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063章:來人啊,救命啊,殺人啦  
   
第063章:來人啊,救命啊,殺人啦

"嘿嘿,玉邪,我還真的是發現你的牙齒很白也.有些嫉妒了呢!"雪玲瓏陡然的笑得春日融融的,讓人好似看到了百花盛開的場景,然而玉邪卻是感受到自己分明置身在冰天雪地之中,寒氣刺骨的感覺.他愣是沒有想到,一個人能夠笑得如此的山花爛漫,然而讓你置身在三九寒冬之中.

雪玲瓏朝玉邪逼近了兩步,玉邪但感覺到毛骨悚然,腳底升騰起一股冷氣,趕緊識趣的閉上了嘴.他若是再多一個字,恐怕這個女人會撲上來敲掉自己的牙齒.

赫連絕深幽的黑眸凝視了周遭,這宰相府還真不一是一般的慘不忍睹,他泛著瀲灩的寒芒的眸子里劃過一絲興味的柔意.呵呵,這個女人的本事可不是一般的大啊.

頭頂的的陽光肆意的灑下千萬道金芒,籠罩著整個宰相府,一行人跟著雪玲瓏進了海棠院,入目的便是破敗不堪的院落,唯一能夠入眼的也就是這院子里的幾株海棠樹了.

玉邪和赫連明月實在是不敢置信的睜大眼睛,這……宰相府竟然還有這等破敗不堪的地方?兩個人嘴巴張大的實在是可以塞下一顆雞蛋了.

風千塵幽冷的黑眸寒芒一凜,顯然他也是沒有料到這個女人居住在這種地方.他雙眸深暗如黑淵,看不出他究竟在想什麼?只是眼里閃爍過一絲別樣的光芒瞥向雪玲瓏.

赫連絕瀲灩的冷眸也是一沉,因為他也沒有想到這宰相府還有如此荒涼破落的院落.他幽深的黑眸里劃過一絲連他都不明白的憐憫,心疼來.

兩個同樣霸絕天下的男子面色更加的沉凝了起來.

雪玲瓏知道,所有人的眸光都落在她的身上,她倒是不以為然,本來麼也是,這麼破敗的地方她也才住了幾日,需要憐憫,同的人早已經香消玉殞了,而她現代的殺神,不會讓這種境況太久的.

既然她占用了這具身體,也承諾了會替前身好好照顧她的娘親和妹妹,那麼她一定會拿回屬于她們的一切的.

雪玲瓏面色一松,柔聲叫道:"娘親,玉嬈,我回來了."

雪玲瓏聽到臥房內有咳嗽聲,隨即走進臥房內,看著咳得厲害的花流舞,雪玲瓏是真心的心疼眼前這個女人.看著的她好似寒冬里飄零的落葉,看得雪玲瓏的心也不能夠自己的一陣蒼涼恐慌來.因為這個女人好似瞬間便要化作春泥的枯葉.從來冷硬的她,不由得雙眸之中氤氳起水霧來,聲音哽塞道:"娘親,你怎麼起來了,你躺下,玉嬈呢?"

花流舞這樣的身影落入雪玲瓏的心中,讓她的心真的非常的難受,她的眼里滿是心疼.強忍下眼里氤氳起的水霧,走進花流舞的身邊,想要將花流舞從窗前扶到床榻上.

花流舞回眸努力的擠出一絲笑,只是那笑蒼涼的讓人心痛,雪玲瓏但覺得自己的心里似乎被什麼東西狠狠的蟄了一下,澀痛澀痛的.

"玲瓏,再讓娘親這樣站著看一會,娘親能夠這樣看著的窗外的風景的時日已經不多了……"花流舞淒冷蒼涼的聲音道.

才了兩句,花流舞便咳得厲害,好似滴血的杜鵑一般.在咳盡自己最後的血液.

"娘親,你不會有事的,娘親,玲瓏已經替你找來了醫聖玉邪,所以你會沒事的,玲瓏還要帶你去周游世界呢."雪玲瓏聽了花流舞這樣淒冷如飄零在枝頭垂死掙紮的枯葉的話,她的心此刻好似被千萬只螞蟻一起啃咬般的難受.

"玲瓏,娘親自己的身體,娘親知道,娘親的時日已經不多了,你不要再為娘親費心了.玲瓏,這些年,是娘親害苦了你和玉嬈了.娘親不怕去,只是舍不得你和玉嬈,若是娘親去……"花流舞淒然的苦笑.其實她有一個心願,那就是死後回到她的故國.可是當初她為了一個男人竟然走得是那麼的絕然,無論雙親如何挽留自己,哭求自己.可是現在呢?這個男人早已經不再是昔日那個癡愛自己的男子了.

她不由得自問,花流舞,你值得嗎?值得你這樣不顧所有的丟下一切嗎?花流舞但覺得一陣目眩,身子搖晃了幾下,雪玲瓏趕緊扶住花流舞,她的心咚咚的直跳,她有不好的預感,只怕娘親……雪玲瓏趕緊焦急的對著臥房外喊道:"玉公子,快,請你們快進來."

"玲瓏,不要費心了,娘親已經快不行了."花流舞的臉上雖然有著淒涼,但是她並不害怕死亡奪走她的生命.只是有些舍不下這一雙女兒而已.

聽到臥房內雪玲瓏的呼喚聲,玉邪從自己的錯愕之中拉回思緒,忙閃身進了臥房.風千塵和赫連絕也是緊跟在玉邪身後走進臥房.

風千塵雙眸更加的暗沉下去,花流舞,雪天傲的嫡妻,他倒是沒有想到這個女人是雪丞相的嫡女.只是麼,五年前,據這花流舞和人通殲被抓,這才受到雪相的冷落.只是當年真的是這個女人和人通殲麼?

玉邪倒是趕緊迅速的放下藥箱,只是一眼,他的面色也暗沉下去.這個女人的況那是非常的不樂觀.

這個女人還真的只差一口氣就到鬼門關了.花流舞努力的擠出一絲溫和的笑,只是那笑多麼的無力,只是讓她整個人顯得更加的蒼涼淒然而已.

雪玲瓏趕緊扶著花流舞躺倒床榻上.玉邪走到花流舞的床榻邊,搭住花流舞的脈搏,雙眸是越來越沉,她的身體已經破敗不堪了.內部機能都衰竭了.縱然他向來自詡自己的醫術,可是這個女人的況是非常的糟糕.糟糕透了.

風千塵還是暗沉著如黑曜石般灼然無華的黑眸,這個女人也是一個神秘的女人,才傾天下,只是畢竟還是少了一份心計,落入了有心之人的設計罷了.不過能夠拖到現在,也實屬不易.

風千塵雙眸暗沉著,縱然這個女人現在如此淒慘,可是隱隱的還是可見她的一股子從靈魂處散發出來的貴氣,按理這花流舞定然是出身名門貴族,有強勢的娘家實力才是啊,可是為何從來沒有聽過她來自哪里,出身何處?

她就好像是這汴京城的一個謎,無人知道她的身份,無人知曉她的來曆,縱然是雪天傲,其實也從沒有見過花流舞的爹娘.更沒有見過花流舞有娘家人來探望過她.

這人是很勢力的,尤其是這宰相府里的下人們,一看這女人沒有娘家背景,沒有勢力,而這花流舞本就是一個心地良善之人,因此最後落得這番的境地.

但是風千塵並不覺得這花流舞會是一個簡單家族出來的女子,從他初次見到這個女子開始他就覺得這個女人的出生一定不簡單.因為她身上的那一份自然散發出來的貴氣是長期的韜養而成的.

其實風千塵不明白也真是雪玲瓏不解的,她在初次見到這個女子的時候,也是覺得這個女子定然出生不簡單,但是她的記憶中並沒有花流舞的身世,更沒有娘家人的印象.她心中也是疑惑,娘親為何沒有向娘家求助.不過她相信,這娘親不求助定然是有她不求助的緣由在的.

雪玲瓏一臉擔憂的望向玉邪詢問道:"玉邪怎麼樣?"

其實雪玲瓏自己大致的知道況的.玉邪沉著臉望向雪玲瓏,用隔空傳音給雪玲瓏:"你娘親的身體已經內部機能都衰敗了,可以就是懸著一口氣而已,就算雪蓮,人參之類現在對于她而也是虛不入補,不過傳產自東勝神洲的'紫丹奇靈果’有起死回生的奇效,若是得到這'紫丹奇靈果’倒是可以救你娘親."

雪玲瓏自然是沒有玉邪這些有內力的人,能夠隔空傳音,傳入她的耳中,她只能夠用眼神和玉邪交流:"東勝神州?這在哪里?此去要多久?"

不管這東勝神州是龍潭虎穴,還是刀山油鍋,她雪玲瓏也定然要將那什麼"紫丹奇靈果"采摘來,讓娘親服下.

"東勝神州是位于東海的一個神秘島.無人知道這個島在哪里,但是麼,這紫丹奇靈樹皇宮之中倒是有一株,而且今年正好結了一個果實.也已經采摘了下來.這紫丹奇靈果現在正在太後的手中."玉邪凝眸微微的瞥了一眼風千塵,最後還是將這消息告訴雪玲瓏.

誰也不知道這皇宮之中為何會有這一株神奇的"紫丹奇靈樹".

雪玲瓏一雙冷冽的黑眸之中有著勢在必得,不管使用什麼方法,是偷,是搶,她都要將那紫丹奇靈果從皇宮里弄出來,給娘親服下.

玉邪隨即不再什麼,因為他顯然的已經看到了風千塵那暗沉下去的臉,他將這個消息透露給雪玲瓏已經是不該了,不過麼,能不能夠拿到這奇靈果,就要看著雪玲瓏了,若是拿不到,那就是眼前這個女人的命該如此.若是能夠拿到,那麼也就是這個女人命不該絕,不過他倒是明白,想要拿到這奇靈果,只怕絕非簡單的事.

玉邪拿出自己的金針,替花流舞布針,這也只能夠拖一些時日而已,並不能夠改變結果.雪玲瓏也是一臉的凝重,她本就是精通醫理之人,花流舞的病她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看來她今夜就應該去皇宮摸摸地形.

赫連絕深幽的華眸眸光一閃,上前一步道:"雪姑娘,這是'餐風飲露’采之南海普陀島上的仙竹枝上的露水.一滴萬金,珍貴之極,能夠恢複人的一些機能.這一瓶'餐風飲露’贈與姑娘,希望能夠對你娘親的病有些幫助."

雪玲瓏沉凝著黑眸望向赫連絕,一滴萬金的'餐風飲露’她接受這恩惠接的心有些沉重,不過只要能夠對娘親有幫助的東西,她自然不會矯的推拒掉,從赫連絕手里接過翠玉色精致的瓶子,赫連絕的恩她是領了.他日若是他用得上自己的地方,她一定會盡自己所能幫助這個男人的.

其實赫連絕之所以這麼的大方,也是他一眼便知道這雪夫人已經油燈枯竭了.

雪玲瓏的心沉沉的,滿眼的心疼,她心中更加堅定,反倒是許久沒有開口話的風千塵,冷冽的聲音的聲音隔空傳音入雪玲瓏的耳中:"別動歪心思,你想要進宮偷這紫丹奇靈果,只怕是有去無回.你若真的想要從我皇祖母手中得到這紫丹奇靈果,那麼就看你十日之後,她的壽誕,你是否能夠贏得她的歡心,贏得她的一個許諾."

雪玲瓏抬眸望向依舊面色冰冷絕寒的風千塵,這個男人還真是臭屁的可以,不過這一次雪玲瓏倒是並沒有介意,因為他其實這是在變相的提醒自己,自己應該想想這十日之後,如何想法在眾目睽睽之下,贏得太後的承諾,讓她無法回絕自己.這算不算是這個男人在幫自己呢???

相較于赫連絕的'殘風玉露’,雪玲瓏倒是更加接受這風千塵簡單的幾句話.因為他的話勝過這一瓶萬金一滴的'殘風玉露’.

風千塵落之後,高大俊挺的身影絕然的轉身,快速的離開了這個地方.赫連絕深幽的黑眸深望了雪玲瓏一眼,本想留下個人照顧,但是他知道這些事,這個女人很快就會解決,從此之後她不會讓自己的日子那麼的艱難.倒是自己若是貿然的留下人伺候她們母女.反倒是讓宰相府內別有心思的人起了歪心,做文章.

赫連絕,玉邪幾人緊跟著也離開了宰相府.

雪玲瓏好好的伺候花流舞,現在經過她昨日一鬧,膳食倒是好多了.玉嬈也回來了,原來是被柳姨娘故意找茬了去.罰了她在洗衣服.

夜深人靜之後,雪玲瓏轉轉難眠,腦海里的畫面好似電影一樣,翻放著,她怎麼也沒有想到她只是看了老頭的一副"佛國金蓮"竟然坑爹的穿越了,來到了這個架空的時代.現在這風云大陸上,自己什麼都沒有,沒有權利,沒有屬下,沒有錢財,甚至于現在的親人有面臨著隨時飄零的可能.

眼下的境遇是何等的慘烈,不過麼,她雪玲瓏卻不是那一種被現實打到的人,反倒是越挫越勇,越是艱難,她越是有強的精神.呵呵,眼下她的確什麼都沒有,沒有可以讓自己呼喚的勢力,沒有關系,這對于她雪玲瓏而不是問題,不出三年,她就會有屬于自己的勢力.

沒有錢財,呵呵,那又如何,就憑她現代華佗的雪玲瓏,他日,黃金便會滾滾而來.雪玲瓏站立在窗欞前,望著漆黑的夜空之中寥寥無幾的冷星,唇角勾起冷絕的自信.暗夜下的雪玲瓏那一雙粲若星辰般的雙眸散發著幽冷灼亮的光芒,雖然冷,但是卻美得驚魂.

隨即雪玲瓏的唇角勾起絕美的笑,不管前方多少的風雨,多少的泥濘,她都絕對不會停止不前,她會狠狠的將一切都踩在腳下,昔日,站在世界的頂峰,讓天下人都膜拜她.

清冷的暗夜之下,這一抹異世的孤魂,悄然的開始在心中計劃著她女兒身男兒志的藍圖.雪玲瓏靜靜的站立良久,夜色深沉下去,微微的有些困意襲來,她這才悄然的躺在床榻上,閉眼酣睡,因為明日恐怕又會有一場未知的較量等著她.

翌日清晨,柔美的陽光照射進來,輕柔的暖風透過窗欞,拂過她的面,似乎在輕柔的呼喚著這個堅強的人兒,雪玲瓏暈開了自己那一雙晶亮的黑眸,睜開的那一瞬間,絢美得好似世間最精美的寶石一般,只是這樣的美無人欣賞,無人發現.就是雪玲瓏自己都不知道原來她的雙眸是那麼的漂亮.

窗外的海棠已經有嶄露頭角,為這荒涼的海棠院增添幾分色彩.雪玲瓏隨即起身,身上依舊穿著粗布素衣.雖然衣衫不堪,但是穿在她身上,絲毫沒有削減她身上一份貴氣和霸氣.反倒是有一種別樣的風無限.

正當這個時候,雪玉嬈急沖沖的跑進來,努力的壓抑聲音道:"姐姐."

"怎麼了?慢慢."雪玲瓏黑眸一凜,也同意的壓低聲音道.

因為這花流舞還睡著,她不想驚動了她.

"姐姐,二姐姐陪同名王爺一起來了.她們很快就到海棠院了."玉嬈是氣惱,可是她畢竟是一個十歲的孩子,哪里能夠阻攔得了雪傾城和風千影.但是雪玉嬈卻是也是恨雪傾城恨得咬牙切齒,只可歎她現在年歲尚,畢竟不敵這雪傾城,而且那柳姨娘又是現在丞相府內宅的掌家人.

雪玲瓏黑眸心疼的望向花流舞的房間,隨即將眸光望向海棠院外,唇角勾起一抹冷魅的笑,隨即淡然的聲音慵懶的響起:"走,玉嬈,既然有客上門,我們理應該去院子外等候迎接."

雪玉嬈本是怕的,但是看到身側的姐姐之後,心里無限的強大起來.方才姐姐那心疼的朝娘親的臥房一瞥,她還是看到了的,明白姐姐為什麼要將自己叫出海棠院外面去,她是生怕那雪傾城進了院來鬧,吵醒了娘親難得的安眠.

雪玲瓏和雪玉嬈隨即走出海棠院,直接的朝著雪傾城和風千影的方向迎了上去.三月的暖風吹拂在蠟黃的兩人身上,然而陽光卻給她們度上一層神秘的光芒,逆光之中的她們是那麼的迷人.

遠遠迎面而來的雪傾城看到金光之下迷人的雪玲瓏,早已經氣得咬牙切齒,那美眸之中閃過陰狠的毒芒,想著自己那一日被雪玲瓏嚇得狼狽不堪,還被這個該死的女人狠狠的踹進了冰冷的湖水之中,害得自己生了一場病.雪傾城此刻看見這個該死的女人,就恨不得沖過去將這個踐人,抽死她,叫她敢嚇自己,叫她敢將自己踹進冰冷的湖水之中.

雪玲瓏陡然的眸中一道暗芒閃過,本來清冷的雙眸之中頓時染上了癡,癡癡的望向風千影,那蠟黃的臉上還掛上不合的緋,唇邊掛著哈喇子,怎麼看怎麼猥瑣,是的,猥瑣,看得風千影毛骨悚然,滿身起了雞皮疙瘩,要知道本來他正在仔細的打量雪玲瓏,誰料想這個女人會這麼癡癡的看著自己.他似乎還看到了她的眼中冒著大大的愛,風千影看到雪玲瓏唇邊滴答的口水的時候,不能夠自己的抖了抖身子.

一邊的雪傾城本就見到雪玲瓏恨不得上前就掐死了這個女人去,現在看到雪玲瓏如一個花癡一般眼神一眨不眨的盯著風千影癡癡的看著,看就看吧,竟然還不斷的流著口水,她心中的怒火更是騰騰的燃燒起來.

"雪玲瓏,你看什麼看?"

雪玲瓏不理睬一邊雪傾城的叫囂,反倒是雙頰更加的暈了幾分,唇邊的口水滴答的更加的頻繁了起來,一邊的雪玉嬈看得也是不能夠自己的心中毛骨悚然,惡心不已,她不由得心中疑惑,姐姐這是怎麼了?怎麼這般花癡的看著名王爺?

"雪玲瓏,你呢?"雪傾城差點就要聲嘶力竭起來,如若不是風千影在一邊,雪玲瓏相信,她現在會更加的難聽.

雪傾城如若不是為了給風千影留下一個好印象,不然她早就拿鞭子抽過去了,哪里還會如此的隱忍啊.雪傾城轉身向風千影道:"名王爺,你看看,我這三妹妹實在是太不像話了.見了王爺您這麼的沒有規矩."

雪傾城努力的壓制著自己洶湧澎湃的怒意.不過那一雙怒眸在看到風千影那俊美白希的臉的時候,她的心不能夠自己的狂跳著,紛嫩的臉上爬滿兩朵飛霞.深深的沉迷不已.

風千影本還以為這雪玲瓏和以往不一樣了呢,不過今日看來還是一樣的讓他惡心.他的眼里有著濃濃的厭惡,絕美的唇依舊勾起粲然的笑,不過這笑是對雪傾城的,他絲毫沒有將雪玲瓏放在眼里.

風千影絕美的唇好似嬌美的花瓣一般鮮豔奪目,絢爛人的眼球,勾起微冷的弧度,雖然在笑著,可是那笑不達眼底.隨即眸中一道暗芒劃過,故意對著雪傾城溫柔道:"城兒,休要生氣,山雞和鳳凰的不同你可明白?"

雪傾城聽到風千影這番話,本就嬌羞的臉上染著的云更加的殷如火,隨即嬌笑出聲:"咯咯……名王爺得極是,山雞就是山雞,飛上枝頭也變不成鳳凰.我們不要被這個蹄子影響了心."

雪玲瓏笑得花枝亂顫,內心一陣竊喜,看來這雪玲瓏果然是不討這名王爺喜歡的,對于名王妃位她可是勢在必得.因為這雪玲瓏娘親一個沒有權勢,沒有娘家背景的女人,這名王爺自然是不會娶她為正妃的.反倒是自家祖父家,三位舅舅都是在朝中為官.三舅現在還是邊塞將領.

今日她來這里,就是要想要告訴這個踐人,讓她看清楚形勢,她雪傾城也是她這個踐人能夠得罪的?

雪玲瓏和雪玉嬈聽了雪傾城那花枝亂顫的笑聲,一陣的雞皮疙瘩,做做的女人,惡心巴拉的要死.好在早飯都沒有食用,不然全都要吐了.雪玲瓏面容上依舊沒有改變,還是那一臉的花癡樣,但是眸底冷冽的寒芒劃過,心中冷笑,呵呵,山雞?鳳凰?很好,她會讓他們知道,罵她山雞的代價的.

雪玲瓏暫且將這個羞辱隱忍下,她無比花癡,無比自戀道:"王爺,你是來看玲瓏的嗎?我就知道,你愛玲瓏,如玲瓏愛你一樣,玲瓏好開心,你還給那麼好的藥材給娘親和玲瓏.王爺,來……快進去海棠院去坐坐."著,雪玲瓏伸出手嬌羞的去拽風千影,那猥瑣的樣子惡心的風千影實在是要吐了一地去.

風千影不能夠自己的顫了幾顫,惡寒的很,這個女人竟然如此的自戀,什麼時候他愛她了?本以為她跳湖自殺之後醒來不一樣了,不過今日看來,只怕更加的糟糕,更加的花癡了.呵呵,愛她?這個女人絕對是在做夢.放眼天下還沒有能夠入得了他的眼的,女人麼,只有一個作用,暖床罷了.若是娘家勢力還不錯,另外倒還有一些利用的價值.

這雪玲瓏,空有這嫡女的身份,但是卻不得這丞相的寵,而且母親娘家沒有財,沒有權勢,沒有地位,啥子都沒有,這樣的女人于他而一無是處.他風千影斷然不會娶她為妃.不過麼,前幾日不是被這雪傾城指使了一幫子的家丁要玷汙她的清白麼?

風千影好似避瘟疫一般,唇角掛著冷笑,眼里滿是輕蔑.嫌惡道:"城兒,前兩日,本王可是聽,這花癡女不甘寂寞,勾|引宰相府下人,和下人行苟且之事.城兒,你本王怎麼會喜歡這只破鞋呢?"

風千影完故意眸光炙熱的望向雪傾城,一雙絕美的華眸暗送秋波.撩撥雪傾城的心湖,讓雪傾城心中大喜.看來著名王爺是喜歡上自己了,果然,這山雞就是山雞,以為飛上了枝頭就能夠變成了鳳凰,呵呵……

雪玲瓏癡望著風千影的眸底劃過凌厲的寒芒,風千影,當ri你見死不救,還讓這前身絕望的跳湖自盡,今日沒有一絲愧疚也就算了,竟然還誣陷自己當日勾|引家丁.黑白顛倒,呵呵,還敢罵姐破鞋,好,實在是太好了.看來姐姐我這幾日真的是有事干了.風千影,你等著啊,姐姐我一定會炸了你的名王府,看你還敢不敢罵姐姐我破鞋了.

雪傾城嬌柔的身子靠向風千影,纖纖玉手挽住風千影道:"名王爺,三妹妹這殘花敗柳之身自然是配不上名王爺的,傾城一定會將此事如實的告知父親大人的.屆時父親大人一定會給名王爺你一個交代的."

雪玲瓏裝似很震驚道:"王爺,二姐姐……你們在什麼?玲瓏怎麼聽不懂?"

雪傾城櫻色的唇邊掛起一絲譏嘲的笑,那美眸之中滿是厭惡,輕蔑,她倨傲的抬起頭,好似一只高傲的孔雀高揚著頭冷笑道:"三妹妹,你就不用再癡心妄想了,你現在已經是殘柳之身了,哪里還配得上王爺?"

一邊的雪玉嬈縱然只有十歲,可是她聽了兩人的話,內心里也是一肚子的怒火啊,此刻那一把怒火騰騰的燃燒起來,她想要沖上前一步,找雪傾城理論,這一邊的的雪玲瓏則是暗中遞了一個眼色給雪玉嬈,雪玉嬈頓時心領神會.安奈下怒意,靜等雪玲瓏的吩咐.

陡然的雪玲瓏臉上的花癡蕩然無存,反倒是掛起一抹譏嘲的狂笑道:"呵呵,玉嬈啊,你看,動物就是動物,姐姐我只是逗弄了一下這只披著人皮的禽獸,沒想到這畜生還真當以為姐姐我喜歡他了."

風千影的面色暗冷下來,嗜冷的聲音道:"你誰禽獸?誰畜生?"

此刻的風千影眼里有著嗜血的煞氣,這個該死的女人竟然敢戲弄他,他禽獸,他畜生.

相較于風千影臉上的怒意,雪玲瓏則是笑得山花爛漫,顯然心極好道:"玉嬈,怎麼今天這里有一只披著人皮的畜生呢?"

雪玲瓏的話一邊的雪傾城也是聽不下去,她狂怒道:"踐人,你竟然敢罵名王爺是禽獸,畜生,你這是向天借膽了."

"喲,姐姐,原來這披著人皮的畜生是名王爺啊?玲瓏這下子總算是解了疑惑了."雪玲瓏落之後狂冷的大笑.那笑肆意張揚,眼里有著濃烈的譏笑,絲毫不將風千影那暗沉的臉放入眼中.

風千影今日被雪玲瓏氣得完全的破功了.他身影快速的一動,那大掌便要死死的掐住雪玲瓏的脖頸之處.

雪玲瓏唇角勾起濃烈的嘲諷,呵呵,想要掐死我雪玲瓏,你也配?陡然雪玲瓏拔腿就跑,邊跑邊驚叫聲:"來人啊……救命啊,名王爺殺人啦……"

雪玲瓏這一喊,可是更加的激怒了風千影,他心中的怒意排山倒海一般的席卷而來.眼里閃過陰狠嗜血的光芒.

雪玲瓏這一叫聲起,雪玉嬈也是大聲的叫道:"來人啊,救命啊,名王爺幫雪傾城要逼死丞相府的嫡女啦,快來人啊,救命啊,名王爺要替雪傾城逼死丞相府的嫡女啦……殺人啦……"

雪玲瓏則是邊跑邊將自己的發弄散了,還故意從地上抓了一把泥土自己往臉上抹,她今日就是赤luo裸的誣陷,讓這個男人知道什麼是無聲中有.呵呵,這就是禮尚往來啊.

風千影看著這個女人眼里赤|裸裸的挑釁,陷害,他青筋暴起.緊跟在雪玲瓏的身後,一邊的雪玉嬈擔憂的大叫道:"姐姐,快跑啊……"

呵呵,她堂堂現代特工界的神話,刺殺界的王者,豈是那麼容易就被這個男人給擒住丟了命的?

雪玲瓏邊跑邊喊:"快來人啊,救命啊,不得了了,名王爺來宰相府里殺人啦……"

風千影是聽一句雪玲瓏的叫喊聲,他的臉就黑一層,他從來沒有如今日這般的生氣過.該死的女人,他何時要殺了她過來?而且縱然是要殺了這個女人,他也不屑親自動手,那只會髒了他的手.可是現在事被這雪玲瓏這麼一吼叫,只怕是形勢陡變,變成了他為了雪傾城要殺死她.

該死的,這事若是傳到了汴京城內,百姓們要如何看待自己,再若是傳到父皇的耳中只怕會影響自己成為儲君的地位.

風千影嗜冷的聲音道:"來人啊,將本王把這個女人給抓住,不許她胡八道."

"是,王爺."聲音落下,便見到幾條身影一閃而過,向著血玲瓏逃跑的方向追去.

另一邊的雪玉嬈也是大叫聲起:"快來人呀,名王爺來宰相府殺人啦."這兩道高分貝的聲音起,頓時吸引來了宰相府內的丫鬟侍衛的.

風千影縱然是再狂怒,想要給這雪玲瓏狠狠的教訓,可是現在是眾目睽睽之下,他哪里還能夠對這雪玲瓏怎麼樣?

雪玲瓏這邊跑邊高叫道:"名王爺,求你不要殺我,我求你了,二姐姐想要當你的名王妃,我讓給她就是了……"

聽了雪玲瓏的話,風千影的眸子更加的陰冷,這雪玲瓏這樣一叫變成了他一怒為顏.他看著這個該死的故意而為的雪玲瓏,這個女人從頭到尾都是故意的,可是這一刻,他倒是真的緊張起來,因為此事若真的是傳揚了出去,對自己的影響則是極大的.他是氣惱啊,是想要將這雪玲瓏抓住,可是奇了怪了,分明這個女人就在自己的幾步之遙,自己只要努力就可以一把將這個女人抓住的,可是他就是覺得很詭異.

看來他真的是太看了這個女人了.他心中現在唯有一個念想,那就是絕對不能夠讓這件事傳出去,尤其是傳到宮中父皇的耳中.

詢問趕來的是柳氏,這柳氏雖然是女子,但是也是知道今日這事的嚴重性,所以即刻沉凝著臉道:"你們,還不趕緊將三姐給我抓回來."

"是,三夫人."

頓時有一部分侍衛向雪玲瓏逃跑的方向追去,有一部分的侍衛朝雪玉嬈的跑向追去.只是今天這雪玲瓏和雪玉嬈這麼的喊了幾嗓子,整個丞相府的人都知道了,原來二姐竟然想要成為名王妃,這名王爺為了二姐竟然要殺了三姐.

這大戶人家鬧的這叫什麼事?整個相府里的人竊竊私語,議論聲不斷,而且人啊都愛八卦,而且還都忍不住想要將自己知道的事八卦給別人知道,這就是輿|論的魅力.所以,只怕今日事,風千影想要息事甯人是不可能.

這事也被剛回府的雪天傲得知,還沒有換下朝服,就火速的趕來了,得知這個消息,他還真的差點就要抽死過去,他的面色別提有多冷了,面色陰郁難看,本來這名王爺在他的心中印象可是極高的,可是今日這名王爺為了傾城而要殺玲瓏的事,可是讓他大大的失望啊.

堂堂的名王爺,竟然做出這等荒唐的事來,這讓汴京城的人如何看待他,讓支持他的朝臣們心中怎麼想?而且那些人又會怎麼想他們丞相府,此事傳到皇後的耳中,心中又會如何想?皇後娘娘會如何對付丞相府?雪天傲越想,腳底都升騰起一股一股的冷氣來,恐怕這事會非常的糟糕,只怕宰相府將會有一場血雨腥風啊.

雪天傲深冷的黑眸越來越冷沉,面色相當的難看.

這一邊一行人朝海棠院這邊的方向焦急的快速趕來,陡然的一行人但見到雪玲瓏蠟黃清瘦的身影比猴子還要靈巧幾分,那雪玲瓏死死的抱著一個大樹,站立在枝椏上,雙眸內氤氳著水霧,哽咽道:"好,你們不是很想要我死嗎?我成全你們就是了.好……我死……我死……"

雪玲瓏著,從頭上拔下一支極其普通的簪子,握著簪子,閉上眼睛,便要狠狠的朝自己的脖子處刺去.然而這雪天傲和風千影則是面色暗冷的可怕.如若這雪玲瓏真的就這麼的一刺的話,只怕他風千影就永遠別想登上東起的帝君之位了.而宰相府,只怕從此也會遭皇上和皇後的忌恨,而一蹶不振.

風千影萬萬沒有想到今天事會變成這樣?這個女人的死活是和他無關,但是縱然她要死也不是這一種方式啊,只是想要譏諷譏諷這個女人而已,可是他萬沒有想到這個女人該死的這麼厲害,估計這一切可都在她的算計之內.

從來沉穩的他,一顆心是真的提到了嗓子眼了.該死的雪玲瓏,竟然敢玩他,好,等著,他日他一定會好好的教訓這個該死的女人.

雪天傲蒼白著臉趕緊的走到雪玲瓏的下面,一臉的惶恐道:"玲瓏,快,快下來.有爹爹在,不會有事的."

上篇:第062章:意外收獲     下篇:第064章:腹黑對腹黑的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