展鵬再詢問了一下凌殤墨,知道凌殤墨的懷疑,他想了想,"我在這個屋里發現除開那老婦人和鍾澤海外還有另外一個人的指模,如果在這車上還找到同樣的,那麼你的懷疑就有可能成立,我會盡快給你答案的"

罷方展鵬和鄭智薰了幾句,再看看一樓其他房間還有什麼證據,就跟凌殤墨告辭

那邊李青山早就從二樓下來,因為二樓沒有發現,而他又聽找到的證據,當然好奇了,之後也聽到凌殤墨和方展鵬的話,他想了想道,"阿頭前一段時間不是一直大雨嗎?路上比較泥濘,如果有汽車從這里載尸體到飛鵝山,一定會留下痕跡的"

凌殤墨想了想,這里外邊的路泥路較多,一連幾天的雨水,泥土濕潤,跟著就是晴天,或許還真的有機會留下痕跡,這麼一想,他立即讓李青山打電話給方展鵬,讓他先不要走

而那邊已經開車到村口的方展鵬接到電話,差點暴走,一會之後他臉色陰沉的走了回來,"阿sir麻煩你們想清楚還有什麼遺漏的,否則就算再有發現我也不回來了"

不過他這也不過是氣話,不能當真,要是有證物,他不可能不回來,當即李青山笑容可掬的連連告罪,還自告奮勇的出去買水請他們喝,才把方展鵬和同樣黑著臉的鄭智薰逗笑了

不過方展鵬了氣話之後,也恢複專業精神,他想了想點點頭,"這個很有可能,不過外面那麼黑怎麼找?"

就算要找附近的車痕也要看到見才能找啊,黑不溜秋的怎麼看?

不過他也想到早一分鍾找到證據,也能早一分鍾找到凶手或者幫凶,只是他們現在人少和沒有照明想幫忙也幫不了啊

"這個不難"凌殤墨想了想立即打了幾通電話,還真的沒過多久就有警員帶著探射燈和一堆警員過來

"你們從這里為中心,以探射燈能砸到的地方心尋找,看有沒有車輪胎的痕跡,注意一點盡量不要破話,現在天色較黑辛苦你們了"凌殤墨有條不紊的安排道,接著轉頭看向方展鵬,"方sir有什麼補充嗎?"

"拜托盡可能找原本的車輪胎痕跡,這個很重要,每一個牌子的輪胎都有它們獨有的痕跡,如果有比較全的輪胎痕跡,那麼他們取證的時候也就比較容易了"方展鵬想了想拜托道

每個牌子的汽車他們所用的輪胎一般都固定的,除非車主的輪胎壞了,換其他的牌子,否則他們按照這些輪胎的痕跡就能找到是那一款的汽車

雖然不能保證一款汽車用一款的輪胎,但是那樣也能縮范圍,所以方展鵬拜托他們

"方sir我們會盡量尋找和不踩到那些痕跡的"那些警員連忙保證

于是他們成扇形散開,放射式的從樓房往外尋找,凌殤墨在他們身後叫道:"盡量早那些干枯和較深的痕跡"

今天來的汽車也不少,不過還好他們來的時候已經知道這里是案發現場,所以車子停的都比較靠後,而且他們的車痕比較淺和還是可以區分的

當下警員們都彎腰低頭心的查看起來,凌殤墨和方展鵬也各自尋找了一個方向一同檢查起來

閑著沒事的諸葛珣也都檢查起來,就在這個時候吱的一聲,又有一道刹車聲在外面響起,眾人頭探頭看了過去

被那麼多人注視著,還全部是清一色的警員,使得下車的蘇凡也不由的緊張起來

因為緊張他差點把手里的飯盒打翻,"阿珣,我買了飯盒,快過來吃,咦,他們呢?走了?"

他一邊走一邊看了一下,只見只有凌殤墨和方展鵬,還有一個在當後備的鄭智薰在他疑惑的問道

"他們送證物回去檢驗了"諸葛珣簡單的解釋

"那這些飯盒怎麼辦?我買了他們的份"蘇凡還以為他們要弄很久,所以很早之前就出村去買飯盒去了

"這個不用擔心"諸葛珣笑著走向凌殤墨,"阿墨,我朋友買了很多飯盒,你問問看他們那個沒有吃晚飯的,讓他們過來吃"

想必他們都是臨時叫回來幫忙的,肯定來不及吃飯的,讓人餓著肚子干活,他們也不好意思

凌殤墨看了一下蘇凡提著的十幾二十個飯盒,接著拍拍手,"各位伙計沒有吃飯的都過來吃,吃飽才有力氣干活,方sir和鄭sir你們也過來吃"

那些警員還有方展鵬聽了想了想,也對,等下還不知道要找到什麼時候,于是他們留下一半的人繼續找,一半的人先去吃,吃完再換另外一批,而凌殤墨親自拿了兩個飯盒遞給方展鵬和鄭智薰他們

蘇凡機靈,他數一下人數,看著還差兩份,他立即道,"我立即出去買兩份過來"

"不用了,雞腸他們也快回來了,我讓他們帶兩份回來就可以"凌殤墨聽了蘇凡的話,怎麼好意思讓他再跑一次呢

"我還不餓,先給他們用"諸葛珣把手上蘇凡特意留給他的燒鵝飯遞給凌殤墨

頓時惹來蘇凡哀怨的眼神,"這是我特意買給你的,你不是想吃燒鵝飯嗎?"浪費他的一番苦心

"呃,這個什麼時候吃都行,你的心意我領了,嗯,先給他們用好不?"諸葛珣眨了眨眼裝出一副祈求的可愛模樣

蘇凡連忙用手擋住自己的眼睛,"你這麼看著我叫我怎麼硬下心拒絕啊,不帶這樣玩的"

他委屈好不

諸葛珣一聽到他的話頓時笑了,立即把手里的飯遞給凌殤墨,"阿墨這個給你"

"我等下再吃,讓他們先吃"因為聽還差兩份,凌殤墨也不好吃,早就把自己的也讓出來,現在看到諸葛珣也不吃,他就不可能吃了,于是把那盒燒鵝飯放到那些飯盒的最上面

很快那些警員都吃飽也喝了李青山買回來的清水後,又接著投入尋找證據的行動中

他們搜尋的范圍越來越大,也越來越遠,還好他們帶來的探射燈夠多,也拿來夠長的電線,當他們尋找到家里那棟樓兩百米遠的時候,還真的給他們找到一條比較深的車胎痕跡,還有兩道比較的痕跡

"凌sir,方sir這里有發現"

發現的警員大聲叫道

凌殤墨和方展鵬立即趕了過去

諸葛珣想也不用想的跟上去,當然還有好奇的蘇凡也跟上

"咦,這很像那手推車的痕跡"諸葛珣站在已經蹲下的凌殤墨的後面,用手比了比那兩道比較的輪胎痕跡

"對,這個很像"凌殤墨也點頭

方展鵬一邊取證印下那邊的車胎痕跡,一邊讓鄭智薰也印下那兩道的痕跡

當車輪痕跡都取證後,方展鵬立即拿了那兩道的輪胎痕跡回到屋里,和屋里的手推車輪胎比了比

比對了一下輪胎的厚度和兩道痕跡的距離,他興奮的點頭,"不錯,輪胎痕跡一樣,兩道輪胎痕跡的距離也是一模一樣,如果沒錯,這手推車肯定出現在剛剛那個位置,而且照留下的深度,當時手推車上肯定裝了大概一百五十斤左右的東西"

"鍾黃海不就一百五十斤左右嗎?這會不會就是……"李青山有點猜疑有不敢肯定的道

"還有鍾澤海也差不多這個重量"凌殤墨雖然穿過來不久,但是一直細心謹慎的他,做的資料也不少

"方sir,凌sir還找到一只鞋印,我已經印了回來,按照鞋印推測,這人大概五尺九寸,就是大概一米七五那樣,噢,對了和李sir差不多"鄭智薰解了一下害怕大家一時不知道是多高,掃了眾人一眼,就落在李青山的身上

李青山目光微閃,有點疑惑的問道:"看鞋印還能猜出人的大?有人的腳不是特別大的嗎?有人的腳特別,這個怎麼能成立?"

他還特意脫了鞋子在那鞋印上比對一下,"看,這個人的腳明明比我還大,難道他不會是高點的人嗎?"

方展鵬聞呵呵的笑了出來,他沒有解釋什麼,不過看他那笑意就知道他在笑李青山的無知了

諸葛珣在旁邊翻了一個白眼,"鞋印的大不過是一個側面,但是如果鞋印的面積乘以留下的深度,一般是可以推算出這人多高多重,還有這個人的走路姿勢都能看出,就像剛剛那手推車的車輪子,就憑它留下的痕跡,就能推斷它載了多少重量的物體,這個是很簡單的公式推算"

"喲,這兄弟不錯,我們法證部正需要人員,想不想來試試?"方展鵬一聽眼眸熠熠閃閃,一副求才若渴的盯著諸葛珣

卻不想諸葛珣搖了搖頭,"法證部就不想去了,如果重案組收人,我還真想去試試"

"誒,重案組槍林彈雨的,還要日曬雨淋,還要二十四時待命,沒日沒夜的,你還是不要去,來我們法證部多好"方展鵬怎麼舍得人才流失呢,繼續挽留,順便還打掉諸葛珣去重案組的念頭

卻不想諸葛珣搖搖頭,"這個我知道,但是法證部太平淡窩囊了,沒什麼刺激,還是重案組好,再我又不是娘們,熬點夜也不怕"

卻不想他才完,不但鄭智薰叫嚷,就連淡定的李青山也起哄,"你雖然不是娘們,但是你比港姐還要漂亮,我怕你要是來當警員,不用指揮交通了,不用潛伏了,肯定會造成公路癱瘓的"

因為看他的人肯定不少,他怎麼潛伏?

旁邊圍觀的警員不約而同,就連聽命令也沒有這麼齊的點頭

諸葛珣再次郁悶了,想不到重生一次,還是拋不掉那傾城的臉蛋,嗚嗚……

凌殤墨是最知道諸葛珣的,當即他笑著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你該興幸這里頭發可以剪這麼短"

也不想想在大興的時候,頭發不能剪短,很多時候還給人以為他是女扮男裝來調戲,不過那些敢調戲他的人都被他打的回去躺了兩個月才能下床

諸葛珣委屈的瞪他一眼,你這是落井下石還是幸災樂禍?

凌殤墨好像明白他那一眼的意思,非常難得的開懷大笑

眾人一看諸葛珣那委屈的臉色,也明了他肯定又被打趣了,也跟著呵呵的笑了起來

"不理你們這群沒人性的"諸葛珣悻悻的轉身走了出去

跟著他們再心的確認一次,再也沒有找到什麼的證據後,看著大家也累了一個晚上,于是凌殤墨拍拍手掌,把大家召集在一起,"大家辛苦了,今晚的宵夜算我的,我們收隊一起去吃宵夜好不好"

"嘩,凌sir,verygood"

上篇:012 新的疑點     下篇:014 逮捕疑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