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064章:腹黑對腹黑的較量  
   
第064章:腹黑對腹黑的較量

拿著簪子的雪玲瓏那絕冷的唇勾起,眼里有著冷嘲的笑,整個人眸光冰冷如寒潭,絲毫沒有溫度,呵呵,風千影,雪天傲,你們現在知道恐慌了,知道怕了.

雪玲瓏哽聲道:"不……我不相信你,你可以寵妾滅妻,你根本不配為相為夫為爹.讓庶女欺負嫡女,逼迫嫡女將本就屬于嫡女的王妃位要讓給她,若是不讓就唆使名王爺殺了我,這還不是你寵妾寵的……"

雪玲瓏的話音落下,這雪天傲和柳姨娘的臉那是一陣青一陣,白交替.尤其是雪天傲,他自然是知道這五年來對這個女兒不聞不問,非常的愧疚,以至于讓她的日子過得如此的不好,可是這幾天他實在是非常的鬧心,先是這嫡女上吊自殺,接著是莫名其妙的千葉園著火,現在又是鬧的這一出.他怎麼感覺著宰相府越來越不安生了呢?

尤其這些天,他真的感覺自己壓根就不了解這個女人,控制不了這個女兒.他能夠為相,自然不是沒有眼力的人,這一切分明就是這個女兒開始要反擊自己了.所以他著急.只是雪玲瓏壓根就不理會他的惶恐,擔憂.

雪玲瓏自然是能夠看穿這雪天傲的心思的,呵呵,他作為宰相,自然是不希望讓宰相府成為汴京城的笑話.

呵呵,現在知道不想要讓宰相府成為笑話了,那麼當初他是怎麼對待娘親的?又是怎麼對待她們姐妹三人的,這個可惡的男人,自己的親生女兒早已經香消玉殞了,而今的她豈會再是那個懦弱隱忍的雪玲瓏.而且今日可不是她找人家,是這雪傾城和風千影自己要主動找上她,要惹怒她,那麼她就會讓他們知道惹她可是需要付出代價的.而且這個代價可是有些人付不起的.

雪天傲繼續耐著性子道:"玲瓏下來,有什麼事好好和爹爹,爹爹絕對不會再讓你委屈了."

雪玲瓏一臉絕然道:"爹爹,永別了,玲瓏再也受不了了.玲瓏這就去了."

雪天傲聽了雪玲瓏的話,那是各種的惱怒啊,各種的悔恨,今日怎麼就讓這名王爺進了府,還讓這雪傾城和名王一起來刺激這玲瓏.而且現在事還鬧的這樣的不可收拾,整個相府的人都已經知道了這件事.他暗沉著臉,恐怕今日的事想要不傳出去都困難了.

他從來沒有發現這個女兒現在那麼張本事了,真可謂是唱作俱佳啊,她在相府近五年,柳氏掌管內宅的這五年,受盡欺凌,他也暗鬧自己,自己怎麼就忍心不聞不問了呢,現在這下子好了,這個女兒爆發了.但看這些相府的下人們,盡管是勢力眼的,但是人到了這個時候,同心還是有的,都是滿眼的同.

因為雪玲瓏這面色蠟黃消瘦的形象就是不爭的事實,再反觀雪玲瓏和雪傾城兩人身上的穿著,一個是綾羅綢緞,一個是粗布素衣;一個是錦衣玉食,一個是餿菜餿飯.同是相府的姐,真是天壤之別啊.

要知道這三姐還是宰相府的嫡女啊.身份上可是比柳姨娘和二姐要高貴上幾倍.按理只怕是這柳姨娘和二姐見到了三姐也應該稱呼一聲姐.可是現在受盡屈辱也就算了,沒有想到這二姐竟然連人家的未婚夫也要搶奪.她還要這名王爺的正妃之位.要正妃也就算了,竟然要殺了三姐,天理何在啊?一個個的心里都非常的同這雪玲瓏,氣惱這二姐也太過分了.非得將人逼上死路不可.

雪天傲看著上面演得非常還歡快的人,面色暗黑如炭,上面的女兒哪里是真的想要死啊,只不過是想要發泄她這五年來的不滿,想要開始鬧騰丞相府了.只怕這也和流舞病入膏肓有關,她已經豁出去了.

如若今日這事傳出去,只怕自己的官運也是到頭了,定然會受到這皇上皇後,還有太後的責罰.更會成為這東起國的笑柄.雪天傲不由得黑眸又是狠狠的怒視向柳氏,這一切都是這個女人,自己縱然不待見,也不至于苛待.都是柳氏這五年來太過分了.不過他也是愧疚啊,這五年來,柳氏和府中的人沒有少欺負她們母女三人,他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都是他害苦了她們母女三人.

今日的事,只怕是這雪傾城動了歪心思,前來挑釁玲瓏,萬沒有想到,現在的玲瓏終于是不再隱忍了,富有心計,更有睿智的頭腦.

然而這柳氏畢竟就是女流之輩,到這個時候了,她還在下面氣哼哼的喊道:"你個蹄子,自己娘親通殲,老爺還是善待你們了.你還在這里叫屈,還不快心,休要誣陷傾城……"

這柳氏不話倒是還好,她一話可是同時激怒了上面的雪玲瓏和下面的雪天傲,兩人均是眼里升騰起一股狂怒來.這雪玲瓏狂怒是心中的猜測,只怕娘親五年前的通殲被抓個現行和這個女人脫不了干系.她眼底暗芒閃過,冷冽無比,心中暗道,柳氏,你最好祈禱這件事不是你,如若被我雪玲瓏查到當年是你陷害我娘親的,那麼我雪玲瓏要十倍,百倍,千萬倍的還給你,叫你也嘗嘗被陷害的滋味,嘗嘗這生不如死的滋味.

雪天傲則是森冷的聲音響起:"柳媚娘,你的腦子是擺設不成?"

這種家丑,哪里是他這個男人願意讓外人知道的.若是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了,那麼讓他的臉面往哪里擺.而且這五年來,她那麼的欺負這母女三人,今日還是哪壺不開提哪壺.該死的,沒有腦子的東西.雪天傲現在內心里恐怕這雪玲瓏是又要抓著事鬧個不停了.

果然他這一邊才怒吼完,樹上的雪玲瓏則是哭唱起來:"嗚嗚,我娘親的命好苦啊,為了一個男人為愛走天涯,可是這個男人則是左擁右抱的,將她拋卻一邊也就算了,妾記恨娘親的宰相夫人位置,被人設計陷害,這個禽獸不如的男人不查也就算了.嗚嗚……可憐的娘親……你……你到死這個狼心狗肺的男人還在辱沒你.可憐的娘親……你當初怎麼就沒有擦亮眼睛……可憐你生生被誤會了五年……被折磨到油燈枯竭……嗚嗚……嗚嗚……娘親……你怎麼不將當初的事實告訴爹爹呢……是這柳氏故意引你去哪個房間的……誰陷害你,你怎麼就不呢……"

雪玲瓏在樹上唱作俱佳的大哭大演著.本來今天她倒是只想鬧鬧這風千影,既然柳氏你還如此不長腦子的哪壺不開提哪壺,我雪玲瓏倒是成全你,呵呵,不管當年是不是你,今日這火倒是先往你身上燒一把.

雪天傲聽了雪玲瓏的話,心一震,當年自己就只認事實,壓根就沒有往這一邊想,他不由得染著狂怒看向柳媚娘.不過眼下可不是和這柳氏算賬的時候,他一定會派人查清楚當年的真相.

眼下則是安撫樹上的玲瓏才是,這件事可絕對不能夠傳了出去,尤其是傳到宮中,因為這本來是姐妹兩人都愛慕名王爺,這雪傾城想要爭奪名王妃,如若沒有這名王爺頂多也就是姐妹之間的勾心斗角,但是現在這風千影一攙和進來.事可就不簡單了,要知道這名王爺一直以來口碑,形象良好,而今竟然為了傾城做出這等事來.只怕這傾城也是少不了責罰,輕者只是魅惑名王而已,重者就是害得整個宰相府受到重罰.

雪天傲越想心中驚出一生的冷汗來.雪天傲隨即那黑眸冷瞪風千影一眼,要知道這件事完全可以避開,若是姐妹之間爭奪那只是他丞相府的事,現在可不是他們相府的事而已了.雪天傲從來對于風千影都是非常的禮待的,因為這名王和玲瓏的婚約,他還是暗挺這名王作為儲君的.只是今日這做出的事,實在是讓他太失望了.

這名王爺不在朝堂上和別的大臣聯絡感,明爭暗斗,這會子竟然有閑逸致來攪合這姐妹之間的爭風吃醋的事.

要知道盡管他是皇後嫡出,皇上也是非常的喜愛,可是其他王爺也是有勢力和實力的,這不到最後一刻,誰也不知道朝堂上風云變遷.不過惱怒他歸惱怒,他畢竟是尊貴的王爺.

其實這雪天傲盡管沒有將責怪的話出口,但是這怒目一瞪,風千影便是心中了然,他其實在這雪玲瓏第一聲大喊開始就已經後悔了.他萬沒有想到這雪玲瓏竟然有這等心計,將一切都算計在里面了.他是一千個,一萬個悔恨啊.

心中早已經懊悔的要死,如若今日這件事傳出去,那麼他這麼多年來塑造的好形象全都沒有了,這百姓會如何看待他,朝臣會如何看他,父皇又會如何看待他.只怕……風千影越想臉越加的暗下去.

雪天傲隨即抬起頭,看向雪玲瓏的時候,一臉的慈愛溫和道:"玲瓏,快下來吧,爹爹知道你們母女三人委屈了,爹爹一定會加倍補償你的.你下來,有爹爹在,一切事爹爹都會替你做主的."

雪天傲望著上面唱作俱佳的女兒,不知道什麼時候變得如此的厲害,心計更是一等一,看似簡單的一場鬧劇,但是她卻掌握全盤.

其實雪玲瓏和雪天傲的眼神交流里,雪天傲已經承諾,他一定會查清楚當年這花流舞通殲被抓個現行的事,如若不是雪天傲答應這事,今日她雪玲瓏還要鬧上一鬧,之所以沒有逼著雪天傲當著眾人的眠承諾,那是方才她一個人打草驚蛇已經夠了.有雪天傲一起,事會進展快速一點.

雪玲瓏這才放下手中的簪子,不過她還是沒有下來的打算,她一手抱著樹,身子不住的顫抖道:"爹爹,不……我不敢下來……我一下來,名王爺就會要殺了我.名王妃的位置我可以讓給姐姐的,爹爹,我不在乎的,但是我是真的喜歡名王爺……不管是妾還是為奴為婢,我都甘願的……可是現在……現在……我下去就是死,爹爹,我倒是不如自己了斷算了……"

雪玲瓏著又是將那簪子抵住自己的脖子,不過心中卻是冷笑,呵呵,這王妃之位麼,她雪玲瓏自然是不屑的,不過麼,也不會如此輕而易舉的讓給你雪傾城.

雪玲瓏那黑眸之中陰冷的暗芒劃過,收入風千影和雪天傲的眼中,她這是挑釁,也是告訴風千影和雪天傲,她今天根本就是鬧,你們最好以後不要惹我,惹急了我,這樣的好戲會經常上演.甚至于會比今天更加的精彩.

只是雪天傲再度看向雪玲瓏的眸子的時候,玲瓏的眼里劃過一道冷芒,心中不由得一驚,他再望向一邊,沒有玉嬈的身影,難道?他不由得面色一白,老天,今日這宰相府里的事只怕已經鬧了出去,雪天傲不由得驚出了一身的冷汗.他是氣今日雪玲瓏做的過分的,可是他發現對于這個女兒他根本就沒有辦法控制了.她的心思他都不了解了.但是有一點他深刻的知道,那就是現在如若他不控制場面,制止她鬧的話,接下去後果將更加的不堪設想.

雪天傲強行的安奈下內心的不安和心中的怒意,掛著慈父般的溫和的笑道:"玲瓏,你下來吧,有爹爹在,沒有人可以動你,更沒有人可以殺你的,這里是我們宰相府,任何人想要動宰相府的人都絕不可能?"

雪天傲對著雪玲瓏是溫和的承諾,不過在看向雪傾城和風千影的眸子的時候變得陰驁起來.風千影自然聰明的不會在這個時候開口,如若他開口,他相信這個女人今日絕對會沒完沒了的下去.他內心里思緒翻飛,他怎麼都想不明白,今日事會變成這般境地.他的內心也在惶恐不安,本來他只是利用雪傾城而已,現在竟然是被樹上的女人拿來做文章,他為了雪傾城要殺了她?他方才根本就沒有想要殺了她.頂多也只是想要教訓教訓這個女人而已.

風千影深幽的黑眸變得冷厲起來,臉色非常的難看.他堂堂的名王竟然被一個女人給設計了.而且這設計還會害得可能自己于那儲君之位無緣.

樹上的雪玲瓏看著下面面色暗沉的風千影,心中冷笑,呵呵,風千影,這就很生氣了?還想要對付我,放心,我和你之間的事今天只是一個開始,在你那一日選擇見死不救之後,我雪玲瓏和你之間已經是死敵了.不過麼,雪玲瓏此刻又是含著淚驚恐的看向風千影顫抖著道:"爹爹……名王爺都沒有開口,玲瓏相信爹爹,可是玲瓏真的怕……"

雪玲瓏演得實在是高啊.

風千影心中那個堵啊,如若眼神可以殺人的話,他恨不得用眼神殺死雪玲瓏,不過麼,他看著那樹上分明挑釁自己的女人,在眾目睽睽之下,他只能夠硬生生的忍了這口怒意,微微的放低姿態柔聲道:"玲瓏,你誤會了.本王只是和你鬧著玩兒.你下來吧,樹上危險……"

對于風千影這麼放低姿態,放柔聲音,或許別的女人這個時候定然會為他瘋狂了,就會停止了這一場鬧劇,可是她是雪玲瓏,現代的殺神雪玲瓏.她奉行的原則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都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但是她雪玲瓏報仇一刻都嫌晚.

雪玲瓏手中的簪子緩緩的放下了,不過眼神還是戒備的看向風千影,隨即深的望著風千影道:"王爺,玲瓏真的真的很愛你,玲瓏可以不計名分的跟在你的身邊,王妃的位置,玲瓏真的可以不要,玲瓏知道你愛二姐姐,但是求你一定要讓玲瓏跟在你身邊,玲瓏不能夠沒有王爺……若是沒有了王爺,玲瓏甯願現在就死……"

雪玲瓏的這一番話,又是感動了宰相府里所有的下人,這三姐真的好癡啊,有些心軟的丫鬟眼里氤氳起了水霧,還忍不住的吧嗒而下,她們真的想要三姐哭呢.三姐實在是太癡太可憐了.愛王爺愛到了這種境地.

風千影真的很想要抓狂,不過他暗暗的咬牙,因為現在他只想要制止這個女人再鬧下去了.雖然他現在心中的怒意好似驚天的怒浪一般,但是他也只能夠強行的忍下,他暗自告訴自己,忍,一定要忍,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呵呵,這個女人想要嫁給自己是嗎?到時候娶了再休.

風千影繼續放柔聲音道:"玲瓏,你下來,本王答應,一定會讓你跟在本王的身邊,本王也想要好生的照料你.還有,沒有人跟你搶王妃的位置,你二姐姐也不會和你搶的.你快下來,上面危險.要不你站著,本王上去接你……"

風千影的話音落下,這一邊的雪傾城面色慘白如紙,名王爺這話就是變相的當著眾人的面承諾這名王正妃的位置是屬于雪玲瓏的.縱然她胡鬧,但是也知道今日的事可鬧大了.她只能夠暗暗的咬牙,不……雪玲瓏,你好本事,名王妃是我雪傾城的.一定是我雪傾城的,誰也休想,我一定會將你踩在我的腳下.

樹上的雪玲瓏聽了風千影的話倒是挺滿意的,盡管自己絕對不會嫁給這個男人,但是她也斷然不允許這個男人不要自己,呵呵,所以在面上她還是將了他一軍.順帶麼也就氣氣這囂張跋扈的雪傾城.

這一邊雪玲瓏可是,滿意的打算今日這鬧劇也就到此結束了,應該收場了,她這才准備利索的滑下樹去.只是正當這個時候,一道微冷絕塵如天山雪蓮花開的聲音響起:"呵呵,雪丞相,這後院可真熱鬧啊."

只是那聲音雖然如此的好聽,可是卻讓人同時也置身在冰天雪地,有嗜冷的寒意刺入他們的肌膚之中,融入他們的血液里,似乎將他們整個人都凍僵了一般.全體的人都不由自主的顫了顫身子.

雪玲瓏在聽到來人的聲音,不由得黑眸眸光一利,眼里顯然的有著不快,這個家伙怎麼來了?

那微冷絕塵的聲音才落下,陡然的但見到三個人的身影已經來到了跟前,三個人,三道絕美的風景,眾人簡直看呆了眼.紫,黑,青三道綺麗迷人的風景.

左邊一身紫色錦衣的男子,那絕美的唇微微的勾起,掛著溫潤的淺笑,一雙眸子好似清澈的碧湖一般,泛著柔柔的瀲灩的波光,有著一張翩若驚鴻的臉,迷亂人眼,整個人飄逸如謫仙一般,他迎面走來好似一道驕陽一般,一身的紫衣顯得他更加的優雅迷人,飄逸優雅之中又透著隱隱的貴氣.

中間的男子,一身的黑色錦衣顯得高貴冷冽,周身一股懾人的霸氣,好似一個威震天下的王者一般,那白希如玉的肌膚,好似天山上的雪蓮花一般,美的清冷而絕塵,精致絕美的臉龐,透著棱角分明的深邃,深幽如碧海的雙眸,泛著瀲灩迷人的光澤,那光澤之下透著一股邪魅和冷峻,眸光瀲灩之中隱隱透著犀利冷冽,那狹長的劍眉斜飛入鬢.那高蜓的鼻,絕美誘人的唇,邪魅性感.如錦緞般的墨發用一根白玉簪子隨意的挽起,美冷冽,美的驚魂,只是一眼,讓人迷戀而又心生畏懼.讓人沉淪而又心生愜意,又愛又懼,瘙癢難耐.

那如玫瑰花般的唇輕輕的向上揚起優美的弧線,那花瓣般的唇上綴著一絲冷然的趣味,清冷邪魅的聲音久久還飄蕩在半空之中.

眾人只是一眼便想要臣服在這個男人的腳下.然而也只是敢看著一眼,因為一眼里,眾人已經感覺到那一雙黑曜石般酌亮的雙眸里有著趣味,也有著嗜冷的寒意,那邪魅的唇邊的笑意,似乎讓人看到了春日百花盛開的繽紛絢爛的景色,然而又好似置身在三九寒冬之中,冰冷刺骨.

又是驚歎他眼里的滿目溢彩的流光,又畏懼他周身懾人的冷冽.不清,道不明心中對他的複雜感覺.那種又迷戀,又畏懼,心弦硬生生的就那麼緊繃著,他們甚至于忘記了怎麼呼吸.

右邊,一身玄青色錦衣的男子,那殷如滴血梅般的唇勾起冷絕的弧度,眼里冰寒一片,那醇香濃厚的聲音帶著幾分清冷的響起:"不過挺有趣的."

那絕美的唇好似梅花瓣那樣絕冷而性感,透著致命的you惑,但是那聲音確實非常的醇厚,撩人心懷,盡管有著幾分清冷,但是縈繞在眾人的耳邊,惑亂心魂.

樹上的雪玲瓏當看清楚已經來到了眼前的三人,她黑眸一暗,眸光嗜冷暗沉下來,熱鬧是有的,但是關這三個男人屁事.有趣麼也是真的,可是這都與他們無關.玉邪和風千塵會一起,雪玲瓏倒是理解,什麼時候這赫連絕也和這風千塵一起了.

其實赫連絕和風千塵並不是感那麼的好,只是雪玲瓏這樣有趣的人在他們人生之中緊緊是第一次出現.因此這風千塵和赫連絕則是一早便在暗處觀測著宰相府.因為他們直覺上,有這個女人在的地方,就會有熱鬧看.

純粹是想要看熱鬧,也只是來看熱鬧而已.

雪天傲看清楚走到眼前的三人的時候,心狠狠的一顫,他不可置信的睜大眼睛,左邊紫衣飄逸如謫仙般的男子乃是醫聖玉邪,而右邊一臉冷絕的男子乃是西陵太子赫連絕,至于這中間這一位,雪天傲雖然沒有見過,但是他身上那一股懾人的王者霸氣,讓他心中冷意而甘願臣服.

再看到這風千影那驟變的臉色,雪天傲已經來到這一身黑衣的男子是誰了?他八歲封為邪王,賜邪王府邸一座,但是傳這邪王得了怪病,那病恐怖之極,每月十五月圓之夜,邪王便要食純潔女子的血肉,多少女子命喪在他手上.他的手段嗜血殘虐,因此又有"鬼王"之稱.

雪天傲的全身都不能夠自己的在發顫,今天這是怎麼了,怎麼就招來了這三號人物,尤其是這中間的邪王.雪天傲全身不斷的冒著冷汗,面色也隨之慘白起來,天知道,這邪王可是已經十五年沒有出邪王府,今日這破天荒的出邪王府還來他丞相府?這是不是預示著他丞相府要惹大事了???

雪天傲那驚恐啊,老天啊,現在丞相府已經是惹上了大事了.今日的事之後只怕就會禍事不斷了.雪天傲強忍住自己驚恐發顫的身子,冒著冷汗上前,對著三人恭敬道:"微臣見過邪王爺,西陵太子,玉公子."

當眾人聽到邪王的時候,全體色變.眼里都有著驚恐之色,尤其是那些丫鬟,他們不敢再望向那三人了,因為他們不知道三位之中哪一位是邪王.但是心中都知道這邪王乃是一個暴虐殘忍的人,對人嗜血狠辣.邪王又叫鬼王,鬼王要你三更死,絕不留你到五更.而且這鬼王還食純潔女子的血肉.光是想想就覺得非常的恐懼啊.那些丫鬟們慘白著臉,顫抖著身子.

眾人的心中均是疑惑,這邪王不是十五年沒有出府了嗎?現在為什麼會來到這丞相府?他究竟來丞相府有什麼目的?

風千塵邪魅絕冷的唇微微的上揚,冷冽的黑眸一掃這些面色蒼白,身子發顫,冒著冷汗的眾人.整個人周身散發著懾人心魂的戾氣.那眸光森冷的好似一條嗜血的毒蛇一般.隨時等待蟄人血肉.

風千塵隨即將眸光落在雪天傲的身上,壓根就沒有看樹上同樣眸光犀利冷冽的雪玲瓏,他嗜冷沉冷的聲音響起:"雪丞相,原來你這後院在耍猴啊.早知道,本王就應該一早來看看."

雪天傲聽了風千塵這樣微冷打趣的話,盡管是再平常不過的話,他卻覺得只要是這邪王的每一個字都好似一把冰冷鋒利的劍劃過他的脖頸之處.

風千影是面色暗黑如炭,這個男人十五年沒有出過邪王府,今日為何會來到這丞相府?今日這事本來讓他非常的鬧心,自家這皇兄十五年來第一遭出府來的竟然是這丞相府?如他可是知道這皇兄在父皇心中的分量根本就不比自己低,最最主要的是,他深受皇祖母的喜歡,在八歲封王之前,一直都是皇祖母帶在身邊親自照料.若不是他這怪病,只怕自己根本就沒有機會爭奪這儲君之位.

耍猴?雪玲瓏唇狠狠的抽搐了幾下,本就冷冽的黑眸更是暗沉下去,該死的男人,他竟然她在耍猴.她的雙眸狠狠的瞪視著風千塵,真恨不得在風千塵的身上瞪出幾個窟窿出來.這個該死的男人竟然她雪玲瓏是猴子,就算她在耍猴干他什麼事?

雪玲瓏只是被這風千塵的一就氣得整個人狂怒不已.咬著唇心中罵道:你才是猴子,你全家都是猴子.

這雪玲瓏還想要繼續罵著,陡然的樹底下的風千塵陡然頭來,那邪魅絕冷的唇又是上揚了幾個弧度,嗜冷暗沉的聲音響起:"你在罵本王?"

風千塵那冰冷嗜沉的話音響起,好似寒冬里的驚雷炸響在眾人的心中,眾人均是驚恐著臉睜大眼睛驚訝的望向風千塵,三姐分明就沒有開口罵他,他怎麼就三姐罵他來著.不過隨即在想到他陰狠毒辣的手段,他是蠻不講理的邪王.殘虐的鬼王,只要他三姐罵了就罵.眾人此刻心中又是替三姐捏了一把汗.這三姐也真是可憐到家了,才被這名王為了二姐而差點要怒殺她.現在又被這邪王無端端的盯上了.

雪天傲的心顫悠悠的,要知道這可是自己的女兒,邪王這是什麼意思?他這是不是要找丞相府的渣?玲瓏怎麼就惹著他了?

樹上的雪玲瓏也是微微的一震,這個家伙該死的是現代的讀心專家麼?她只是在心里罵罵,他就知道了.雪玲瓏收拾好心神,暗暗的咬了咬牙,隨即含著淚一臉委屈的望向風千塵,顫抖著身子道:"嗚嗚……我……我沒有罵你……我根本就沒有開口……"

著又是嗚嗚的哭得無比的委屈,然而在心中卻是大罵,你個混蛋王八蛋的,姐姐我就罵你了,怎麼著,姐姐我不僅要罵你,還要罵你祖宗呢,禽獸,流氓,混蛋,改天姐姐我我一定給你千蟲毒,蝕骨粉……

風千塵那一雙黑眸更加的冷冽了幾分,邪魅的唇邊的笑意也是更加的嗜冷如血,懾人的聲音響起:"呵呵,你罵得很歡樂是不是?"

雪玲瓏的確是罵得很歡樂,可是她是真的驚訝,這個該死的男人竟然能夠知道她在罵他,雪玲瓏不是自吹,自己的演技絕對是爐火純青,就是在現代,絕對沒有人能夠看穿自己.這個家伙好可怕,他甚至于只是微微的一瞥,就能夠看穿自己.好似能夠看入自己的靈魂深處一般.這樣的男人好恐怖哦.

一邊的赫連絕的冷眸之內,也是升騰起一絲興味來,這個女人真的是非常的有趣,今日在這里發生的一切他都剛好一點不差的全盤觀看了.她真是絕了.

赫連絕微微的一瞥一邊的風千影,這男人真是愚蠢啊,沒有看到這個女人分明就是一塊沒有雕琢過的頑石嗎?竟然丟失大,現在這頑石還反彈了他.從此之後只怕這東起的朝堂之上可是要風起云湧了.

只因為現在多了這一塊頑石.這一個古靈精怪的女人.呵呵,他黑眸之中劃過一抹勢在必得,這樣有趣的女人當他的西陵太子妃,日子絕對不會無聊,而且他還相信,她會變成他赫連絕的絕世寶劍,這絕世寶劍一出,誰與爭鋒?

一邊的雪天傲已經在崩潰邊緣,隨時有可能被嚇暈了過去.

風千塵看到這個女人吃驚的樣子,那邪魅的唇邊的笑意真了幾分.隨後風千塵望向對面的風千影,抿動唇道:"二王弟今日怎麼有閑來這丞相府逗弄這是頑猴,看她耍猴戲?二王弟猴子好看嗎?"

風千影點頭隨即又搖頭,那黑眸更是沉了幾分,面色也更是黑了幾分.他自然聽出了這風千塵的外之意.風千影寬之中的雙手緊握.該死的,今日平白給這個男人看了笑話.

風千塵深幽的眸子泛著陰驁的冷芒,絕冷的聲音壓迫下來道:"二王弟,日後看猴戲之前先要掂量掂量,自己能不能夠付得起這看戲的銀兩.還有若是父皇和皇後知道了此事,只怕?"

風千塵的話音落下,風千影黑眸之中閃過陰狠的光芒,狠狠的暗瞪一眼樹上的雪玲瓏,這個女人等著,他日他一定會讓這個女人為今日所做的一切付出慘痛的代價的.風千影對著風千塵道:"多謝王兄提點,風影定然謹記在心."

他自然是要謹記這個教訓,怎麼會忘卻.不過今日這風千塵給自己當眾的難堪,他也一並記下了.

雪天傲隱隱的感覺到空氣之中似乎有暗暗的火藥味.而且這邪王的話,這府中稍稍有點腦子的人都知道了,只怕今日的事皇上和皇後是要對著名王爺大失所望了.

風千塵隨即不再看向風千影,在轉過頭的那一瞬間,風千塵的眼底劃過一抹嗜血的毒芒.一閃而過,但是卻落入雪玲瓏的眼中,讓雪玲瓏心魂一震,她不由得黑眸暗沉,她怎麼感覺這風千塵似乎很恨這風千影呢?她篤定,自己方才沒有眼花,是真真切切的看到了他眼中的毒芒.

這一邊眾人一個個的心思翻飛,紛紛疑惑,這邪王究竟是幫雪玲瓏,還是找雪玲瓏的渣?

樹上的雪玲瓏一臉的沒好氣,顯然很不樂意這個男人來插一杠子.

風千塵微微的抬起頭,目光凌厲的射|向雪玲瓏,勾唇譏笑道:"你還要蹲在樹上繼續耍猴麼?還是你想要賴賬?"

"什麼賴賬?我何時欠你賬了?"雪玲瓏狠狠的磨了磨牙,委屈道.然而心中又是開始大罵起來,該死的混蛋,殲殲詐之徒,她都已經向赫連絕借了兩萬兩銀票給他了,已經兩清了好吧.

"哦?呵呵,莫非你是想要讓本王直接找丞相大人算賬了?"風千塵邪魅的唇上綴著嗜冷的笑.

樹上的雪玲瓏那個怒啊,這個男人這是赤|裸裸的威脅啊.她又怎麼會不明白他的意思,他的意味就是如若你賴賬,他就和這雪天傲算大賬了.她當年辱罵皇室公主,戲弄名王.她完全相信這個腹黑的男人.雪玲瓏的心口不斷的起伏著,可見她又多麼的生氣.該死的男人,她雪玲瓏發誓,她和他的仇不共戴天.

風千塵冷眸和雪玲瓏在空中厮殺,火光四射,最後雪玲瓏黯然的敗下陣來,因為該死的,她現在不能夠得罪這瘟神,因為如若他暗中使手段,到時候自己無法在太後壽誕進宮,拿不到那紫丹奇靈果救娘親可就不妙了.

她沉下臉,好似泄氣的皮球般無奈道:"好吧,我承認就是了."

風千塵如漆黑的婉玉般的黑眸里劃過一絲愉悅的笑,隨即唇角的笑意越加的邪冷幾分道:"呵呵,哦……那還不快下來?"

下去?哼,你算那顆蔥?你叫我下去我就下去嗎?雪玲瓏心口還在劇烈的起伏著.她是真的被這個男人給氣得不輕.雪玲瓏其實是很氣自己,她特工界的神話,向來只有她給人使絆子的,也只有她雪玲瓏坑騙他人金銀的,可是遇上這個男人,竟然是她雪玲瓏被他坑騙金銀.而且她還只有被威脅的份.

若是在現代,被她的屬下知道自己這麼憋屈的一邊,一定會放鞭炮大肆慶祝.

********************************************************************

親們看文愉快啊.不要養文哦.還有更新明天早上來看了啊.

上篇:第063章:來人啊,救命啊,殺人啦     下篇:第065章:事鬧得不可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