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073章:雪玲瓏的反擊  
   
第073章:雪玲瓏的反擊

皇後自然是知道這太後是非常喜歡這個孫子的,從帶在身邊.不過她也知道自己拋出這一句話就已經足夠了.

風千塵聽了楚輕煙的話,那邪魅的唇微微的扯出一絲譏嘲的邪冷的笑,隨即嗜冷絕塵的聲音響起:"呵呵,這可不是本王從鄉下買來的丫鬟.她可是堂堂丞相府的嫡女,名王的未婚妻雪玲瓏."

風千塵的話音落下,所有人眼里都是震驚,怎麼可能?一個個的張大嘴巴.丞相府的嫡女怎麼可能穿成這樣?

風千塵自然聽到了人群里的驚呼聲,都不相信,他那如彼岸花般嗜血的唇再度勾起一個魅冷的笑,那如黑曜石般耀華的黑眸鍍向雪天傲的方向,魅然的聲音響起:"諸位如若不信,大可以問問雪丞相和他的柳姨娘啊.

風千塵的話音一落下,眾人的眸光齊刷刷的看向雪天傲和柳氏,眾人但看到雪天傲那暗黑的臉色,還有一邊柳氏煞白如紙的面容,眾人瞬間便明白了,不用雪丞相開口承認,因為他們現在這樣的申請就是最好的證明了.頓時所有人看向柳氏和雪天傲的眼里別有深意起來,沒有想到堂堂丞相府的嫡女竟然如此的面黃肌瘦,衣衫破舊.所有人的心中頓時了然了,雪相夫人臥病在床,現在雪相極其寵愛寵妾柳氏,並且交由柳氏打理內宅,沒有想到這寵妾竟然苛待嫡女,而且這柳氏竟然如此的可惡,苛待人家嫡女到了這樣的地步?堂堂相爺府的嫡女,任何一個丫鬟身上的衣衫都沒有這雪玲瓏這般寒磣.

上首的風千雪一臉厭惡的看向雪玲瓏,那美唇勾起譏誚的弧度道:"丞相大人,難道你們丞相府就那麼寒磣的連一件像樣的衣衫都沒有嗎?竟然讓堂堂的丞相府嫡女穿這樣破舊不堪的衣衫,還是你嫌父皇給的俸祿不高,故意讓她穿成這樣,丟我們東起的臉?"

這風千雪的話音落下,丟東起的臉,要知道,那可是天大的罪責啊,輕則罰俸祿,重者可是要摘掉烏沙蹲大牢啊.雪天傲本就暗黑的臉,頓時煞白起來,一邊的柳氏也雙腳一軟直接的跪在了地上,雪天傲也起身跪在地上趕緊開口道:"皇上恕罪啊.微臣根本不不知這丫頭今日怎麼就突然進宮了."

一邊的柳氏是已經嚇得哆嗦的厲害.

的確這宮宴根本就不適合雪玲瓏來,而且皇宮守備森嚴,怎麼就會讓這個丫頭就這麼的進來了呢?究竟是何人將這個丫頭帶進來的,這等居心分明就是想要害他們丞相府啊.

上首的太後雙眸深幽下去,她本是打算讓劉公公悄悄帶這個丫頭下去換身衣衫再來,她也萬沒有想到自家這孫兒竟然和這丫頭認識,而且兩人之間似乎暗潮湧動.而且她能夠看出孫兒也分明就是故意的.不知道兩人之間有什麼過節.她沉冷的聲音響起:"雪丞相,是哀家命劉公公去丞相府接她進宮來的,不是今日上午名王鬧了她嗎?哀家可是為了安撫她特意接她進宮,難道哀家這也要向雪相大人稟告嗎?"

太後的話音落下,這雪天傲的面色更加的難看,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竟然是太後將這個丫頭接進宮來的.他趕緊使勁的搖頭,頭低垂的更低了幾分.

那一邊的雪傾城也直到現在後知後覺的發現事似乎不對勁.可是此刻縱然她醒悟的也有些晚了.

"微臣該死,微臣該死,太後娘娘仁慈,是這丫頭鬧了名王,太後不計較,竟然還特意接她進宮.真是這丫頭的福氣."雪天傲邊著冷汗還是一把一般的滲透出來.

而一邊的柳氏哪里敢一句話啊,她只希望這件事就這樣過去了.上首的皇上和太後不要抓著這件事.老爺受到的懲罰少一些,自己才能夠好過一些.

所有朝臣眼里都是不屑,堂堂丞相竟然不能夠安宅,哪里能夠協助皇上管理朝臣.那些朝臣的夫人們一個個瞧不起這柳氏.一個寵妾竟然敢苛待嫡女到如此的地步,現在知道害怕了,呵呵,可惜也已經晚了.

上首的皇上還沒有開口,站立在雪玲瓏跟前的風千塵邪冷的唇又是飄蕩起魅冷的聲音道:"皇祖母,父皇,雪相管理朝臣絲毫沒有紕漏,處理朝政也是井井有條,相府更是不在話下,指不定是有人自己別有用心呢?"

風千塵的話音落下,雪玲瓏那叫一個抽啊,該死的男人,他那一雙耀華的黑眸里分明寫著一絲冷魅的譏笑,那黑眸眸底分明寫著挑釁.

風千塵不是一個肚雞腸的男人,但是雪玲瓏的話他可是深深的記在了心里.哼哼……

雪玲瓏實在很想要沖上去和他大干一場,***.別有用心,的確,她是別有用心,但是被這個男人這麼一攪合,自己的算計不是要落空了麼,而且自己的名聲可是也被這個男人可弄殘了去,雖然她絲毫不在意自己的聲名如何.

那風千塵完之後就無比優雅的轉身,但但是一個背影給人一種霸道絕倫的感覺,風千塵走到上首,挨著太後的身邊,坐下.本來這是不可能的,但是這邪王十五年來沒有出邪王府,太後疼愛,云帝也就縱容了.

倒是皇後和風千影心中又是非常的不快.不過風千塵的話音落下,風千影倒是心中大快,呵呵,女人這就是你自找的,想要再度算計別人,呵呵,現在害人不成終害己了,本王倒是看看這一關你如何過.

雪天傲沒有開口,雪傾城就直接上前跪在地上道:"皇上,太後容稟.我娘親平素管理內宅,該屬于她絲毫沒有少給,是她處處想要為難娘親,不知道這一件衣衫又是她從哪里弄來的,今日進宮就是想要給娘親一個難看.讓爹爹懲罰娘親."

雪傾城的一番話,又是讓眾人眼里鄙夷的看向雪玲瓏,一個女人面容這麼的丑就算了,竟然還生了這樣一顆丑陋的心.

那柳氏眼里閃過一道精芒,不過她可沒有如雪傾城那樣直白,柳氏斥責道:"傾城,不許胡."

隨即柳氏對著上首的云帝和太後磕頭道:"皇上恕罪,太後恕罪,都是賤夫做得不夠好,讓三姐不如意.賤婦日後一定會更加的努力,做到讓三姐滿意.請皇上不要責怪老爺.這都是賤婦的錯……"

柳氏的話音落下,頓時禦花園內的眾人對雪玲瓏的印象那是更加的差了.沒有想到這個嫡女竟然如此的為難長輩.視為不孝.要知道東起的國法可是以孝道為先.隨後眾人都將同的眸光投向名王風千影,這樣的女人竟然日後是要成為名王正妃,不知道日後名王府會被這樣的丫頭鬧成怎麼樣?

雪玲瓏漆黑的黑眸抬起,一臉的平靜,不動聲色,絲毫沒有氣急敗壞,只是眸底閃過凌厲嗜血的寒芒.那涼薄的唇勾起嗜冷的譏笑,呵呵,這柳氏還真的能夠演啊,看看,演得眾人又是當她是良善的姨娘,反倒是她這個嫡女不懂事了.呵呵,以為有了風千塵的幫腔,就可以如此的汙蔑自己了嗎?

雪玲瓏那深幽的黑眸眸光凝向雪天傲和柳氏.兩人的眼里都有著威脅,威脅自己今日不可胡亂語.雪玲瓏唇邊的笑意更加的冰冷,譏嘲的弧度更加的上揚了幾分,雪天傲啊雪天傲,你也太不了解我雪玲瓏了,到這個時候,如若你幫自己的女兒上一句公正的話,我還不至于如此無,但是你竟然為了你自身,想要讓我雪玲瓏擔下這胡鬧的罪責嗎?

你難道腦袋被驢踢了,這可是在汙蔑你的女兒,你照樣也脫不了教女無妨的干系.不過也是,教女無妨和苛待嫡女,寵妾滅妻比起來,那有算得上什麼呢?

柳氏眼里的威脅則是,大有她若是敢再胡的話,就會殺了自己.

雪玲瓏再度冷笑,隨即淡然的上前,走到禦花園正中,抬起頭一臉沉靜道:"皇上,太後,莫要責怪我爹爹和姨娘.這是玲瓏自己想要穿這舊衣衫的."

雪玲瓏的話音落下.禦花園中的眾人的眼里厭惡之色又是濃烈的幾分,頓時議論聲紛紛,上首的云帝和太後,還有其余的妃嬪的面色也是非常的難看.尤其是太後和云帝,心中暗冷,原來不是這丞相寵妾苛待嫡女,也不是這柳氏苛待雪玲瓏,而是這雪玲瓏特意要穿這樣破舊的衣衫,你平日里想要怎麼樣也就算了,今日可是那麼多的人,最主要的是有西陵太子和公主在.

竟然如此胡鬧,可是給東起丟臉.

然而這眾人壓根就不知道這赫連絕和赫連明月雙眸眼中則是一臉的興味.尤其是赫連明月,她雖然很遺憾她是女子,不過她倒是真的非常喜歡這個有點心計,心善的女子.她本想要幫襯的,不過自家皇兄讓她按捺住,她這才耐著性子坐在這里.她可是期待她的精彩表現的呢!

下首的柳氏和雪傾城的眼里閃過晶亮的光芒,雪玲瓏,只要你今日當著眾人的眠承認了這事之後,只怕從此以後你的聲名便狼藉不堪了.她繼續對雪玲瓏使眼色,她以為是自己方才對這個女人的威脅有了成效,滿心的以為這雪玲瓏會按著自己的期望做.一邊的柳氏又是溫婉的為雪玲瓏求道:"皇上,太後恕罪,玲瓏年幼不懂事.今日回府之後,賤婦定然好好的教導她.畢竟姐姐重病在床榻多年,無法教導她.賤婦一直將她視作己出.日後會更加對她疼愛有加的."

雪玲瓏看著那假的惡心的柳氏,她實在是很想為她精湛的演技,拍手叫好.不僅演技如此的精湛,博得美名,又將自己弄的聲名狼藉,戰場上,將士是用刀尖傷人,可是這女人之間,柳氏這是用這都些話傷她.

她看向柳氏那暗喜的心,心中的冷笑又是濃烈幾分,呵呵,柳氏,你以為我還是當初的雪玲瓏嗎?任由你將髒水往我身上潑.今日我雪玲瓏穿了這一身破舊的衣衫來,也絕對不會就這樣白穿了一回,反倒是害自己.雪玲瓏深幽的黑眸抬起頭望向云帝和上首的人不卑不亢的開口道:"玲瓏娘親是臥病在床,但是她還是教導玲瓏尊敬長輩,一定要能夠忍耐.玲瓏也知道今日場合何等重要.但是在府中玲瓏在饑寒交迫之時,這破衣對玲瓏而也是極其好的,所以玲瓏要穿這舊衣,而且也非常喜歡這舊衣,因為這舊衣能夠讓玲瓏不至于挨凍.不至于衣不蔽體.盡管糟糠難以下咽,但是也好過饑腸轆轆.昏昏沉沉."

雪玲瓏的話音落下,所有人的眸光又是落在了柳氏的身上.雪玲瓏的話雖然輕柔但是那錚錚的回響在禦花園的上空,回響在眾人的耳邊.飄蕩進眾人的心中.

舊衣能夠讓她不至于挨凍?衣不蔽體?糟糠難以下咽,但是也好過饑腸轆轆,昏昏沉沉.眾人的心激蕩的何等厲害,眾人的眼睛是雪亮的,要知道這面黃肌瘦可不是這雪相府嫡女自己可以能夠作假出來的,那是長年累月受到苛待,吃不溫飽,營養不良所致.

眾人的眸光狠狠的凌遲著柳氏,這個可惡的毒婦,竟然苛待這雪相嫡女到這種可惡的境地.所有人看著她一臉淡然,沒有驚慌的臉色,眾人是相信雪玲瓏,也篤定了雪玲瓏所不假.

柳氏本來在暗自的得意,可是現在聽到雪玲瓏的話之後,頓時又是面色煞白,這個女人輕輕巧巧的幾句話又是將局面一面倒向了她.

雪傾城可是那個氣惱啊,這個該死的女人,什麼時候娘親給她吃糟糠過了.她怒睜著雙眸,纖手一指雪玲瓏怒聲道:"雪玲瓏,你這個可惡的踐人,竟然敢汙蔑我娘親."

雪傾城的聲音響起,將眾人的眸光從柳氏的身上移到了她的身上,眾人在看到她嬌嫩白希的肌膚,穿戴的華美的羅裙,和佩戴的奢華的飾品之後.更加篤定了雪玲瓏所非虛.

上篇:第072章:邪王,這是你從鄉下新買的丫鬟嗎?     下篇:第074章:雪玲瓏狂汗,坑爹的男人啊