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072章:邪王,這是你從鄉下新買的丫鬟嗎?  
   
第072章:邪王,這是你從鄉下新買的丫鬟嗎?

雪傾城的話音落下,柳氏這才望向雪傾城,不由得腦海之中劃過一道光芒,即刻附耳在雪傾城的耳邊道:"城兒,你三妹妹現在進宮來了,你即刻帶她離開,去換身衣衫."

柳氏縱然平日里在丞相府苛待這雪玲瓏,可是現在在宮廷宴會上,若是這雪玲瓏穿成這樣出現在眾人的眸光之中的話,那麼她柳氏就要被眾人非議,而且還惹得龍顏大悅,丞相府的臉面也丟盡了,丟盡了臉面還是事,只怕從此之後,傾城想要找戶好人家也是難事了.

要知道今日不僅有東起國的百官和他們的家眷.還有這西陵太子和公主.這丞相府的嫡女這般丟的不只只是丞相府的臉了,而是丟了東起國的臉.她的心顫顫悠悠的,非常的不安,自己地位不保還是事,她恐怕會受到更加的懲罰.

因此她內心里是非常的焦灼啊,然而雪玲瓏現在心思可不在這上頭,而是唇角勾起一絲譏笑道:"娘親,你那個踐人,她怎麼可能進宮來呢?"

雪傾城也的確是那麼的認為,認為這雪玲瓏壓根就不會出現在宮宴上,方才爹爹就和娘親,還有她一起進宮的.那個踐人現在根本就不符合規矩進宮啊,因為她和名王有婚約.她現在是真正的發現了,比名王還要好的男人.

柳氏看著雪玲瓏那眼中的譏嘲,和不信,實在的,她若不是親眼見到,她也不信啊.可是那活生生的人就站在那里啊.柳氏隨即推了推女兒,手指指了指雪玲瓏主仆三人站立的地方,這雪傾城漫不經心的抬頭一看,她看到雪玲瓏這一身穿著,鼻尖輕哼道:"呵呵,穿成這樣,簡直就是一個難民麼,也配來參加宮宴?她應該好生的在後院呆著,丟臉丟到宮里來了."

雪傾城的眼里滿滿的鄙夷,這聲音可也不輕啊,好在眾人的眸光都在上面,沒有細聽,不然只怕雪傾城這惱恨聲定然是會清清楚楚的落入身邊的人耳中的.

然而雪傾城是只顧念著記恨雪玲瓏這嫡女的身份,壓根就沒有想到雪玲瓏穿成這樣一會在眾人面前路面之後會有怎麼樣的後果.柳氏可是急壞了,現在好似熱鍋上的螞蟻一般.如若可以,她實在是很想大刺這個女人,現在都什麼時候了,現在這雪玲瓏的穿著可是一件大事啊.她現在哪里有心關心這雪玲瓏究竟是怎麼進宮的.只要稍稍有頭腦的話都能夠猜測,她既然能夠進宮,自然是有人帶她進宮來,不然這宮規如此深嚴,她哪里能夠進的來.現在首要解決的就是將這雪玲瓏身上的穿著換了.

柳氏又是附耳在雪傾城耳邊催促道:"城兒,你快點過去,帶著你三妹妹去換身衣衫."

柳氏是知道,自家女兒還是有些手腕的,和千尋公主關系比較好,若是她帶玲瓏去千尋公主處換身衣服應該不成問題.縱然是宮女服裝,也好過這眼前的衣衫十倍,百倍啊.

就算是穿了宮女服裝,可以會不心將自己的衣衫弄髒了,這才借了一身宮女服裝,這樣就不至于丟丞相府的臉,也至于惹得龍顏大怒.

只是這一邊的柳氏的內心的十萬焦灼,雪傾城壓根就沒有感受到,也沒有領會其中的厲害關系.她還巴不得這個女人就在眾人面前丟人現眼了去,這又關她何事,是她自己要穿成這樣進宮參加宮宴的啊.

雪傾城一臉冷笑道:"娘親,她自己要穿成這樣出來丟臉,那是她自個兒的事,我為什麼要帶著她去換身衣衫,女兒不去."

這雪傾城的話音一出,柳氏恨不得直接就甩一耳光子過去,她非常的氣結,這個該死的沒有腦子的女兒,要知道現在她們可都是丞相府的人,而且她竟然看到了那個女人堆自己拿一種挑釁的笑,她又是差點氣抽了過去.心火滾滾,但是她此刻哪里能夠發作,她竟然發生那雪玲瓏就是故意的,陡然的,她打了一個機靈,身子狠狠的顫抖了幾下,身上的冷汗冒得越加的厲害,她萬沒有想到這雪玲瓏今日穿成這樣的目的就是為了對付自己.而自己這個不開竅的女兒竟然還只想著讓人家丟臉就好了.這樣愚蠢的女兒哪里斗的過現在的雪玲瓏.

她現在是又怒又十萬焦急啊.柳氏縱然又急又氣,不過她知道女兒是倔脾氣,要教訓等事過了之後回家再好好的教訓便是,因此柳氏好勸慰道:"城兒,乖,聽娘親的,趕緊去給你三妹妹換身衣衫,化個妝,日後你想要什麼,娘親都答應你."

柳氏如此you惑,雪傾城那一雙美眸眸光陡然的晶亮起來,要知道平日里縱然是娘親寵愛自己,可是還是會限制自己一些的,不過現在聽到娘親這麼,她望向柳氏道:"娘親,你不是哄女兒開心的吧?你的可是真的?"

柳氏可是急的整個人都在冒煙了,這雪傾城竟然還在和她墨跡.她趕緊催促道:"城兒,快點去."

柳氏現在可都是在極力的隱忍啊,如若不是場合不對,她實在是很想狠狠的甩自己這個不長腦子的女兒兩個耳光,讓她清醒清醒,虧得自己平日里還教導她內宅之事.可是這個不長腦子的人竟然一點都沒有聽進去.像她如此,縱然日後貴為正室,掌管內宅,恐怕也是諸多被算計的那個.或許怎麼被人家設計陷害死的都不知道.就如這花流舞一般.

雪傾城這一邊縱然不甘願,不過看在娘親對自己的承諾的份上,她這才要站起身,柳氏這才松了一口氣,只要這雪玲瓏換了衣衫,一切都好.好辦了.她也暗自的發誓,回去之後,自然是要好好的給她做足了衣衫,再讓丫鬟們將她的舊衣全都丟了.不然她不知道這個踐人什麼時候又想著用著一招來對付自己了.

柳氏只要一想到今日,如若雪玲瓏穿成這樣一現身,只怕屬于她的一切頓時有子虛烏有了.她就面色煞白的可怕.這手心,腳底,背脊上冷汗還是不能夠自己的直冒啊.

她心里暗中記恨啊,她發誓明日一早就請道士回府來做法事.現下她自然恨死了雪玲瓏這個踐人了.柳氏暗自發誓,她就覺得留不得這個該死的踐人.柳氏的眼底劃過陰狠的毒芒.不過那正好也落入了雪玲瓏的眼中.只是一眼,雪玲瓏便知道這柳氏又不安好心了.

不過柳氏也只敢恨一時,因為她現在還是吊著一口心,眸光緊緊的凝視在雪傾城的身上,看她能不能夠帶著雪玲瓏出去千尋公主的寢殿換身衣衫回來.

柳氏再眸光移向雪玲瓏主仆三人處,此刻但見到那劉公公也朝著雪玲瓏的方向走去,兩個人幾乎是差不多的路程,她就在內心里祈禱,城兒快點,快點,一定要盡快趕在劉公公面前將那雪玲瓏給帶走啊.她現在急得整個人差點想要跳起來呐喊啊.只可惜這一邊她還沒有焦急完結,花型拱門外響起了太後激烈的聲音:"皇上駕到,皇後娘娘駕到."

這太監高唱的聲音落下,眾人呼啦一下全都跪在地上,雪玲瓏實在是不想跪地,但是眼下局勢是自己倘若不跪,可是連自己都害了.她也乖乖的順著眾人一起下跪給皇上和皇後行跪拜之禮.

唯獨上首的太後和邪王沒有給這皇上和皇後行跪拜之禮.按理這邪王是兒子要行跪拜之禮,但是風千塵只是一臉冷漠的望著云帝,他那一雙黑眸冷冽,似乎看著一個和自己毫無關系的陌生人一般.當云帝望著那一身黑衣耀華的男子的時候,內心里的激動唯有他自己才清晰的感覺到,他堂堂的九五之尊,竟然不能夠自己的身子輕顫了一下,只因為能夠在這里見到這個十五年未出邪王府的兒子而狂喜興奮.如若不是場合不對,他一定過去給他一個結結實實的擁抱.只是在觸及他那冷漠冰寒的眸光的時候,云帝的心中也是升騰起落寞來,他知道,塵兒還在怪他.盡管他從沒有過一字半責怪的話語.可是他就是怪他當年沒有救下他的母後.

烏壓壓的一片人恭敬的跪地:"臣妾(兒臣)(微臣)(臣婦)……等見過皇上,皇上萬歲萬萬歲,見過皇後千歲,千千歲."

東起的帝君風梟云,被世人稱做云帝,乃是太後親生,非常的孝順太後.東起向來崇尚孝道.

禦花園內,頓時安靜進寂靜無聲,唯有云帝和皇後一行人的腳步聲.雪玲瓏微微的抬起頭來,看著那云帝,那一身明黃色身影下昂藏著魁梧的身材,只是一眼,便給人威懾人心的感覺,第二眼,便是威嚴不可侵犯,只是再細看這一抹身影竟然有一種黯然的感覺.不過縱然如此這九五之尊就是九五之尊,只是端端的往那里一站,威嚴不可侵犯,隱忍著一股殘忍霸氣.隨即厚沉的聲音響起:"諸位請起."

"謝皇上."跪在地上烏壓壓的人群響聲震耳.雪玲瓏隨即也跟著這些人群一起起身,不過她依舊只是暗暗的站在不顯眼的後面.這個時候正當雪傾城微微的望了一眼柳氏,柳氏用眼神示意她去將雪玲瓏帶走的時候,陡然的雪玲瓏但感覺到一股嗜血凌厲之氣向著這邊暗湧過來,等到雪玲瓏驚愕的發現自己眼前的人群陡然的分開兩邊的時候,她這才抬起頭.當看清楚出現在自己眼前的男人的時候,她那唇惡劣的抽搐了幾下.雙眸暗沉下來,心中不快的思緒翻飛,這個家伙這是要做什麼?

那風千塵,冰冷邪魅的唇勾起一絲邪冷的譏嘲.那眸光則是赤|裸裸的嘲弄.看得雪玲瓏真是恨不得出手撕裂了他那一張可惡的嘴臉.也不知道為什麼被他這麼嘲弄自己的內心好似有千萬只的螞蟻在啃咬自己那麼的難受.

不過雪玲瓏內心里也各種氣惱啊,方才這個男人眼神注視也就算了,鬼知道他竟然這麼快就下來,而且速度還那般的驚人,老天,這男人的身手究竟有多麼的厲害?

而且雪玲瓏也不得不佩服這個男人的眼神真他娘的犀利啊.自己離方才的位置可又是有了變動的.

風千塵這一番舉動,讓所有人的眸光都朝雪玲瓏的方向看來,然而在看到雪玲瓏那一身穿著的時候,不由得睜大眼睛,心中納悶,這究竟是哪里來的難民,怎麼會在宮中?還是這個女人是邪王抓來下個月月圓之夜要食用的?因為他們看到的就是這邪王一臉嗜血的看著雪玲瓏,好似看著一只可憐的籠中鳥兒一般.只要他稍稍張開,就能夠一口將人撕裂了吃入腹中.

不過好在現在眾人都是不認識這雪玲瓏的,因此也如他們內心所想的將雪玲瓏當成了風千塵看中的月圓之月要食用的純潔女子而已.在眾人看到雪玲瓏這身穿著的時候,眼里都是輕蔑,不屑,這種低賤的人也活該被邪王吃了.吃了也不足惜啊.

雪玲瓏那一雙黑眸暗沉下去,縱然自己要對付柳氏,不過那也是需要按部就班了,現在這三級跳的感覺被眾人注視,實在是各種不爽,因為完全不是按照她的劇本演繹下去的.跳節的非常的厲害,而且現在對上的還是這一個可惡的男人.雪玲瓏並不緊張,一邊的春蘭和夏荷第一次被如此被的眾人眸光凝視著,實在是緊張的腿腳都不斷的在發顫.

雪玲瓏那一雙黑眸也是泛著凌厲的光芒抬起,直接和風千塵來了個空中拼殺.火光肆意,兩個人凌厲對凌厲,冰冷對冰冷.竟然給人一種感覺,這衣衫破舊的女子的氣勢竟然和邪王一樣嗜血霸冷,眾人甚至能夠感覺到這個不堪的丫頭身上那一股威懾人心的霸氣,讓人心中懼意.

眾人不由得十分的好奇,這究竟是哪里來的郊野丫頭.竟然敢如此和邪王對視,然而那一邊柳氏的心差點都要死過去了,煞白著臉瑟瑟的發顫,腿腳發顫,若不是現在雙手支撐著一邊的雪相,只怕她根本就站立不住.然而這雪天傲在看到雪玲瓏這樣的一身穿著成為眾人的焦點的時候,他也差點抽氣過去.

雪天傲的心中滿是疑惑,他斷然相信自己沒有帶這個女兒來.她在府中鬧得還不夠,竟然還要鬧到這宮宴上來,雪天傲那個氣結啊,這個女兒他現在是越發的不知道她下一刻會鬧哪樣了.現在他吊著一顆心望向雪玲瓏,全身也是忍不住的冒著冷汗.如若現在不是在宮中,他自然是要好好的教訓這柳氏的,如若不是這柳氏平日里的苛待,這個女兒至于現在如此反擊嗎?讓他們一點的招架能力都沒有,每一步她都精算其中.算計人于無形之中,就拿那名王就是那麼的一回事.

這皇後可是已經將她恨的不行,她倒是好,還敢出現在宮中,而且竟然還要對付柳氏.一點的余地都不留給他.雪天傲也是後悔啊,早知道在她今日鬧了名王之後,他直接削了柳氏的地位就是,也不至于鬧出這樣的事來.看來她還是對柳氏有怨氣,對自己的處理不滿意.

這一邊云帝和皇後已經在高座坐下.現在云帝則是一臉莫名的看著這個十五年來沒有出過邪王府的兒子,他是將他放在了心里啊,他望向風千塵的方向,在看到和風千塵眸光厮殺的女子的時候,他眸中一怔,這個女人雖然一身的破衣,面黃肌瘦的,可是那一股子的凌厲霸絕的氣勢竟然不輸給自己這個兒子,不由得有一絲絲的贊賞.不過他也是滿心的疑惑,這個丫頭是哪里來的?是塵兒帶進宮里來的嗎?

倒是上首的皇後眼里閃過一道暗芒,在看到風千塵出現在這里的時候,身邊的云帝那凝注在風千塵身上的眸光的時候,她心中各種不快,不過面上卻依舊帶著端莊優雅的笑.隨即好似好奇的抿動唇道:"邪王,這是你新從鄉下買來的丫鬟嗎?"

這皇後問得是極好啊,問出了眾人的心聲.然而雪玲瓏真想抽皇後去,這個女人真他娘的會演戲,分明就知道她乃是堂堂丞相府的嫡女,竟然還故意在這里裝.不過裝就裝唄.她既然要將眾人的眸光全都凝聚在自己的身上.她可無所謂.因為今日倒黴的刻不是自己.不過雪玲瓏也是腦中一道靈光閃過,原來這皇後乃是想要搞丑自己的名聲.

上首的太後一雙鳳眸也是微微的一暗,在瞥向皇後的時候有一絲不贊賞,方才劉公公分明就稟告了所有事,這皇後根本就知的,方才的時候就應該替這個丫頭換了這一身行頭.皇後被太後那一瞪,趕緊收斂了自己.

*******************************

親們猜猜這風千塵會如何回答呢?哈哈.

上篇:第071章:嚇得柳氏七魂丟了三魄     下篇:第073章:雪玲瓏的反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