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致命嫡女 第三百一十五章 綠茵山莊  
   
第三百一十五章 綠茵山莊

先祖的百歲誕辰的第二天,迎來了這一年的第一場雪,雪是半夜下的,到第二天一早,喬語嫣起床一,外面已經銀裝素裹.+內容更新速度比火箭還快,你敢不信麼?

"王妃,下雪了,這是今年的第一場雪,外面可冷了,您要不要穿多一件棉襖?"從外面搓著雙手進來的日梅到喬語嫣還是如昨天一般,只穿了一件鑲了狐狸毛邊的長衣,立即勸道.

"對啊,外面可冷了,王妃您還是多穿一件吧."同樣從外面把早膳提進來的青葉也勸道.

"好了,等出去我再穿,在屋里不是有地龍嗎?能冷到那里去."喬語嫣擺擺手,屋里這麼暖和的地方,她可不想穿成一個粽子那樣,那樣想活動活動也不方便.

"王爺呢?"喬語嫣用青鹽刷了牙後問道.

"王爺去晨練了,還今天有事要早出去,一會就直接出去,不回來用早膳了,讓王妃不要等他."月梅一邊幫喬語嫣梳順頭發一邊回道.

呃,這麼冷的天一樣晨練?好吧,她想不佩服都不行,喬語嫣不得不承認她比不上甯輕玥,她就無法做到風雨不改的去晨練,但是甯輕玥做到了.

不過她一想到接管中饋之後,她再也不能睡懶覺,就連現在那麼寒冷的天氣,她一樣要爬起來,她就痛苦不已.

唉唉,真不知道那些人為什麼那麼喜歡權利,權利有什麼好的?

就如當皇帝,著是風光,萬里河山掌握在手中,但是他生活的地方卻只有一個皇宮,就算有萬里河山,但是他能隨意的去游玩嗎?

他有時間去游玩嗎?

不錯,他是最高掌權者,什麼都是他了算,一切都得聽他的.

但是他能隨意離開自己的崗位嗎?

答案是不行!

當官不管是文官還是武官,都還有休沐的時間,但是皇帝沒有.

如果皇帝有那麼一天不上朝,除非是真的病的起不來.

否則等著討伐他的就是,沉迷女色,不理朝事,不是一個明君等等,把你得愧疚不已,好像自己犯了十惡不赦之事,乖乖的繼續每天五更就上朝,三更還不能睡,兢兢業業繼續批閱那永遠也批閱不完的奏章,所以當皇帝也不是一個很好的活.

真不知道他們為什麼為了這個寶座,處處籌謀,處處算計,就算肝腦塗地,血流成河,弑兄殺父也在所不辭.

就如現在,不過是王府的中饋,老王妃他們就想方設法的想得到,但是得到了有什麼好處?

不過她也不能不去爭回來,因為這個本身就是她的位置,而且她可不想自己每天都要別人的臉色生活,或許這個就是這個位置的唯一好處.

想清楚這一切,喬語嫣呼地舒了口氣,好吧,為了自己不用別人臉色,自己就累一點吧.

喬語嫣垂頭喪氣的低頭有一口沒一口的把幾個水晶餃子和一碗燕窩羹吃進肚子里面,就由得日梅為她披上一條狐狸毛的披風,出門往議事廳而去.

當喬語嫣著眼前"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的美麗景色後,她郁悶緒色一掃而空,人也變得振奮起來,再也不覺得一早起來是件受罪活了,而她一直興奮高興的緒,持續到見完管事後,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因為那些管事回報上來的消息她非常的不高興.

什麼叫采買的買來的都是次貨?

什麼叫庫房的數量不對?

什麼叫干貨都短缺?

什麼叫生黴報廢不能用?

……

管事每報告一樣,月梅就記錄一樣,等她們都稟報完後,喬語嫣的臉色已經陰沉的宛如鍋底了.

"到底怎麼回事?你們給我,為什麼會這樣?"喬語嫣坐在鋪了厚厚墊子的太師椅上,右手在扶手上很有韻律的輕敲著.

接著那些管事一個一個的詳細報告起來.

原來都是之前那些管事中飽私囊,以次充好,或者貪墨公款,中飽私囊,所以再她們接手後,那些賬目都對不上,所以她們都在今天向王妃喬語嫣哭訴.

喬語嫣左手撐在扶手上,拖著下巴微勾唇角的聽著那些管事做報告,眼底一抹銳光極速閃過,跟著恢複沉靜無波,神也變得越發的慵懶.

只是月梅等人知道,喬語嫣不像她所表現的那麼慵懶,而是宛如一只等待最好時機獵殺獵物的獵豹,隨時准備一擊即中,一招斃命!

等她們都彙報完畢,喬語嫣勾了勾唇角,一抹笑意在唇角浮現,"月梅."

"是王妃."月梅從身後拿出一本冊子,"廚房的管事有變動,廚房庫房的差錯,只要核實和廚房等人無關,這些數據王妃了可以免了,從新開始.王妃了只要是以前管事經手的數據,可以重新核對,按照重新核算的記賬,之前的王妃都免了,但是你們這些一直沒有變動的,王妃給你們時間好好整理好賬目再來稟報."

"如果是真的虧損的,我可以免了,但是如果不是真的虧損的,我想不用我你們也該知道怎麼辦,我再給你們一天時間,等你們搞清楚了,再來彙報,你們還有事要忙,今天就到這里散會."喬語嫣施施然的完就帶著月梅等揚長而去.

而留在那里的管事立即一副天塌下來的沮喪表,個個怨聲載道,不過有些一直兢兢業業的則一點哀怨的神色也沒有,她們自問沒有貪墨府中的任何一針一線根本不怕喬語嫣來查賬.

而她們的賬目也沒有出錯,不需要擔心.

"你們還不回去想辦法填補空缺,還在這里做什麼?嫌時間多嗎?"不知道誰喊了一句,那些垂頭喪氣的管事一窩蜂的湧了出去,回去想辦法填補虧損去了.

對于她們的一舉一動都在喬語嫣的嚴密監視下,對于那些管事有沒有貪墨喬語嫣也了如指掌,對于那些只是貪,和大貪,她也心中有數.

對于那些一直兢兢業業沒有貪墨的,她准備重賞,而那些貪又能補上來的,她不准備追究,但是對于那些大貪又無法填補空缺的,她准備嚴懲不貸.

她一邊想,一邊做好記錄,准備明天就按照這個來整頓王府的事物.

不過她給那些管事一個改正的機會,那就是給她們寫保證,保證絕對不會再犯,並且讓她們分期償還所欠的公款,如果到期還不能償還,那麼就不要怪她了.

而那些得以逃過一劫的管事們都感激流涕的叩謝喬語嫣,表示不會再犯.

而那些收到獎勵的就更是抱著絕對的忠心跟隨喬語嫣.

而那些填補上去,沒有受到責罰也沒有收到獎勵的,到那些得到如此豐厚的獎勵的,也更加用心的辦事,期望下次得到獎勵的是她們.

因為喬語嫣想到一個獎勵辦法,那就是每月那一名管事完成的最出色,她會獎勵最多.

接著遞減,只要不犯錯都會有獎勵,就連一般的下人也一樣,另外還有一個季度獎勵,半年獎勵,年度獎勵,誰得到年度獎勵成為最出色的管事,和下人的,她都會給予更多的獎勵,和升職,甚至給她們出府或者到外面當掌櫃的機會.

所以這一系列的獎勵一出台,整個王府轟動了,也挑起她們前所未有的積極性.

這些獎勵是針對全王府的,可不單單是後院,所以整個王府呈現一片和樂融融,欣欣向榮的繁榮景象,而圈王府的下人也從來沒有的那麼齊心,等到過年的時候,喬語嫣已經真正的把整個王府收複,整個王府呈現一個嶄新的面貌.

全王府的人,都萬眾一心,前所未有的齊心,而當甯輕玥得到這些消息後,他笑了,他就知道沒有什麼難的了喬語嫣的何況只是一個王府.

不過當把王府變成固若金湯的城堡後,喬語嫣又無聊了.

唉,真沒有一點挑戰難度,因為現在的王府已經不需要她再每天一早去開早會,就算她不在府里,王府也會有條不紊的運作,根本不需要她操心,所以她現在很無聊.

就算要忙著置辦年貨,那也是管事們的事,和她無關.

對于她的無聊甯輕玥在眼里,這天正好他休沐,他一早晨練完畢後,對著有氣無力的趴在桌子上的喬語嫣笑道,"今天我休沐不用上朝,不如我跟你到綠茵山莊玩玩?"

"好,好."喬語嫣高興的立即跳了起來,不過轉眼她又趴回桌面上,"你真的有空?不會半路又接到什麼報告又去忙了."

因為接近年關,朝廷更忙了,因為朝廷也要休朝的,所以有很多的事要安排,要處理,甯輕玥經常的休沐,但是不到中午又有急事把他招了回去,所以喬語嫣才不怎麼相信甯輕玥今天能陪她玩上一天.

"真的,我保證,今天不管是誰來找我,我都不回去,都陪你怎麼樣?"甯輕玥就差要舉手發誓了.

到甯輕玥這麼鄭重的做保證,喬語嫣半信半疑的點頭,"好吧,暫且信你,不如我們現在就出發?"

她歪著頭目帶祈望的望著甯輕玥,那模樣就像一只等待主人獎賞和主人帶出去溜達的狗.

"好."甯輕玥了不由莞爾一笑,寵溺的摸摸她的頭.

喬語嫣聞雙目一亮,臉上是好不掩飾的歡喜,不過她接著又不滿的睃了甯輕玥像摸孩的大手,不過最後還是什麼也不,笑盈盈的拉著甯輕玥的手往外快步走去,"你的現在就去,來人備馬車,快點,對了,要一般的馬車."

日梅有點不解的皺眉,什麼一般的馬車?"王妃?"

"快去准備,就是不要帶有王府標志的馬車."月梅連忙推了推日梅.

喬語嫣聞立即肯定的點頭,對,她的意思就是不要帶有甯王府標志的馬車,那樣就算他們出城,宮里或者城門的侍衛也不會到,那麼他們想找甯輕玥那就有點難度,那樣他們不就可以玩的久一點不被發現?

不過往往希望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這是後話.

甯輕玥聞抿嘴一笑,對于喬語嫣的詭計,他可不准備拆穿,讓她高興高興好了.

只是喬語嫣忘記了,守城的可是五皇子諸葛奕這個九門提督所管轄的,他的人會不認識她和他嗎?

出城門的時候可是要檢查的,雖然出城的檢查不是那麼詳細,但是還是需要查是什麼人出城的,他們一掀開布簾,不就到他們了嗎?

那麼他們換不換馬車又怎麼樣?

不過甯輕玥可不准備告訴喬語嫣這個,就讓她高興一下好了.

喬語嫣拉著甯輕玥跨出房門的時候,不覺的掃了甯輕玥的衣衫一眼,再低頭自己身上的衣服,還好,不算太華麗,應該不會很搶眼的,但是模樣……

咳咳,不是她自誇,京城里有幾對象他們這般的?

太過搶眼了,于是她立即把甯輕玥扯了回來,"跟我進去一會,你們先去准備馬車."

完喬語嫣就拉著甯輕玥走回房里,跟著把甯輕玥拉到一張太師椅上坐好,而她則快步走進里屋一會之後出來,就站在甯輕玥的雙腿之間,在他的臉上一陣搗鼓.

甯輕玥感到好像有什麼覆蓋在他的臉上,他不由挑了挑劍眉,來她是要幫他易容了.

不過當他的目光落在眼前的美麗風景時,他那里還有心管喬語嫣在他臉上搗鼓什麼,他的一雙手一只很自動的環抱在喬語嫣不盈一握的纖腰上,一只手偷偷的從衣擺低下往上潛了進去.

甯輕玥的手一直都是溫熱的,所以他溫熱的手沒有帶給喬語嫣什麼刺激,不過喬語嫣怕癢,所以他的手才落在比豆花還要滑溜的肌膚上時,喬語嫣就身子一震,她皺眉低頭,嬌嗔了一句,"別鬧."

如果她不這麼著臉嬌嗔那麼一句,直接把甯輕玥的手拍下來,或許甯輕玥還會乖乖的住手,而她這麼嬌嗔一句,那嬌滴滴的模樣更像欲拒還迎,甯輕玥的手攀爬的更快了,很快就爬到那一抹柔軟上面,喬語嫣的身子頓時軟成一灘水……

等他們再次易容好出門時,已經到了辰時正.

喬語嫣他們沒有帶什麼人,就她跟甯輕玥和同樣改變妝容趕馬車的追風,三人一同出了城.

月梅和日梅,還有逐月則換了下人的衣服,各自騎著馬出城,等在城門外十里的地方,和喬語嫣他們會合之後,一同往綠茵山莊疾馳而去.

綠茵山莊雖然改成神算門的門址,但是最里面的一個院子還是保留成原來的模樣,還禁止他人進入,因為這是留給喬語嫣這個門主住的.

所以他們的馬車徑自駛進里院.

因為他們是突如其來的,所以等莫語收到消息來大門迎接的時候,還怪罪的捶了甯輕玥的肩膀一拳,"你好啊,來的時候也不會早點通知,讓我好大開大門迎接啊."

喬語嫣挑眉,"你現在不是大開大門嗎?"

她揚揚下巴,示意莫語早就大開的莊門.

莫語:"……"他被噎的不出話來,不過他專門往大門去,好像還真的是大開大門.

呸!他的意思不是這個啊,他現在雖然是大開大門迎接,但是那個可是得到通知他出來迎接的,而不是一早等在門口,這是兩回事好不好?

不過不等他哀怨完畢,喬語嫣已經指揮追風駕車進去了.

喬語嫣坐在馬車上,不再有什麼顧忌掀開車簾,打量改裝後的綠茵山莊.

綠茵山莊經過她的布置,已經是一座比皇城還要固若金湯的城堡.

因為她布置了一個防禦型迷幻陣,一個攻擊型的九宮八卦陣,這時綠茵山莊好像沒有啟動陣法,就連迷幻陣也沒有開,這是怎麼回事?

"莫語,這……"她比一比眼前的景色,是因為她來所以沒有啟動好讓她清楚,還是有其他的原因?她等莫語給她一個答案.

跟在馬車外邊的莫語怎麼可能不知道喬語嫣的是什麼意思呢?不過他剛剛還歡喜的神頓時一暗,好像有什麼難之詞一時不知道怎麼.

"這陣法是我破話的,不關我哥哥的事,有事來找我!"就在莫語不知道怎麼的時候,從前方傳來一道帶著濃濃挑釁意味的冷語.

這個聲音不就是……喬語嫣望向甯輕玥,甯輕玥很淡定的點頭.

不錯這到冷然的聲音正是莫語那在第九局當殺手的妹妹莫淺語!

來還真功夫不負有心人,被莫語勸了回來,不過最大的原因是祁然會去西楚了,所以莫淺語才回來的.

------題外話------

感謝yao隨心親愛的一張月票,麼麼噠.

感謝9790222親愛的四張月票,麼麼噠.

本由首發,!

上篇:第三百一十四章 驅逐西府劃清界線     下篇:第三百一十六章 語嫣沒臉見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