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065章:事鬧得不可收拾  
   
第065章:事鬧得不可收拾

雪玲瓏心中各種的郁結之中,一邊的玉邪完全就是一個看客.

玉邪甚至眼里閃爍著光芒,期待這兩只激烈腹黑斗.他甚至覺得最後會是這雪玲瓏勝的感覺.

風千塵夜幕寒星般的黑眸一沉,勾唇邪冷的笑道:"怎麼?你這是在欲擒故縱,想要讓本王上去接你下來?"

雪玲瓏心火騰騰的燃燒起來,脫口而出:"欲擒故縱?欲你妹,擒你爹."

雪玲瓏心口起伏的更加的厲害,狠狠的怒瞪風千塵.不過雪玲瓏再度的敗下陣來,她不知道今天這個混蛋干什麼來多管閑事.不過她還是無奈的滑下大樹.

雪玲瓏的話音落下,周遭的人不由得倒抽冷氣,一個個的睜大眼睛驚恐的看著風千塵,生怕下一刻他就化作惡魔狂暴起來.心中更是替這雪玲瓏捏了一把冷汗,閣老天啊,三姐你的膽兒也真是太大了,這個是邪王,吃人血肉的邪王啊.

風千塵那如墨般的黑眸一挑,性感的唇上揚,唇角綴著幾分譏嘲道:"哦……好……拿來.兩萬兩."

雪玲瓏那個氣啊,實在是要被氣抽過去,該死的男人他明明就知道自己根本就沒有兩萬兩銀票的.可惡的男人.雪玲瓏真恨不得日後她有錢了,將銀票兌換成銀元或者金元,狠狠的拿錢砸死這個可惡的男人.

雪玲瓏煞白著臉,暗暗的咬了咬牙道:"要錢,沒有."

風千塵一轉身,冷冽而芳華萬丈,那性感的唇微微的勾了勾道:"哦,沒錢,那就拿你抵錢了.下個月十五正好還沒有合適的女人."

風千塵的話音落下,宰相府里所有的面色煞白如紙,雪天傲全身都在發顫.他怎麼也不知道,這玲瓏和邪王兩人之間怎麼就會有金錢關系了.而且還是兩萬兩?

這一邊,雪天傲還在怔愣之中,風千塵已經轉身,看向面色煞白的雪天傲,黑眸之中染著諷笑.嗜血暗沉的聲音對著雪天傲響起:"雪相,記得下月十五.將三姐送到邪王府."

十五?月圓之夜,這個魔鬼般的男人,便要食用純潔女子的血肉.雪天傲縱然這五年來對這個女兒不聞不問,可是她畢竟是自己的女兒啊,他怎麼忍心將自己活生生的女兒送給這個殘虐的魔鬼在月圓之夜食用.那可是自己女兒的血肉之軀啊?

雪玲瓏唇角惡劣的抽搐,她盡管才占用這身體沒有幾天,不過對于這邪王每月月圓之夜便會食一個純潔女子的血肉,她可是知道的.雪玲瓏的黑眸暗冷下去,泛著冷冽的寒潭之氣,月圓之夜?想要食她的血肉?

風千塵性感的唇邊綴著幾分興味道:"東西,本王可等著吃你鮮美的血肉,不知道是清蒸好吃呢?還是燒?亦或者是煲湯喝比較好……"

似詢問,似喃喃自語,一邊的玉邪,清澈如玉泉般的眸子更加瑩潤有光澤,絕美的唇勾起,心中好笑,隨後很是配合道:"清蒸比較有營養.燒比較美味.煲湯湯汁比較鮮美……每一種滋味都非常的好."

"哦,那就清蒸胸脯,燒肘子,人血粉絲湯……"風千塵優雅的轉身,邊走邊和玉邪兩人著離去.人雖然已經遠去了,但是那聲音硬生生的飄入眾人的耳中,驚恐無比.

眾人的腦海里華麗麗的想象著那種恐怖的畫面.就是雪玲瓏也是不由自主的想著自己的胸脯被清蒸,肘子被燒,四肢被肢解.不是她沒有見過血腥的畫面,而是當想象到自己被風千塵那個魔鬼般的男人肢解了之後各種做法的吃,她就不能夠自己狠狠的顫了顫.

隨即面色煞白無血色,不過雪玲瓏氣得恨不得撲上去將風千塵那個魔鬼般的男人,肢解了去,讓他的身體也被各種清蒸,燒,煲湯.讓他吃人家人肉,喝人家血.看他還能夠橫了.她發誓自己一定會在月圓之前制作一些毒啊,藥啊的出來.到時候她一定會拿毒狠狠的伺候他.千蟲粉,嗜骨毒.她非毒得他蝕都不剩.

赫連絕倒是熱鬧看完了,隨後別有深意的望了風千塵一眼,眼里劃過一道暗芒,他先不忙著.隨後也是緊接著離去.

雪玲瓏現在深深的知道一點,自己迫切的需要錢,更需要藥材,這樣才能夠制作毒藥.還有自己應該想辦法賺錢,她一定會在十五月圓之前將錢掙夠了.到時候她一定將這一萬兩的銀票換成銀元,到時候,狠狠的將這個該死的混蛋男人的臉給砸了去.叫他得瑟啊.

雪天傲良久之後才回過神來,望向雪玲瓏微微的顫聲道:"玲瓏……"

雪玲瓏這一邊本就氣哼哼著,沒好氣的眸光凌厲的瞪向雪天傲,冷聲道:"干嘛?"

這雪天傲本來是想要問問雪玲瓏,和邪王之間這兩萬兩是怎麼回事?但是現在這麼多人都在,他又覺得這話題不好問出口,反倒是一臉的擔憂,因為,方才那邪王的話,可是得清楚啊,玲瓏若是沒有錢還,他就要玲瓏抵債啊.而且是月圓之夜就將把玲瓏給吃了血肉.他只要一想就差點要昏過去.斟酌了再三雪天傲對著管家道:"華叔.以三姐的名義,差人將兩萬兩銀票送到邪王府去."

那華叔一聽是邪王府,面色不由得一白,身子不能夠自己的輕顫.要知道那可是吃人的邪王府啊.想到方才邪王的清蒸胸脯,燒肘子,人血粉絲湯……華叔望向雪玲瓏.眼里有著同.不過他可沒有絲毫的遲疑,畢竟是大門大戶的管家.

雪玲瓏望向雪天傲,算這雪天傲還沒有泯滅良心,不過她的直覺告訴她,那只腹黑的禽獸,只怕不會輕易的收下這兩萬兩,那個家伙似乎就是想要折磨她呢?她怎麼有一種感覺,那家伙好像以折磨她為樂趣?

隨後雪天傲暗自喟歎一聲道:"玲瓏,沒事了,你先下去休息吧.回頭讓你柳姨娘給你撥幾個丫鬟過去."

雪玲瓏點了點頭,徑直的一個人離去.上一次撥的那幾個哪叫丫鬟,叫姐才差不多,最後雪玲瓏又是攆走了.

雪天傲眸光複雜的望著雪玲瓏離去的方向,這個女人現在的手段是在是太過驚人,壓根就讓人驚喜加驚愕啊.他抽過自己的眸光,沉冷著臉道:"大家都散了."

隨著他一聲令下,下人們趕緊做鳥獸散了.此刻這後院里還剩下雪天傲,風千影,雪傾城,還有柳氏幾個.

風千影今日真是要糟心啊,他雙眸泛著幽冷的光芒,眼里閃爍著狠辣的毒芒森冷冷的望向雪玲瓏消失的方向,今日的賬,他一定好好的記下.還有他的眸光里的陰冷狠辣的毒芒另一部分乃是因為這邪王風千塵,這個惡魔般的男人十五年來沒有跨出過邪王府,可以他們每次見面也都是他生辰的時候,父皇,皇祖母帶著幾個兄弟一起去邪王府給他過生辰.今日這個男人竟然邁出了邪王府.

而且什麼時候和雪玲瓏有金錢上的牽扯了?這其中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雖然看似這風千塵是找雪玲瓏的麻煩,但是細細思索,他似乎是覺得這風千塵是變相的在告訴他,雪玲瓏現在已經是被他看中的獵物,月圓之夜供他食用的純潔女子.不過方才那個男人對自己的態度,壓根就不拿自己當兄弟,面容暗冷,態度張狂,還竟然敢譏嘲自己,下一次看戲要掂量掂量自己交不交的起看戲的入場費.還倨傲的告訴自己,若是此事傳到了父皇和母後耳中,自己只怕會好一頓責罵.

風千影的黑眸眸底翻湧著嗜血的殺機.風千塵,你以為本王不知道你心里的盤算,哼,就你這樣吃人肉的魔鬼還想要和本王爭奪帝位?你以為你還有機會嗎?這東起的儲君之位絕對是我風千影,本王暫且忍著你今日對本王的狂妄和譏嘲,他日本王登上這東起的帝君之位,第一個饒不了的就是你.本王他日絕對不會放過你.叫你敢如此傲慢.如此不將本王放在眼里.

風千影心里惡狠狠的想著,暗沉著臉,壓制著心中洶湧澎湃的怒浪.暗暗咬牙.

雪天傲看著人群散去,這才轉過身來,走到風千影的跟前,縱然今日這事,雪天傲對這個王爺是有氣的,也非常的失望的.但是畢竟人家貴為王爺,他也不能夠明著責怪,只是微沉著臉道:"名王爺,還是請回去吧.只怕今日的事已經傳揚了出去,很快就會傳到皇上和皇後的耳中.王爺還是想想到時候如何向皇上和皇後交代吧!"

雪天傲心中無奈的喟歎,自己這個出乎意料的女兒,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變了,變得如此的讓人無法招架,如此的可怕.他在沒有看到雪玉嬈的身影之後,內心里就深信,這件事乃是玲瓏要鬧的,而且她還故意要將事鬧大.而且他怎麼有一種感覺似乎玲瓏和這名王爺有很深的恩怨呢?

不然玲瓏絕對不會將事做得這麼的過分的.現在他也沒有辦法責怪玲瓏,一來她現在已經超乎他的想象,超出他能夠控制的范圍,二來麼,他隱隱的感覺這邪王和玲瓏之間似乎有一種不清道不明的牽扯.

這一邊風千影本就暗沉的臉在聽到雪天傲的話之後,他本來陰冷的眸子里的毒芒更加的陰狠了幾分,完全不像是平日他給人的清澈純淨的感覺.也不像平日里那般的溫潤和善.風千影望向雪天傲暗沉著臉道:"雪相篤定這件事已經傳出去了?"

雪天傲在聽到這風千影問出這話的時候,心底里對這位王爺則是更加失望了.這位王爺還是缺少了幾分睿智.觀察還不夠入微.雪天傲心中已經對風千影搖頭.本來他是支持著名王爺的,現在看來朝堂上的一切風云現在才開始,只怕這位名王爺從今日之後,在皇上的心中便是要一落千丈了.至于那位吃人的邪王,他其實知道,一直以來,在皇上的心中有很重的分量.因為那是皇上最愛的香妃所生的孩子.只是八歲的時候突然得的這個怪病,讓皇封他為邪王,賜邪王府邸.

最最主要的是這邪王八歲之前乃是太後親自撫養.太後非常的寵愛著邪王.雪天傲心中暗歎,只是可惜了這邪王.竟然從八歲開始就得了這怪病,吃人血肉……

雪天傲從自己的思緒從抽回身來,望向風千影喟歎道:"名王爺,恐怕此刻很快就會傳進了皇上和皇後的耳中.王爺你還是即刻進宮將此事親自告訴給皇後,如此,才能夠讓皇後替王爺在皇上那幫襯著……"

其實雪天傲已經能夠預感到這皇後娘娘會如何的發怒了.

風千影聽了雪天傲的話,他的心中劃過一陣不安.面色非常的暗沉冷凝.萬分懊悔的離去.

他完全能夠想象到母後在聽到這件事之後,會如何的發怒,而且自家母後一直以來對自己的期望很高.而且母後也是一個好強要面子的人,今日鬧出的這等事定然是要讓母後狂怒的.一定會發雷霆之怒.而且他一刻都不敢停留,因為他知道,若是自己在這事傳到父皇母後之前主動將這件事告訴母後,請求母後的原諒幫襯.不然等父皇找母後的時候,只怕事會更加的糟糕.

這一邊風千影是急沖沖的向著皇宮之中趕去.

雪天傲,這才有時間轉過身來面對這雪傾城,他的眼底狂怒起來,對著雪傾城怒吼道:"看你,今天都是你這個孽障惹出來的事.你想要當名王妃?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麼身份?就你這庶女的身份,名王妃也是你敢想的.現在你給我罰跪祠堂三天,好好反省去."

柳氏一聽這罰跪祠堂三日?她頓時面色一白道:"老爺……傾城……傾城她根本就是和玲瓏鬧著玩的.你就饒過她這一次,下一次她絕對不會再犯了."

雪天傲冷著臉轉過身來,怒眸狠狠的一瞪柳氏,怒斥道:"柳媚娘,都是你嬌慣出來的好女兒.這一次的麻煩你嫌不夠?還想要下一次,只怕下一次這丞相府就是要被滿門抄斬了.還有,在這五年里,若不是你如此苛待玲瓏,也不會出了今日這事,你可知道,今日這事鬧到了皇上和皇後的耳中,傾城不要想要成為這名王妃,就是想要活命都難……"

柳氏面色一白,老爺這話什麼意思?事哪里有這麼的可怕,柳氏白著臉道:"老爺,你……你是嚇唬妾的對不對?"

雪天傲眸光一利,又是拔高幾分道:"為夫也希望是在嚇唬你,你還是讓她好好在祠堂反思,還有若想要讓她安然度過,你且讓她好好的准備太後壽誕之禮,博得太後歡心,這才能夠讓她安然化險.還有從此之後,讓她休要再肖想那名王妃正妃之位.永無再有可能了.不然只怕性命堪憂.為夫絕不是在危聳聽.還有,為夫在警告你,好生對待玲瓏.不然若被為夫知道,你再不善待她,你也就不用當管理這內宅了."

雪天傲的話音落下,柳媚娘身子一軟,差點軟倒在地上.怎麼會這樣?要知道傾城心心念念的可是要成為名王正妃之位.不要傾城接受不了,就是她也接受不了這樣的事實啊.

這後院的一切都落下帷幕.又是恢複如常.有一抹身影悄然的從後門進府.那顯然是雪玉嬈.她方才和姐姐眼神交流的時候,姐姐已經暗示她行事了.這件事現在已經傳到了汴京城內,很快這汴京城所有的百姓都會知道這名王爺為了雪傾城要殺了嫡女雪玲瓏的事……

雪玲瓏回到院子的時候,這花流舞已經轉醒過來,她因為身子不行,雖然隱隱約約的感覺到後院一邊似乎有什麼動靜,而且這事還是和自己的女兒有關,她暫且安奈下自己一顆不安的心,等待玲瓏回來.

這不玲瓏剛一回來,花流舞一臉擔憂的問道:"玲瓏,發生了什麼事?是不是她們又來找你麻煩了?"

玲瓏看著眼前這憔悴不堪的娘親,竟然還一顆心都掛在她們的身上,她也是一臉的心疼,隨即勾起櫻色的唇走到花流舞的跟前,親自伺候她起身道:"娘親,不要擔心,她們是來找玲瓏的不愉快了,但是娘親請放心,現在的玲瓏絕對不會再自己受到一絲一毫的欺凌.玲瓏從今往後一定會好好的保護娘親和妹妹,將屬于我們的一切都奪回來."

花流舞看著眼前一臉堅定,眸光冷冽的雪玲瓏,眼里劃過一絲複雜難明的心緒.不過隨即隱去.她滿眼慈愛的望向雪玲瓏道:"玲瓏,這幾年委屈你了."

隨後花流舞從自己的手上取下一只非常精致漂亮的鐲子道:"玲瓏,娘親沒有別的東西留給你,這是娘親的母親的傳給娘親的鐲子,現在娘親將這鐲子給你,你務必要好好的珍藏這個鐲子,千萬不要丟了."

"是,娘親.玲瓏一定會好好珍藏娘親給玲瓏的這個鐲子."雪玲瓏但覺得這個鐲子閃爍著粲然耀眼的華彩光芒,只是一眼,玲瓏就已經喜歡上了這一對外形精美的鐲子,這對鐲子全形,在鐲子的外面雕刻著精美細膩的花紋.她不是一個喜歡戴裝飾品的人,但是這個鐲子她是真的喜歡了.只是直覺上告訴玲瓏,這鐲子絕對不是一只簡單的鐲子.

雪玲瓏拿著這個精美的鐲子,那真叫一個喜不勝收啊.

花流舞看著雪玲瓏眼里那晶亮的光芒,看她對這鐲子的喜歡,眼里更是劃過欣喜欣慰的光芒.花流舞望了望院門外,隨即緩聲道:"玲瓏,這不是一只普通的鐲子,她是一個暗器.外形上看來的確是一只普通的女孩子家的首飾而已.不過誰也不會料想這只外形精美的手鐲其實是一個暗器,也是你的武器."

"暗器?"這個手鐲?雪玲瓏的眼里的光芒更加的灼亮起來,顯然是非常的興奮,她萬沒有想到原來這花流舞還會使暗器?她不由得好奇的打量,左看右看.愛不釋手.玲瓏興奮道:"娘親,快給玲瓏細細講講."

花流舞滿眼慈愛的看向雪玲瓏,對著雪玲瓏溫柔的一笑道:"這是極其厲害的暗器,他日若是你練好了,只要手法快,只要一招就能夠擊中敵人.一擊斃命."

花流舞是非常的開心,盡管她知道現在的身體根本就不允許她再使用內力來使這暗器,但是她怕自己若是現在再不教只怕日後沒有機會了.她必須要教會玲瓏這個暗器.這樣她才能夠了無遺憾的離去.

花流舞起身,隨即含笑接過玲瓏手中的鐲子,運力手輕輕的一揚,那精美的鐲子頓時從她的手中如一道閃電般的飛馳出去,那般的快,好似一朵盛開的雪蓮花一般,飛旋出絕美的形狀,看絢爛了人的眼睛,然而那一朵朵的花瓣冰冷絕美的好似一般般精美的飛刃一般,在半空之中絢爛冷然的凝聚起一股一股威懾人心的颶風,彰顯著它的氣勢,帶著一股強大的冷冽之風,讓人心中畏懼.隨即碰的一聲巨響.那鐲子化作的一朵雪蓮花生生的打在了海棠院內的一塊石頭上,入木三分.

雪玲瓏實在是看得絢爛了眼睛,眼里閃爍著興奮的光芒.心里蕩漾著一抹狂喜.老天,好厲害的暗器啊,居然如此的神奇.原來娘親竟然還是這等高手.最最主要的是這手鐲竟然是這等厲害的暗器,天哪,她真的是太喜歡,太喜歡了.要知道方才娘親只是輕輕的一揚手也,才這麼輕輕的一揚手,竟然就打進了石頭之中,如若現在站在自己眼前的是活生生的人的話,只怕這手鐲化成的雪蓮花利刃便會要了人的腦袋,而且那是輕而易舉的事.

好,實在是太好了,雪玲瓏真的是太好了,而且試問,誰會想到那樣精美的手鐲竟然是如此厲害的暗器.而且一擊斃命.

花流舞的額上隱隱滲著細密的汗珠,不過她看到玲瓏這樣的喜歡,眼里那興奮的光芒,太過灼亮了,讓她好想就這樣一直看著看著,現在的玲瓏這般的樣子,真的像極了當年娘親教她們姐妹的時候.她好懷念當時見到這暗器時候的興奮樣,更懷念溫柔的娘親.花流舞看到雪玲瓏要跑出去取那手鐲,隨即又是一運力,"嗦"的一聲,那手鐲化成的暗器從石頭上被拔了出來,回到了她的手中.

雪玲瓏睜大眼睛,實在是太震驚了,"隔空取物"也?老天啊,娘親實在是好厲害的身手,雪玲瓏今日實在是太過震驚了.

"娘親,原來你是這麼厲害的高手."雪玲瓏是真心的陳咱,她的眼里寫著她也好想學.

花流舞但感覺到有一股暈眩的感覺,不過她隨即壓制下去,因為她真的好懷戀當時的場景,花流舞又是對著雪玲瓏溫柔的笑,滿眼慈愛的將手鐲親自套入雪玲瓏的手腕上,頓時這暗器便成了一件精美漂亮的首飾了."玲瓏,娘親相信你按照娘親方才這樣的方式練習,他日,你一定會成為一個暗器高手的."

"恩."雪玲瓏興奮的眸光一直凝視在手腕上精致絕美的手鐲上,含笑的點頭.是的,她一定要好好的練習這暗器,實在是太厲害太厲害了,如若她練習成功了這暗器,實在是如魚得水啊.此刻雪玲瓏的眼里已經看到了自己練就了這厲害的暗器,對風千塵那個惡魔的男人的脖子去狠狠的飛去,腦海里的畫面則是風千塵一臉驚慌的逃,眼里還有著不可置信.

不由得雪玲瓏自己想得非常的歡樂.笑出了聲音:"哈哈哈哈……"

一邊的花流舞額頭上的汗珠越聚越大,看到自家玲瓏笑得這樣的歡快,她又怎麼舍得擾了她這一絲愉悅呢?只是一股暈眩的感覺再度襲來,胸口一股氣息向上沖,"噗……"一口鮮血噴出了口.花流舞整個人向後倒去.

雪玲瓏這才心中大驚,快速的將花流舞扶住,雪玲瓏不是愚笨之人,當然知道娘親為什麼會突然噴血,她實在是該死,她早該想到,依照花流舞現在的身體,根本就不能夠運用內力.盡管她不懂這古代的內力,但是她還是看過武俠電影,電視的啊,這運力是極其耗費體力的事,何況現在花流舞還命在旦夕.只怕這運用內力根本就是要了她的命.

花流舞看著玲瓏那一臉懊惱自責的樣子,她睜著沉重的眼皮,虛弱的聲音道:"玲瓏,不要懊惱,不要自責……娘親……很開心……娘親還要謝謝你,是你讓娘親能夠再度回到娘親當初跟隨你外祖母學習這暗器的場景.娘親好想你外祖母……"

著花流舞流下了悔恨的淚,思念的淚.如若時光可以倒轉,她一定不會再這般的任性,更加不會這麼的義無反顧的為了這個男人離開自己的故土,離開疼愛自己的雙親.花流舞心中不斷的懺悔:爹娘,舞兒知道錯了.舞兒好想你們,可是舞兒根本沒臉去見你們……

花流舞越想,淚更加的狂流了下來.雪玲瓏趕緊將花流舞扶到床榻上,她伸出手搭在花流舞的脈搏上,心驚慌不已……這一刻她恨死了自己,老天……沒用了……沒用了……而且娘親恐怕撐不過半個時辰了.自己此去皇宮恐怕也已經來不及拿那紫丹奇靈果救治娘親了.

雪玲瓏自從有記憶以來從來沒有流過淚.可是這一次,她真的很懊悔,她好想劈死自己.都是自己,都是自己害死娘親.怎麼辦?怎麼辦?她現在該怎麼辦?

雪玲瓏心已經紛亂不已,從來沒有過的驚慌失措.花流舞自然是知道自己的命不久已.她滿臉不舍的望向雪玲瓏,好想一眼就將女兒深刻在自己的腦海里,永遠永遠道:"玲瓏,不要自責,不要難過,娘親唯一舍不下的就是你和玉嬈,娘親恐怕已經不行了,日後玉嬈就要你好好照顧了."

"娘親……不……你不會有事的?你不會有事的.玲瓏這就去皇宮找太後要紫丹奇靈果.娘親你一定要撐住……"雪玲瓏哽咽著聲音道.

花流舞伸出虛弱的手抓住雪玲瓏搖頭道:"玲瓏,已經來不及了."

此刻臥房外一道身影進來,她邊走邊喊:"姐姐,娘親……"

只是當一進臥房,看到此刻娘親慘白的臉,以及那胸口處,唇角的血,雪玉嬈驚慌道:"娘親……娘親你怎麼了……"

花流舞看到自己的女兒,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玉嬈,淚又是流得更洶湧了.虛弱著聲音道:"玉嬈,不要難過,人總有一死的,以後娘親不在了,你可要好好的聽你姐姐的.姐妹兩人一定要相互扶持.就如同娘親和娘親的姐姐一樣.姐妹相互扶持."

這是花流舞憋住一口氣,得最完整的話了,這話音落下,又是"噗"的一聲,再度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娘親……娘親……你不要話了.玉嬈這就去請大夫……"雪玉嬈又是要站起身.花流舞松開雪玲瓏,一把抓住雪玉嬈道:"玉嬈,不要去了,已經……來不……極了……不要走,讓娘親……最後再……好好的看看你們……"

"娘親……"雪玲瓏和雪玉嬈兩個人哭得不能夠自己,她們不要娘親死,不要她死.

只是有時候命運就是如此,人也總難免一死.花流舞又何嘗願意舍下這一對兒女呢?正當這一邊哭得不能夠自己的時候,陡然的一道身影閃進了海棠院,落在了花流舞母女三人的跟前,暗冷而無奈的聲音響起:"舞兒……"

兩個字凝聚了他多少複雜的感.

當這一聲聲音響起,母女三人眸光望向來人,但見來人一身黑色張揚的錦衣,帶著一張的銀色的面具.

花流舞看到眼前的男人苦澀的笑了,虛弱的開口道:"師……兄……舞兒好想故土,好想……爹……娘……"隨即氣息一堵,昏了過去.

雪玲瓏和雪玉嬈哭叫道:"娘親……娘親……"

那黑色銀面的男子,身影快速的一動,複雜難明的眸光凝在花流舞身上.此刻花流舞已經落入他的懷中,從腰間掏出一顆藥丸放入花流舞的口中,對著雪玲瓏和雪玉嬈冷冷的飄下一句道:"你娘親我帶走了."

"喂……你帶我們娘親去哪里……"雪玲瓏和雪玉嬈驚恐的喊道.倒是雪玲瓏,快速的身影緊跟在這個黑衣銀面的男子身後,只是才追了兩步,根本就沒有了這男子的身影.雪玲瓏追到丞相府外,枉然的望著四周,心中捉急,娘親……娘親……你在哪里?這個男人究竟帶你去了哪里?

雪玲瓏著急的四周找尋,可是絲毫就沒有那個男人的蹤跡,那個男人好似鬼魅一般,突然出現在海棠院,將花流舞帶走之後,又是突然的消失不見了.

最後雪玲瓏最好頹然的回到海棠院,雪玉嬈可是一連著急的等待著雪玲瓏,她希望姐姐能夠追上那個黑衣銀面的男子.可是當看到雪玲瓏一個人頹然的回來,雪玉嬈滿臉的絕望,她哭著拽住雪玲瓏的手著急道:"姐姐,怎麼辦?現在怎麼辦?"

雪玲瓏讓自己一定要冷靜,冷靜……她努力的平息自己慌亂不安的心緒,漸漸的,雪玲瓏冷靜下來,她凝重著臉安慰道:"玉嬈,不要擔心,姐姐相信帶走娘親的人不會對娘親怎麼樣?"

"可是……他究竟帶著娘親去了哪里?"雪玉嬈還是不能夠自己的著急道.

雪玲瓏則是將雪玉嬈擁入自己的懷中,吸了口氣,安慰道:"玉嬈,不要擔心,娘親不會有事的,娘親不是喊那人師兄嗎?那人臨走前不是給娘親服下一顆藥丸嗎?他一定是帶著娘親去能夠救治娘親的地方了.等娘親身體好了,她一定會回來的."

雪玉嬈抬起頭望向雪玲瓏:"姐姐,你的是真的嗎?那個人真的能夠救娘親嗎?娘親會完好的回來嗎?"

"會的,一定會的."雪玲瓏安慰雪玉嬈,其實她也是在內心里這樣告訴自己,娘親不會有事的,那個男人一定能夠救治娘親的,娘親一定會好起來的,她一定會平安歸來的.

雪玉嬈用力的點頭點頭道:"好,玉嬈天天給娘親祈禱,期待娘親早日平安歸來."

"恩."雪玲瓏將雪玉嬈擁的更緊了,其實她的心根本就沒有底,因為方才她搭脈的時候,娘親撐不開半個時辰了,她但願娘親口中的那個師兄的藥能夠讓娘親多支撐一會兒,希望他能夠救娘親.娘親能夠好起來.

因為她有滿心的疑問,娘親究竟是誰?她究竟來之哪里?娘親外祖母,還有娘親的姐姐.現在有莫名的出來一個師兄.她實在是對娘親的一切都非常的好奇,雪玲瓏覺得這娘親實在是太神秘了.

只是接下去她還得想想,娘親這樣平白無故的消失了,她該如何向雪天傲,向丞相府的眾人解釋,娘親究竟去了哪里?若是她隨便的編個理由,只怕自己根本就糊弄不過去.

雪玲瓏是真的擔憂.

********************************************

另一邊,雪府祠堂里.

雪傾城猙獰如母夜叉一般,她恨死了雪玲瓏,本來今日她還非常的開心這風千影那般溫柔的對待自己,這風千影也願意替自己好好的教訓教訓這雪玲瓏.

她本以為只要這風千影出手,那雪玲瓏一定會被教訓的很慘,可是玩沒有想到這個該死的踐人,竟然如此的可惡,還將此事鬧得這麼的大,不僅全丞相府的人都知道了她要奪雪玲瓏的名王妃之位,而且還名王為她要殺她雪玲瓏.

為什麼她雪玲瓏沒事,而她就要被罰跪祠堂,而且爹爹還那般的她,讓她以後不要再肖想名王正妃的位置.她憑什麼就不能夠想,她雪傾城樣樣都比那個踐人要強.這一刻的雪傾城真的恨不得狠狠的將雪玲瓏給撕裂了去.並且堅定道:"不行,這名王正妃之位是我雪傾城的,那個踐人休想."

柳媚娘看著一臉猙獰的女兒,她也是沉著臉無奈的喟歎道:"傾城,你爹讓你在這里好好反思,你竟然還不知反省?"

雪傾城一聽向來疼愛自己的娘親也是一臉的責怪,她更加的生氣道:"娘親,爹爹懲罰我,你竟然也責怪我?憑什麼那個踐人就可以光明正大成為名王妃,我雪傾城就不可以?娘親,你的女兒可是樣樣都比人家強,憑什麼她就可以要讓她當名王妃.憑什麼就不應該是我雪傾城?"

雪傾城只恨自己那一日沒有弄死了這雪玲瓏,竟然讓她死而複生.如若她在一早就將這個該死地的踐人弄死了,現在也就沒有人阻擋自己成為這名王正妃了.雪傾城是越想越後悔.陰狠的毒眸之中又是各種心思,想著如何再將那個踐人弄死.省得她日後再如今日這般的來鬧自己.

只是這雪傾城壓根就沒有想到今日經過這雪玲瓏一鬧,縱然現在雪玲瓏死了,只是這名王正妃也輪不到她雪傾城.現在只怕是皇上和皇後視她為妖女魅惑名王.柳媚娘無奈的喟歎,都怪自己將這個女兒寵壞了.她沉聲道:"城兒啊,現在這事被那踐人鬧得如此之大,這事恐怕已經落入皇上和皇後的耳中,你以為他們心里會怎麼想?因你而讓名王昔日的良好形象全都被破壞了.皇後只會怪責你,是你魅惑了王爺,現在已經不是玲瓏的問題了,縱然沒有玲瓏,皇後也絕不會讓你成為名王妃的,城兒啊,你就不要再想成為名妃了."

上篇:第064章:腹黑對腹黑的較量     下篇:第066章:你必須同娶雪家三姐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