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致命嫡女 第二章 商議  
   
第二章 商議

那名被稱作老大的皺緊了眉頭,沉聲道:"你有辦法進去查看?"

那里面的人的武功都不弱,並且還有人值夜,他們已經跟了不是一兩夜,而是從一開始就跟,但是還是無法靠近,因為在他們的外圍好像還有一波人馬匿藏著,不過這兩天他感覺不到這一批人馬,但是也不代表里面的人都是弱者啊,能有什麼辦法不驚動里面的人進去查看呢?

"沒有."那名男立即搖頭.

"碰"的一聲他被他的老大敲了一下腦門.

"沒有那你什麼進去看?"那老大氣惱不過的給了他一個爆栗.

"是,是,屬下知錯了."那名男敢怒不敢的縮著脖,心里卻腹誹,我這還不是希望你有辦法嗎?我要不進去看,你又會罵我沒用,沒腦了,唉,做人難,做人屬下更難啊……

看到屬下那副窩囊的樣,那名頭兒氣打一處來,他惱火的舉腳一踢,踢向那名男的屁股,大喝,"給我滾."

那名男也顧不得屁股痛,連爬帶滾的就奔了出去.

卻在跨出房門的時候,那頭兒再次喝道,"滾回來."

"是,是."他只得垂頭喪氣的又奔了回來,低頭躬身等候吩咐.

"你是不是覺得他們有可疑?"那名頭兒好像想到什麼般問道.

那低頭的男眨了眨眼,頭兒這麼什麼意思?難道想把責任推到他的頭上?"老大,他們太神秘了,老大看到一定也覺得可疑的."這叫做有難同當,有福同享,他怎麼可以讓老大置身事外呢?嘿嘿……

不過他太過得意了,就算是低著頭還是給那頭兒看到嘴角的翹起,頓時又惹的那老大朝他股部又踢了一腳.

"滾!"丫的,沒安好心.

那被踢的男只得撫著再次受虐的屁股,奔出門去.

不過前腳才跨出房門,後腳還沒離地後面又傳來那老大的叫喚聲,"滾回來."

老大,你耍我啊?那名男再次敢怒不敢的奔了回來,"老大還有什麼吩咐?"

"明天一早他們離開的時候,不管你用什麼法,你都要給我靠近那輛車,一定要看到馬車里面的況."那老大神嚴肅的吩咐.

那神**裸的透露出,如果不把這事辦好了,也就不用回來見他的威脅意味.

那名男頓時露出一個天要亡我的悲慘神,不過老大吩咐的還是要照辦,否則現在就會得到一頓排頭吃了,"是,屬下一定努力辦好."

完非常恭敬的繼續低頭等候那老大的其他吩咐.

但是那老大完之後,走到書桌前磨墨好像要寫什麼,一會之後無意抬頭,看見那名男還站在那里,他立即抬頭瞪眼,"還站在這里干什麼?還不滾?"

"這就滾,這就滾,老大,還有吩咐嗎?"那名男雖然著這就滾的話,但是依然紋絲不動的杵在那里,他可不想等走到房門口又被叫回來.

"沒有了,滾."那名老大不耐煩的揮揮手,繼續磨墨.

"老大,真的沒有了?"那名男還是不信的再次確認.

這次那頭兒不是不耐煩了,而是暴怒了,他隨手抓起旁邊的一個茶盞就砸了過去.

被那老大踢一腳,不痛不癢,但是被茶盞砸到可是會流血的,所以那名男非常靈活的閃身,那茶盞啪的一聲落到地上,碎瓷片四濺,而那名男立即往外奔了出去,"老大不要生氣,我這就離開,這就離開."

他出去之前,還很貼心的幫那老大帶上房門.

而那老大咬牙切齒了一會,才悻悻的坐了下來,他想了好一會才拿起筆唰唰的寫了幾行字,用一個手指大的竹筒裝了起來,跟著走到另外一邊的窗戶旁,從那里一個鳥籠里抓出一只鴿,把竹筒綁在鴿的一只腳,就把那鴿放飛了.

他思前想後,還是覺得把自己的懷疑稟報給頂頭上司知道為好,否則真的出了什麼事,他十條命也擔當不起.

而那邊那名男回到屋里狠狠地扯自己的頭發,辦法,辦法快出來!快出來……

第二天一早,出云領先帶著一行人從客棧里出來,在經過一處轉彎的牆邊時,突然從另外一邊撞出一名白發蒼蒼的老人家,那老人家拄著拐杖,好像被突然冒出的馬車嚇到,腿一軟就往馬車的方向倒了過去.

因為這路比較窄,所以馬車的旁邊沒有侍衛保護,給他這麼一撞一倒,還真的給他跌倒在馬車旁邊,或則是太過驚慌,或者是尋求支撐,他手隨意的抓住車簾,但是車簾如果支撐的了他的身呢,唰的一聲把車簾扯了一邊下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他連連點頭賠罪.

"老大爺你沒事吧?有沒有摔傷?"馬車里面的青蔓看到扯下車簾的是一名白發蒼蒼的老人家,如何生氣的了呢,還非常擔心那老人家是否有摔傷.

"這位姐人真好,我沒事,沒事."著又魏震震的拄著拐杖往另一邊走了.

後面的侍衛看到車簾扯壞了,連忙找了一條繩過來,快速的把那邊被扯下的綁了上去,接著車隊繼續趕路.

等車隊走後,那魏震震一搖三擺的老人家,彎曲的身緩緩的伸直,筆挺的站著望著遠處的車隊,跟著快速轉身往另外一個方向飛奔而去,那健步如飛的速度那里是一名老人家可以有的?分明就是假扮的.

"老大!老大!……"那名老者打扮的人還沒有進房間已經急匆匆的大叫起來.

"叫魂啊,叫叫!"那名被稱作老大的再次不悅的瞪圓雙目.

而那名老人家打扮的人立即縮了縮脖,如果不看那宛如菊花的皺紋,看那模樣和姿態,十足十就是昨天那名手下.

不過也確實是他.

"老大,我剛剛查到了,車上真的不是他們,是兩名丫鬟打扮的人."那名打扮成老人家的年輕人一臉快表揚我,快表揚我的祈求表看著那老大.

那老大一副不出我所料的理所當然的神色,好像一點也不覺得那有什麼值得表揚的,淡淡的點點頭,"我知道了."就揮揮手示意他下去,"繼續盯著他們."

"是."那名男看到老大沒有任何表示,頓時整個人蔫了,有氣無力的應了一聲,慢吞吞的走了出去.

那邊甯輕玥一行人快速的趕路,同樣的為了不引起他人的注意,他們不敢夜里趕路,一路上盡可能的跟著在路上行走的商人的隊伍,而他們最後決定跟著一隊護送貨物到西楚的商家.

那商家的隊伍對于後面跟著的兩輛鬼鬼祟祟的馬車,先是以為是強盜,派人去攔阻,後來得知是一名少爺帶著病重的少奶奶到西楚尋找名醫醫治,但是害怕路上遇見強盜,所以想跟在他們隊伍後面,以求得到保護.

而後證明喬語嫣真的是得了重病之後,那商家答應讓他們跟著,于是一路上甯輕玥他們都跟著那商家,商家停他們停,商家走,他們走,如果沒留意,還真的以為他們是一伙的.

這樣走了三天,他們都沒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不過因為是商家的隊伍,拉住很多貨物,所以速度並不快,原本走三天能到的路程,他們要走六天.

這天歇息的時候,那名老者和甯輕玥商議,"殿下這讓下去不行,太慢了."

"這里距離西楚還有多遠?"甯輕玥同樣也憂心,如果是平常他們就算走到再慢他也無所謂,但是現在喬語嫣等不了那麼長的時間啊.

"如果疾行,還有差不多一天半的路程,如果按照這樣的走法,至少還要兩天."那名老者皺了皺眉頭,他伸手為喬語嫣把了把脈,還好,沒有惡化,但是後天如果再不能泡溫泉,那麼她的傷勢就會惡化,那該怎麼辦?他不由的擰緊眉頭.

看到那名老者把脈後,眉頭皺的更緊了,甯輕玥擔心的問道:"是不是病惡化了?"著他也緊張的伸出手去把脈,沒有惡化啊,那他的神為什麼這麼嚴肅?

"現在王妃沒事,不過要是後天王妃不能泡到溫泉的話,那傷勢……"道這里他已經不需要再下去,甯輕玥會明白的.

"後天,那麼今天我們就要開始趕路才行."甯輕玥抬頭朝遠處歇息的隊伍看了看,看來他要和他們分開了,照著他們的速度他們是趕不及後天到西楚的.

但是要是現在分開了,那麼……

"如果我們今晚連夜趕路,明天白天再走一天,能趕到嗎?"甯輕玥思考了一下問道.

"殿下的意思是,我們現在還跟著他們,等晚上他們歇息的時候,我們再走?"那名老者立即明白甯輕玥的意思,那樣他們夜里分開不會惹人注意,等第二天人家發現了,他們已經走了一夜,涼他們也追不上.

另外第二天白天他們再全力趕路一天,那麼到夜里一定能趕到郊區的溫泉的.

那名老者算了一下時間和路程後他點頭,"我們今晚和明天都不停的趕路,如果沒有意外,晚上就能到羅浮宮的."

"好,那麼我們再跟他們慢慢走,晚上再分開走,現在你歇息一下,養好精神."

------題外話------

藍藍感冒了,流鼻水,喉嚨痛,頭痛,頭暈,~~

各位親愛的都要保重身體,現在的天氣很容易感冒.

上篇:第一章 上路     下篇:第三章 病急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