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致命嫡女 第三百一十六章 語嫣沒臉見人了  
   
第三百一十六章 語嫣沒臉見人了

對于那些倨傲狂妄之人,你要比他還要傲慢還要狂妄才能收複他,而喬語嫣現在對這個莫淺語有了很大的興趣,她憑什麼破她的陣法?那可是能阻擋十萬精兵的九宮八卦陣啊,單憑她一個破陣?打死她也不相信.穿越更新首發,你只來+

除非她懂得陣法?不過她要是懂陣法,根本不用破壞陣眼就可以出來的.

難道是莫語放水?來是了.

她向甯輕玥點頭示意,我們下車,甯輕玥挑了挑眉,不過也沒有問什麼,跟著喬語嫣下了車,非常安分的站在喬語嫣的身旁.

"噢,你破的陣法?"喬語嫣目光睥睨的由上至下的掃了她全身一眼,很不相信的撇撇嘴,不屑道,"就憑你能破陣?不會是莫語故意放水吧?"

著她把目光投向站在一旁不知道該怎麼辦的莫語.

卻不想莫語聽到她的話後,頭立即低了下來,一副訕訕的表,他偷偷的瞟喬語嫣一眼,她怎麼猜到的?還真神了.

不錯,莫淺語之所以能夠破陣,確實是因為莫語放水.

不久前莫淺語回到綠茵山莊,這時的綠茵山莊已經有了喬語嫣布下的陣法,所以在外面沒有出什麼不同,但是如果侵入內部,沒有熟悉的人帶路,就會迷失在迷幻陣里面.

而莫淺語對于這迷幻陣十分的不起,非要進去試試,還不等莫語答應,就自個沖了進去,卻不心引發了迷幻陣中另外一個九宮八卦陣,而她偏偏還闖進死門.

如果是其他的休,生,傷,杜,景,驚,開各門,不管是任何一個門,莫語都還有機會進去把她帶出來.

她偏偏闖進去的是死門,要知道九宮八卦陣可是一個變化萬端,變化繁多的陣法,就算是十萬精兵也能困住,甚至可以讓十萬精兵全軍覆沒的大陣.

當陣法被發動的時候,就算懂得陣法的莫語也是不敢擅自闖入的.

而莫淺語被困的時候,想蠻橫破陣,這樣反而把九宮八卦陣激活了,自個開始反擊,這樣一來就算莫語親自出馬也救不了莫淺語,眼莫淺語就要困死在陣中.

好不容易才把妹妹找回來的莫語怎麼可以眼睜睜的著妹妹被困死呢.

于是他進去進了陣中把陣眼破壞了,才把九死一生的莫淺語救了出來.

而也因為他把陣眼破壞了,而且這是一個疊加的陣法,他莫語一時也弄不好,所以就變成喬語嫣現在到的一幕.

喬語嫣不屑睥睨又不起的眼神令莫淺語差點跳了起來,她深呼吸的忍下怒火,不屑的撇撇嘴,"就憑我又怎麼樣?這樣的破陣我隨手就能破了有什麼了不起."

其實性格一直冷然淡定的莫淺語根本不會讓人隨便就惹的火冒三丈的,之所以她這麼的針對喬語嫣,那是因為莫語一直在她的面前喬語嫣多好,多本事,武功多厲害.

而她一直在第九局中就是出類拔萃,人中龍鳳,都是一直被人贊賞的,現在聽到自己最親的親人一直表揚另外一個人,開始她還能平心靜氣的聽他的話,但是當聽到莫語要她學學喬語嫣的時候,她的怒火爆發了,所以才在盛怒之下闖進陣中,把九宮八卦陣激活了,才有了後面的事.

"呵呵,如果沒有莫語毀了陣眼,你早死千百回了.怎麼不憤氣?"喬語嫣不屑的譏諷,在到莫淺語瞪圓雙目瞪著她時,她挑釁道,"那要不要打個賭?"

"打什麼賭?盡管誰怕誰啊."莫淺語可不是被嚇大的,她雙手環胸倨傲冷峻的問道.

"就賭你根本闖不出我的陣法,我也不用再擺什麼九宮八卦陣這樣的大陣,我就擺個三才陣,不對,擺個簡單的鴛鴦陣好了,敢不敢賭?輸的無條件跟隨贏的人一年時間,怎麼樣?"喬語嫣繼續裝出一副囂張得瑟的得意面孔,睥睨的望著莫淺語,那目光就像沒種的孬種般鄙視.

莫淺語如何受的了,當即被激怒了,"賭就賭,誰怕誰啊.不過你要是輸了怎麼辦?你可以跟我一年嗎?"

著她望向甯輕玥,意思是你還有一個王爺相公,你真丟的開?再王妃這個身份也不容許她離開一年那麼久.

"我不會輸的,你不用擔心."喬語嫣非常自信的笑道,"若是真的輸了,你也不用擔心,他會答應的."著喬語嫣對著甯輕玥眨眨眼,甯輕玥很配合的點點頭.

雖然不知道喬語嫣為什麼會這般的挑釁,和故意激怒莫淺語,但是甯輕玥知道喬語嫣肯定有他的原因,所以他不動聲色的配合,和攔住欲阻止的莫語,他按住他的肩膀讓他動憚不得,也不出話來,在外人來,還以為甯輕玥和莫語感多好,勾肩搭背的,卻不知道是莫語被甯輕玥制住了.

"莫語幫我找十二個人來."喬語嫣聽到莫淺語答應立即轉頭對著莫語道.

甯輕玥這個時候施施然的收回手,而一直不能動彈和不能話的,正要暗示他不能動,叫不了人的時候,卻猛地發現自己能動了,他轉頭狠狠瞪了甯輕玥一眼,等著,以後我會報仇的.

甯輕玥無所謂的眨了眨眼,盡管放馬過來,我等著.

"王妃你要什麼樣的人?守衛行嗎?"莫語原本就欲離開叫人,不過不知道喬語嫣要什麼人所以又停下步伐.

"可以,就要守衛就行."喬語嫣無所謂的點頭,只要懂一點武功就行.

聽了喬語嫣的話後,莫語立即吹了一聲口哨.

哨聲剛落就到不遠本來十幾個人,"莊主,有什麼吩咐."

"是甯王妃找你們,你挑十二個人出來聽甯王妃吩咐."莫語指了指其中一名男子,這名男子是這一隊的隊長.

聽了莫語的話,那名隊長立即挑了十一個人,包括他自己一共十二個到喬語嫣的面前,等候喬語嫣的吩咐.

喬語嫣也不避開莫淺語他們,當著他們的面在地上畫出他們該站的位置,還簡單了了一下陣法的變動,之後才詢問他們,"這就是鴛鴦陣,你們都明白了嗎?如果不明白我再一次."

為了加深印象喬語嫣還是跟他們再一次.

這鴛鴦陣的陣形以2人為一隊,最前為隊長,喬語嫣就讓那名隊長跟另外一名身材結實高大魁梧的守衛擔任.

在前面的這兩個人是起到阻攔的作用的,所以喬語嫣讓他們找來盾牌拿著.

其實真正的鴛鴦陣是用于戰爭當中,前面兩個人一人執長牌,一人執藤牌.

長牌手執長盾牌遮擋敵軍的箭矢,長槍等,而藤牌手執輕便的藤盾並帶有標槍,腰刀,長牌手和藤牌手主要掩護後隊前進,藤牌手除了掩護還可與敵近戰.再二人為狼筅手執狼筅,狼筅是利用南方生長的毛竹,選其老而堅實者,將竹端斜削成尖狀,又留四周尖銳的枝枝丫,每支狼筅長3米左右,狼筅手利用狼筅前端的利刃刺殺敵人以掩護盾牌手的推進和後面長槍手的進擊.接著是四名手執長槍的長槍手,左右各二人,分別照應前面左右兩邊的盾牌手和狼筅手.

再跟進的是兩個手持"鏜鈀"的士兵擔任警戒,支援等工作.如敵人迂回攻擊,短兵手即持短刀沖上前去劈殺敵人.各種兵器分工明確,每人只要精熟自己那一種的操作,有效殺敵關鍵在于整體配合,令行禁止.最後一名是伙夫.這就是最原始的鴛鴦陣.

現在喬語嫣運用這個陣法不是對付大軍,而是對付莫淺語一個人,所以她簡化了,就讓他們使用自己就手的兵器.

不過她還是需要他們明白自己的分工,該自己上前的時候就上前,該後退的時候就後退,這才能起到作用.

因為這個陣形變化靈活,還可以根據況和需要變縱隊為橫隊,變一陣為左右兩陣或左中右三陣.當變成兩陣時稱"兩才陣",左右盾牌手分別隨左右狼筅手,長槍手和短兵手,護衛其進攻;.

當變成三陣時稱"三才陣",此時,狼筅手,長槍手和短兵手居中.盾牌手在左右兩側護衛.這種變化了的陣法又稱"變鴛鴦陣".

所以喬語嫣才從三才陣,五行陣當中挑了這個陣法,就算這些守衛只是一般的守衛,在他們相互配合,相互幫助之下,就算敵人比他們強大百倍,他們也能把他拿下.

到喬語嫣沒有避忌的當做她的面解釋,莫淺語非常生氣的握了握手,好啊,既然你不起我,我定要你好好瞧瞧,當即她也用心的聽喬語嫣的解.

卻不想這麼一聽,她就為喬語嫣的博學而折服,雖然沒有親自領略這樣的陣法,但是到不過十二個人就能變幻出這麼靈活的陣法,她也不得不佩服,不過她表面卻半點不顯.

等他們都聽明白她的話後,喬語嫣拍了拍手掌,"好了,開始."

她完就退回甯輕玥的身旁.

甯輕玥有點擔心的低聲問道,"這個莫淺語的武功不弱,他們可以嗎?"

"他們的武功就算一起上也不是莫淺語的對手,但是只要他們配合得宜,就算莫語兩兄妹一起上,也闖不過這個鴛鴦陣的."喬語嫣非常自信的笑道.

而那邊莫淺語也不急著功陣,反而等那些守衛都站好和准備好之後才攻陣,她可不想給喬語嫣找到一個,他們還沒有准備好,你就攻陣,輸了也不算的借口,"你們准備好了嗎?"

"准備好了,請攻陣!"那名隊長很有禮的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莫淺語也知道這些守衛的功夫的,所以她並沒有用盡全力,只不過用了五成的力道去攻擊.

卻不想那些守衛對于陣法的運用,雖然只是初學,但是卻很有頭腦,前面的隊長用盾牌攔阻的時候,後面兩人沒有閑著從旁邊攻擊莫淺語.

而再後面跟著的四個人更是做到保護,警戒,支援,只要莫淺語避開前面使用盾牌的兩個人攻擊向後面兩個人時,他們就會沖上來保護和攻擊,而前面的隊長和另外一名使用盾牌的也會抽出兵器襲擊莫淺語.

所以就算他們的武功比不上莫淺語,但是在他們相互照應,相互支援,配合默契的行動下,莫淺語還真的攻不進來,甚至有幾次還差點被他們傷到.

喬語嫣在解釋的時候,莫淺語是知道陣法的變化的,但是實際上她就算知道,就算拼了全身的力量,盡自己最大的可能還是攻不進這個鴛鴦陣,更不用破了.

喬語嫣站在一旁,突然坐了幾個手勢,那十二名守衛立即變陣,四人一組,變成三才陣,以三角形把莫淺語困住.

他們每個陣都有各自防禦和支援的功能,假如莫淺語攻擊其中一個陣,兩外兩個立即前來支援,支援之人也不用擔心莫淺語會以他們為目標,因為他們這一組人,有兩個支援了,那麼另外兩個一定是防禦,預防莫淺語攻擊的.

所以在這樣緊密配合之下,莫淺語攻擊了好久都沒有辦法闖出來,一時間雙方對持起來.

假如這要是真的連兵器也按照真正的鴛鴦陣的配置來准備,早就分出勝負,早就把莫淺語打敗了,沒有武器的配合,這個陣法的威力只發揮不到四成,所以雙方才會對持那麼久.

"怎麼樣?不是你很厲害的嗎?怎麼連這麼一個陣也破不了?"仿佛要激怒莫淺語般,喬語嫣再次不屑的挑釁.

卻不想莫淺沒有被激怒,不過她經過這一番的攻陣,她才真的明白為什麼哥哥會那麼推崇喬語嫣了,這個喬語嫣還真的有點本事,"不打了,我輸了."

打了那麼久都無法破陣,不是她輸是什麼?所以她很爽快的認輸.

這次反而是喬語嫣被嚇的愣了愣,因為她還以為她還需要一番唇舌也不能讓她認輸呢,卻不知道她竟然自個認輸,她能不被嚇到嗎?

聽到莫淺語認輸,那些守衛也都停了下來,退到一邊.

莫淺語則反手一插非常瀟灑的就把手中利劍插回劍鞘,接著就走到喬語嫣的面前,"我輸了,你要我怎麼做?"話算話,她輸了就是輸了,她不會輸了不認賬的.

"如果我要你在我身邊當一個大丫鬟怎麼樣?"喬語嫣目露贊賞的星芒著她,不過她還是試探的詢問.

"王妃這不怎麼好吧?"莫淺語還沒有好不好,那邊莫語已經跳了出來抗議,她才回來沒多久,又要離開他,他怎麼舍得,再莫淺語的年紀也不了,他還准備為她挑一門好親事的,現在要是給喬語嫣再帶去一年,那她不又遲一年成親了,不行,他不答應.

"哥,您只就跟我,做人要講信用,要有誠信,現在您怎麼可以讓我出爾反爾做沒有口齒之人呢?"莫淺語眉頭微蹙,一副她很失望的神.

"但是這……這不同啊,你怎麼可以……"莫語一時沒有找到反駁的話,這些都是他教的,他怎麼可能推翻以前自己的話呢?尤其這些還是教育人如何做人的好話,是他一直做人的准則,他怎麼好推翻.

"哥,一年的時間又不是很久,只要一年我就可以回來了,再您不是一直都推崇王妃的嗎?我跟在王妃的身邊正好可以向王妃學習,這不正好嗎?"不管怎麼樣,她都要服莫語.

不過向喬語嫣學習是真的,因為她對于那些陣法的運用,她真的很有心想學的.

"我給時間你收拾自己的東西,三天後過來甯王府找我."到他們兄妹爭執,喬語嫣知道莫淺語一定能服莫語的,只是時間的問題,所以她也不要莫淺語立即跟她回去,而是給時間她和莫語溝通.

"好."莫淺語也沒有多,利落的點頭應道.

隨後喬語嫣由莫語陪同游覽修繕後的綠茵山莊,布局已經按照她所的分成前後兩處,因為以後是神算門的門址,所收的弟子肯定分內門和外門弟子,所有內門弟子都需要在外門磨練,直到他們認可,才能進入內門,成為神算門真正的弟子.

到莫語把綠茵山莊修繕的很合她的意,喬語嫣也不顧惜詞語,把莫語好好的表揚一番,之後再重新布置一個迷幻陣和九宮八卦陣相疊加的陣法.

由始至終莫淺語都默默府跟在喬語嫣的身後,若有所思的著她,喬語嫣當做沒有到一般,該做什麼就做什麼,該玩該的時候,就玩和,把自己當成來郊游的客人,不過她也確實是來游玩的.

她和甯輕玥一直玩到申時(點—7點)正,就再次易容往京成而去,城門可是有門禁的,他們要趕在城門關閉之前回府.

甯輕玥左腿伸直,右腿弓起,一手攬著喬語嫣的肩膀,讓喬語嫣很舒適的靠在他的胸膛上,他頭抵在她的腦袋上,在她散發著清香的頭發上一吻後問道,"你為什麼想把莫淺語收用的?"

莫淺語就算武功高,但是比她高的人還多,為什麼她單單想收她為己用?他真的想不明白.

"呵呵,如果我把你困在九宮八卦陣內,你怎麼辦?"喬語嫣沒有回答甯輕玥的問話,反而笑著仰頭反問.

望著喬語嫣笑盈盈的臉龐,甯輕玥的目光變得更加深邃,他左手撫上她***滑嫩的臉龐,修長的食指挑逗般的在喬語嫣粉嫩的唇瓣上滑過.

喬語嫣眉眼一轉,心里升起一股逗甯輕玥玩玩的念頭,她故意半眯眼眸,嘴角微勾,露出一抹慵懶嬌媚無比的迷惑的神色.

甯輕玥的眸色越發的深沉,宛如一汪深不見底的古井,似深沉平靜,卻在他人不到的深處如翻江倒海般洶湧澎湃.

他雖然掩飾的很好,但是挨著他胸膛的喬語嫣還是非常清晰的聽到他胸膛激烈跳動的心,喬語嫣慢慢的張開粉唇,眼神也變的迷離起來,她故意探出粉的舌頭在桃花般的粉唇上舔了舔,這非同平時的風萬種,讓甯輕玥的身子一震.

霎時如她所預期的聽到甯輕玥倒吸一口氣的聲音,她心里頓時春光燦爛百花盛開,她在心里腹誹,平常都是你勾引我,現在我倒要你試試被勾引的滋味.

不過她的得意才維持那麼幾息時間,她就知道自己錯了,惹火燒身了.

甯輕玥怎麼可能沒有到喬語嫣唇角邊上宛如狐狸般的偷笑的,他暗自在心里撇撇嘴,你樣的能得意多久,接著他就如喬語嫣所料般猴急的吻上喬語嫣的粉唇,而手也不放過那一片柔軟.

這下子喬語嫣的得意頓時瓦解,變成她咬緊牙關不敢讓聲音溢出唇角.

丫的,追風還在前面趕車啊,以追風的武功,他們就算什麼聲音也不發出,但是憑著那悉悉索索的聲音,追風也猜到他們在干啥,她連死的心都有了.

她伸手想推開甯輕玥,但是甯輕玥如何肯放過自動送上門的大餐呢,不吻個夠本也不松口.

喬語嫣頓時嬌喘籲籲,但是想到被追風聽了一個全程,她的臉轟的燒了起來,老羞成怒之下她狠狠的在甯輕玥腰間的軟肉狠狠一掐.

"哎喲!"卻不想甯輕玥一點也不掩飾的故意叫了起來……

喬語嫣被這一聲痛呼嚇的一愣,跟著她恨不得有個洞讓自己鑽進去,她沒臉了.

"哈哈……"到喬語嫣恨不得把頭埋進懷里的懊悔模樣,甯輕玥再也忍不住哈哈的大笑起來.

他這般沒有節制的大笑,讓喬語嫣老羞成怒也顧不得被追風聽到,她是母老虎了,她一個翻身雙手一推把甯輕玥推倒在馬車里的軟墊上,而她翻身坐在甯輕玥的身上,凶狠的雙手齊下,"我讓你笑,讓你笑……"

她凶狠的狠狠對甯輕玥用刑,十指神功又掐又擾的,正在她用刑的淋漓盡致的時候,車簾被掀開了……

喬語嫣後知後覺的抬頭……

本由首發,!

上篇:第三百一十五章 綠茵山莊     下篇:第三百一十七章 再遇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