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068章:死過一次,自然不會再任人欺凌了  
   
第068章:死過一次,自然不會再任人欺凌了

雪玲瓏嬌的身影從里走向了院內的李媽媽幾人.那李媽媽幾人,萬沒有想到他們找尋了那麼久的人竟然真的從內走了出來.不由得李媽媽的狠狠的一瞪四個丫鬟,那意味就是看你們幾個賤蹄子,方才不是讓你們進去好好找了嗎?你們不再屋內啊?這人怎麼就從里面走出來了呢?

那四個丫鬟縮了縮身子,面色煞白,這真是見鬼了,她們方才明明進去找了,屋內根本就沒有一個人影的啊.現在這是怎麼了?究竟是怎麼回事?

雪玲瓏森冷著黑眸,如鋒利的兩把柳葉刀一般,泛著嗜冷的寒芒,好似隨時就有可能擊飛出來,擊向她們的胸口處.李媽媽和四個丫鬟方對視向雪玲瓏嗜冷的刀鋒般的黑眸,趕緊又是低垂下頭,努力的咽了幾口口水,心不能夠自己的發顫起來.身子也不能夠自己的後退幾步.

雪玲瓏嗜冷的聲音響起:"怎麼?這就走了?"

那李媽媽強硬的再度咽了幾口干沫,那冷硬的聲音硬生生的從喉件擠出來,帶著一絲顫音道:"三姐……"

喚出三個字之後,她實在是抖的厲害,哪里還能夠將話完.

雪玲瓏那冰涼的唇勾起的弧度嗜血如血煞惡魔一般,緩步逼近,的確是有一種要凌遲她們幾個的感覺,也怪不得她們面色會如此的煞白如紙.縱然是現代的高手見到她雪玲瓏也會不能夠自己的發顫,何況是這幾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丫鬟.之所以這麼的可惡,也都是跟隨的主子讓她們變成了這等欺軟怕硬的人.

雪玲瓏並沒有理會這李媽媽,而是回眸看向雪玉嬈,瞬間面色和緩道:"玉嬈,下去命人打幾桶水來,這地兒太髒了."

雪玉嬈,快速的轉身出去,速度非常的快,很快便有人幫著拎了兩桶水來.經過昨日那麼一鬧,府中還是有不少下人們看清楚形勢.因此玉嬈讓他們打水的時候,乖乖的打了水來.看到門口站著平時里趾高氣揚的李媽媽和柳氏身邊的四個二等丫鬟.那兩個家丁心中有疑惑,不過在看到三姐那嗜冷的黑眸的時候,他們也是禁不住的手一顫,差點要灑了水.因為面前的三姐好似一個嗜血的血煞一般.哪里是他們能夠得罪的起的啊.而且這三姐還是邪王定下的下月月圓的女子.盡管只是一個要被食用的女子,但是他們也不敢放肆,而且心里也是對這個女子即將要被吃了血肉有一些同的.

雪玲瓏勾唇道:"你們將這里好好的沖洗一下."

"是……"那幾個趕緊恭敬的應道,隨即將兩桶水潑了院子.雖然並沒有潑到李媽媽幾人的身上,但是那行為就是她們是髒東西.髒了這海棠院.

李媽媽則是面色非常的難看,她們身後的四個丫鬟也是滿眼的疑惑.這三姐現在怎麼和以前似乎不一樣了,不對,是大大的不一樣,似乎換了一個人兒似的.要知道以前這三姐,可是見到李媽媽面色煞白,身子不能夠自己的發顫,可是現在呢?這三姐見著這李媽媽,竟然整個人好似九幽地獄的血煞,讓李媽媽看了面色煞白,身子不能夠自己的顫抖.就算以前這三姐見著她們也是非常的害怕的,可是現在完全不一樣了.

雪玲瓏到了院內的一處石凳上坐下.一身雪白的褻衣襯得她整個人更加的可怕.雪玲瓏陡然的那冰冷的唇勾起粲然的笑,那原本嗜冷的黑眸也頓時柔和如一池的春水,水波蕩漾,波光瀲灩,當人看得絢爛了眼睛.

隨即悅耳絕塵的聲音響起:"李媽媽,是不是最近你閑得慌?"

分明一句平常的話,聲音也分明清越絕塵,可是飄入幾人的耳中卻不是那個味,她們方在看到三姐那如繁花般爛漫的笑而驚呆的時候,這聲音溫潤的卻讓她們好似置身在寒冬冰雪之中一般.

李媽媽則是面色更加的白了幾分,不過她畢竟是柳氏身邊的老人了,也是這丞相府的老人了,而且她今日若是示弱,日後讓她如何再在府中下人面前抬起頭來.李媽媽強忍著心中的害怕,倨傲的抬起頭,看向雪玲瓏,一臉不悅道:"三姐,這是什麼意思?奴婢這是奉了我們夫人的命給海棠院添幾個使喚的奴婢來了."

雪玲瓏那冰冷的唇邊的笑意更加的絢爛了幾分,眼里的流光也更加的瀲灩動人.然而聲音卻是陡然的一冷道:"夫人?丞相府何時又多了一個夫人了?"

李媽媽一臉的得瑟道:"自然是我們香雪院的那位夫人了."

雪玲瓏陡然笑得山花爛漫的雙眸內凝聚起一股巨冷的寒風,冷聲道:"李媽媽,你是好大的膽啊,竟然敢詛咒我娘親死了."

李媽媽那叫一個氣啊,她何時詛咒這病女人死了.她咬牙忍著怒意道:"三姐,你怎麼可以大白天的平白的汙蔑奴婢的.就算我只是一個奴婢,你是姐,你也不能夠這麼的汙蔑奴婢."

雪玲瓏狂冷的一笑道:"李媽媽,你好大的威風啊,不但帶了人來海棠院鬧,還詛咒我娘親死了.你這如若不是詛咒我娘親這丞相夫人死了.那麼丞相府中何時又多了一個夫人了?"

這李媽媽頓時被雪玲瓏堵得一句話也不上來.她只能夠各種去氣惱啊,暗暗的咬著牙,怎麼她可是柳氏身邊從伺候著長大的奶娘.隨柳氏嫁進這丞相府之中,誰不是對她恭恭敬敬的.今日她豐了自家姐的命帶著四個丫鬟給海棠院,這個踐人讓自己平白無故的在這院內站了半個多時辰,還讓她們好找,她竟然好生在睡覺.

這個該死的踐人出來,還讓人打水沖洗這院子,分明就是在罵她們幾個是髒東西.不過氣惱歸氣惱,李媽媽從雪玲瓏冰冷的雙眸之中看到了一股嗜血的煞氣.而且現在這個踐人竟然連名王爺也敢汙蔑,還有什麼事是她不敢做出來的.

李媽媽不是笨蛋,現在丞相府之中這丞相夫人還是花流舞,自己這按理喊柳氏也頂多是喊一聲柳姨娘,她現在若是再和這個踐人辯解的話,只怕她是真的是在自尋死路.因為眼前的這個丫頭,不知道會干出什麼事來.所以她靜默在一邊,不敢再哼一聲.

雪玲瓏看著這李媽媽站在一邊,暗自咬著唇不話,心中冷笑,果然是一個欺軟怕硬的東西.她隨即玩弄著自己的手指,狀似漫不經心的再問了一句道:"李媽媽.你,你是奉了誰的命過來?"

李媽媽畢竟是宅斗之中的高手了.當下很快便看清楚了形勢,雪玲瓏是逼著自己拿內宅規矩事,如若自己現在還執意要叫柳氏夫人,只怕這個丫頭就會將事鬧得一發不可收拾,而且她深信,最後慘的那一個人會是自己.因此暫且隱忍下心中的憤恨,狂怒.畢竟這四個丫鬟名為賜給海棠院,供海棠院使喚,實則是監視海棠院,替自家姐辦事.

李媽媽是一個人物,能屈能伸,她頓時變得一臉的溫順,低垂著臉,對著雪玲瓏恭敬道:"回三姐的話,奴婢是奉了柳姨娘的命,給海棠院送來四個丫鬟供使喚.姨娘,是她以前管理內宅太忙,疏忽了,是她考慮不周,現在給海棠院送來,讓他們好生照料海棠院幾位主子."

那李媽媽趕緊對那個四個丫鬟命令道:"春蘭,夏荷,秋菊,冬雪,你們四個還不快過來拜見三姐,四姐……"

那四個丫鬟聽到李媽媽的命令,縱然心中害怕,但是眼里分明寫著不甘願.雪玲瓏心中冷哼,她自然是看出了這四個丫鬟心中的不快.她面不改色.

春蘭,夏荷,秋菊,冬雪四人上前,心不甘不願的挨個給雪玲瓏和雪玉嬈行了禮道:"奴婢春蘭見過三姐,四姐."

"奴婢夏荷見過三姐,四姐."

"奴婢秋菊見過三姐,四姐."

"奴婢冬雪見過三姐,四姐."

四人逐一上前,不卑不亢的微微彎膝對著雪玲瓏和雪玉嬈行禮.

雪玲瓏坐在一邊,涼薄的櫻唇勾起一絲輕笑,絲毫沒有開口讓四人起來.這雪玲瓏不開口,而雪玉嬈全聽姐姐的,自然更不會開口讓四人請起了.

四個奴婢就這樣足足屈膝了一刻鍾之後,但見到她們的額頭滲出微微的細汗出來,而再一邊的李媽媽面色暗黑,正在打算發話的時候.

雪玲瓏隨後勾起冰冷的唇笑道:"嘖嘖嘖,瞧瞧,真是四位標志的美人兒呢,這當丫鬟還真是可惜了.日後若是跟隨我和玉嬈當個陪嫁丫鬟,依照這等姿色抬做姨娘絕對是沒有問題的."

那四個奴婢本來心中各種怒罵著雪玲瓏,可是現在聽到雪玲瓏這話,不由得心中一喜,是的,這雪玲瓏縱然再不濟,可是和名王爺有婚約的,到時候會有兩個陪嫁丫鬟過去.

雪玲瓏和名王爺今日鬧得這般的大,名王定然不會待見這雪玲瓏,到時候她們才使一點力,成為名王爺的妾還真不是問題.幾個丫鬟腦海之中均是想得非常的美.

雪玲瓏看著這幾個沉浸在美好幻想之中的四個丫鬟,心中冷笑,隨即話音一轉道:"不過,本姐可是非常的嫉妒丫鬟竟然比主子長得漂亮的呢.李媽媽,這個四個丫鬟是不是日後就是海棠院了?若是本姐在她們幾人的臉上做點什麼也可以?"

在她們臉上做點什麼?春蘭,夏荷,秋菊,冬雪四個婢女頓時面色煞白如紙,這三姐的意思該不會是嫉妒她們長得漂亮,想要毀了她們的容吧?當下四人腳底升騰一股冷氣,身子也不能夠自己的打顫,差點就要暈了過去.不要……不要被毀容,毀了容,她們的一生可就毀了.當下四人朝著李媽媽,驚恐的喊道:"李媽媽……"

她們是希望李媽媽能夠替她們些話,或者是將她們四人收回去.

這李媽媽畢竟是見過世面的人,這三姐分明就是在嚇唬她們.這點嚇唬都嚇成了這樣,不由得面色暗沉下來,對著四個婢女狠狠的一瞪,冷聲道:"住口.姨娘既然差遣了你們四口給海棠院,就全憑海棠院的幾位主子使喚差遣,若是你們做出了什麼出格的事,這海棠院的主子縱然是打殺了你們,也是你們咎由自取.姨娘絕不會袒護你們.所以你們好生伺候著海棠院里的主子們."

李媽媽呵斥完春蘭,夏荷,秋菊,冬雪四個婢女之後,轉身,對著雪玲瓏低垂頭,恭敬道:"三姐,四位奴婢以後就是海棠院的人了,一切全憑海棠院幾位主子差遣.姨娘斷然不會過問的."

然而低垂著頭的李媽媽心中則是冷笑,若是你一個姐嫉妒丫鬟比你美貌,而毀了四個婢女的容,那倒是正好了.到時候她們就可以利用這件事,到時候全汴京城的百姓都知道三姐善妒,做出這等毀容的事來,試問這樣善妒的人還怎麼成為名王妃,就是平常人家也不敢娶了這樣的女子回去.

雪玲瓏看著此刻洋裝恭敬的李媽媽,不用看她,她便知道這個奴才心里在盤算什麼?她絲毫不將她的算計放在心上,那涼薄的櫻唇微微的向上揚起了幾個弧度,似乎心極好道:"如此李媽媽替本姐多謝姨娘了."

隨即雪玲瓏看向春蘭,夏荷,秋菊,冬雪四位婢女邪冷的一笑道:"你們四個可聽清楚了,從今往後,你們就是海棠院的人了.若是你們膽敢別有用心,做出點出格的事來,可別怪本姐對你無.放心,本姐雖然嫉妒比本姐長得標致的丫鬟,但是麼還不至于毀了你們的容,不過麼,相信依照你們這等姿色,宜春院的媽媽定然是非常喜歡.到時候她再好好的教導教導,定然能夠遍汴京城的."

雪玲瓏的話音一落,那春蘭,夏荷,秋菊,冬雪四個婢女面色慘白的沒有一絲血色,四個奴婢身子一軟,趕緊跪在雪玲瓏的跟前,對著雪玲瓏磕頭道:"奴婢等發誓,絕對不會背叛海棠院的,求三姐千萬不要把奴婢們賣到宜春院去."

她們自然是知道這宜春院乃是汴京城內的青樓,若是自己進了青樓,便要被千人枕萬人踏.四人只要一想到那一種強忍著笑面,迎來送往,被人踐踏身體,這樣她們甯願去死.本來她們四人是被指派來監視著海棠院的,隨時聽後候姨娘的差遣,對海棠院使點幺蛾子什麼的.本來心中還壓根就不將這海棠院的人放在眼里,可是現在她們是深深的切身感覺到這三姐的可怕,甚至于讓她們覺得比姨娘的手段還要厲害,哪里還是曾經讓她們可以欺凌的三姐了.

李媽媽心里是那個氣啊,這雪玲瓏當著她的面如此這般,就是給她們香雪院的人提個醒,她是知道你們安插這四個奴婢的用意,但是麼,她現在就是要這四個奴婢認清楚,今後她們的主子是誰.但看這四婢那煞白如紙的面色,只怕此刻已經非常的懼怕這三姐了.不要是她們,就算是她現在也是只能夠暗自的忍下這怒氣,心中實在不解,何時這草包姐竟然是如此的厲害,手段更是比柳姨娘要厲害.才短短的時間就叫人害怕成這樣.

李媽媽是真的心中非常不解,這才忍不住將心中的疑惑問出了口道:"三姐,你的性怎麼和以往有些不一樣了呢?"

雪玲瓏笑得粲然的水眸,陡然的一冷,櫻色的唇上揚起一個冷峭的弧度道:"呵呵,你是以往本姐那等任由你們打罵,欺凌,只能夠躲在暗中偷偷哭泣的性麼?自然是不會了.本姐可是這宰相府里的正統的嫡姐,身份可比那些姨娘生的姐高貴了去,以前是本姐懦弱,從今往後,本姐絕不會讓任何人再欺凌我.如若誰膽敢再想要欺負本姐,那麼本姐就非將她抽筋拔骨不可."

雪玲瓏的聲音好似從地獄穿透而來,嗜血殘虐,此刻的她好似一個九幽地獄來的魔鬼一般,唬得李媽媽腿腳發軟,哆嗦不已.李媽媽強自鎮定著,她一定要忍住,而且盡快脫身將此事稟告給柳姨娘知道.而且她覺得這三姐非常的古怪,好似換了一個靈魂似的.只是一眼就讓她感覺到陰狠狠,森冷冷的感覺.

雪玲瓏則是繼續勾唇冷笑道:"李媽媽,你也回去好好的和你家柳姨娘,畢竟啊,本姐可是被人逼死過的,替本姐多謝二姐和柳姨娘這五年多來的好生照顧啊.尤其是二姐那一日帶了那麼多家丁對本姐的照顧.本姐那一日跳湖自盡了,那一日,我的魂魄幽幽的抽離身體,望著閻羅殿堂而去,可是誰知,那一日閻王聽了我如何死的緣由之後,不由得怒斥我,罵我是個沒用的東西.空讓我這個嫡女的身份,竟然讓人爬上了頭,這般欺凌之死.因此我的魂魄被閻王打入九幽地獄的最深層,經過煉火的焚身."

"那一種浴火焚身的痛苦,我實在是受不了,我暗自發誓,如若再給我一次機會,涅槃重生,我絕對不會再讓別人欺凌我.閻王似乎看出了我的不甘心,因此再給了我一次機會.這不,我從閻羅殿回來了.李媽媽,你,我雪玲瓏還能夠和從前一樣的懦弱,一樣的草包了嗎?性自然是要和從前不一樣的了."雪玲瓏完,邪魅如魔鬼般陰冷的笑了起來,笑得人毛骨悚然,本就發軟的身子,那是更加的軟了幾分,腿腳哆嗦的更加的厲害了.

那李媽媽是越看雪玲瓏越加覺得是有鬼魂附身了去,她得趕緊將此事告知柳姨娘知道,讓柳姨娘請道士來府中做法.

那李媽媽趕緊給雪玲瓏行禮告退道:"三姐,奴婢已經奉命將人送到了海棠院,姨娘那邊還需要奴婢幫著去張羅,奴婢這就告辭了."

完也不等雪玲瓏點頭,惶恐的逃離而去.看著那落荒而逃的李媽媽,雪玲瓏心中冷笑.一邊的四個丫鬟則是更加的惶恐.

雪玲瓏陡然的笑得鬼魅道:"你們最好是記下住今日本姐的,若是膽敢背主,本姐一定將你們賣入青樓,還會將你們賣掉的銀錢全數的打賞給宜春院的媽媽,讓他們多安排些客人好好的疼愛你們."

雪玲瓏的話音落下,那四個丫鬟又是在地上不斷的磕頭保證道:"奴婢們是海棠院的人,絕對不會背叛海棠院的主子們."

"好,現在你們給我將這院子里的苲草除了,好好的修正院子."雪玲瓏冷聲道.

"是."四人哪里敢有異議.

話,那李媽媽逃命似的離去之後,氣喘籲籲的跑到祠堂,此刻柳氏依舊在祠堂前教導雪傾城.當看到面色蒼白,氣喘籲籲的奶娘的時候,不由得蹙眉道:"媽媽,發生了什麼事?面色這麼的難看."

李媽媽努力的順了順氣,等順氣了一些,她這才開口道:"回夫人的話,奴婢剛奉命送奴婢過去,發現這三姐和以前是大不一樣了,好似換了一個靈魂是的,奴婢也是大膽問了心中的疑問,這三姐……"

李媽媽一想到雪玲瓏得那些話,面色依舊蒼白之極,腿肚子還是不能夠自己的打顫.

"什麼?"柳氏美眸微微的一冷到.

李媽媽穩了穩心神道:"回夫人,那三姐她……她那一日二姐帶府中家丁去玷汙她的時候,她跳湖自盡其實已經死了.而且她還她的魂魄已經到了陰曹地府.她還經受了煉獄之苦,心有不甘,閻王再給她一次重生的機會,所以她的魂魄又從地獄里回來了."

上篇:第066章:挑釁,別有用心     下篇:第069章:雪玲瓏進宮赴宴,風雨將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